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 連載中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流浪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飛 流浪魚 現代言情

沈飛,一個1米87糙漢,意外綁定鹹魚系統穿梭於不同年代文中什麼?炮灰!路人甲!咱不管,咱只想安安穩穩的過自己的小日子展開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章節試讀:

明天休息,孩子們也不急着寫作業,沈母就催着他們早點收拾睡覺,大晚上開燈得費多少電費? 沈母向來是一分錢掰兩半花的人,怎麼捨得花這個冤枉錢。

沈飛打着哈呼起身,作勢也要睡覺,一旁的沈麗不由的急了,雖然她知道中獎的股票號,但上一世搶購股票的隊伍人山人海,老三怎麼中的獎她並不清楚。

「三弟,你原本明天準備出去幹什麼呀?可別耽誤了什麼事兒……」沈麗試探着丟出一個話頭。

「哦,我和紅軍他們約好去靜安買股票,有新發售的股票搞抽獎。」

沈飛並不准備隱瞞什麼,這位重生女明顯盯上了自己,與其藏着掖着讓其再節外生枝,不如順其自然保持自己的主導優勢。

「就知道亂花錢,那股票就是一張紙,拿錢換紙你是不是傻……」沈母也知道股票,前幾年有廠子發行股票沒人買,聽說最後強制讓領導和幹部買,工人也要按工資比例買一定的股票,雖然後來買的股票沒虧錢,但怎麼想都覺得這東西不靠譜。

「哎呀!我花的是自己的工資,又不問你要錢……」眼見沈母的臉色掛了霜,沈飛趕緊上前討好的給老母親捏捏肩。

「媽你放心,你兒子又不傻,我肯定先去看看買的人多不多,要是買的人多我就買一張,放心,就一張,等抽完了獎我立馬轉給別人,這錢不就回來了嗎?還白嫖一回抽獎,你不知道這回獎的東西可不少,房子、車子、洗衣機……」

見沈飛說的新奇,眾人也來了興趣。

「老三,你說的這些靠譜嗎?還房子車子,單是洗衣機就得花多少錢,人家能吃這個虧?」老大搬凳子坐近,不太相信弟弟的說辭。

「這你就不懂了,抽獎的獎品才多少錢?發售股票能回攏多少錢?有了錢就能買新機器,擴大生產,產品投到市場上就是錢。不說別的,你就看我們儀錶廠,擴了兩條新生產線,廠子的效益是蹭蹭的長……」沈飛自然不是這種咋咋呼呼的性格,只是為了不OOC自然要模仿原主的性子。

H市人自來有着暢談國事、點評天下的習慣,街口的大爺都能張口來一段國際關係評析,聽兄弟倆說的熱鬧,沈父這種脾性沉悶的也憋不住接了一句,「我們廠長也想加條生產線,申請遞上去被打回來了……」

「可別叨叨你那暖瓶廠了,屁大點廠子,多少年了工資都不見漲。」沈母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打斷老頭子的話。

「還有你老三,你那點兒工資我不收你給我藏好了,讓我知道你亂搞亂花趁早給我交過來,快結婚的年紀了,多少事兒等着花錢呢……」

父子倆挨了一頓呲,老實下來不敢吭聲,沈麗一看,這不行啊!

「媽,這股票我在學校也是聽說過的,很多老教授們研究,是有利於我們國家經濟發展的,現在國家講改革要開放,你可不能拖後腿啊……」

國人幾千年的歷史積累,對文人是有莫名崇拜的,尤其是沈母這種普通大眾,對學校和老師是奉為權威的。這下聽了女兒的話,雖然搞不懂和經濟發展有什麼關係,但也不好再說股票是騙人的話了。

「三弟,我聽你說的很有想法嘛,姐支持你!這樣,姐給你拿五十塊錢,你明天給姐買一張股票去。」沈麗將早就準備好的五張大團結遞了過去,「至於你那點工資,還是省着點吧!」

「嘿嘿!還是姐好,放心,我肯定給你買去。」對方主動送上門的錢,沈飛怎麼會不收,手一轉就塞到上衣內口袋裡。

見沈飛收了錢沈麗心中一定,她不是不想跟着去,只是怕生出變數,大獎只有一張,多一個人或許就會打亂排隊的順序,這一世自己會代替老三成為那個幸運兒。

見兒子女兒打定主意沈母終歸沒有硬攔着,和大多數國人家庭一樣,父母對於小一點的子女管的總要松一些。

脫煤球的活兒被沈父和二女婿攬了過去,沈老大是穩重的性子,這種花一個月工資賭運氣的事兒他是不摻和的,還中獎,夢裡想想吧!

