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連載中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原淵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羽海瞳 現代言情 雨宮司

雨宮司:如果說摯友的死亡是我童年中的陰影,那麼你的出現對我來說就是救贖我多少次對你說:「淺羽同學,其實你不用感到有負罪感,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但是始終被你一笑帶過你說我救贖了曾經的你,但是我不這麼覺得對我來說一直都是我被你單方面的拯救吧!你說我溫柔,但是溫柔的一直是呆在我旁邊的你吧!如果沒有你,我現在會怎麼樣?我想還是會一直陰沉下去,所以,多虧了有你淺羽同學,謝謝你淺羽海瞳:對於我來說,首先我要謝謝自己能在高中大膽的接近你,在你需要別人肩膀的時候,我能在你身旁,然後安慰不安的你,雨宮同學在國中就已經將我救贖,所以,你接下來的黑暗就由我來照亮吧雖然很想這樣對你說,但是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我,周圍的人都說我溫柔、善良、可愛,但是我自己卻想狡猾的用這些稱讚將你一人獨佔,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雨宮同學,我一直都喜歡你,希望你能牢牢牽住我的手,永遠不放開吧!這是我新年的第一個願望展開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章節試讀:

「雨宮同學這個笨蛋、笨蛋、大笨蛋。」

淺羽同學在廚房一邊做着料理一邊鼓着臉腮小聲點自言自語,「雨宮同學這個大笨蛋!」

「這樣就好了。」淺羽同學將煎蛋卷打包好,然後貼上便利貼掛在雨宮司公寓的門把手上,「明天見,雨宮同學。」淺羽同學紅着臉走進自己家。

「這是什麼?」雨宮司站在門前,手裡提着一袋從便利店買來的食物,看到掛在門把手上精緻包裝好的飯盒,上面還貼了張字條:

「雨宮同學,這是我多做的一份,希望你能喜歡。」

「晚飯?」

雨宮司皺着眉頭,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司看着淺羽同學的家門,下定決心敲了下去。

「是,稍等一下,馬上就來。」屋內傳出淺羽同學的聲音,之後門就被打開了。

「雨宮同學?怎麼了,難道是便當不合胃口嗎?」淺羽同學有點緊張的說。

「不、不是的,那個、我買了飲料,要一起吃飯嗎?」雨宮司側着頭撓了撓臉說。

「雨宮同學……」

「還是算了吧,和我這種人在一起吃飯果然會困擾的。」

「不、不是這樣的,能和雨、雨宮同學一起吃飯我也很開心。」淺羽同學敞開門,「雨宮同學,請進來吧。」

「那就,打擾了。」

誒!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到底怎麼回事啊,居然邀請淺羽同學一起吃飯。我到底都說了些什麼啊。此刻,我正和淺羽同學一起並排坐在餐桌上,完全意識不到剛剛自己的語言和行為是多麼無禮。

「淺羽同學,那、那個我果然還是回去吃吧。」雨宮司打破尷尬的氣氛說,「剛剛的我那個、稍微有點無禮了,十分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司剛起身就被淺羽同學用手拽住衣袖,淺羽同學臉上浮現的紅暈很明顯,「雨宮同學的話,就沒、沒關係哦。」淺羽同學小聲的說。

「可是,我們今天第一次見面就一起吃飯,更何況我是男生。」

「和雨宮同學……不是第一次見面。」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不、沒特別的意思,那個,再不吃的話,煎蛋卷就要涼了哦。」淺羽同學若無其事的吃了一口煎蛋卷。

司也不說什麼,坐下和淺羽同學一起品嘗煎蛋卷,「怎麼樣?」淺羽同學小聲的詢問雨宮同學。

「嗯,很可愛哦。」

「雨宮同學……我是在問你料理的味道合不合胃口。」淺羽同學緊盯着雨宮司的側臉說,「沒有問你關於我的感想哦!」

「嗯、嗯,很美味。」雨宮司慌張的說。

「那、我可愛嘛?」淺羽海瞳把筷子放在嘴邊詢問雨宮司。

「誒!那、那當然,你看班裡這麼多人圍着你,你肯定可愛啊。」雨宮司緊張的解釋。

「我、我是在問你,雨宮同學覺得我怎麼樣?」

「嗯……很可愛哦。」

唔~

我到底在幹什麼啊,好奇怪,我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我也是一個只會看外表的輕浮之人嘛,說到底,我也是個男人啊。

