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 連載中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

來源:google 作者:莫念莫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念 現代言情 顧言

沐念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大醫生,沒想到不小心掉入狼窩裡當起了被宰割的小白羊,有天理嗎?那個叫顧言的是不是身體不行啊,一天到晚生病,能不能傳宗接代啊「念念,你嫌棄我?要不,咱倆好好試試?「顧言抬起她的下巴,咬牙切齒地說道誰都不可以忤逆他,只有他的念念可以,不過,她竟敢嘲笑他身體不行,那就要受懲罰了展開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章節試讀:

沐念趕緊跟在顧言身後回到他的辦公室。

碩大的辦公桌上,果真有一份打印好的文件。

拿起一看,是一份「保密協議」。

這是什麼鬼?

她趕緊拿起文件,仔仔細細地一條一條看過去。

顧言微微靠着真皮沙發椅,漆黑的眸子盯着沐念越來越狐疑的小臉,一副篤定的神情。

協議其實只有一頁紙,沒多少字,內容一目了然,可沐念還是來回看了好幾遍。

看完後,她有些不可置信地抬頭望向顧言,心中暗生怒意。

這分明就是一份賣身契嘛。

按照協議上的內容,除了日常工作,她還得給他處理私人事宜。

這不明擺着要她拿一份薪水干兩個人的活,太過分了,這不是壓榨是什麼?

可惡的資本家,妥妥一個奸商,都什麼時代了,還想當周剝皮。

不簽,堅決不簽。

沐念蹙着眉,唇瓣抿得緊緊的,身板挺直傲氣頓生。

她決定待會兒就去人事部辭職。

本姑奶奶不幹了。

像是能鑽進她心裏,知道她在想啥似的。

「工資雙份,絕不會虧待你。」

啊?哦,差點誤會他了。

「可是,協議上所說的私人事宜,那是指什麼?」沐念眨了眨眼,怯怯問了一句。

私人事宜和私生活,不會是一樣的意思吧?

見沐念獃獃望着他,滿臉困惑的表情。

顧言傾身向前,略加解釋,「有些商務場合不方便我親自出面,就由你代勞,因為牽涉到某些商業機密,所以要你簽這份保密協議,聽懂了嗎?」

「.....沒有。」

聽懂才怪,他是大老闆,她是小助理,她能代表他嗎。

「這事特別簡單,你只要露個面,把我的意思準確無誤地傳達一下,就完了,根本不費腦子。」

從來沒有在一件事情上費這麼多的口舌,顧言覺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限的。

他抬手去摸桌上的煙盒,煩躁的時候,顧言一貫煙不離手。

沐念垂頭想了一會兒,然後拿起桌上給她簽名用的鋼筆,二話不說直接在協議上籤上自己的大名。

嗯?這丫頭還挺爽快的嗎。

「同意了?」

「是,我同意。」

「看清楚了,你若泄密,後果自負。」顧言慢慢吐了一口煙霧,冷冷提醒沐念。

協議上沒說要怎麼後果自負,但沐念也不是傻子。

就以顧言的行事風格和他臭到家的脾氣,她若哪天真把事情搞砸了,壞了他的聲譽,肯定半條小命就沒了。

沐念深吸了一口氣,抬頭沖他淡淡一笑,「合同我仔細看清楚了,顧總您放心,我絕對不會給您抹黑,壞了您的名聲。」

「按手印。」

按就按,有什麼大不了。

沐念伸出食指,蘸了蘸一旁早已準備好的紅色印泥,毫不猶豫在剛才簽名的地方按了下去。

一式兩份,一人一份。

沐念把自己的那份折好,塞進了衣服口袋裡。

見顧言若有所思看着她,沐念對他笑了笑,一雙眼神清澈又明亮。

估摸着差不多到了午餐時間。

「顧總,您要是沒別的事的話,我現在可不可以去樓下餐廳吃飯?」

她餓了,整個上午連驚帶嚇的,此時她急切需要大吃一頓才能緩解心中的忐忑不安。

「去吧。」

「謝謝顧總。」

沐念朝他匆匆鞠了一躬後,迅速閃人。

此地不宜久留。

顧氏集團的餐廳哪像員工們吃飯的餐廳啊,簡直堪比五星級酒店。

純自助餐,中式西式混合,冷的熱的、蒸的煮的、生的熟的應有盡有。

沐念喜歡吃海鮮,她端着盤子直直奔向海鮮桌。

對對蝦,她的最愛,沐念本來想夾滿一盆,又怕別人看到了取笑她貪吃,便勉為其難夾了一小盤,然後拿了一塊慕斯蛋糕和一杯現榨的柳橙汁。

正是午餐時間,人多得都沒有空位可以坐,沐念踮起腳尖四處張望,發現不遠處的角落裡有張桌子是空的。

太好了,有地了。

她三步並做兩步走了過去。

沐念今天沒穿高跟鞋,而是換了雙半跟的淡白色淺口皮鞋,搭配一身天藍色連衣裙,在人群里不顯眼,但也不沉落。

她邊吃邊想,覺得自己剛才的決定是對的。

如果辭職不幹,不但回家要挨老媽的訓斥,而且還得被逼着去別的公司參加一次又一次面試。

她乏了,怕了。

反正工作換來換去,都是一樣的看人眼色,拿人錢財。

除非老媽施恩,同意她回醫院實現她的醫生夢,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沐念決定繼續留在顧氏。

雖然她不喜歡顧言這個人,甚至有些怕他。

「呦,新來的人怎麼這麼沒眼力見,我們公關部劉主管的桌子也敢坐。」隔壁桌一群打扮濃艷的美女群里突然有人冒出了一句話。

沐念埋頭只顧着吃,根本沒在意別人,她是真的餓了。

「她是今天第一天上班的總裁助理,位高着呢。」另一女子配合默契,一搭一唱。

總裁助理?那不就是她嗎?