兩對夫妻帶孩子回了小二層,沈飛收拾完吃飯的桌椅,床板一搭蒙頭睡過去。

早上不到四點院門外就傳來咚咚聲,沈飛翻身起床,裹好衣服帽子,趁着夜色在鄰居開口罵娘前溜出了院子。

蒙蒙夜色里,哥仨一路上凍得瑟瑟發抖,但看着股票發售點門口如龍的長隊心頭是火熱的。

等到五點起售時,身後的長隊更是望不見尾,為了防止被人插隊,排隊的人緊緊擠在一起。別說**來,擠出去都不敢,哥仨索性抱在一起,別說,還挺暖和。

焦急等待的隊伍里不僅有青年和婦女,還有老人和被抱着的嬰兒,排在第一個的就放了衛星,認購兩萬元股票,消息傳開,引起眾人轟動,很多後來的繼續排隊,最長時有近萬人,將銷售點的兩條路都圍滿。

實際上排第一的那個後來成了公司的董事,沈飛私下猜測這人說不定是個托。但這場股票銷售無疑是成功的,而且是非常成功。原本公司害怕賣不出去,登報紙發佈了抽獎活動的同時還給內部員工分配了一批,結果不到下午股票就銷售一空。

許多聞聲趕來的人見此只能空手而歸,連聲嘆可惜。哥仨自然都買到了票,有着原主記憶作弊,沈飛按部就班很輕鬆就拿到了那張號碼特殊的股票,這個號碼曾讓原主心心念念後悔了半輩子。

三人擠出擁擠的人群,沈飛眼尖的瞅見隊伍外面踮腳張望的沈麗夫婦,呵!這是不放心,準備在開獎前拿到票據?

「走,熬了大半天都快餓死了,兄弟今天請你們下館子去。」

「哎? 哎? 你沈老摳也有今天? 太陽從西邊兒出來了吧?」

「軍子,我不管今天太陽從哪邊出來,反正我今天吃定他沈老三了,起碼要兩籠包子配一碗兒羊肉湯……」

兄弟倆跟着沈飛往人群里一鑽,這年代大多是灰撲撲的棉衣外套,幾千人洶湧成潮,爹媽來了都認不出誰是誰。

就近尋了個攤子,包子羊湯沒有,白面饅頭小米粥還是管夠。幾人稀里嘩啦填飽肚子,耐不住心情激動匆匆返回等待開獎。

歷史並沒有因為多了兩個撲棱蛾子而改變,一等獎依然是那個熟悉的號碼,三人都看過各自的股票證,林紅軍和張前進一愣,猛的抱住沈飛。

「老三,你中了,一等獎啊!」

「三哥,真中了?不會吧?讓我看看……」

兩人控制不住聲音,激動得都變了調,周圍人聽到也紛紛圍聚過來,雖然別處也有中獎的呼聲,可哪能比得上一等獎呢,這可是一套房子啊!

感謝這個淳樸的年代,周圍人並沒有撕搶,反而在主辦方邀請中獎人登記時拱衛着幾人,一路護送上前。

沈飛和幾位中獎人在主辦方引領下進了售票樓,至於遠處的呼喊只當沒聽見。

晚上,告別了鬧着要明天慶祝的林紅軍張前進二人,沈飛偷偷摸摸的溜回了家。

沒辦法,雖然隔了挺遠,今天靜安買股票抽獎中房子的消息還是風一樣傳回了寶山,像是滾燙的油鍋里落入一勺涼水,噼噼啪啪四濺開來。

那兩個起初還有些驕傲,嘚嘚瑟瑟想呼朋喚友炫耀一番,等見識了滿巷子口的議論嘈雜倒成了鋸了嘴兒的葫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說什麼了。

