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帝!皇子他又被虐哭了
女帝!皇子他又被虐哭了 連載中

女帝!皇子他又被虐哭了

來源:google 作者:彤城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彤城凜 彤城嫻

【fqxs】只剩綠梅一人還陪在彤城嫻的身邊「少主,要不我給家馬牽來?」「笑話!」彤城嫻對綠梅這話嗤之以鼻俊俏的女子翻身上馬,揚手揮鞭,胯下馬兒一聲長嘶……四蹄撒開,如離弦的弓箭一般,瞬間就彈射出去,...展開

《女帝!皇子他又被虐哭了》章節試讀:


只剩綠梅一人還陪在彤城嫻的身邊。

「少主,要不我給家馬牽來?」

「笑話!」

彤城嫻對綠梅這話嗤之以鼻。

俊俏的女子翻身上馬,揚手揮鞭,胯下馬兒一聲長嘶……四蹄撒開,如離弦的弓箭一般,瞬間就彈射出去,向城外飛馳,墨綠色的勁裝揚起一股晨風。

綠梅趕緊上馬,緊跟其後,生怕這烈馬給自家主子甩了下來。

馬背上的彤城嫻,心裏還是有些打鼓,手中的韁繩不敢鬆懈,緊緊握住,幸好天色尚早,街道上沒有什麼百姓,一但烈馬給她甩下,不至於傷及無辜。

「少主,您慢點。」

綠梅看着越騎越快的少主,心中有些不安,高聲喊來,提醒注意安全。

彤城嫻也覺察到了一些不對勁,這匹烈馬怎麼越跑越快,它跟普通馬兒不同,不高興是亂踢亂蹦給人甩下,這匹馬兒是越跑越快,馬背上的人握不住韁繩,自然而然就會掉下來!

真是一匹聰明的馬兒!

「將軍,可是要救下少主?」

「……再等等。」

彤城凜早就帶着青竹還有幾名弓箭手,站在彤城嫻騎馬的必經之路的房檐上,只等着一旦出危險,直接射殺烈馬。

女兒只有一個,再好的馬都可以再尋!

彤城嫻也不是嚇大的,把韁繩繞到自己的腰上綁緊,幸好腰身比較纖細,雙腿夾緊馬腹,雙手懷抱在烈馬的脖頸之處,空閑之餘右手伸進筒靴,拿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只等烈馬真的性情大發,她一刀下去,保全自己。

「你如若想死,你還可以這麼快,不想死,就老實的給我送到軍營!」

彤城嫻趴在馬背上,左手摸着烈馬的脖頸,右手持刀,特意在駿馬的眼睛處晃了晃閃亮的刀子,喃喃自語的對胯下的烈馬勸着。

也不知是那烈馬聽懂了,還是真的被彤城嫻馴服了,速度居然慢慢緩和了下來。

「回軍營。」

彤城凜看見烈馬已經溫馴了,沒有再逗留,帶着幾人在房頂飛走,不曾留有一絲痕迹。

「少主,您沒事吧?」

綠梅遲遲才追上,眼中擔心的神色還沒有退下。

「沒事,不就一匹馬嗎?小意思!」

彤城嫻邊說邊調侃着馬兒。

烈馬好像聽懂了一樣,撂了一下後蹄子,示意自己的不服。

「再亂撂蹄子,信不信我給你剁下來燉着吃肉!」

彤城嫻又拿起鋒利的匕首,朝駿馬晃了晃,看着泛寒光的刀,馬兒終於不再亂動了,溫馴的馱着彤城嫻往軍營駛去,它可不想自己的四個大蹄子被人啃了!

