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破產後我和死對頭協議結婚了
破產後我和死對頭協議結婚了 連載中

破產後我和死對頭協議結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迷途異鄉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覃商 陸野

陸野是個富二代,不學無術,只會吃喝玩樂,突然有一天老爸告訴他家裡要破產了,唯一的脫困方法是陸野和覃商結婚!覃商是誰?一個每次見面都要挑陸野毛病的偽君子!陸野不想結婚,他不喜歡男人,尤其不喜歡覃商可是婚禮依然照常舉行了……展開

《破產後我和死對頭協議結婚了》章節試讀:

陸野在去找覃商之前做了無數次心理建設,每次心理建設都以失敗告終,陸野在心裏不斷咒罵覃商。

陸野把能想到的髒話全罵出來了,不解恨,在房間里轉來轉去,卻怎麼也無法發泄出心中的怒火。

半夜,陸野拿上車鑰匙,一路開車到城外高速上,時速飆到二百,天亮才回城。

陸野徑直去了覃商公司樓下,等覃商來上班時堵他。

覃商和陸承在上學時都屬於學霸類型,上學早,不斷跳級,二十齣頭都研究生畢業,陸承還是雙碩士學歷。

畢業後,覃商進入家族企業,陸承在海外開始創業,經常形影不離的一對好友自此分開。

和他們相比,陸野能按部就班地把書讀下去,沒被學校勸退就不錯了。如今陸野是個大三的學生,他很少去學校,只有要考試時才回去露個臉。

陸野叛逆,貪玩,不學無術,但是他覺得自己沒有錯。

人怎樣活都是活,他為什麼就不能一輩子不學無術呢。

家裡有陸承不就夠了,實在不行以後陸晏然也可以獨當一面。小妹還小,現在只有十歲,但她會長大。而且她現在就十分聰明,比陸野小時候強多了。

早上八點,覃商準時出現在公司門口。

陸野一宿沒睡,眼裡有幾分倦意。他靠在車門上,衣領解開了兩顆扣子,露出一小片胸口,頭髮被吹得有幾分凌亂。

陸野悠閑地伸直長腿,眼睛望着向他走來的西裝革履的男人,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覃商走到陸野面前,站定。

