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 連載中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

來源:google 作者:隱鶴在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安棲 越星同

無限滿級玩家養成系遊戲開局抽到一隻熊耳毛球,還是只幼崽秦安棲看別的玩家的四十米大砍刀,異能精神控制.....再低頭看手中的毛球,絨毛濃密柔軟「毛球獸耳是最完美的!」重度獸耳控秦某人養崽日常:「多找怪物碰一碰才能餵飽我的崽!」副本里她猛追着BOSS跑,舉起懷裡的小毛球「讓崽崽咬一口真的就一小口」某崽成年後變成:一米九的大崽崽扛着秦安棲狂追Boss,秦安棲在他肩上顛的快吐了用力拍了一下他想下來,轉頭對上崽崽濕漉漉略顯迷茫的眼神,無奈又好笑遊戲中:規則1.日落之後呆在室內不要外出秦安棲:「日落後出門探索」規則2.玩家之間盡量結伴行動不要落單秦安棲:「必須單獨行動,這我懂」和別的玩家交流發現,秦安棲:「我的規則怎麼和別人的不一樣?」【正常版】深夜,噩夢驚醒瞬間恍惚聽見耳旁傳來的低語它說:「放我出來吧」「你渴望的一切都將變成現實」「你厭惡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在我的庇護之下沒人能傷害你」「放我出來吧」冷汗划過側臉,回想起這些話時,還能聞到到它說話時呼出腐爛腥臭的氣息現在真的醒過來了嗎?還是又墮入另一場噩夢呢......黑暗現世,怪異降臨噩夢博物館開館,守護者就位展開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章節試讀:

「這麼說,我們到這來之前,都收到了未知快遞送來的捕夢網。」黑衣男子說完,在他身邊站着的幾名玩家慘白着臉點頭確認。

黑子男接著說:「要想活着出去只能完成遊戲,強制退出就會像剛才那位一樣,我們相互合作提高才能通關概率,所以合作怎麼樣?」

遠處的屍體已經消失不見,只有染紅的土地提醒着眾人,完成遊戲才能活着。

秦安棲盯着遠處山林沉默着沒有說話,越靠山林那股陰暗冰冷的視線也愈發強烈,猶如實質的凝視讓她渾身不舒服。

其他人也都沉默着只是點頭,沒有人反對,隨後五人各自相互介紹了一下。

寸頭男叫陳石,學校保安,個子不高人挺壯實看起來憨厚老實。眼鏡男叫殷向陽,在校大二學生,除了自我介紹沒再開過口。另外的一男一女,黑衣男子叫甘遠,身材嬌小的短髮女生的叫曲文。

走進村莊,路邊田野里的農作物蔫蔫耷拉着枯黃的枝葉,看起來已經很久沒人打理了。周圍安靜的有些詭異,沒有四處走動的村民,不見小孩打鬧,甚至連鳥叫也沒有,五人的腳步聲聽起來格外大聲。

秦安棲走着感覺身旁的人越挨越近,耐心直線下降朝身旁看去。

曲文緊緊的挨着秦安棲,面對她探究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有些害怕不由自主地就想挨着你。」說完還衝着秦安棲靦腆的笑了一下。

「沒事。」秦安棲搖搖頭,壓下心中因肢體觸碰而產生的不耐。

一行人眼前出現由黃泥砌成的低矮房屋,破損的木門滿是灰塵歪掛在門框上,兩旁發白的對聯沾染着泥灰糊的看不清上面的內容。

甘遠帶頭提議玩家一同挨家挨戶敲門去詢問情況時,身後便傳來男人的呼喊聲。

「幾位大師!」回頭只見一名禿頂男子艱難朝眾人跑來,嘴裏喘着粗氣跑動間肚子上的肥肉顫動看起來好不艱難。

「哎呦,大師們......可算是來了,進山的路崎嶇難走天又冷的,各位一定累了先去我家歇歇腳吧。」男子大口喘着粗氣一邊說著一邊側過身子朝來時的路比划了一個請的手勢,笑的眼睛被肉擠成一條縫「我家不遠就在拐彎處,大師們請!」