兩人都紅了臉坐着一動不動,全然不管眼前的煎蛋卷已經涼透。

「那、那個,雨宮同學,我先去洗澡。」淺羽同學突然站起來說。

「淺羽同學,你、你剛剛好像進行了危險的發言。」

「誒——」淺羽同學好像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紅透了臉。淺羽同學緩緩坐下,不好意思的捂着臉趴在桌子上。

雨宮司迅速吃完盤子里剩下的煎蛋卷,對趴着的淺羽同學說了一聲「多謝款待,明天見。」之後就逃離了現場。

浴室里。

淺羽同學清洗完身體,把散着的頭髮紮起來後將整個身體全部浸入浴缸,「笨蛋、笨蛋,我都在說些什麼啊。」淺羽同學抱着腿將半個頭都沒入水裡,「不過,雨宮同學他說我很可愛。嘿嘿,這樣就足夠了。」

我昨天有點活躍了吧,真不敢想。算了,只要今天安分一點,刻意躲避淺羽同學,她也就不再想和我交談了吧。雨宮司心裏想着,然後和昨天早晨一樣從冰箱里拿出飯糰當做早飯,吃完飯後穿上制服準備去學校。

「雨宮同學,早上好啊!」

雨宮司一出門看到淺羽同學剛從自家公寓出來,「不要這麼巧吧!」雨宮司在心裏抱怨着,面不改色的對淺羽同學說了一聲「早上好。」

「要不要一起去上學?」做出邀請的是淺羽同學。

「還是分開去比較好吧,對你來說。」

「我其實並沒有很在乎,但是會讓雨宮同學困擾的話……」

「那就分開去吧。」

「好、好吧。」淺羽同學失落的走了,雨宮司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

「早上好,雨宮同學。」雨宮司坐到座位上,白石同學回過頭打招呼。

「早上好,白石同學。」

「淺羽同學,你的發色真的好漂亮啊!」

「對對,你平時都是用的什麼牌子的洗髮露?」

「淺羽同學,我可以摸一下你的頭髮嗎?」

班裡的女生一大早就把淺羽同學圍的水泄不通,再看看淺羽同學,一臉從容的表情,看來已經習慣了這種場景。

等到快上課,雨宮司周圍才安靜下來,看來和有人氣的人做同桌就必定享受不到安靜的生活啊!「抱歉,雨宮同學。」淺羽同學擔心的看着雨宮司。

「什麼事,如果是關於昨天的事,我已經忘記了。」

「不、不是,雨宮同學喜歡比較安靜的地方才會選擇這個座位的吧!總之,我來了之後就不太安靜了,十分抱歉。」

「不,偶爾這樣一下倒是沒事。不過話說回來,你又為什麼會選擇這個位置,莫非也是因為安靜?」

「並不是哦!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吧。」淺羽同學說,主要還不是放心不下你一個人,這樣的話我怎麼可能說出口啊!雨宮同學這個笨蛋!!!

「怎麼了,淺羽同學?」

「你在說什麼事?」

「嗯……你的臉很紅這件事?」

「誒~雨宮同學請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我會害羞噠。」

「這樣啊,我以後會注意的。」

「雨宮同學,你果然非常溫柔呢。」

「嗯?我,溫柔嗎?」

「嗯,非常~~非常~溫柔哦。」

「並沒有,說實話我自己感覺不到,但是跟你比起來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雨宮同學,別看我這樣,其實我也是個很自私的人哦。」

「這樣嘛,我不清楚淺羽同學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所以還是不輕易評價了吧。」

「雨宮同學,下一節體育課要不要一起去?」下午第一節課過後白石同學來到我桌前邀請我。

「我的運動神經不是很好,所以這節課就不去了。」雨宮司直接拒絕了邀請,拿起書包準備回家。

「誒——我的摯友,你這就要走了嗎?歸宅部都還沒動靜呢。」

「摯友……嘛。」

「對啊,我們可是朋友吧,開學第一天就確定了吧。」

「嗯、嗯,對,那摯友,我稍微…有點事,已經給老師說好了,體育老師那邊能拜託你嘛。」

「了解,就交給我吧!」白石同學拍了一下我的後背,然後朝我豎起大拇指。

從國中開始,我的性格變得不如小學時那麼開朗,國中的大家也和我保持着距離,三年以來,除了他們主動問我,我不會主動與任何人交流。但是,現在即便我的臉上沒有笑容,白石同學也把我當成朋友來看,即便我不主動找話題,白石同學也沒有和我保持距離。這就是朋友嗎?不、並不是吧!能和認識兩天的人這樣熟絡,這是大家來到新學校、新班級,對待新同學時的新鮮感吧。

