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夢境纏繞
夢境纏繞 連載中

夢境纏繞

來源:google 作者:月眠眠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眠 月眠眠眠 都市小說

一個關於即視感夢境的奇幻故事.新人開書,設定讀者說了算主角遊走於夢境之間,自我救贖順道拯救世界的故事諸君是否試想過夢中所是自己經歷過或未來必將經歷,亦或者夢中的經歷或多或少的引導,或反向引導着諸君的選擇,若世間的諸多苦難都有因起,皆因夢而來,若吾等在悲苦中有能力抉擇,世間又是否會更加善意的對待我們,眾生皆苦,苦海中的自我救贖又該如何實現,且看夜眠如何在黑夜中在都市生活中,體驗這夢中的大千世界展開

《夢境纏繞》章節試讀:

惡龍並沒有把口中的火藥當回事。不過是面前的螻蟻之軀,能給自己帶來多少傷害,作為一隻魔獸它是毫不在意的。

但雖然只是尋常的鞭炮不過聚集在一起的威力還是超出了火龍的承受範圍。巨響和近在咫尺的爆炸,使夜眠出現了強烈的耳鳴和短暫的視覺喪失。反觀火龍這是它落地為止第一次受到傷害。巨大的爆炸使它的整個下顎都受傷了一大片,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見被肉包裹的白骨。強大的火焰輸出能力帶來的口腔耐火性也終究沒有抵過如此威力的爆破。說到底也只是個生物,受到了重傷,求生本能還是讓它想展翅逃走。

夜眠並不想給它這個機會。他抓住火龍下顎裸露的白骨用力的一拽,吃痛的惡龍順勢便倒在了地上。倒不是說因為想嘗試突破自己身體的極限殺了這頭龍,夜眠心裏有一個想法,今天如果不把這條龍斬殺在此,以目前來說部隊的戰鬥力,是絕對無法對付這種等級的幻想種魔獸的。這裡顯然不是自己原先的世界,鬼知道除了這隻以外還有沒有更多的敵人,以這為前提,把這頭龍留下來作為樣本可以大大的提升人類對於這些生物的作戰能力。一旦放他回去養好了傷勢,不管是重返此處,還是去其他地方覓食對於這個世界來說都是天災級的苦難了。以這畜生髮出那股火焰的威力,夜眠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活下來。

想着這樣,夜眠快速爬到巨龍頭上猛的一擊刺拳打在巨龍的眼睛上,希望通過打瞎它來封住它的行動能力。吃痛的火龍只一爪便將他再次擊飛。雖然因為剛才的爆炸受了傷但是其他地方依舊皮糙肉厚。眼皮的強大防禦超乎夜眠的想像。他那一拳也僅僅只做到了讓巨龍的眼睛刺痛。並沒有對巨龍的眼睛造成任何傷害。雖然擊殺它的目的不能達成,但是把龍留在地面等部隊增援是目前的唯一選擇。

不過既然巨龍能吃痛。說明如果子彈不是因為周邊1米內那個奇怪的生物立場上也是會有效果的。而剛才的爆破應該滿足了什麼條件,龍身邊的立場已經消失,主動權還是逐漸的到了人類這邊。夜眠現在只能讓自己充當肉盾的角色,忍着被龍爪拍傷的劇痛,讓自己掌握角度盡量的摔的離火龍近一點,這樣子可以做到更好的起身反擊。在巨龍企圖飛走之前,將它維持在地面戰場。

就這樣雖然有很離譜的體型差距,但是雙方居然糾纏在了一起。夜眠當然也不可能佔上風,能做到只能是破壞火龍的起飛平衡將其留在地面,不讓其逃走。部隊的長官們也反應過來快速集結兵力向巨龍發起射擊。不過火力覆蓋範圍並不大,因為要顧及到射傷到夜眠的可能性。也多虧了士兵們強大的軍事素養每1顆子彈都精準地打在惡龍身上。雖然敵人身上的皮膚非常堅韌。不過已經受傷的頭部可就沒那種強度了,雖也是收效甚微,但是也總比夜眠那般一拳一拳來的快。密集的刺痛激怒了他,巨龍的憤怒蓋過了它的生物理性,它的吐息再次開始積蓄,憤怒的惡龍開始嗚咽。全身開始逐漸散出星星紅芒。強烈的能量以肉眼可見的流動路徑從巨龍的胸腔流向口腔。巨龍口腔中的溫度開始快速上升。剛才被炸開的下顎由於皮肉被炸開,也無法承受這般的高溫。中間的森然白骨,甚至有開裂的痕迹。夜眠開始覺得不對。這吐息要是噴到身上比剛才的可要嚇人多了。自己又沒有正面吃過這傢伙的吐息,能不能活下來可真是要打個問號,但是思考到此為止。周圍溫度已然到了極限,雖然士兵還在不斷的開槍企圖讓火龍炸膛。火龍一聲咆哮向著周圍360度畫了一個火圈。其威力比之前的吐息大了數倍。這種持續輸出的吐息再加上全方位打擊,夜眠根本沒法躲閃。還好對於火焰的抗性是有的,神秘人雖不曾給予他什麼特彆強大的能力,僅是對於這種傷害的承受能力還是有的。

