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連載中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來源:google 作者:侍君彬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千宋書 現代言情 章伊芮

【章伊芮×千宋書】(雙強!)一次意外導致身為時間使者的章伊芮加入了刑警隊的特案組,剛入組就發生一件詭異的案件她層層深入,發現這並不是她想像的那麼簡單「芮芮,你看看這是我的屍檢報告」一位長相俊美的男子說到「嗯」她冷冷的回到……直到一天晚上為完成任務,章伊芮來到酒吧,卻沒想到那兇手是時間長廊的叛徒他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就在她以為自己快完了時,一隻手擋住了那人的攻擊「千……千宋書」她獃獃的看向他「我們時間長廊什麼時候收過像你這麼個……女子啊」「你說什麼!什麼像……等等……你是,你是……時間尊主」「芮芮……」「屬下在」「什麼屬下?你是尊主夫人!」別人都說章伊芮只會暴力審訊,可笑!那怎麼審,笑着談,黑子說章伊芮沒有身份,笑S,伊家小姐了解一下,張氏第一股東了解一下展開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章節試讀:

蘇未昕看着女人駕車離開,冷笑道。看向司機「孫師傅,那個就是今天剛入職重案組的女刑警?」

「是的,蘇小姐,這是你今天要我查的資料。」孫師傅拿出一張紙。

「這麼簡單!」蘇未昕有些奇怪,看着這些資料。

【姓名:章伊芮】

【年齡:25歲】

【性別:女】

【父親:無】

【母親:無】

【其他:無】

【身高:170cm】

【婚姻狀況:未婚】

【學歷:偵查學博+英語學碩士】

…………

這麼簡單,無父無母?

另一邊,章伊芮來到H小區。李獨喧的家好像就在這裡。她找到李獨喧的居所。敲門.

開門的是個女子,身高大概165左右,穿着黑色睡衣,散着頭髮,冷白色皮膚。剛剛睡醒的樣子。

「師姐,你來了,那你要等一會了,徐大明星待會才來。」李獨喧開口道。

她說話間章伊芮已經走到了房間里,坐在沙發上了。李獨喧將門關上。

章伊芮抬頭看向李獨喧,「小喧,你不是申請了刑警隊了嗎?怎麼樣?過了沒有啊?」

「當然,我是誰,A大偵查學高材生啊!能不過嘛?明天去報道。」李獨喧高興的說到。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

「你等等,我去開門,一定是徐大明星來了。」說著便想去開門。

突然李獨喧的手被人拉住。「師姐,怎麼了?」

章伊芮冷冷的盯着門,「這不是他,剛剛他給我發信息說他被私生飯追蹤。等會才能來。我估計門外面是私生。」說著她走到了門口,用貓眼看向外面,門外一個穿黑色衣服帶着鴨舌帽的男人正死死盯着門外面的貓眼,手裡沒有攝像機。章伊芮意識到這不是私生,就在章伊芮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時,那人突然就離開了。看着男人離開,章伊芮擰了擰眉。「這人……奇奇怪怪。」她自言自語的。

「師姐,誰啊!」李獨喧的聲音有點大,她看向章伊芮問到。可誰想,還沒等到章伊芮回答,門把手就瘋狂搖動。外面有人。還不等章伊芮思考,外面的人說話了,「救救我,救我!救……」可是他話沒說完聲音就沒了。聽見有人呼救,身為**第一步不管三七二十一應該救人。

章伊芮剛想打開房門,卻發現房門從外面被人用棍子翹住了。從貓眼看去外面已經沒有人了。章伊芮突然意識到不對,那人已經遇害了。她果斷選擇報警,她把事情向警方闡述了一遍。

不一會兒,徐海言就來了,他取下木棍,有些奇怪。剛想敲門,門就開了。「你們玩的這是哪出啊?門口放木棍,挺浪。」看見徐海言,章伊芮伸手就把他拉了進來,鎖門一氣呵成。

「哎!我說,你們幹什麼呢?」剛剛被章伊芮這麼一拉徐海燕有些驚訝,他看向章伊芮,很疑惑。

「噓!」李獨喧看向他,食指放在嘴邊。看着兩人嚴肅的表情,徐海言就聽話似的閉嘴。

章伊芮看了看外面確認沒有人了。轉過身看向兩人「安全了。」說著走向沙發。李獨喧看向徐海言那疑惑的小眼神,笑了笑,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徐海言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腿,然後又像是後知後覺,「那……那個人是不是遇害了,那我們得報警。」

