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 連載中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

來源:google 作者:言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無塵 現代言情 言諾

【changdu】夜空中星光閃爍,皎潔的月光透過雲層浸透出來,月色柔和而透明,輕盈而飄逸「扣扣」正準備寬衣解帶的無塵停住手中的動作,走過去打開門看着門外的人,臉上揚起柔和的笑:「言小姐」「我看着你屋裡...展開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章節試讀:


「謝謝恩人救了我們!」那些被救的人,一個個都跪在地上磕頭感謝言諾的救命之恩。

言諾上前扶起幾人說道:「既然都已平安,那便回家與親人團聚吧!」

跪在地上的人聽聞卻都低下頭黯然神傷。

一個十六七八的男子抬頭看向言諾說道:「恩人不知,我們都是些無家可歸的可憐人。」

「何出此言?」言諾問道。

那男子一臉悲色的說道:「恩人可能不知,我們都是些從其它地方逃難而來,親人們都在逃難的路上死了。」

言諾看向所有人問道:「你們的親人都死了?」

「是…」有的人說著甚至開始哭泣抹眼淚。

言諾心中一驚,沒想到他們的生活如此艱難。

良久過後,言諾臉上揚起笑容看向他們說道:「如果你們願意相信我,跟着我,我向你們保證,我帶你們遠離果不食腹的日子,我可以讓你們不用餓肚子,冬天不用受凍,你們可願意相信我?」

畢竟她技多不壓身,只要肯努力肯動腦,帶着他們在古代不說拼一份大事業溫飽還是好解決的!

良久都沒有人說話,就一直那樣跪着。

言諾笑了笑說道:「你們不願意跟着我的也沒關係,你們可以自己選擇,是走是留我都不會另加干涉!」

人群中一個男子站起了身說道:「公子,我相信你,我願意跟着你!」

言諾看着那男子笑了說了聲:「好!」

「你叫什麼名字?」言諾問他。

「公子,奴名喚聽楓。」那男子回道。

「聽楓,我記住了。」言諾說道。

接着所有的人都一個接一個的站了起來道。

「公子我願意相信你!」

「公子,我也願意相信你!」

「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相信公子!」

此類的聲音絡繹不絕。

三個月後,麗城新開了一家酒樓名叫天外飛仙!

此酒樓一開張便爆滿,爆滿的原因有三,其一:酒樓內桌椅新奇,服務新奇,酒樓內的桌子是圓形旋轉,麗城人從來沒見過此類桌子;

其二:大廳類有從沒見過的精彩表演,如大變活人,隔空取物,等等……進過天外飛仙的人都說天外飛仙如名所取,有神仙,有法力!

其三:菜品千奇百怪,人間美味,讓人吃了流連忘返,久久回味無窮!

有的人甚至是聽了天外飛仙的傳聞從遠城慕名而來!

天外飛仙酒樓的名號在麗城,乃至整個藍魔大陸一炮而紅!

兩年後帝都

女子一襲白衣,姿容如玉,神韻脫俗,若墨染般的長髮用一根梅花白玉簪簡單挽起,半披半束,膚若凝脂,全身雪白,縹緲若仙,淡雅脫俗,似是誤落凡塵沾染了絲絲塵緣的九天神女,清麗絕俗。

「這個髮飾真好看。」

言諾走到一個擺滿髮飾的攤車前拿起一個髮飾,一顰一笑,皆能撩人心弦。

「這位公子你真有眼光,這可是上好的琥珀淚打造的,戴在你頭上真是絕配啊!」小販一個勁的誇讚道。

「不用了,我只是看看。」

言諾尷尬的笑了笑,這麼久以來什麼都改變了,就是沒能改變她在別人眼中是男扮女裝的事實。

她放下琥珀淚看向別處,「是糖葫蘆!」跑過去沖小販說道:「給我一串糖葫蘆。」把銀子放在小販手中。

「好嘞!」

「謝謝老闆。」言諾接過糖葫蘆,放進嘴裏,一股甜味裝滿整個口腔。

「還是古代的好吃,不加任何防腐劑,怎麼吃都吃不膩!」

言諾又咬了一個糖葫蘆放進嘴裏。

「嗯,好吃!」言諾口齒不清說道。

雲萊樓

一個女人用她那肥胖的身體壓住一個青衣男子,男子的衣服已經被女人褪去在腰間,香腸嘴不停的親着青衣男子。

言諾將糖葫蘆放在嘴邊卻遲遲沒有咬下,側臉靜靜的看着這一幕。

「求求你,放了我……」眼淚不停的在眼眶裡打轉,卻固執的沒有流下來。

「放了你?等本王玩膩了你,就放了你!」女人滿是肥肉的臉上笑得打皺。

「求求你,放了我吧……」青衣男子不停的求那個女人放了他。

「啪!——」

「給本王閉嘴!你不過是個青樓小倌,本王能看上你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男子白皙的臉上出現了五個手指印,嘴角也被打出了血絲,眼中的淚終究還是沒忍住順着眼角划了下去。

他早該知道的,從他被賣進怡情院的那一天起,他就應該知道的,他遲早會迎來這一天的。

不管他之前多麼努力拚命的彈琴,只為湊足那對於他來說天價的賣身契,從鴇爹接過這個讓他噁心之人的銀票的那一刻起,他就註定不會再是清白之身。

心如死灰,眼中划過一抹決絕,他死也要是清白之身,他決不能讓這人污了他的清白!