沐念抬眼看了過去,兩個美艷動人的女人正四隻眼睛瞪着她。

公關部的桌子?劉主管的桌子?

嗨,反正劉主管還沒來,她先吃再說,來了她讓他不就好了。

「喂,你聾了嗎?跟你說話聽不見是不是?劉主管的桌子不可以隨便坐,趕緊一邊待着去。」最先嘲笑她的****人,紅唇一張,沖她直嚷嚷。

沐念往嘴裏塞了一隻大蝦,細細嚼,慢慢咽,然後不緊不慢回道,「急什麼,劉主管來了,我自會讓他。」

****人沒想到沐念竟然敢跟她喝反調,立馬火冒三丈。

「不行,趕緊給我滾開,這是公司的規定,你看哪個人敢坐這張桌子。」

規定,又是規定,煩不煩人。

見沐念兀自吃飯,完全沒有要走開的意思。

**浪美女乾脆站起身,扭着細腰來到她跟前,用力敲了敲桌面,語氣極其譏諷,「你是腦子不好還是心臟有洞,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嬌兒姐,別跟她一般見識,我看她八成是從哪個鄉村裡出來打工的,不懂人情世故很正常。」另一個黑色短髮、化妝精緻的美女走過來拉着李嬌兒,出聲勸阻。

「不懂人情世故?正好,我來教教她,免得她出去丟我們顧氏的臉面。」李嬌兒冷笑了一聲,抱着胳膊杵在沐念面前,鼻子哼哼的。

沐念聽進去了,意思是說她是荒蠻之地出來的村婦。

她從桌上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

然後站起身一臉平靜地看向找她茬的兩人,「我懂不懂人情世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這麼愛挑刺,應該是屬刺蝟的吧,小心把自己給扎了。」

話落,沐念頭也不回,甩着馬尾辮走出餐廳。

管她們是不是正在背後跳着腳罵她,她才懶得她們。

這世上就有這種人,沒事找事,有事找抽。

餐廳二樓的豪華包廂里,顧言倚着窗沿,垂眼看着樓下慢慢走遠的沐念,嘴裏叼着香煙,吞雲吐霧。

旁邊同樣靠着窗的一年輕男子見狀,笑了出來,「哥,這就是你找來的助理?行啊,有個性,有小脾氣的女人最可愛了。」

「......」

年輕男子湊上前,伸手搭着他的肩,打趣道,「長得不錯,乾乾淨淨的,有主沒?介紹我認識認識?」

顧言側頭看向他,眼神漸漸眯了起來。

「逗你呢,知道你不喜歡別人動你身邊的人。不過說真的,哥,這小姑娘看着挺有意思的啊。」

「你閑得發慌就去泰國,夠你浪的。」

看來顧言的毒舌不只針對沐念一個人,是人人見者有份。

「哈哈,我才不去呢,我走了,你不就更加無趣了嗎?我說哥,你這麼多年葷素不吃,修身養性,該不會是有啥隱疾吧?」年輕男子咧着嘴,晃着腦袋湊上前,好奇心頓起。

這世上敢跟顧言開玩笑的也只有葉茂一人。

倆家是世交,又是生意場上的聯盟。

顧言緩緩吐了一口煙,然後伸出手搭在葉茂的脖頸上,「這脖子長得不錯,可惜上面的腦袋質量不太好,應該換換。」

話一落,葉茂立刻閉嘴,感覺後腦勺涼涼的。

玩笑開大了,顧言照樣翻臉不認人,甭管是誰。

很多年前葉茂就犯過一次賤,當時顧言冷着臉,宣布兩人從此絕交。

葉茂是痛哭流涕地求了他一年,才終於讓顧言鬆了口。

沒辦法,他深知自己賤,他就愛跟着顧言混。

眼看顧言脾氣上來了,他趕緊一臉陪笑,雙手捧着顧言的手慢慢放在桌上,再敢逆他的龍鱗,恐怕小命不保。

手機響了,身後的保鏢將手機遞給他,「葉少,電話。」

葉茂眉頭一揚,接過手機聽了一會兒,然後把電話掛了。

「哥,找到了,早上動你的人現在我那效外別墅里,才挨了幾鞭子,全交待了,果然不出你所料,是你家老二顧風指使的。」葉茂拿起紅酒瓶給顧言又倒了一杯酒,笑着說,「這事你別出面,我來。」

「你給我老實待着。」顧言斜瞥了他一眼,伸手拿起酒杯,一仰脖全數喝盡。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