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嬌妻:鹹魚的理想生活
農門嬌妻:鹹魚的理想生活 連載中

農門嬌妻:鹹魚的理想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若非燈火闌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安若 古代言情 蕭瑾

雲安若是玉沿山下遠近聞名的瘟神父兄離世,阿娘又病重,她以為蕭瑾娶她是見色起意,沒成想卻是另有所圖…展開

《農門嬌妻:鹹魚的理想生活》章節試讀:

陰雨綿綿了幾日的天空終於放晴,太陽的光亮順着山頂緩慢傾瀉而下,爬滿院牆的迎春花含露盛開。

雲安若被生物鐘準時喚醒,她推開窗戶對着晨曦伸了個懶腰,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早飯吃的是疙瘩湯,只放了少許豬油,再搭配着鮮嫩的筍絲,清爽又養胃,楊氏罕見的多吃了小半碗。

雲安若剛將院子打掃乾淨,陳大夫便帶着葯童登了門。

「陳大夫早啊!」

雲安若對陳大夫見禮後將二人引進了院子。

小院乾淨整潔,院中各類花草果樹被打理得井井有條,雖不似亭台流水般清雅精緻,卻別有一番閑適安逸的煙火之氣。

「你這院中果樹倒是多。」

雲安若輕笑,「也是我嘴饞,就愛吃果子,見到果樹就想往這院里搬。」

白朮背着藥箱走在後面,「我跟着師父他老人家走了許多地方,還沒見哪家的果子有雲姑娘你院子里結的好呢。」

「種果樹也是有講究的。」雲安若將趴在路中間的二筒往一邊趕了趕,「我也是這兩年才摸索出來的,要想果大果甜,施肥和蔬果缺一不可。」

「蔬果?」陳大夫還是頭一回聽到這種說法。

雲安若想了想,「好比一個母親只有一碗粥,但是等着喝粥的孩子有五個,一碗粥自然不夠分,結果就是每個孩子都吃不飽營養不良,但母親若只有一個孩子,那這碗粥自然能讓其茁壯成長。」

「擇優而待?」

雲安若點頭,「是這麼個意思。」

一行人走到老梨樹下,陳大夫看着隱隱冒出翠綠的樹梢,不由得就想起了去年吃過的讓他記憶深刻的梨,果大清甜又細膩,他還從未吃過如此合口味的梨呢。

「雲丫頭,去年吃了你這院子里的梨,今年的櫻桃可否也讓老頭子我嘗嘗鮮?」

「那是自然!」

雲安若抬手往院中指了指,淺笑道,「那裡還有枇杷和桃子,到時候可都要請您老人家嘗嘗呢!」

陳大夫順着手指的方向望過去,只見翠綠的枇杷樹上掛滿了青綠色的果實,個大飽滿,品相俱佳,當即便捋着鬍子笑開了懷,「如此甚好,看來我老頭子又有口福嘍!」

經過一夜後楊氏臉上的血色恢復了不少,她又穿上了昨日那件月白色的薄棉衣,雲安若看了幾眼,默默地扶着她往堂屋去。

堂屋內,陳大夫一看楊氏的臉色便暗到不好,急忙向小徒弟使了個眼色。

「雲姑娘,上回你做的那什麼…哦,叫滷味的吃食很不錯,師傅他老人家吃過後便一直戀戀不忘,雲姑娘你可否將方法教與我,我閑來無事時也好孝敬孝敬師傅他老人家!」

作為鎮上最好的醫館,回春堂甚少有清閑的時候,陳老大夫醫德雙馨,活到這個年歲了什麼山珍海味沒嘗過,會稀奇幾口肉食就奇怪了。

雲安若莫名其妙地看了白朮一眼,「你想支開我?」

「呃…啊?」

白朮手足無措,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我…我不是…」

「逗你玩呢!」雲安若故作調皮地笑了笑,對白朮勾了勾手道,「跟我來吧!」

白朮在心底鬆了口氣,抹了把額頭上不存在的汗珠後跟着雲安若的腳步離開了堂屋。

身後,目睹了這一切的楊氏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了。

一旁的陳大夫嘆聲道,「她那麼聰明,或許已經猜到了!」

楊氏心中慌亂,枯瘦的手指死死抓住桌沿,雙眸淚光閃爍。

陳大夫將診脈的手從楊氏手腕上移開,面色凝重道,「癥狀比預期的糟糕很多,夫人切記放寬心,勿憂思過重,否則…」

剩下的話不必他說,楊氏自然也懂!

楊氏收回手腕,一臉木然地望着堂屋外的艷陽天,「多活一天少活一天也無甚不同,這世上,若不是還有若若這個牽掛在,我活不活都沒有關係的。」

陳大夫嘆息,多說無益,心病還得心藥醫,面對這種意志消沉又心如死水的病患,一切都是枉然,他只是有些心疼那個懂事的雲丫頭罷了!

「這是玉消丸,能止血止痛!」

看在同雲丫頭多年的交情上,他希望楊氏生前能過得輕鬆些。

回春堂的東西價值不菲,楊氏張口便要拒絕。

陳老大夫搶先一步道,「收着吧,你輕鬆些,雲丫頭的心頭也會好過些!」

楊氏猶豫了一會兒,到底還是伸手接過了藥丸。

雲安若帶着白朮到廚房,事無巨細地指着各類香料講解配比,白朮聽着她的話拿筆在紙張上不停地寫寫畫畫,倒真像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

雲安若在心底自嘲,丟下一句「我要如廁」後便離開了廚房,任由白朮在灶台前凌亂。

她去了後院,那裡有一扇小窗,站在那裡能輕而易舉地聽到堂屋裡的說話聲。

屋內的對話一字不落的入耳,雲安若只聽了一半便聽不下去了。

萬物復蘇,太陽溫暖地照在頭頂上方,春風拂面,一切都那麼生機勃勃。

可她為何會覺得冷?

比寒冬臘月滴水成冰的夜晚還要寒涼…

雲安若素來有入睡前將一天所發生的事回憶一遍的習慣,昨日也是因着李家嬸子的事情分了心神,以至於讓她忽略了楊氏身上那顯而易見的異樣。

在發覺楊氏身體異常後她急忙從被窩裡爬起來,黑夜寂靜,她還未走近房門便聽見了楊氏死死壓抑的痛息聲。

血腥味順着門窗縫隙飄散,她呆立在門前,手腳瞬間冰涼。

阿娘不想讓她知道,那她就裝作不知道好了…

哪怕今早她進房間時滿屋都是濃烈檀香也掩蓋不了的血腥之氣。

雲安若若無其事地回了廚房,像個沒事人般笑盈盈地教白朮做滷肉,事無巨細。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農門嬌妻:鹹魚的理想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