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黑白
末世黑白 連載中

末世黑白

來源:google 作者:神經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牧邊 趙光榮

《末世黑白》港口的午夜總是那麼令人迷醉,一望無際黑色波紋深邃而迷惘微微的海風,吹得二狗子嘴上的煙頭愈發紅燙二狗子坐在海邊的圍桿上,一個手拎着不知名的酒瓶,等待着今天的買家而瘸子並不是真的瘸了腿,只是有一次玩鬧中意外摔斷了第三條腿引擎的機械轟鳴音越來越近,二狗子單手撐起圍桿,乾淨利落地翻身跳下「給我盯好了,一丁點不對勁就趕緊給我打信號,要不然今天咱們都得栽倒這」二狗子拿着對講機嚴重地說道一道刺眼的白光把二狗子打的光亮,一輛機械猛獸帶着與地面刺耳的摩擦聲隨即戛然而止從車裡陸續下來七八個高矮不一男人,從站立姿勢看得出來不是什麼好鳥「喂,我要的貨帶來了吧,可別讓我失望,你們這些雜碎知道的!」戴着黑框眼鏡,把身上穿的西裝撐的幾乎要撕裂的壯漢開口說道「帶來了,老闆」二狗子深知道這些人都只是幕後老闆的打手,輕軟怕硬得很,所以二狗子一點不虛地回應着「瘸子,上貨!」二狗子對着對講機喊着,突兀地破音在港口的夜晚顯得格外的詭異,可二狗子卻絲毫沒覺得今晚的交易有什麼不同分界線-------------------------------------二狗子牧邊在顛倒黑白的世界又有怎樣的妖孽人生展開

《末世黑白》章節試讀:

半天的時間,整個洛城乃至全世界,都陷入恐慌之中,這種不知從何而來的災難席捲全球,70%的人都毫無徵兆地變異,全世界各地的國家都陷入了癱瘓之中,剩下活着的人只有自救。

在恐怖的喪屍面前普通人不堪一擊,逃到哪裡都沒有絕對的安全。

二狗子看看在地上的胖子,此刻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無奈地搖頭道:「趙光榮,對不住了」。就在二狗子準備扣下扳機的那一刻,突然發現胖子的身上升騰出一股白氣,周圍的溫度明顯的升高了,如此異象,二狗子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滿滿一倉庫的食物,又想到剛剛認識半天的胖子,沒得心機,在酒店的關鍵時候,還幫了自己一把。對着地上的胖子說道:「能不能活,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這會二狗子不再糾結,去庫房裡拆下冰櫃的門蓋,充當庫房到房間的門板,再用幾個貨架懟住門板,中間露了一個小縫,可以清楚地看到胖子的變化,同時也可以在胖子變異之後第一時間給他來上一槍。

二狗子看着胖子那邊除了升騰起的白氣之外,胖子暫時沒啥異動,便開始拿起貨架上的乾脆面啃了起來,一口乾脆面,一口威士忌。二狗子摸出兜里的衛星電話看了看。屏幕上所剩不多的電量,還是沒有劉老那邊的消息,心裏不由得低落了起來,劉老是他的救命恩人,這幾年也一直是把他當乾兒子一樣對待,也許是酒勁上來了,二狗子的眼眶裡濕潤起來,一口一口悶酒陷入了往昔不復的憂傷中。

小夢從酒店餐廳逃出來後,本來準備開車衝出酒店的,可當她剛剛衝出酒店大堂,就被由巡邏保安變異的喪屍給逼了回來,一路退到廚房的側門跟地下室中間的通道中。而李穎則是一路跟着小夢,一同跟過來的還有大門崗亭正準備中午換班的王威。一男兩女縮在這三四平方的走道里,前面是廚房,後面是地下室的樓梯。正處於中午吃飯的高峰期,往常裏面是忙得熱火朝天,現在裏面估計都是屍頭攢動。小夢小聲地說道:「還好跑出來了,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李穎瞟了一眼小夢便說:「現在咱們三個都困在這個走道里了,中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小夢回道:「我還不是沒吃,也不知道現在外面怎麼樣了」。暫時安全下來的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王威說道:「剛剛我在手機上看到喪屍已經在網上炸開了鍋,全國各地現在都是這樣,**都下了緊急通告,請廣大市民不要外出,居家避險,**會安排軍隊進行救援撤離」。小夢帶着哭腔道:「完了,全完了,這怎麼活啊」。李穎安慰地說道:「別哭了,咱們這會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別哭了再哭就把喪屍給引過來了」。小夢一聽喪屍要過來頓時停止了哭腔。李穎說道:「先休息會吧,留着體力,還不知道到救援隊什麼時候能過來哦」。