旁邊的李獨喧「哈,原來我們得大明星還是有點腦子的,但是等你來,想到這些,就晚了,我們師姐早都報警了,別忘了,我們兩現在可是刑警呢!」

徐海言白了她一眼,然後轉頭看向章伊芮。她正在看手機。

「師姐,最近這A市來了幾個我們時間長廊的人?」徐海言問道。

「兩個,就你和我。怎麼了?」章伊芮放下手機抬頭看向他,沒有任何錶情。

「什麼!兩個,你知不知道時間長廊里的牢房裡有兩個逃犯出來了,他可是當初十幾個使者花費半年時間抓住的,現在我們兩個人怎抓住他們啊?」徐海言頓了頓又說道「不過在關他們之前尊者已經除去他們的時間之力了對我們沒有多大影響,但是敵在暗我在明,依舊不是辦法」說完,徐海言摸了摸下巴,看向章伊芮,「師姐,你怎麼看?」

這時門突然被人敲響。徐海言和李獨喧突然一震,李獨喧有點害怕道「不會是……」

還沒說完門外面的人就說到「我們是公安局的,你們剛剛是不是有人報警了,我們來做筆錄,你們可以從貓眼看我們有**證。」

章伊芮起身直接去開門,門外兩名身着警服的男人手裡拿着**證,章伊芮沒有看。掏出自己的**證。「你們好!我是Z市公安局重案組組員,剛剛的事如果你們有疑問可以問我,我的兩個朋友可能受到驚嚇了。」章伊芮微笑的看向兩名警官。

「原來是刑警隊的,那這就好辦了,我們就簡單問你幾個問題。」

其中一個年齡比較大的笑嘻嘻的說到。

「你們請進」章伊芮側身伸出一隻胳膊。徐海言和李獨喧一人一沙發獃呆的看着。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問題問完了,兩名警員也離開了。走到門口時老警員轉身看向屋內幾人。「你們可得小心了,不只是你們報的警,受害人可能向這棟樓大部分居民求救了。」說完兩人離開了。

章伊芮關上門。轉身對上兩雙獃獃的雙眼。

拿起手機,上面顯示18:35,「天黑了,我先回家了,放心這裡暫時沒有危險了。」看向李獨喧說到。

「師姐,你覺得我像是那種人嗎?」李獨喧反應了過來,笑着對章伊芮說。

旁邊的徐海言嘲笑道「呵呵,剛才還不是怕的跟老鼠一樣。」

「不配合配合你,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尷尬呢?我可是重案組的組員!」李獨喧站起身來看向身旁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灰色西裝,上身西裝是絲綢面料,腰間還有一條黑色的腰帶,腳踩白色板鞋,髮型是四六分碎蓋,灰藍色的。眉毛有些濃,鼻樑挺高的,明顯的下顎線。

男人皺了皺眉,看向李獨喧「你也進刑警隊了,那你小心點,我也先走了,那些私生拖不了多長時間的,再見。」

兩人離開後,李獨喧將門鎖住,又想了想還是不太安全,又將防盜鏈掛上。

第二天,章伊芮早早就來到了辦公室。不一會上官旭就匆匆的走來了。

「章妹妹,你聽說了嗎?昨天有黑衣人瘋狂的敲着H小區各戶人家的門,聽說那人遇害了。」上官旭看向旁邊的章伊芮,她今天穿着一件薄款卡其色西裝,和昨天徐海言的類似,也是絲綢面料,但是她穿的是帶紐扣的,下面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褲子,踩着一雙老爹鞋。

聽到上官旭的話,章伊芮抬頭,摘下眼鏡,「嗯對,那人也敲了我朋友家的門,我當時在我朋友家。不過我出去時,那人已經不見了。」她好像在思考什麼,頓了頓又張口道「我報了警,那人估計已經遇害了。」

上官旭正要說什麼,門外走進來一個男人。男人上衣穿着白色長袖襯衫,下面穿着黑色西裝褲,腳踩黑色皮鞋。和章伊芮一樣男人也帶的和她一樣的眼鏡。三七側分髮型,眉毛有點灰。不過挺俊的,這顏值不輸明星。

男人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看向章伊芮,「這個位置是你的?」

章伊芮轉頭看向男人,冷冷的回道,「嗯」然後又把頭轉了回去。

男人看向章伊芮,笑了笑,「你好!我是千宋書,重案組的法醫。」

章伊芮沒有回頭,仍然看向電腦,她正在看電視劇,還是依舊那麼冷回到「章伊芮」

這時李局走了過來,身後帶着兩位位女子,一個喜歡着衛衣,一個穿着襯衫。

旁邊的上官旭開口,不是吧,一次性來兩兒。

李局拍了拍手,指向穿衛衣的女子「只是任聽嘉,新來的法醫。」又指了指穿襯衫的女子「這是李獨喧,新來的刑警,可別說我們刑警隊虧待你們重案組,新來的可都來你們這了。不說了,我還有事,你們自己熟悉熟悉。」說完李局轉頭就走。

章伊芮剛才一直盯着電視劇看,這會兒才抬頭看向兩名新人。

李獨喧走到章伊芮旁邊「師姐,我來陪你了,嘿嘿」

章伊芮沒有理會她,指了指她身後的位置。又看向任聽嘉,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任聽嘉走了過來,看了看旁邊的千宋書。轉過頭看向章伊芮。