「駕!」

彤城嫻嫌速度太慢,收起匕首,揮起馬鞭,提了提速度。

沒過多久,就到了城外,看見駐紮的軍營。

彤城嫻夾緊馬腹,扯住韁繩,嘬嘴輕呵一聲,胯下的烈馬,便頓下快步,緩緩跺至營前。

老遠就看見站在營門口等着自己的凜將軍。

「不錯,有本將軍年輕時的風範!」

彤城凜嘴角含笑,毫不吝嗇的開口誇獎了起來,她沒想到小小年紀膽子就這麼大,還有能力馴服這匹烈馬,軍中幾員大將可都被它甩下來過。

「將軍,那之前的話,可是算數?」

彤城嫻翻身下馬,利落乾脆,卻時時刻刻惦記着,將軍府門前的話,生怕她*後悔。

「當然,馬歸你。」

彤城凜說完轉身就往營中走去,彤城嫻快步跟上。

「參見將軍,參見少主。」

剛邁進營中,就看見幾員大將往練兵場走去,因南夏朝有將軍世襲制度,彤城凜退位就該是她的嫡親子女,所以只要彤城嫻有這個心,早晚都會是大將軍。

「將軍,我可以跟着幾位副將去練兵場看看嗎?」

彤城嫻一聽他們要去練兵場,這顆心刺撓不行,恨不得立刻就跟他們走。

彤城凜點點頭,默認了。

她今天讓蠻蠻跟來,就想讓她知道操練的辛苦,知難而退,包括今天那匹烈馬,本想着她制服不了,她再出手,給她攆回家,斷了當將軍的心思,結果,讓她眼前一亮,也不確定該不該阻攔她了。

「謝謝將軍。」

彤城嫻跟着眾將來到練兵場,因南夏朝男女身份平等,女將軍的位份可比他們高多了,更何況還是女將軍的嫡女,身份更為尊貴,眾人更是不敢怠慢。

到了練兵場,就看見許多排整齊劃分的兵器架子,十八般兵器,九長九短,一樣不落,看着就讓人忍不住想要耍上一耍。

「要不少主您試試?」

一位大將看懂了彤城嫻眼中的**,開口勸道。

而另一位小將似乎對這個少主很是不服,語氣不屑的開了口。

「少主身子這麼嬌弱,能耍弄動嗎?還是選個輕快點的吧。」

彤城嫻目光清冷的瞥了他一眼,皮膚深褐色,一看就是常年訓練,飽受太陽的炙烤,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相貌平庸,雙手寬大有力,手指也似還有肌肉,跟上一世的場景一樣,連挑釁的人都沒有更改。

「你平時喜歡什麼兵器?」

彤城嫻冷聲反問道,心裏跟着默念『紅纓槍』。

「紅纓槍。」

小將眼神沒有絲毫閃躲,直直盯着彤城嫻的眼睛。

「可否敢跟我比試一下?」

彤城嫻含笑反問,一旁的綠梅卻覺得少主這笑充滿了殺意。

「有何不敢?只是不想讓別人說我以男欺女。」

小將口無遮攔,一旁的幾個大將雖嘴上說服從,心裏還是有些不順從,畢竟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子,以後怎麼能帶他們領兵打仗呢。

對於小將的以下犯上,大將們一個個都沒有開口,彷彿就等着看笑話。

彤城嫻看着眼前的一切,歷歷在目,上一世也是這樣,幾個不服的大將帶她看練兵場,一個小將也來挑釁與她,結果嘛……呵呵……

「今天我彤城嫻跟你打個賭吧。」

「賭什麼?」

小將似乎挑起了興趣。

「我就拿最輕的紅纓槍跟你比試,要是你輸了以後對我馬首是瞻,當然凜將軍排第一,要是我輸了,再不踏進凜將軍的軍營,怎麼樣?」

彤城嫻邊說邊走到兵器架上,拿起一個黑色穗子的紅纓槍,顛了顛沉重,還可以接受得了。

「少主,您可知一旦輸了,可就無法反悔了。」

小將一臉吃驚,沒有想到這個彤城嫻會輕飄飄說出這麼狠的賭注,小小年紀處事不驚,讓他有些佩服。


《女帝!皇子他又被虐哭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