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魔胎道種
魔胎道種 連載中

魔胎道種

來源:google 作者:驚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驚風 柳慕青

廢土之地,諸神降臨當妖魔崛起,神佛橫行道法妖術重臨世間,體術橫煉斬妖除魔時,你是願做螻蟻還是那通天人主展開

《魔胎道種》章節試讀:

「這世間之事,最難的莫過於從無到有,而這第一次確實是十分重要的。」

思過崖頂,一人一龍對視而坐。

「我總覺得這篇八九玄功與我十分契合,卻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來的感覺。」

末煩確實說不上來,只是這篇功法上的每一個小篆都縈繞在他的腦海,讓他根本無法抗拒。

「你想好就行,一旦落陣,要麼生要麼死,是絕對沒有第三種可能性。」

它嘀嘀咕咕的又腹排了一句……

除非那玉中老鬼親自下陣。

畢竟九龍翻天陣,絕對是龍族陣法里的巔峰結晶,雖然它要布的不過是一個弱化了無數倍的山寨版。

「前輩,只要能沖開第一道基因鎖,在玩命也得試試。」

末煩語氣堅定,似乎已經做好了必死的覺悟,畢竟他來到這個世界,可不是來做廢渣的。

「哪怕有龍陣輔助,你也別想太多,只要能沖開一絲裂縫,本尊勸你見好就收,畢竟試試就逝世的人,基本死於貪慾。」

它太知道七黑七白的基因鎖代表了什麼,若是別人脖子上套了一枚普通家用鎖,那末煩這個傢伙腦袋上頂的就是世界級的金庫鎖。

這種同為封天絕地的神通,卻早就已經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爛人,本尊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沖鎖時會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你若是守不住本心,那剎那間,你就會被鎖死。」

「神魂俱滅的那種……」

龍傲天笑的頗為賤骨頭,只是一聲龍吟卻突然響徹在人院上空。

「祭。」

清氣小龍化作一道青光,繞着末煩打下了一片片龍鱗,這些鱗甲錯落有致,形成了一張極為玄奧的陣圖。

隨後天空中不斷有各色龍影划過,或金或白,或焦黃或是一種深邃的黝黑。

可這也不過是開胃菜。

龍傲天吐出一口清氣,引動四方雷雲。

這些雷雲彷彿受到了它的操控,大片的紫色雷光不斷轟擊着那一枚枚鱗甲。

不多時,原本神性飽滿的龍鱗竟然開始變得暗淡了起來。

「煉。」

一條條神龍虛影開始噴吐出大片神火,這些神火燒的整片虛空都有了坍塌的跡象,竟然以肉眼可見的幅度,不斷扭曲着。

「要不是怕你這凡胎肉體過於脆弱,承受不了本尊的龍威,本大爺至於弄的這麼花里胡哨嗎……」

它在抱怨,可手活打得卻異常好。

一個個莫名的陣法被它打入陣圖之內,一層又一層間,猶如大腸包小腸,讓原本還算簡單的陣圖,頓時變得複雜玄妙起來。

「準備好了,陣起之時,除了天道索命,還有那足以撐爆你的海量靈氣,切記不可多貪。」

這陣既然敢叫翻天,自然也是有極為恐怖的威能。

一但落陣,莫說這片世界的本源會被強行汲取,恐怕就連一些周邊的星球也是免不了要遭受無妄之災。

可畢竟是山寨版,剝奪本源自然是做不到的,但是彙集這數十里地的靈氣,也確實不是問題。

「落陣!」

整片天地瞬間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安靜。

末煩耳邊忽然一陣轟鳴,隨後各種嚎叫厲嘯真如地獄餓鬼般的,不斷衝擊他的神智,彷彿不拉他進地獄,絕不甘休。

可他已然顧不上那些了……

天空中不斷有雨水降下。

一滴,兩滴……

隨後匯聚成雨線,緊接着又變成了一道巨大的雨柱。

這道雨柱在陣法的加持下,來回沖刷着末煩的肉身。

一遍,兩遍……

直到血肉剝離。

可詭異的是,這些靈雨遇血就着,眨眼間原本湛藍色的雨柱,又轉變成了赤紅色的火柱。

火柱里的末煩,渾身破爛,殷紅的血液中不斷有一灘灘黑色的汁液在蒸發。

漸漸的,本便腥臭的血液,竟然有了一絲異香。

「嘖嘖,是個狠人吶,這都不帶嚎一聲的。」

龍傲天張嘴吞吐那些逸散的靈氣,本着蒼蠅蚊子也是肉的原則,絲毫沒有一點浪費。

可陣內的末煩卻並不好過。

這道靈氣雨柱煅燒他的血液的同時,又不斷溫養他的臟裨,竟讓他慢慢有了免疫力,像極了那種從鐵水坩堝里剛泡完澡,又到了桑拿房裡汗蒸。

煎熬里自帶了一絲舒爽,毒打時又配備了蜜糖,簡直就是陣痛般的享受。

末煩笑了。

他突然覺得他還是過於保守了點。

若是這種程度,他覺得他可以打十個。

轟!

似乎是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了。

遠處忽然飄過來一朵火燒雲。

初時並無多大威勢,可眨眼間,整片天空都被渲染成了一片血紅色。

這種紅色像極了血液,以至於終於驚動了人院高層。

「這是天劫?」

「你特瑪的什麼眼神,這明明是天譴。」

「嗨,管它那麼多,反正又劈不到你我頭上,沒準你我還能撿個漏。」

兩人談笑間依舊自顧自的聽着一台破舊收音機里的小曲,只是時不時的露出極為猥瑣的笑意,只怕這曲子唱的也不是什麼正經詞。

只是興起,管它天劫還是天譴。

「院長,院長,你瞎了嗎?」

本就有點破舊的窗門被人暴力拆解,一道極為柔弱的身影,帶着滿身殺氣,悍然闖入。

「你特媽…….」

「小崽子…….」

一人把有病咽了回去。

一人把找死化作一口濃痰。

隨後本就音量不大的老舊收音機,悄無聲息的化作了一枚枚電子元件,彷彿剎那間被一雙大手肢解成了一堆破爛。

「老不正經。」

吐字清晰,落地有聲。

來人帶着風塵,又殺意秉烈,卻絲毫沒有把人院的一二把手放在眼裡。

只是圓潤的朱唇輕動,不帶聲響的問候了兩句。

「那個……個人愛好嘛,對老梅的愛好,我南澗持保留意見。」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外頭已經翻了天了,你們卻還在吟詩作畫?」

她對兩個老東西的愛好沒有絲毫性趣,只是那股煌煌天威,早就鎖定了整個人院上下。

莫說一人一畜,只怕就連人院的螞蟻昆蟲都悉數被天威鎖定。

這簡直就是人仙院百年來的最大危機,稍有不慎,只怕在院的弟子都要淪為灰燼不可。

《魔胎道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