「站直,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別人都在看你。」

陸野挑了挑眉毛,嘴角泄出一絲冷笑。

「我一直都是這樣,怎麼,看不順眼?」

「我會讓你改掉這些臭毛病。」

覃商伸出手,把陸野的扣子繫上一顆,被陸野推開手。

「別當我是小孩子,憑什麼你讓我改我就改?」

「憑——」覃商上前一步,在陸野耳邊說,「我很快會變成你老公,管教你是我的責任,我很樂意承擔這份責任。」

「你!」陸野氣得瞪大眼睛,握緊拳頭,差點打出去。

但陸野只要還保持理智就不會揮拳打覃商,因為他清楚自己打不過覃商。

覃商自小學習空手道,長大後又學過幾年自由搏擊,陸野才會不跟他硬碰硬。

讓自己吃虧的事,陸野從來不做。

「你今天是來向我求婚的嗎?」

「你要這麼認為也可以,所以你要嫁給我嗎?」

陸野臉上的笑容變得輕佻,上下掃視着覃商。

陸野的目光令人感到冒犯,但覃商不在意,他甚至分外享受陸野用這種目光看他。

說起來,除非特別憤怒的時刻,陸野已經很久沒用這種專註的目光看過他了。

「我嫁給你?」覃商露出玩味的笑容,不緊不慢地回視陸野,「你說反了吧,是你嫁給我才對。」

「那應該你來求婚。」

「不,你要向我求婚,因為你非嫁給我不可,錯過了我,你會痛哭流涕、悔不當初。」

陸野被覃商的話氣昏了頭,拳頭揮了出去。

覃商捏住陸野的手腕,陸野的拳頭便一動不能動了。

「求婚至少要有玫瑰花吧,你回去準備玫瑰花和戒指,我盡量不為難你。只要你表現出足夠的誠意,我就答應你。別忘了,你的時間不多了。」

覃商說得沒錯,陸向臨已經快要等不了了。

覃商鬆開陸野的手腕,轉身走向公司大門前的台階。

陸野氣呼呼地望着覃商的背影,握緊拳頭,最終放下手臂,轉身回了車裡。

他一宿沒睡,現在毫無睡意,腦袋裡被氣得嗡嗡響,耳朵旁邊像是有個人在尖叫。

陸野開到花店,買了一大束玫瑰花,跑進覃商的辦公室,把花往覃商的桌子上一丟。

「我向你求婚,我們結婚吧。」

陸野說話時眼睛不看覃商,看向旁邊正面牆的落地窗,看着窗外的雲彩。

「沒誠意。」

「你說什麼?」陸野發火了。

「玫瑰花我收下了,求婚我拒絕。你缺乏誠意。」

覃商下午下班時,看到門口擺滿了花籃,不是一捧捧包裝精美的鮮花,是慶祝商家開業的花籃。

花籃上掛着條幅,每一張條幅上都寫着「請覃商嫁給我」幾個大字。

跟在覃商身後的秘書尷尬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恨不得自己長了一雙沒見過這些花籃和條幅的眼睛。

秘書怕挨罵,趕緊對身後的保安說:「你們怎麼工作的,這麼多垃圾放在門口看不見啊,趕緊把這些東西丟掉。」

「不用丟,挺好看的。都搬到我辦公室里去。」

秘書目瞪口呆了一瞬,趕緊指揮保安搬花籃。

覃商坐上車的后座上,給陸野發了條消息:「花籃我收下了,求婚我拒絕。」

幾分鐘後,陸野回消息問:「憑什麼?」

「太土,而且感覺智商不太高。」

陸野看清信息後,氣得將手機丟了出去。

十天後,陸野再次出現在覃商面前。

陸野本來不想來,可是現在已經面臨最後期限,陸向臨急得心臟病發作了一次,母親明斐玉心疼加難過得直掉眼淚,卻不忍心苛責陸野一句。

陸野妥協了,決定抓緊最後的機會。

陸野把頭髮染回黑色,精心打扮了一番,走進覃商的公司時,在別人眼裡像是耀眼的明星。

「覃總在辦公室里嗎?請帶我上去找他。」陸野說完,對前台眨了眨眼。

幾分鐘後,陸野如願出現在覃商面前。

陸野手裡捧了一大束玫瑰花。

覃商正在會議室里開會,陸野徑直走到覃商面前,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單腿跪地,將一個戒指盒從口袋裡拿出來,打開,舉在覃商面前。

陸野自上而下仰望覃商,漂亮的眼睛深情款款。

「覃商,和我結婚吧,我喜歡你很久了。」

眾人臉上肌肉一陣抽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是悄悄退出去,給老闆留點面子呢,還是把這個年輕人趕出去。

有人認出陸野,知道是陸家不學無術的小公子,以為他是來惡作劇的,不禁為覃商打抱不平。

哪有開這種玩笑擠兌人的,也不知道覃商哪裡惹着這位小公子了。

見覃商不說話,陸野繼續說道:「結婚以後我會對你好,一生一世只愛你一個人。」

眾人尚未回過味來,卻聽見覃商笑着說:「好,我答應你。」

在眾人看不見的角度,陸野幾乎將牙齒咬出血來,同時鬆了口氣,他粗魯地把戒指套在覃商的手指上。

覃商也不生氣,戴上戒指後,把陸野從地上拉起來,轉身對員工說:「我和陸野要結婚了,可以恭喜我們。」

大家這才回過神來,紛紛送上祝福。

覃商對陸野說:「你回我辦公室等我,我現在要繼續開會。」

覃商像沒事人一樣,重新坐回座位。

陸野只好抱着玫瑰花,走出了陸野的會議室。

一路上,陸野將牙齒咬得咯咯響。

覃商,你等着,跟我結婚,以後總有你好果子吃。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破產後我和死對頭協議結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