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墨少寵妻好兇猛
墨少寵妻好兇猛 連載中

墨少寵妻好兇猛

來源:外網 作者:墨靖堯喻色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墨靖堯喻色 都市言情

生日當天,她被包婚姻嫁給了一個垂死之人。 她摸了摸丈夫的臉,滑膩如脂的手感不要太好。 這樣的美男子要是死了實在太可惜,於是,她趁着他還有口氣直接把他大變活人。 從此,本着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的原則,她遇渣他幫她虐渣,她惹桃花他狠掐桃花。 終於有一天,她忍無可忍,「墨少,你太閑了吧。」 墨少隨手關燈,「老婆,努力生寶寶就不閑了……」展開

《墨少寵妻好兇猛》章節試讀:

紅棺很大。

兩個紅枕頭並排擺在一起。

喻色躺在枕頭上,扭頭看身旁的男子。

還是那麼的好看。

她以為她會怕他,可是這樣看着他的臉的時候,莫名的就想要伸手摸摸。

觸手,雖然冰冷,卻有種膚若凝脂般的感覺。

原本以為他這麼好看都是妝容的結果,此時才發現墨靖堯居然是天生麗質。

「呵呵,你暗戀過我是不是?不然為什麼死也要帶上我呢?」指尖彈着墨靖堯的臉,她低聲悄喃,而頭頂就是墨家人蓋棺的聲音。

紅棺動了。

身邊的男人隨着紅棺的晃動也輕晃了起來。

她知道等紅棺落入坑裡就是填土,再就是築墓了。

到時候,會有水泥澆築在棺上,水泥外會貼上一塊塊漂亮的大理石。

到時候,她會活活的悶死在這紅棺裏面。

這一晃,晃開了墨靖堯的領結,晃出一個掛在他脖子上的項鏈。

項鏈上的玉剛巧就打在她的手上,接起,『卍』字的形狀看着就眼熟。

喻色怔了兩秒鐘,突然間反應過來為什麼看着眼熟了。

手一撩身上的紅色壽裙,露出手臂上的一塊胎記。

確切的說正是一個『卍』字形的胎記。

可當手裡的玉落下時,喻色徹底的驚呆了。

不大不小的尺寸,與她身上的胎記完全的吻合。

她呆怔的瞬間,身體彷彿如過電一般,全身上下酥酥的流過如春風般輕漫的電流。

隨着電流一起湧入四肢百骸的是無數的文字。

天文地理。

醫道聖典。

內力口訣。

針疚之術。

……

無數的文字灌入身體,再流向大腦,只是頃刻間,喻色就感覺到了從手臂胎記處而起的一股股熱燙的暖流,再反流向全身。

那熱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強烈的讓她只想找一份冰冷貼上去。

於是,下意識的就貼上了身邊的男人。

熱與冷,悄然間的中合,讓人特別的舒服,讓喻色甚至忘記了頭頂上正在如火如荼封墓的墓家人。

忽而,紅棺「咚」一聲落下。

落在早就挖好的墓坑裡。

這重重的一下,讓喻色終於醒轉,原本黑暗的棺中,她此時居然可以清晰的看到墨靖堯的一張俊臉。

他出了車禍,腦死亡後醫生宣布呼吸停止。

這是t市人盡皆知的事情。

而且,就發生在三個小時前。

他死了,她被墨家人選中配了陰婚。

沒時間消化這突然間的變故,喻色下意識的在腦海里迅速搜索。

隨即一個治癒這種病例的點穴法躍然而現,喻色一點也不確定這點穴法是否有用,但最壞也壞不過她陪着墨靖堯一起死了。

思及此,喻色發狠的隨着那一個個字符而起的意念快速出手。

先點人中,再掐頭頂三大穴,腰間兩穴,最後落向足底,只要點開墨靖堯足底的兩穴,八穴出山,他就能活了。

但此刻,墨靖堯腳上的那雙擦的鋥亮的皮鞋阻擋了她點出去的手。

喻色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扒下了男人腳上的鞋子。

墨家人真摳門,這麼一雙全手工定製的真皮皮鞋就不能配一雙襪子嗎?

顧不得想這些,喻色快速的點下了最後的兩個足底穴。

收勢。

隨即又靠到了墨靖堯的懷裡,她就想用自己的體溫配合點穴法喚醒墨靖堯。

這樣,他活,她就也活了。

輕輕的閉上眼睛,就連呼吸都放輕了,喻色在靜靜等待。

忽而,頭頂傳來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伴着的還有身前男人胸口的微微起伏。

~

,content_num

《墨少寵妻好兇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