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慕霖言
慕霖言 連載中

慕霖言

來源:google 作者:君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愔 龍安霖

文物保護者龍安霖,在看完閨蜜好友給的一本人物小志之後,切換空間來到一不明時空,初到之地黃沙遍地,有人找到她,語言不通,她該何去何從我本以為世界了無生趣,直到遇見不可捉摸的你,而你的出現,終於讓我明白,此般非夢也許花非花,霧非霧,而你卻是真實-沐霖沒有人能夠回答你你的未來是什麼,你未來應該做些什麼,這一切都應該由你自己去找尋展開

《慕霖言》章節試讀:

電量73,7:18,星期三,無信號。

安霖怔怔地看着手機屏幕,她剛睡醒有些懵,但是看着這一點電量都沒掉的手機,她更懵了。她的手機什麼時候這麼耐電了?一晚上都沒有掉一格電,不太對勁啊。好歹也是跟着安霖出生入死相當一段時間的手機,安霖對它的性能等都挺了解的,怎麼會一晚上不掉一格電?

唔,這也是晚上不玩手機的好處之一嗎。

但安霖心中還是覺得不對勁。

所以安霖打開手機好好的查看了所有的內容,發現除了不能聯網,一切都還是她熟悉的原樣。

電量73,7:40,星期三,無信號。

難道電池在穿越過來後壞了?許是一直在掉電但是沒有顯示出來,等到電用完就會自己關機了吧。

又或者這就是穿越大神給的饋贈——一部不會掉電的手機!

但是不能聯網有什麼用啊喂!

玩她的單機版消消樂嗎?

十塊錢一位,十塊錢一位!十塊錢就能體會異世界新穎有趣,十分好玩的無敵消消樂,先到先得,名額有限,快來體驗吧!

安霖面無表情地在心裏吐槽着。

電量73,8:06。

土三等人正在門口和一輛前來的馬車上的人熱情地聊着天,不過安霖聽不懂,就站在邊上觀察來人和馬車。馬車看起來挺破舊,飽經風霜但是依舊挺立,車身較大,厚厚的木板牢密地組成車身。兩匹馬同安霖記憶里認知的馬差不多,濕潤的鼻子時不時的呼哧着,長長的睫毛垂下遮住他棕黑的雙眼。

等了一會,土三興奮地叫安霖上車,馬車裏面有兩排座位,安霖獨自坐一邊,土三兩人做一邊,另一個人同來時的車夫一起呆在外面。

車輛出發,安霖視線從對着的土三那邊窗戶向外看去,那是她來時的沙漠的方向——老枯林,應該是不會再回到這裡了,那麼,她還能回去嗎?回到她的世界?

在馬車上待了半小時之後,安霖恨鐵不成鋼,為自己當時旁聽機械的老師上課時,沒有多學些而惱悔。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學好減震系統。

至於這段經歷的由來,相信當你有一個不同專業的大學閨蜜時,會或多或少有跟着一同上課的經歷,那麼我們的安霖同學她既然學習優異,斬獲一系列獎學金,相信一定會在陪同旁聽的時候學會了吧。

大漏特漏,因為她實在是不感興趣啊!能安靜聽完在講台上喋喋不休,時不時來一句這位同學你來回答的中年男老師的機械原理課已經是安霖最大的尊重了喂!

啊啊啊,減震系統好像是彈簧和減震器來着,可惡,減震器是什麼結構來着?

坐在上下顛簸到令人懷疑人生的馬車裡,安霖開始悔恨自己為什麼學的是文物保護專業,學機械多好啊,學好安霖一定在這個時空好好發揮出自己的偉大智慧,但是正經人誰會為有可能穿越所以學機械啊喂!

安霖將目光投向車窗外,車窗外是一輛同樣在行駛着的馬車,車身發舊,一個頭髮灰白的老翁單手牽着馬繩目視前方,慢悠悠行駛着,漸漸被她們的馬車超過,從始至終老翁也一眼沒有看向她們的馬車,這是第一輛出現在這條荒無人煙道路上的馬車,是在昭示着安霖即將到來的命運。

同坐在車裡土三終於看見這個新出現的神女有了動作,雖然只是看向窗外,但是這個神女一路上實在是太安靜了,完全不像他之前接到的神女阿珊。

阿珊是個活潑可愛的姑娘,當時可是全程都在問問題,十分期待見到祭酒大人和領主大人。於是他趕緊興沖沖地對安霖說:神女大人恁不用害怕,咱祭酒大人雖然是個很厲害的楞,但是非常親切,人也是相對滴英俊~」

土三我並不害怕,還有你這陝西味十足說出來的帥哥真的很令人不信服,你知道嗎?

安霖不言語,繼續看着窗外。

土三見安霖不回應,傻憨憨地笑了笑。

旁邊和他坐在一起的男人見狀就用着她聽不懂的語言和土三說著話,土三撓着頭用他們的語言回應着。

————————————

祭酒不緊不慢地將酒罈密封了起來。

他身邊站着前來彙報情況的領主家的僕人,那僕人兩眼放光地盯着祭酒新釀的酒,在彙報完情況之後趕忙問道:

「祭酒大人,不知是哪個幸運兒能得到您的賞賜啊?」

啊,祭酒大人釀的酒啊,那可真謂是天上僅有,人間哪有幾回聞啊。

開酒時,說是十里飄香都不為過,那綿醇的口感,不同的酒有不同的風味,就他上次有幸品嘗到的酒,千日春,啊,真真是如沐春風,慰到人心尖尖里去了啊。

「給土三。」

彷彿朝露匯聚,順着盈盈玉器滑下的聲音響起,不由得讓來人從一個夢境進入到新的夢境中,想要觸及但是知道永遠無法觸碰。

「祭酒大人!您,您這,給土三作甚?」從夢境中醒來,僕人聽此十分不甘,雖然這酒不可能賜予他,但他還是為此感到惋惜,這麼好的酒就賜給土三那個榆木,實在是令人憤恨。

「他接神女有功。」

祭酒有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手指摩擦着封完口之後的酒罈壇口,低垂着眼,不辨悲喜。

僕人看着祭酒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回過神來識趣地說道:「那祭酒大人,情況您已知曉,小人便不打擾了。」表面恭恭敬敬地退下,內心卻想着下一次神女出現,他一定爭這個機會,啊,祭酒大人的美酒呀~

僕人離開後,四下便安靜了下來。

祭酒這次釀的酒名為松醪月,加了松花和薄荷,味道會是初聞清新有些冷甜,後覺才發現有些清苦似月。

祭酒大人喜歡釀酒,不愛喝酒。

因為他只是享受材料隨着時間慢慢變成酒液的感覺,至於品鑒,他從一開始就知曉了結果的味道,沒了驚喜,便不愛喝酒。

所有人都會為能得到一壇祭酒大人釀的酒而感到十分的得意自豪。

有人調侃祭酒,祭酒大人不愛喝酒,莫不是半杯倒吧?

祭酒大人只是笑了笑不說話。

祭酒親自將松醪月埋進土裡,將落在他肩頭的落葉拿下,這個季節不應該掉葉子,也不知是不是這葉子看迷了眼忍不住雀躍着落到了祭酒的肩上,葉子便依依不捨地飄到了他新翻的土包上。

他透過現在變得郁蔥的白榆樹的葉層,看向西方,西面的圍牆外是一條道路,道路的盡頭是一座裝飾恢弘的堂院,道路上安安靜靜沒有人來往,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他卻彷彿在注視些什麼,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一個令人神迷的笑容。

來了,新的神女。

《慕霖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