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棄女迫嫁:相公竟是大boss
棄女迫嫁:相公竟是大boss 連載中

棄女迫嫁:相公竟是大boss

來源:google 作者:灰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昭沐 蘇梨雪

【甜寵+雙潔+系統+玄幻】她是二十二世紀的特種兵,卻在一次任務中意外去世在她垂死之際,一個聲音回蕩在她的耳邊:「你甘願就這麼死去嗎?」「我不願意!」「那麼殺了他,就可以重新回來屬於你的世界!」重生後的她,成了蘇家的嫡女,不僅容貌醜陋,還被迫嫁給一個傻子正當眾人以為——醜女配傻子絕配的時候出嫁當日的她,絕美的容顏看呆了群眾展開

《棄女迫嫁:相公竟是大boss》章節試讀:

蘇梨雪看着她,知道她葫蘆里賣得什麼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她演繹「姐妹情深」的戲碼。

「蘇家嫡女嫁入白家,作為家主,自然以最高禮儀待她,畢竟……」

說到這裡時,白老爺頓了頓,眼神變得犀利,看得人不寒而慄。

「畢竟蘇家不懂得珍惜,我們白家可不會。」

白義的這番話,徹底定下了她在白家的地位,不可撼動。

蘇明月聽到這裡時,雙手緊緊握着,勉強擠出一個笑容:「白老爺真會講笑話,我和姐姐雖然不是同母,可是情深義重,怎麼會苛待她呢。」

「哦?那可能是我白某弄錯了。」

「不過,聽聞蘇家小女美貌過人,今日看來……還是要眼見為實。」

聽慣了奉承與誇獎的蘇明月哪受得了這種委屈。

壓抑的氣氛,讓人快要喘不過氣來,蘇明月從懷中取出一張邀請函,遞到了他的面前。

「白老爺,這是蹈靈會的邀請函,不知白家這次是否還是要放棄呢?」

蹈靈會是貿兜國三年一次的比舞會,雖說是比舞,但比的不僅是舞蹈還有靈法。

因舞以柔為主,所以參者需是女性。

因而每到這時候,五大家會派出各自的家女前去比賽,獲勝後不僅為自家名望有利,而且每次的蹈靈會獎品十分罕見。

只可惜五大家之中,唯有白家膝下無女,所以每次不得不放棄。

蘇明月這句話看似是邀請,實則是戳白義的痛處,如此不避鋒芒,實在愚蠢。

青筋暴起,白義瞪着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片子。

「哦~我差點忘了,白家無女,是我唐突了……」

見她說話越加猖狂,蘇梨雪走上前接過了那邀請函:「白家以前無女,現在有了。」

她這一句話,讓在場的眾人都唏噓不已。

「你……」很顯然,蘇明月想說的話被嗆住,一時不知道如何說下去。

「姐姐,你別忘了,你姓氏乃蘇,可別嫁了人,就忘了根在哪?」

尖酸刻薄的話語,讓在場的眾人都微微皺起眉頭,但他們也不好插嘴。

只見蘇梨雪捂嘴輕笑,眼神輕蔑:

「那妹妹以前可是姓沈,如今卻姓了蘇,也是忘了根嗎?」

「你!」

蘇明日一個激動,不禁舉起的手,就要做出逾越的行為。

「放肆!」

白老爺一聲威嚴,讓在場的眾人都冒出冷汗,他緩緩走下高台:

「這裡是白家,不是蘇家!還請蘇小姐注意分寸。」

不給蘇明月繼續反駁的機會,白老爺大手一揮,冷冷道:

「來人!送蘇家小姐回去!」

看着蘇明月被架出去的模樣,不由覺得好笑,曾經那個高高在上的她,也有吃閉門羹的時候。

忽然間,白義看向了她,聲音瞬間柔和下來:「這個比舞,你可以不去,父親知道你剛剛是為了幫白家,但也不必勉強自己。」

她搖搖頭,蹲下身來行了個禮:「小女還是願意一試的,就是如果失敗了,還望父親不要指責。」

「怎麼會!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白家從不限制你的任何決定!」

「多謝父親。」

她笑了笑,看向身後的白昭沐:「走吧,我們去逛街。」

得到了允許的他,高興地跑到她的身邊:「那姐姐,我們快走吧!」

看着眼前嬉鬧的兩人,白老爺欣慰地笑了笑,也隨他們去了。

街上——

人來人往,吆喝聲不斷。

看着街邊的做糖人的小販,她買下一支遞給了身旁的他。

他舔了一口便沒再吃,見他不喜歡她疑惑道:他不是最喜歡吃糖嗎?

「不好吃嗎?」

「嗯。」他乖巧地點點頭,依賴在她身邊。

「我嘗嘗。」她咬了一口,心想着不是很甜嗎?

下一秒,他突然湊近嚇得她躲閃開:「你在幹什麼?!這裡有這麼多人呢!」

她壓低聲音,語氣有些指責。

他拉攏下無形的耳朵,露出如兔子般無害的表情:「我想嘗更甜的糖,對不起,姐姐……」

見他這副樣子,倒是自己像成了壞人。

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望向街邊的攤販。

這時,商攤的一樣東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走過去瞧了瞧。

「呦,這位美麗的小姐,是看上什麼了嗎?」

蘇梨雪指了指桌上的白瓷瓶:「這裏面裝的是什麼?」

攤主使了個眼色:「小姐好眼色,這可是一位高人贈與我家父的。」

他向她解釋道:「這是泉蟲粉,從最南邊的迷森里取來,只要在夜晚撒在空中一點,如螢火繚亂,美不勝收!」

【系統:此物的確罕見,但只是裝飾之物,因此並不被人看重】

【嗯,這就足夠了!】

畢竟她需要這樣的東西,看來自己的直覺並沒有錯,果然找到寶了。

她滿意地將白瓷瓶買下,正當她轉過身時,才發現身旁過於安靜。

那個一直吵鬧的人,現在安安靜靜地躲在牆角,像極了沒人要的流浪動物。

「昭沐?」她緩緩走向他,見他還在一直悶悶不樂,她真是拿他沒轍了。

「姐姐……」他有氣無力地回答,在那畫著圈。

她輕輕彎下腰,在他臉龐上親吻了一口,如羽毛般輕柔。

他怔在原地,轉眼間眼中的光,重新回到了他的雙眸中。

「姐姐!」

他高興地抱住她,遲遲不肯撒開手。

早知道會覺醒他這個所謂「要糖狂魔症」,說什麼昨晚自己也不會做那種大膽的事情。

哎,真是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的道理。

「小姐!少爺!不好了!」巧心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見迎面跑來的她,大失驚色,蘇梨雪隱隱感覺到不安。

氣喘吁吁的她,大口吸着氣,斷斷續續地說道:「小姐!白老爺他剛剛在家裡暈倒了!」

「什麼?!」

剛剛他們出門的時候,還是好好的,怎麼會無緣無故出這種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她穩定住巧心的情緒,讓她一五一十地告訴自己。

就在他們離開不久之後,白老爺回到屋中,突然茶碗打碎的聲音驚動了下人。

當他們推門而進時,就看到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白老爺。

「請郎中了嗎?!」

巧心點點頭:「郎中說有人在白老爺的茶碗里下了葯,而且是有毒的!」

「什麼毒!」

問到這裡時,巧心眼神有些躲避,不忍直說:「是蝕毒……」

【系統:蝕毒是多種毒液煉製而成,其毒性強烈,慢慢侵入肺腑,折磨人至死】

「有解藥嗎?!郎中說可以解嗎?!」

巧心搖了搖頭,眼含淚水:「沒有……嗚,但可以解,可是……」

「可是什麼?!」

看她結結巴巴的說著,蘇梨雪都感覺自己急死了。

「那個解藥就是今年蹈靈會的最終獎賞——淼靈芝。」

《棄女迫嫁:相公竟是大boss》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