三人望向甘遠,甘遠有些猶豫,站在最邊上的秦安棲率先走過去,男子見有人跟上連忙走在前方帶路,只走幾步拐過彎就到了男子的家。

屋子不大,所有東西一隻手都能數過來,正中間的桌椅,門邊角落的掃把,左邊靠牆的掉漆舊木櫃掛着一把鎖。

男子招呼眾人在屋裡的方桌前坐下,隨即朝屋裡大喊:「包樂他娘,大師到了,趕緊煮壺驅寒茶來!」

屋子裡頭還有個房間,裡邊的人聽見外邊的動靜掀開門帘走了出來。一位穿深藍色棉襖的女人,圓圓的鵝蛋臉長發隨意挽起,面色泛黃唇色發白,烏黑的眼眸望向桌前的眾人,應了一聲放下窗帘朝裡屋走去。

她似乎三十來歲的年紀,聽男人對她的稱呼應該是男人的老婆,男人外貌上來看最少該有五十歲,女子的身段窈窕樣貌白皙不像是常年做農活的。

秦安棲正暗暗觀察着,身旁坐着的曲文忽然湊近低聲道:「看屋子陳設和他們的穿着打扮得是幾十年前的鄉村吧?」

秦安棲搖了搖頭不太確定,遊戲世界沒準是個架空時代呢?

男人又從裡屋端了一盆燒着正旺的炭火盆放置好,才在方桌前坐下笑着眉不見眼:「大師們,我們朝日村就靠你們了,最近一個月怪事時不時發生村民嚇得不敢出門,人都搬走好幾戶,再這樣下去這個村就完了。只要你們能解決這事,報酬一定不會少!」

「發生了什麼怪事?」

「這事還得從一個月前說起......」

這村名叫朝日村,男人是這個村的村長名叫包榮。一個月前包村長的兒子包樂和鄰居袁家兩兄弟在村後頭緊靠山林的湖中冬遊。村裡有男人用冬泳來展示身體健壯的習俗,男人們水性大多都好。

三人中包樂水性最好也最貪玩,在湖中呆到快天黑都不願意回家,眼見天就要黑袁家兩兄弟便往岸邊靠。

湖中的包樂突然慘叫一聲,他感覺腳好像被什麼東西纏繞住劇烈的疼痛從腳踝傳來,任憑他怎麼用力都掙脫不開,只得大喊他的腳被纏住了。

袁老大急忙上前架住包利,袁家老二沉入湖裡卻沒看見有東西纏住包樂的腳,包樂隨着拖拽叫的越來越大聲兩兄弟嚇得一股腦把人往岸上拖。

三人上了岸,包樂早已疼暈過去,傷口從腳踝處蔓延至小腿中間,傷口中間漆黑邊緣處皮肉外翻,看着像燒紅的長條鐵纏繞在腿上烙似的。兩人嚇破了膽,連忙將包樂送去了村醫院。

包樂從那天起在村醫那呆了半個月才回家休養,那傷口怪的很!包村長說著滿面愁容「傷口半個月也不見好,就一直疼。我兒子天天疼的在床上打滾我的心啊!揪着疼!」

秦安棲斜前方坐着的陳石似乎被包村長的話觸動,眼睛盯桌面眉頭緊皺着,雙唇顫動兩下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秦安棲掃視了一圈,看向包村長問道:「還發生了別的怪事嗎?」

「在我兒子受傷後沒幾天,就失蹤了倆人。」

包樂受傷之後,包村長認為湖裡不安全特意告知村民不要靠近湖泊,結果高家兩兄弟不信邪,還是照常在湖邊夜夜釣魚。失蹤那天下午,他們和家裡人說了一聲就出門釣魚去了。直到第二天兩人都沒回家,家人出去找只看見釣魚工具留在湖邊,村裡人都猜他倆肯定碰上邪門事溺水了,村民在湖裡撈好幾遍了什麼都沒撈着。高家兩兄弟人老實孝順一家感情很好,家人都說不可能離家出走。

「他倆失蹤後,村民都開始害怕,全村人都繞着湖泊走夜裡也沒人出門散步。日子安寧沒過幾天又出怪事。」

半個月前,村裡開始少動物。開始是老王家的牛,一夜之間牛圈裡的牛就像是蒸發了,更奇怪的是老王就睡在牛圈隔壁那屋子夜裡沒聽見任何聲音。再是羊、狗,最後村裡養的動物都消失了!

朝日村常年少雨種植的莊稼收成不好,村裡人都指望着這些動物過冬。這下什麼都沒了,還發生有村民失蹤。這下子許多待不住了不是搬到隔壁村子去,就是去鎮上投靠親戚。一來二去這個村子留下來的不是不能走就是走不了的。

《滿級玩家的養成系男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