也許是神明的惡趣味,身體強度雖然得到了強化,痛感也得到了相應弱化,但並不是完全消失。劇烈的灼燒感開始侵蝕夜眠發出了凄厲的慘叫,火龍最重要的第一目標其實還是他。因為離得最近,強烈的吐息衝擊着夜眠全身的皮膚,衣物早就已經化為了塵土,皮膚也逐漸的開裂、剝落,甚至可以已經聞到自己身上皮肉燒焦的味道。強烈的痛苦刺激的夜眠喪失了思考能力。疼痛讓他根本無法對周邊的任何事物再作出反應。

正在此時,天空的戰鬥機發射了兩枚導彈救下了夜眠。雖然炸彈在碰到火龍之前就被高溫火焰引燃。但爆炸的碎片還是成功擊傷了火龍。打斷了火龍的持續吐息。離得足夠近的夜眠也受到了彈片的衝擊。本就處理不了周邊信息的夜眠被這二次傷害炸飛,身上或多或少嵌入了些導彈的碎片。可是變強的身體素質卻沒有讓疼痛奪取他的意識。相反,讓他承受了更多的痛苦。

好在火焰也停息了。巨龍因為剛才的吐息下顎已經完全壞死,剛才炸彈的斷片也已嵌入了巨龍的身體。後續傷害來源的消失,唯一好處就是自神秘人那裡獲得的肉體確實非同凡人。強烈的疼痛使他體內的腎上腺素快速分泌無視疼痛,現在她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必須殺死這條火龍,因為這個巨龍顯然也受了重傷,趁病要命可是基本素養。

夜眠顧不上身上的劇痛,快速爬起再次衝上去了。巨龍察覺到了面前的這隻蟲子居然還沒有死。憤怒的咆哮着沖向夜眠。夜眠也毫無懼色一把抓住巨龍破損的下顎,藉著巨龍的傷勢,一把將巨龍摔在了地上。本就脆弱脫落的下顎被他生生掰下。這龍牙雖然在巨龍的嘴裏看着並不大,在夜眠手裡的手裡卻有足足50公分這般大。也顧不得手中武器趁不趁手,夜眠鼓起自己心中的怒意,咆哮着刺向巨龍受傷的腹部。

這次終於是有效傷害,本就虛弱不堪巨龍經過剛才的爆炸皮膚也變得脆弱。在加上被導彈碎片扎入劃破了腹部,使肉質變得更加容易被刺穿,夜眠順着傷口刺破皮膚後巨龍灼熱的鮮血噴滿夜眠全身。吃痛的巨龍只往懷中一抓,六根鋒利的龍爪刺入夜眠的背部,將其緊緊的鎖在巨龍的懷中。夜眠此時也無力抵擋巨龍的力量。

即便是受傷的巨龍,兩個強有力的胳膊他也是無法反抗的,只能任由巨龍將其壓迫在胸前。夜眠也並不服輸,順着剛才刺破的傷口用力的劃向巨龍的胸前。巨龍的出血量比剛才更加異常。但卻是個死循環越是刺痛火龍越是不會鬆開懷中的人類。而夜眠也只能來回地攪動巨龍傷口。就這樣一人一龍以一個詭異的姿勢被抱在了一起。

但場面並不和諧,巨龍下巴掉了,整個身上也插滿了導彈的彈片,而胸口抱着一個被龍血沾滿了的焦黑之人。此後便是咆哮的沉寂。雙方都陷入了沉默。士兵們也停止了射擊。夜眠也知道在如此重傷的情況下,只有清醒才是唯一的活路。但是腎上腺素退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失去了自己對自己身體的掌握了,只能隨着自己的困意睡去了。

夢中睜開眼的他只覺自己正在向遠方飄去。飛到了一個足夠的高度。再回身時卻看到了那個蔚藍的星球。人真的能以肉眼。在地球外觀察自己的家園嗎,這不會真的是死了吧。夜眠這般想着。身邊卻響起了一個聲音。「我只賜予了你尋常人數倍的力量。你卻能殺死這個這頭幼龍我倒是挺意外的。」那個神秘人再次出現。但場面卻再次變化。夜眠來到了一片蔚藍色的光景。此時她終於看到這個神秘人的形象,公羊頭,黑長袍足有2米的體型,身型也非常的壯碩。這種生物在人類的尋常印象中………應該是惡魔。神秘人開口道「沒錯。用你們的話來說,我確實是惡魔。不過你也別擔心。我不會對你做任何的事情。在這裡。在我這裡,你就叫角鬥士617號。我與另外一位神明有一個賭約。我們會在大千世界裏面尋找角鬥士參與世間的鬥爭。你通過了我的測試證明你足以在其他的世界活下去。而你也一定會為我贏下賭約。作為我們的勝利者我向你承諾,只要你能幫我贏得賭約。你的人生就會如你所願的改變。我會讓你成為你們世界上公眾視野內的成功者。不如就讓23歲之前你成為一個同齡人羨慕的標杆好了。