廚房裏面的另一頭,躲在食材庫房的張強幾人跟李穎三人處境完全相反,該吃吃,該喝喝。

張強對着身前的女服務員說道:「剛剛差點把我嚇尿了,我正在切魚,突然聽到一聲怪叫,差點切到手指上,回頭一看我勒了個去,活見鬼啊,配菜的陳俊抱着王剛就是一頓亂啃」。小羅應和地說道:「我也看到了,當時王剛的脖子上被陳俊一口咬的血噴了三米多高,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清潔大媽蘇姨說著:「別再嚇小姑娘了,我們能跑出來就是萬幸」。女服務員蘇婷婷向蘇姨投去理解的目光弱弱地說道:「還好大家躲過了一劫,你們看了手機沒,**讓我們等待救援。」。張強看了眾人一眼說道:「還好我平常習慣把食材多備一點,要不然,這庫房裡的我們四個人也吃不兩天就要嗝屁」。

二狗子靠在門洞旁邊的牆上,手上的酒也喝完了,現在是危險還沒有度過,也不敢貪杯。

回頭便看了看胖子,胖子身上的白氣漸漸地散了開來,遍布全身的黑色細線也比剛才少了不少,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下去。看着這般變化的二狗子心中詫異,完全打破了生物的常規,先是冒白氣,再是渾身纏繞黑絲線,想想自己在摔倒意識消失前,也看到了身體上的詭異變化,這莫非是另外一種變異。在二狗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聲沙啞突然打斷了思緒。「水,我好渴,快給我水!」胖子在地上痛苦又急切地說道。二狗子連忙地推開貨架,拿着一大瓶鐵林山泉就對着胖子的嘴巴灌去,眼看着這1.5L的礦泉水馬上見底,也不見胖子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於是二狗子去倉庫直接抗了兩箱過來,扭開一瓶直接給胖子灌去,胖子接連喝完了4瓶,這才停了下來。胖子稍有虛弱地說:「狗哥,我這是怎麼了,剛剛我眼前一黑,我都以為我要死了」。二狗子回答道:「你剛剛確實嚇到我了,我都準備直接蹦了你的,哪叫我心軟給你多留了一會,你這便醒了過來」。胖子說道:「狗哥,我昏迷了多久」。二狗子說:「也沒多久,一兩個小時吧」。胖子這一問,倒給二狗子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便試探性地開頭說道:「胖子,你現在有沒有感覺不一樣啊,比如渾身充滿力氣,或者可以發動什麼超能力之類的」。胖子站起身來看了看自己便嚴肅地說道:「狗哥,我覺得我確實有一點變化,你看我是不是瘦了一點」。二狗子一臉黑線,再次看向胖子便說道:「瘦個鎚子,我看你只是少吃了一頓飯吧」。剛剛說完,二狗子看着胖子的體型半天說不出話來,這確實比兩個小時前瘦了不少,之前300斤,現在雖然噸位還在那裡,但看起來沒有之前的那種虛胖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壯實。二狗子對着胖子認真地說:「胖子,你拿這個鋼筋掰下試試,看能不能掰折」。胖子彎腰拿起鋼筋也沒過多去感受,握住兩頭向中間折着,令人意外的是這個鋼筋就像塑料一樣被胖子輕而易舉地給折了,看到這一幕二狗子不信邪的繼續說道:「你折一下我看看,」。胖子也驚訝起來了,這鋼筋結實得很,難道是我力氣真的變大了,在胖子自我論證中,二狗子便看着胖子把一根鋼筋給生生折成麻花。二狗子在心裏罵道,怪物我見過,今天又見到了,還是會說話的。二狗子回想起當時自己是吃了足足6人量的食物,便問道:「胖子,現在你餓不?」胖子說道:「還好,不過狗哥你這麼一說,我吃一點也可以」。

