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魔殿快跑,女總裁追來啦
魔殿快跑,女總裁追來啦 連載中

魔殿快跑,女總裁追來啦

來源:google 作者:雲只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覓安 現代言情 羋巟

(仙俠+現代、甜寵、治癒)鎮壓千年的魔界殿下羋巟一朝衝破封印,他面臨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現代當神仙妖怪存於現代,他們會是什麼樣子呢?大多數神仙妖怪皆有典故可尋嚴於律己女總裁vs行事不羈魔殿羋巟是最強大的魔,所有人都以為羋巟會重組這個世界,其實他不過是想守着一隅,過過安穩平凡的生活唐覓安是個面冷心熱的人,她刻板沉穩,原以為會沿着規劃的路線走完一生,後來她遇到了不羈於規則的羋巟,她的人生就此改變了這是一篇治癒文男女主感情線順其自然,平穩無大起大落,我覺得這是這個時代一段感情最好的樣子展開

《魔殿快跑,女總裁追來啦》章節試讀:

目送劉保姆抱着寥寥走遠,唐覓安的笑容斂了斂。

再面向羋巟的時候,嘴角只剩下一點淺淡的弧度了。

羋巟:「……」這女人臉變得好快。

唐覓安:「……」不太聰明?

唐覓安伸出手,笑的恰到好處,「唐覓安,有興趣認識一下?」

羋巟瞅着女人伸出的手半晌,不知道是幹什麼的。

訓妖獸呢?這是。

他乾脆高傲的一揚下巴,「嗯,羋巟。」

「嗯?」

「我叫羋巟。」

「哦。」

唐覓安收回手。

氣氛:「……」

唐覓安心底湧出一股難言的怪異。

想來娛樂圈內少一個即將大紅大紫的男明星也沒什麼,畢竟他看起來好像真的是腦子不太好使的樣子。

不懂禮貌還好給他做培訓,萬一他以後被爆出有暴力傾向怎麼辦,這可是會嚴重影響公司形象的。

冷靜下來稍一細想又暗自懊惱,怎麼可以如此衝動,怎麼可以這樣肆意揣度別人的人品呢?

這真不像她自己。

再轉念一想,她的小金庫雖然沒變多,但也沒變少,等於沒損失。

唐覓安想清楚後,就果斷放棄了拉他出道的想法。

很乾脆的一揮手:「那有緣再見,我去上班了。」

羋巟:她替他解圍,難道不是對他有所目的嗎?

走之前她很客氣的遞給他一張名片,上面印刷的奇怪的字和一串奇怪的符號,只有千年前的文化水平的羋巟表示看不懂。

「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找我。」

當然她指的是找工作方面的找。

想來有點腦子且進行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人都知道如果想出道可以聯繫她吧。

畢竟上面都寫有星耀傳媒四個大字了,懂她意思吧。

知道她有資源吧?

羋巟懂了,這就是相當於令牌了。

只是這令牌根本就是一張紙,實在是簡陋了些,稍一用力就破碎了。

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便是這門派小的可憐,可有可無,所以拿一張紙打發了。

儘管如此,從一千年前而來、舉目無親的某人表示不管她有什麼目的他都沒有理由拒絕。

於是羋巟收下卡片,點了點頭:「多謝。」

唐覓安笑了笑,回到車上,看了眼時間,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五分鐘,而她現在驅車過去,最少遲到十分鐘。

她有些難受的皺了皺細長的眉,按照她平常的習慣,應該早十分鐘到達公司。

向來風雨無阻、感冒發燒都按時去上班的唐總唐覓安今天第一次遲到了。

上班的路上她奇奇怪怪的想,耽誤二十分鐘都不能將他簽下的話。

自己好像虧了。

豚蛇被風風光光的接去新住所去了。

對玄駒和玄貓的成員來說,豚蛇是被管理員親自送過去的,這就很風光!

因為,他們當初實習期滿,分配住所時,管理員都是將鑰匙隨意仍過來的!

至於房子在哪?

呵!

自己去找!

不知道?

自己房子在哪還要我告訴你?

趕緊滾!

有多少人是含恨找了幾天才找到自己的「家」,打開門一看,屋子牆壁虛透的都快看不見了,還要他們倒貼法力進行修補!

要多離譜有多離譜。

如今一隻小妖入住新屋都要管理員親自相送,真是讓神仙、魔不服。

回去一打聽,原因是什麼對證人和報案人的獎勵,鼓勵他們「勇於發聲,反抗暴力!」

他們這些員工日復一日辛苦工作怎麼不見有鼓勵。

真是打工人打工魂,在哪都免不了不公和被壓榨,神仙妖怪魔都不能免俗。

此時的玄駒總部,真正的豚蛇漁悟卻被綁在椅子上不得動彈。

他的嘴巴被施法緊緊的封住,而他已經不想動彈進行什麼無畏的反抗了。

說好的新家呢?

說好的保護呢?

早知命運如此坎坷,他乾脆當初死在魔殿羋巟手下算了,哦不,還是爛在魔殿的訓練場上吧。

他的面前站着一個極美極颯的女子,面龐雖看起來艷,可當她一撇一橫看向你時,你就知道什麼叫眼刀子能殺人了,真是凌厲極了。

豚蛇漁悟覺得這人眼熟極了,好似在哪見過,可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

許是被羋巟打的記憶錯亂的毛病又上來了,他得緩緩。

「報告!」

下屬影進來彙報了,可惜豚蛇什麼也聽不見,因為耳朵也被封住了!

魔女沁霜紅唇輕啟:「進來。」

「沁大人,這是第五波,也都死了,看裝束應當是瘋老大的人。」

「瘋老大的人怎麼會摻和進來。只怕是被人當槍使了。」

說完她勾了勾唇。

「最近總部資金實在有些緊缺,你將人的屍體還回去,帶話:長點心。」

影頓了兩秒,點點頭:「是。」

又過了幾分鐘,刑天姍姍來遲。

沁霜的譏笑不加掩飾:「喲,大忙人終於出現了,可讓人好等。」

刑天瞥了她一眼,那嫌棄的眼神連漁悟都看出來了。

「比不得你,錢神還沒說什麼,就急着找滇瘋子要錢了。」

「你好好說話,人家叫滇峰。」

刑天卻不再理她,徑直坐下,面向漁悟,一雙鷹眸冷的幾乎掉渣。

沁霜也不再理他,在他旁邊的位置上坐下。

玄貓的領頭人刑天和玄駒的領頭人沁霜已經幾百年都不曾和睦了,這是閆域人人都知道的事。

有傳言說他們千年前就已經認識了,一直吵到現在。

至今都沒人知道他們吵架的源頭在哪裡,只知道見上一面不拌幾句嘴都是不正常的。

漁悟同時經受這兩個人的冷氣,再強大的心肝都受不住。

沁霜生着老繭的手動了動,一縷黑氣從漁悟眉心飛出,發回到她的手上。

世界清明,漁悟終於聽的見了。

刑天不帶一絲感情的出口:「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鎮魔鍾里的魔是誰?」

一神仙一魔皆冷冰冰的看着他,這裡沒有旁人,估計他被滅口都沒人知道。

他意識到,若不說實話,自己的小命就真的沒了。

世界出現了一個強大的魔,不管是對人間還是對閆域而言都不是一件特別好的事。

因為這魔實在太過強大,太過不好掌控了,不管是落入哪方勢力,都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

《魔殿快跑,女總裁追來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