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零械狂舞
零械狂舞 連載中

零械狂舞

來源:google 作者:青梧故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未央 奇幻玄幻 潁川

男主潁川受天道詛咒,自師門墮入塵世,大難不死卻靈力盡失,後進入千梧學院,成為械繫學院的學生,含才內斂,與女主夜未央相遇於動亂之夜,卻不知後者出身黑域月族,與其師門有血海之仇,如鴻溝難以逾越,師門之仇、情愛之困……所愛之人難道就要隔山海?不!就算燃盡塵世之械,未央!我也要將你找回身邊!展開

《零械狂舞》章節試讀:

思緒拉回現實,潁川躺倒在柔軟的羽毛被中,在他睡着前,腦海里又閃過些模模糊糊的畫面:小時候練劍的場景,幾位師兄帶他釣魚的畫面,師姐們給他熬藥的景象……極道閣的山門,山下的死靈園,那把山前的巨劍,夕陽下的竹海……師父鼓勵的目光,師兄們的話語,幾位師姐的笑容,小師妹的撒嬌模樣……

完全入睡前,他做了個決定:只要鬼血之印的問題不解決,他就不回極道閣了!

前路漫漫,唯有勇敢去走。

只要還活着,這就足夠了!

至少,他超脫了藏書閣為其勾勒出的命運……

清晨,曙光初現,街道已然變得嘈雜起來。

明城是座鋼鐵城市,它的正常運作在各類機械的共同運轉下完成。中心廣場豎立的巨大黑色齒輪,既是明城的標誌,又是整座城市動力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自建成之日起便再也沒停止過運轉。

潁川起得很早,這是自小養成的習慣,只是如今練不了夕神訣,時間便空了出來。反正已經醒了,他便索性出來逛逛。

雖然時間尚早,明城卻已經很熱鬧了,今天是周末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大街上穿插着各種職業的人群。

小販的吆喝聲,早餐鋪冒出的熱氣,食物的香味,匆匆而過的人潮……潁川還從未見過這麼熱鬧的景象,雖然他曾來過明城兩次,但都是走馬觀花,沒有真正感受過城市節奏。

潁川自小待在極道閣中,基本沒見過外面的世界,只是從小師妹那裡聽過一些,然而親眼見到的和想像中的又有很大區別,也更讓人震撼。

灰黑色的建築高高聳立,外表泛出金屬光澤。街道上有各類奇怪的機械,不僅會走,還會朝他發出聲音。這些東西是怎麼動起來的,看起來它們材質很一般啊,無數問題出現在潁川心中。然而在其他人看來,即使是鄉下人也比這看着愣愣的青年要好得多,這傻瓜居然跑去街道**看來往的能源汽車,是不要命了嗎?

潁川看了一會兒又換了個地方,他的聽力很好,周圍的聲音哪怕是咒罵聲也是他重要的信息來源。原來那東西叫「無人汽車」,可以載人去遠處,只要支付一定金額便好。如今一切東西對他來說都是全新的,他要理解並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

「嘿!你到底買不買東西?」耳畔突然傳來呵斥聲。

青年回過神,才發現自己走到個店鋪的門口,裏面正有個高壯的男人滿臉怒氣地看着他。潁川這才注意到自己把其他要進店買東西的人堵住了,於是趕忙側身讓路。在他身後的幾個人依次進入店中,從裏面買了些東西,其中還夾雜着些討價還價的聲音。

待幾位顧客滿意地離開後,店鋪老闆發現先前的青年還站在門口,於是走到他身邊,說道:「小兄弟,我看你這不像是本地人啊,從其他城市過來的?」

潁川點點頭,心想自己確實是從其他地方過來的,只是怎麼回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是狩獵人?」老闆上下打量了青年一番,而後問出這麼一句。

狩獵人又是什麼?潁川心中掛出個問號,不過他仍舊朝着老闆點點頭作為回應。

「我就說嘛,看着就是年輕有為的人!」老闆哈哈一笑,露出嘴裏的金牙,而後用手拍了拍潁川的肩膀,「來裏面逛逛,看看有什麼需要的,我這東西可是很全的哦!」

進屋之前,潁川瞥了眼門店的名字:老金鐵器鋪。

這間店門面不大,縱深卻很長,看着貨架上玲琅滿目的商品,竟讓青年有種眼花繚亂的感覺。這家鐵器鋪貨品也真是齊全,小到縫衣針、鋼紐,大到打樁機鑽頭、機甲護盾,應有盡有。

看着顧客沒有選購東西的意思,老闆心想真是找對人了,自己不久前剛入手了一批貨,剛好可以領這狩獵人看看。

「小哥,來這邊。」老闆朝青年使了個眼色,而後就往店鋪深處走去。

潁川不明就裡,跟了上去。

老闆突然在前面停了下來,而後在旁邊的牆上按了個開關,潁川身後的通道忽然就被封閉了,光線頓時變得有些昏暗。

「嘿嘿,別擔心!」看着青年有些愣神,老闆笑着解釋道:「您也知道,干狩獵者這一行的,有些東西雖然沒有明令禁止,但放在檯面上就不好了。」說罷他示意青年再往前走幾步,而後伸手打開個開關,通道的兩邊突然亮起藍熒色的燈光。