言諾在心中暗叫不好,扔掉手中的糖葫蘆,走進去將女人一把拉開,拉起男子幫他把衣服穿好。

「你是什麼東西,敢管本王的事?」

女人從地上站起來,言諾拉她的時候身心不穩坐在了地上。

「我當然不是東西,你是個東西!」言諾背對着那個女人,彷彿是在對着空氣說話一般。

「哼!你知道就好!」女人看着言諾的背影,習慣性的用手去摸嘴角上方的那顆大黑痣。

「王爺她這是在羞辱你,她在罵你是個東西!」胖女人的狗腿子湊到女人耳邊說道。

「你——!!」

女人一聽臉被氣得一陣紅一陣綠,羞憤的說道:「來人將她關入死牢!」

「是!」下人將言諾和青衣男子團團圍住。

「憑你們也想把我關入死牢?」言諾轉過身,眼底寒意漸起。

所有人都被她的容貌所迷惑。

「美男~」女人在看到言諾容貌的時候,狠狠被驚艷到,垂涎欲滴。

言諾被那個女人的表情噁心到反胃,眉頭緊緊皺着:「齷齪!」

「美人只要你跟了本王,本王讓你吃香的喝辣的!」女人挺着她那肥身大肚,自信的把手放在腰後。

「是嗎?……」言諾故意將語氣放輕拖長問道。

「當然是了,只要你把本王伺候好了,本王讓你做本王的夫郎!」女人臉上的肉笑得堆成了一團。

「你說的這番話真是讓我聽着噁心!」

「我這人最是潔身自好,你一個千人枕萬人睡的肥婆,竟然能說出這番話妄想我能夠看上你,也真是難能可貴勇氣可嘉!」

言諾特意將肥婆二字咬得很重。

「你!你竟敢如此戲耍本王!」女人又是氣得臉紅一陣綠一陣的。

「耍你又怎樣?」言諾看向她語氣輕蔑。

「來人!將他們抓回府!本王要好好調~教~他們!」胖女人說著還摩擦摩擦手掌。

言諾擋在男子的身前,無塵看向她,她的身上綻放的是自信與耀眼的光芒!

「給我上!」

胖女人一聲令下言諾她們被圍得水泄不通!

露出猥瑣的表情憐香惜玉的道:「下手輕些不要傷着本王的美人了。」

「那也得看你的狗有沒有那個本事!」

在場所有人一涌而上,言諾一番行雲流水的踢打後,所有人都被打得趴在地抱腹打滾!

從開始到結束不到兩分鐘!

胖女人又再次被踢倒在地!

「你你你……」說話又開始打結巴。

言諾腳踩在她的身上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你這樣的人留在世上也是禍害。」

胖女人心中害怕極了,想要站起身腿卻早已被嚇軟,坐在地上眼神驚恐,她從未像如此這般恐懼過!

「本王…本王告訴你,本王是當今陛下的親妹妹,你若敢傷本王一根汗毛,陛下是絕不會放過你的!」

「陛下有你這樣的妹妹想來也是恥辱的,她也應該恨不得有人替她除了你。」

「你!」

見搬出陛下也無濟於事,胖女人又重新改變了策略。

「我府上的稀世珍品數之不盡!」

「只要你放過我都隨你挑選,哪怕……哪怕你想要全部,本王都給你!」

稀世珍品算什麼,只要保住命,她以後有的是機會收拾她眼前這個賤人!

言諾蹲下身看向她。

「我不會殺了你,我會讓你痛不欲生。」伸手捏住胖女人的臉,胖女人嘴巴張開,一顆藥丸被塞進嘴裏被吞了下去!

「你!」

「你給本王吃了什麼!」

她用手想要催吐出藥丸,言諾卻笑道:「別白費心思了,這顆藥丸下腹便會化為水,浸入你身體的每個地方。」

「你!」

「你不是好男色嗎?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言諾牽起男子的手,男子抬頭看向她微微發紅的眼角還掛着淚。

「我們走吧。」

「……」男子知道他不應該和她走的,但他不知道為什麼,在她手拉住他手的那一刻,心裏某處被莫名觸動了一下,不自覺的想要與她再接近些。

「咕——」

一道聲音傳進兩人的耳朵里,男子用手捂住肚子,面頰滾燙,捏緊衣角,滿臉通紅。

言諾笑了,也不戳破他,只道:「哎呀,剛才的那一番打鬥着實費了我好大的力,都讓我餓得緊了。」

「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牽起男子的手向前走去。


《女尊:妻主她想一妻一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