這句話若是一個看着非常神聖的神明說出來也就罷了,但是卻是個惡魔。夜眠並不以為然。便說「那麼怎麼樣才能贏得你的賭約?以及你怎麼能幫我保證這件事情?」

莫比亞斯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其實根本就不需要,我的賭約就是活下去,殺死每一個跟你敵對的人。而你每次回到現實中都會得到應得的獎勵。現實的人在被你在夢境殺死同時他會遇到非常大的災厄。而你將吸收他們的運氣,成為真正的王者」

夜眠看着這個公羊頭並沒有說話。回過頭打量周圍,他才剛來到這個世界。周邊長着一些他認知里沒有的花花草草。他不了解這些,也不知道地球是否真的也存在這些植被,但是可以確定這是一個類似於月球的地方。在周邊的空間遍布着坑坑窪窪的隕石坑。

在整個空間里散步。但說實在他只能了解一個事實。那就是他在這惡魔的空間內就意味着只能任由他擺布。莫比亞斯雖然是說給予他簽訂契約選擇的機會,在這個惡魔的世界是否有拒絕的權利可是有待商榷的,更不要說這種可以從他人身上汲取氣運的瘋狂行為。而且目前他還有一個疑慮。想着便問了出來。「那麼如果我在夢境中死了呢。」莫比亞斯只是笑了笑。人家死了,也只是氣運被抽走了。你當然也一樣。不過每個人的氣運有限。有的人說不定這次被抽走以後。便扛不過的那次災難也說不準哦。」

夜眠只覺意識一陣惡寒。也就是說即便在這夢之空間中死了。這大千世界外的自己並不會死去但是卻會經歷一場災難。我經歷上災難是否能活下來?就全看自己的氣運還剩多少,偏偏這般虛無飄渺的東西世間並沒有一個具像化。

惡魔彷彿看穿了夜眠的想法,「氣運這個東西如果它數值化的話。你的氣運大概是100點,人生的每次重大災難如果能躲過去是30點,小災難是10點,依量扣除。這可是你這次的通關特典,不必謝,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山羊頭髮出了沉悶的笑聲。說著在空氣中畫出了一張契約羊皮紙和一支羽毛筆。

「簽吧,只要簽了。你就擁有了掠奪其他人氣運的力量。而這個世界即便你不去招惹夢中的敵人。你也終究要與所有人為敵。人類終究是無法相互理解。作為一個自私的物種,在現實中還是會出現各種各樣的衝突,自相殘殺。那還不如在夢中解決這一切。」

夜眠淡然的接過了筆,他並不是一個特別聰明的人,這些話有沒有道理他不知道,一旦簽下了這份契約,他就要為惡魔而戰。但此時的他其實是受到了從上到下的壓迫。跑不掉的,他只能在惡魔的引導下籤下契約。在這般境地,突然他卻笑出了聲「呵呵呵呵呵呵,哼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大聲的笑着。「惡魔,雖然我會簽下這個契約,但是我的未來還未可知呢。夢境的事情你可說了不算。」他剛才突然想明白這件事情。如果發牌員和玩家是同一人的話就無法做到絕對公平。甚至說是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情況。也就是說雖然目前看似的無法選擇,但其實陷入被惡魔操控的境地。其實不然,空間中的各種奇怪規則並不由惡魔制定。只是作為惡魔的戰士參加,卻並不會受限於它。夜眠終究是能在自由的夢中世界於它們博弈,不管惡魔究竟有多麼陰險狡詐,要贏到最後的一定會是自己。「只是簽訂這個契約的話我當然可以。但是我要加一個條款,不要試圖操控我的行動和我的未來,否則我有權利倒戈到你的對手面。」聽到了夜眠的宣言。契約開始發光照亮了整個世界刺眼的白光中夜眠聽到了莫比亞斯的低語。「我們惡魔也是講究契約的,置換守恆,你有失去自然會有我們的賜福。」

短暫的失神後,夜眠再次睜開眼時,周邊的世界已經回到了真正的現實,在大學的操場上,周邊並沒有燈光,月光灑在他的臉上。雖然他也很好奇為什麼剛剛還在上網課,醒過來確在操場。但是眼前美麗的藍色珠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周圍也並沒有其他人看見這違反物理常識的景色。月光下,一人,一枚放着妖異光芒的藍色寶珠就這麼對立着,夜眠去伸手想去觸碰那枚珠子。觸碰到的瞬間,珠子化作一道藍芒變成一枚戒指戴在夜眠的右手食指上。

「契約的贈品,下次期待你的表現」耳邊響起了惡魔的低語………

《夢境纏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