「聽嘉,這是你的師傅,他是我們這裡的法醫,你跟着他。」說完看向千宋書。千宋書沒說話,從剛才進來到現在他一直盯着旁邊這名名叫章伊芮的女子。章伊芮看他那樣子也沒說什麼,轉頭繼續看她的電視劇。

突然劉羽急匆匆的趕了過來,「我跟你們說,有新案件了,李局讓我們幾個去現場,就在郊區的紅林。」說完幾個人就站起身來離開,章伊芮開口到「害,我還以為要閑一年呢!這麼快。」

千宋書看向章伊芮笑了笑「剛好,讓你們體驗體驗。」

旁邊的劉羽看見千宋書愣了愣,這傢伙不是不愛說話嗎?難道是因為沒有女人,不對啊,上次辦案一群女的給他要微信他都沒理會人家。難道開花了。

「喂!想什麼呢?劉隊」旁邊的上官旭打了他一下。他立馬回了神,頓了頓又開口「我們怎麼去,警車剛剛都被開走了」

章伊芮拿起手機看了看眾人,我只帶一個人,那個任聽嘉和李獨喧兩人有車,兩人一輛車。」說完就有個人舉了舉手「我,可以嗎?」千宋書看向章伊芮。章伊芮點了點頭。其他兩人也分別選好了。幾人來到停車場。劉羽看向任聽嘉手中的遙控器,「可以啊,奔馳C級。」隨着解鎖鍵的按動,旁邊的白色奔馳的應急燈閃了兩下。「少說話,上車,我的車有什麼好的,你看看芮芮的車。」劉羽聞聲便將目光轉向不遠處一輛黑色的SUV,「保時捷Cayenne,我的天,你們來這裡是享受生活的吧。」劉羽邊說邊繫上安全帶。旁邊的任聽嘉幾號安全帶發動車子「哈哈,也許是吧。」三輛車子出發,章伊芮的車子在最前面,後面還有一輛灰藍色的車,副駕上的劉羽嘴巴里都能塞下火龍果了「我的乖乖奧迪RS5,你們三個,這……我的天。就不能低調點?」

旁邊的任聽嘉笑了笑,「嘿嘿,劉隊,這已經夠低調了,你坐好了,前面那車裡的女人可是拿a照的,我們要跟緊了。」劉羽驚訝的已經再不能驚訝了,這刑警隊招的這都是些什麼啊!

沒過一會三輛車到達了案發地點。三輛車並排停着。現場的**很詫異,這車是誰啊?先是李獨喧下了車,上官旭,任聽嘉。當劉羽下車時,他撓了撓頭,看向旁邊的三輛車,這是他要奮鬥幾十年才能得到的東西!

等了一會,黑色的SUV都沒人出來,任聽嘉走過去敲了敲副駕的窗「師……」還沒說完窗子就降下來了,不是千宋書,是章伊芮。「芮芮,怎麼是你?我就說嘛,以你的性格,這麼開車,怎麼會呢?」說完頓了頓歪頭看向駕駛座上的千宋書。「師傅,快下來,我們……」還沒說完,車窗玻璃突然就升了上去。任聽嘉轉頭看向李獨喧,搖了搖頭又攤開雙臂。張口「不管了,我們先去現場。」四人掏出自己的警官證,拉開警戒線進去。

車上,章伊芮開口「我說,千法醫,你這是幹什麼?這是命案啊。」

千宋書笑了笑,「我知道你有a級駕駛證,像你們這種賽車手駕車肯定是適應不了慢速,再加上你有功能這麼好的車。」

章伊芮解開安全帶,轉頭就對上千宋書那雙清冷的雙眸。「難道你沒有a級駕駛證嗎?剛剛在地下車庫的,那輛黑色的添越是你的吧!千法醫,看不出來啊!」章伊芮笑了笑。

千宋書沒有收回目光,一直盯着她看,「章警官,有沒有人告訴你,這樣冷淡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章伊芮眨了眨眼睛,同樣與他對視,冷冷的回到「沒人告訴我」

千宋書笑到「那你是真的沒有男朋友啊?」

「托你的福,沒有」章伊芮卻沒有收回目光,又開口「所以,千大法醫,你什麼時候開鎖啊?」章伊芮看向千宋書,對方好像在思考着什麼。章伊芮無力的笑了笑。突然對方轉過頭來,看向章伊芮,「那,章警官,你想不想有男朋友啊?」

章伊芮已經開始煩躁了起來,「不想,千法醫,請你打開車門!」

「唰!」一聲,車門打開了,兩人下來了,千宋書將手中的顯屏遙控器扔給章伊芮。

「章警官可以思考亦或者是考慮考慮我的問題」千宋書一邊說著一邊戴上了手套。這邊章伊芮接過車鑰匙也開始戴手套,穿鞋套。「嗯嗯嗯,好好好。」她已經不耐煩了。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