燈光下是一排排靜置的槍械,它們大小形狀各異,然而每把槍械都泛着冷光。這些槍械和一般的軍用槍械不同,一看就知道是改裝槍,無論從口徑、帶彈量、輔助部件,都強於普通槍械,估計威力都不俗。

老闆從玻璃櫃中取出一把,邊展示邊說道:「這把改裝狙擊槍,口徑20.3mm,有效射程3460m,彈夾容量30發,配備爆裂彈能有效殺傷大部分B級怪獸……」

一把把武器從玻璃櫃里取出,老闆滔滔不絕地講述着它們的性能,然而每次拿到潁川面前時,後者都是搖搖頭。

潁川對於熱兵器的認識僅限於三師兄的講述,每次林楓從外面回來,都會帶些新鮮玩意兒,也就是通過那些東西,潁川才認識了機甲和其餘的一些東西。師父並不會阻止他們去認識和學習這些外界的東西,然而出於習慣,潁川還是對刀劍更感興趣。

半個時辰後,潁川從店鋪里出來,腰間多了把短刀。

老闆本來是有些不高興的,自己介紹了那麼多,結果客人只買了把密爾合金短刀,還用了那麼長時間去挑選。然而當他看見潁川掏出付賬的卡時,立刻又改變了想法,堆出滿臉笑容。開玩笑,交易所的黑卡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

潁川買了短刀後,還向老闆打聽了些事,然而他失望地發現像寒星鐵和九天玄鐵等幾樣材料在原界似乎是沒有的,那就意味着他短時間內可能是沒法鍛造把合適的佩劍了。明明這幾樣材料在藏書閣的煉器室里堆得跟小山一樣,在原界怎麼就沒有呢?潁川心裏有些鬱悶。

然而其他修真者要是知道他這麼想,估計更是會鬱悶地吐血,寒星鐵這種煉器材料,連修真大派都不見得能拿出多少。煉器時只要加入那麼一點寒星鐵,器物馬上就能上升幾個品階,因此這種東西一旦出現在原界,立刻就被修真者協會搞走了,哪裡又會有多少會留在普通人手裡呢?從這點看,那老闆不知道這幾種材料也是很正常的。

潁川從鐵器鋪出來後,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了一陣,忽然感覺肚子有些餓了。原來在極道閣時候,他每天都要按時吃點東西,雖然說可以靠吸納靈氣維持身體狀態,但他還是喜歡實質性的食物,尤其是後來筱瑜來了之後,每日三餐更是沒有斷過。

明城裡的餐館倒是不少,放眼望去就有好幾家。潁川循着香氣,走入其中一家。

店主是個熱情的中年婦女,一看到有客人進來,立刻拿着菜單笑着迎上去。

這家餐館面積不大,裏面的桌椅甚至都有些老舊了,但勝在乾淨,桌子上基本看不見殘羹剩飯,也沒有什麼異味。

潁川找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下,而後拿起菜單點了幾個小菜,外加一碗白粥。待老闆娘倒茶離開後,他看了看周圍的情況。

離他不遠處,還坐着桌人,是四個男人。他們全都穿着黑色的輕型戰鬥甲,身後都背了武器。在明城這種靠近荒野的地方,這種裝束很正常。他們桌子上擺了不少菜,還有好幾壺酒,看樣子似乎是剛從荒野回來的。

「老大,你聽說了沒有,過兩天幾所學院就來明城招生了。」潁川剛坐下,就聽見背對着他的男人說了一句。

「這我知道。」坐在側面的粗壯男人喝了口酒,「不就那五家嘛!」說罷他扭頭看向旁邊另外一人,補了一句:「說起來,老陸你好像是西澤學院畢業的吧?」

被稱作老陸的男人苦笑着搖搖頭,「只能說在裏面學習過,最後畢業考核我沒通過,不能算正式的畢業生。」

其餘人都吃了一驚,背對着潁川的男人說道:「陸哥,你可是我們戰隊里實力最強的人啊!連你都沒通過,那學院的畢業考核得有多變態?」

「唉……你們不會懂的……」

老陸嘆了口氣,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嘴裏滿是苦澀。位於西部邊陲的那所學院,曾讓他體驗過煉獄般的痛苦,也教會了他太多東西。他握着酒杯的左手是沒有食指和中指的,現在回想,老陸只覺得能在那所學院的磨礪下活着,已經很不容易了。

潁川點的菜已經做好端了上來,於是他邊吃邊聽那桌人的講話,逐漸知道了一些事情。

《零械狂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