過不了多久,等白石同學交到新朋友的時候,就會撤下他那面向我所戴着虛偽的面具。不止是白石同學,班裡的大家都是這樣,現在能和大家這樣若無其事的交流,只是……我們之間隔了層——新鮮感。

頭好痛,已經不想思考任何事了。身體,好沉重,就連手中的書包在此刻我都感覺務必沉重,像是在拖着我的累贅。

滴—嗒——

下雨了,偏偏是這個時候,就連天氣也在和我作對嗎?啊,我感覺已經不行了,隨後我的身體不自覺向前仰去,重重摔在地上,不過,感覺不到痛覺,身旁,一個人也沒有。

就在我意識將要消失之際,隱約看見遠遠的一個人向我跑來,白色的頭髮。在那之後我的意識就徹底消失了。

我想起來了。

這件事發生在我十一歲,那時我還在上五年級,性格開朗,可以說是過於活潑,我和班裡的每個人關係都很好,特別是坐在我鄰座的那個人——星野銀(男生)。

銀和我的關係非常要好,我們兩個每天黏在一起。一起在夏天看雷雨將至時螞蟻們搬家,一起在秋天紅楓飄落的公園找好看的樹葉,一起在冬天寒冷的時候住在我家裡報團取暖。

我所缺少的東西銀身上全部都有,銀所缺少的東西我也全部都有。我們就是這樣,看着對方開心,自己的嘴角也控住不住上揚。我們想像着美好的未來,一起念國中,一起讀高中,一起上大學,一起工作,那時的我們什麼都不懂,卻又像什麼都懂一樣,和彼此一起規劃未來;對於幼小年紀的我們來說,喜歡就能一直在一起,慢慢看着對方長大。

直到那時——

銀被車撞倒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世界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這麼美好。

寒風凜冽的冬天,剛剛下過一場雪。十一歲的我抱着十歲躺在血泊中的銀,鮮紅色的血從銀的頭部流出,我用笨拙的用手試圖捂住。不知為何,我那時候有好多話想說,但是卻說不出口,銀大口的喘着氣,白色的氣體不斷從銀的嘴裏呼出,銀像是努力掙扎般,慢慢的從嘴裏發出極小的聲音。但那時,我聽的很清楚。

「好痛啊,小司。」

我用小小的手緊緊攥住銀的小手,不爭氣的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銀被鮮血染紅的白色外套上。

「別哭啊,小司。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不是總笑着嘛。小司的笑容很好看……所以一直笑着就好了。」

「啊—嗚,小銀,你別在說了,我去找人,我會救你。」

我抬頭看着路邊,一個人也沒有,撞倒銀的那個傢伙早就跑了。

「有人嗎,有人嗎,有人嗎,誰來救救小銀。」

當時的我只會無力的呼喊着,但是即便這樣也沒有人過來。

「小司,已經夠了。我還有好多話、好多話想和小司說呢。」

「不要,小銀,你不要再說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說了。」

「小司,我好難受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小銀,別再說了,你不會死的,我會救你,你馬上就能好的,等你好了我們在一起玩。」

「小司——我,已經不行了,對不起。」

銀慢慢閉上了眼,我緊緊抱着他走在雪白和鮮紅交織的路上,嗚~嗚嗚~我咬着牙抱着他一步步走着。

直到遇到行人,幫助撥打了救援電話,把銀送到醫院,但是銀的呼吸早已經消失了。

「死亡」對於十一歲的孩子來說有點殘酷,但是十一歲的我也早已明白「死亡」是什麼意思。

銀,離我而去了。我的精神也因此受損,我不明白,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不明白,我的心臟為什麼像被繩子緊緊困住一樣那麼難受。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每天都會夢見倒在血泊中的銀。

就這樣,本該和銀一起上六年級的我,因為銀的死亡。整整一年沒去上學,我把自己關在家裡整整一年,昔日臉上的笑容早已因為我的痛苦從我臉上消失。

銀離去的第二年,我繼續去上學。然後順利升入國中,陰沉的度過三年。

自從銀離去,我明白了,死亡很痛苦,不論是自己死亡,還是親友死亡,都十分痛苦,但是,活着就是一個等待死亡到來的過程。

為了不在因為同伴離去,我開始遠離除親人以外的所有人,這樣我就不會有同伴,這樣我就避免了失去同伴的痛苦。

人類真是一種可憐可悲的脆弱生物啊。

《你給於的戀情亦或是救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