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個被遺憾籠罩的夏天
那個被遺憾籠罩的夏天 連載中

那個被遺憾籠罩的夏天

來源:google 作者:溫暮苒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雲夜 現代言情 蘇汐

當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因為命運而產生交集,到底是誰驚艷了誰的青春?當平凡又努力的少女蘇汐遇上帥氣又極具天賦的少年洛雲夜時,童話里灰姑娘與王子的故事在現實中上演,他們是否會成為彼此人生中的男女主角?展開

《那個被遺憾籠罩的夏天》章節試讀:

我緊張地揉了揉手指,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一臉好奇地看着她。

她在我正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不由自主地咳了咳,開口進入了話題:「聽說你……這次的考試成績不太樂觀,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呢?」

一聽到她要跟我聊這次考試成績的事情,我的心裏就開始慌張不安了。

我思索了一會兒,認真且低聲地回了一句:「是我做題的時候過於粗心了,我下次考試一定會細心檢查一遍的」

她面無表情地看着我,鄭重地問:「蘇汐,你以前的成績都是自己考的對吧?」

聽她說完這句話,我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了,心裏更是被她狠狠地潑了一盆冷水,冰冷刺骨的感覺蔓延至全身。

我能聽出她的言外之意,當她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剛開始心裏對她的好感已經蕩然無存了,即使我知道她是為了班級的平均分才找上我。

我禮貌又疏離地對她微微一笑,發自內心的真誠的回答她:「老師,我不知道你是聽信了哪些謠言,但我作為學生那麼久,從沒在考試上作過弊」

她淡淡一笑,說話的時候還帶着些許鼻音:「嗯,我知道了,老師相信你,你先回去吧」

我面帶微笑輕輕地點了點頭,轉身背對她的那一刻,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低頭走路的同時還緊緊地皺着眉頭。

此時我的心裏滿是對自身的懷疑,是我的問題嗎?難道我在他們心裏就那麼糟糕嗎?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雖然我一直都謹記這句名言,但這當真只是我自身的問題嗎?

我回到班裡,依舊有不少同學傳來異樣的目光,我並沒有受到這些外界的影響,只徑直地走到我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也許是我從辦公室出來後,一副神色異常凝重的樣子使得葉新柔不得不好奇地詢問着我:「班主任跟你說了什麼?」

我假裝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向她擠出了一個若無其事的笑容,輕輕地搖了搖頭:「沒什麼,她找我只是因為這次月考成績的事情」

葉新柔一臉嚴肅地看着我,她看向我的眼神里還帶着些許擔憂:「真的沒事嗎?但是你的樣子看起來不像是沒事的樣子,是不是她對你說了什麼?」

我無奈地笑着搖了搖頭:「真的沒事」

在她不放心想要開口再次追問我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打斷了我們的談話「怎麼樣?要不要考慮請我做你的數學輔導老師?」

清楚這道聲音來源的我們雙雙看向洛雲夜,很明顯剛剛那句話是從他嘴裏說出來的,因為此時的他已經轉身而坐雙手正交疊搭在我的課桌上。

我們都雙雙疑惑地看着他,只見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隔着課桌突然湊近我「怎麼樣,同學?想要提高數學成績,找我就沒錯了」

我忍不住捂嘴笑了笑,連忙對他擺了擺手拒絕:「不好意思,你太貴了,我請不起你,你找別人吧」

葉新柔嗤笑:「呵呵,洛雲夜,你是很缺錢嗎?大少爺找兼職都找到我同桌身上來了」

洛雲夜並沒有理會葉新柔的調侃,而是一臉認真地對我說:「不用錢,可以免費給你輔導,如何?」

看他滿臉認真的表情,我臉上的笑容獃滯了一下,隨即微微一笑:「不用了,謝謝你」

可令我覺得意外的是在他說出免費給我輔導數學的時候,一向和洛雲夜不對付的葉新柔居然沒有第一時間出來譏諷他。

我對洛雲夜說出了拒絕的話後,扭頭便看向了葉新柔,在我看向她時,只見她的目光閃躲着我的眼神。

我更是狐疑地盯着她的臉龐,直到我們四目相對,她無奈地攤了攤手,眨了眨眼,說話時還多了幾分漫不經心:「看着我幹什麼?我跟你的數學水平差不多,又教不了你」

此話一出,我瞬間被逗笑,原來她不反駁洛雲夜是因為教不了我數學,而不是因為對洛雲夜改觀。

洛雲夜搖了搖頭嘆息,一臉惋惜的表情,接着又問道:「不用給錢的免費輔導,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我頓了一下,想到自己說過不想和他沾上半分關係,於是斬釘截鐵地拒絕了他。

他低聲地說了一句「好吧」便把座位轉了回去,不知道為什麼,那一瞬間,我居然在他的神情間看到有些許失落的表情,也許是我的錯覺。

突然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拿着一個藍色精美的筆記本遞到了我的課桌上,我很是不解地抬頭看着洛雲夜。

他的眼神中帶着些許堅定之色,柔聲地開口對我說道:「既然你不需要我給你輔導,那我把我數學的隨堂筆記借給你,裏面記錄有一些簡便的公式和解題思路,希望能幫到你」

關於他對我的好意,讓我不好意思再次婉拒,於是伸手把筆記本接了過來,禮貌地道了聲:「謝謝」

筆記本封面的顏色是一種清澈猶如大海般的藍,上面還畫著一隻可愛的卡通小狗,小狗的頭頂上方還懸掛着許多星星燈。

我看了一眼,忍不住「噗呲」一聲地笑出了聲來,原來學霸也喜歡用這種可愛的筆記本,我之前一直以為學霸就是那種不愛說話,又格外冷漠的性格。

「你笑什麼?」

也許是被我突如其來的笑意感染了,他不由自主的上揚了嘴角,但看向我的眼神卻是疑惑不解。

我笑着對他擺了擺手:「沒什麼,只是沒想到你會用這種封面的筆記本」

他微微一笑,看着我不緊不慢地說道:「是嗎?還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呢」

溫柔的嗓音像微風拂過耳旁,伴隨着落日餘暉一同淹沒在黑暗裡。

難得周末,我早早起床做好早餐便在客廳做起數學題來了,因為房間的光線比較暗,為了保護好視力,我轉移了學習地點。

這時,比我小七歲的弟弟不緩不慢地坐到了沙發上,一言不合地打開了電視,聲音不僅沒有漸漸變小,反而越開越大。

《那個被遺憾籠罩的夏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