「行了,都趕緊回去吧!明天楊家館子見。記住,嘴巴閉緊了,別給我什麼都往外漏,明天見了我有事兒說……」

打發走了期期艾艾的兩人,沈飛磨蹭到天黑才家,這時節天黑的早,等到了家也才七點左右。

全家人除了四個孩子都等在飯桌邊,氣氛凝重,沈飛推開門的時候,沈父和沈老大吞吐的煙霧已經布滿狹窄的房間,也不知道抽了多久。要平時沈母早該罵了,這會兒看到沈飛回來,只乾巴巴說了句回來啦,就沒了聲兒。

大嫂向來有便宜沾跑第一,這會兒推推沈老大的胳膊,眼神頻頻示意。

父子倆先後摁熄了手上的煙,咳嗽了兩聲,到底沒開口。

「吃了沒?」

這在中國是個萬金油的開頭語,沈母問了,沈飛順勢坐下搭話。

「吃了,和紅軍他們在外面吃的。」

「在外面花那冤枉錢幹什麼,我蒸那玉米面發糕多好……」沈母習慣性嘮叨,話到一半沒了氣勢。

大兒媳暗自嘀咕,人家都要發了還稀罕你的破發糕……

沈麗眼見老太太問不到點上,終於綳不住面上的矜持。

「三弟,你今天那大獎兌的怎麼樣?」

見眾人都豎起耳朵,沈飛也不再看幾人打啞謎。

「兌了,人家是大企業,今天一下就賣出去十萬股,合五百萬呢,能昧我那一星半點兒?姐,你怎麼知道中大獎的是我啊?咱們家消息也太靈通了吧?」沈飛故作不解道。

「嗨,我這不是下午沒事兒,和你姐夫過去看熱鬧了么,遠遠兒看着像你,問人家說是你的名字。」隔那麼遠沈麗能瞅到什麼,她是知道了中獎號碼沒變才確定的。

沈飛聽着她胡說八道不露聲色,從頭到尾自己都有注意沒漏姓名,兌獎的領導幹部又不是巷口奶孩子的婆娘,給他張揚的滿街滿巷。

「早知道姐你下午去了我就叫你一起兌獎了,軍子前進那兩個混蛋非鬧着我吃大戶,一頓飯花了我九塊八,可心疼死我了……」

「我們離遠,人太多,沒擠過去。三弟你快把中獎的股票拿出來吧,讓我們大伙兒也開開眼。我聽說今天只是登記中獎姓名,明天才能去看房子辦手續是吧?」

不怪沈麗這麼急,上一世老三早早就回來說了中獎的事兒,一家人還買了肉慶祝。這次左等右等都不回來,她心一急,把消息說漏了嘴,得,全家人飯都顧不上吃,哄了孩子去睡覺,都乾等一晚上了。

「這有什麼,諾,都在這呢!姐你消息還挺靈的,大獎要是選房子那隻能明天辦手續,今天休息日也沒人啊!」

沈飛從上衣里兜掏出一疊東西,啪,扔在桌上,有家裡的戶口本,前年才H市試發行的身份證,還有兩張白底綠邊框的股票證,薄薄的兩張紙一下子吸引了屋裡六雙眼珠子。

「兩,兩張?」沈麗像被扼住脖子的鴨子,聲音一噎才訕訕開口,「怎麼是兩張啊?三弟你多買了啊!」

「是啊!姐你沒看到多少人排隊搶着買,我好不容易排到了不買一張不甘心啊!」沈飛邀功似的接着道:「正巧,前進半路後悔不想買了,也不能白排隊呀!我就讓他幫你買了,他在我前面,能先給你買上。」

沈麗氣急,這是先不先的事兒嗎?自己頂了前一張它也沒中獎啊!上輩子就是,自己吃苦受累,這個三弟卻處處好運,先是抽獎中了一套房子,後來廠里分福利倒是沒給他,但廠子破產時卻掏錢買了同事的買斷房(對方出不起買斷費,賣了買斷名額),等到老房子拆遷又拆出一套房。她越想越氣,眼珠子都充滿紅血絲。

《流浪在年代文中做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