二狗子無語,便從庫房裡找來袋裝的椒鹽花生、鐵林紅腸、牛肉乾等等,都是幾個下酒的菜。

胖子看着狗哥的架勢,也不生分,擰開二鍋頭就給狗哥滿上,開口便說:「真的感謝,狗哥多次把我救下,我趙光榮這命就是狗哥的了,以後就跟着狗哥混」。二狗子見胖子這真性情,也許是剛剛的悲天憫人,讓二狗子有種患難見真情的惺惺相惜,神情昂然地說道:「胖子,你這兄弟我交定了,我只要活着一天,就絕對不會讓你死」。二人便你一杯我一杯,直到喝空了7、8個瓶子,人喝麻了,才消停下來,倆人就在地上昏昏沉沉睡去。

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倆人才剛剛睡醒,胖子一覺起來就是機械地向庫房裡走去,在庫房的貨架旁邊拿邊吃。二狗子看着胖子的身影說道:「給我也帶一點」。二狗子邊吃邊說道:「胖子,我其實也有跟你昨天差不多遭遇,只不過沒你表現得這麼明顯」。胖子意外地說:「狗哥,你的超能力是啥?」二狗子說道:「我現在感覺到好像,力量、敏捷、視力、感覺都有所提升,具體有多少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胖子一臉崇拜地說道:「狗哥,這麼厲害,那這麼一說咱倆算不算超人類啊?」二狗子說道:「應該算吧,不過你表現出來的力量的確非常接近人類的極限了,要不一會咱們測試一下?」。胖子興奮地說道:「好啊,咱們去院子裏面整?」二狗子說道:「走,咱們出去練」。

二狗子首先是測試的速度跟耐力,從院子里以全速奔跑,跑了大概30多圈,也沒覺得後勁不足,而且奔跑的速度二狗子感覺到明顯比之前快了一倍之多。接下來就是測試力量,二狗子找來一根鋼筋,握住兩頭向中間,結果也如同胖子一樣,為了測試力量的極限,便折彎了鋼筋之後再對摺,一直折到第4次的時候發現再怎麼用力也只能把鋼筋折彎而無法做到對摺。胖子這邊雖然增加速度了不少,但是比起二狗子還是差了不少,胖子一口氣拿着6根鋼筋對着二狗子說道:「狗哥,給你看看我的巨力」,說著便看到6根鋼筋馬上彎了下去,一直到兩頭完全碰到一起。二狗子驚訝地說道:「胖子,你這力量估計是人類極限3倍,可以啊」。胖子自豪地說道:「那是,這還不是多虧狗哥的照護」。

二狗子看到自己跟胖子的變化,心裏去淮南的想法開始堅定起來,便對胖子說道:「反正咱們的食物也夠,這些天先熟悉一下自己身體的變化,再去找一些東西回來做點武器裝備啥的,雖然咱們的確是變強了,單也不能赤手空拳地跟喪屍干啊」。胖子說道:「剛剛屋裡的鋼筋都被咱倆給折了,不過我知道有一個這附近私人的加工車間,專門不鏽鋼零件的,可以去那裡看看」。二狗子連忙問道:「離咱們這裡有多遠?」胖子說:「不遠,在就咱們灣子對面,那個加工車間的老闆我還認識,上個月給他倒賣了一次貨,還差的車費沒給呢。」二狗子繼續說道:「就算不遠,咱們現在要是碰到喪屍,你難道跟他打拳擊啊,還是得找點武器先用着」。

胖子說道:「狗哥,要不,咱們去隔壁幾家瞧瞧?」。異變之後的胖子也膽子大了起來,殊不知未來令人聞風喪膽的狂戰士就是他自己。二狗子說道:「趁天還沒黑,咱們速去速回」。

倆人一人一手拿着把菜刀,另一隻手拿着鐵鍋蓋,便又干起了打家劫舍行當,朝着隔壁老平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末世黑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