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連載中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林上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瑾如 蕭疏逸

看八卦請離廣告牌遠點,徐瑾如因在路邊聽八卦,被頭上的招牌一砸砸到了另一個時空穿成個正在出生的胎兒,本來以為能快快樂樂的做個鹹魚到出嫁結果一朝事變,全家收拾鋪蓋回到村裡老家從此開啟了種田生活自帶美食天賦,並且打通隱性金手指,種田、飲食信手拈來,從此發家致富不是夢種田的路上不小心撿了位相公,以為撿來的相公是乞丐,沒想到竟大有來頭想做鹹魚的她知道後,半夜想要翻牆逃跑某人:你這輩子是逃不掉了徐瑾如:那我走還不行?展開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試讀:

第六章

徐瑾如關於做任務的心十分迫切,換種說法其實就是想要得到一些物品。

原本她是沒有金手指,但突髮狀況,打破了 既定的結局,後面言青就出來幫扶她,對她真的是盡責了。

嗯,他真是個好人,希望還有機會見面的話,再給我搞點福利。

就是現在這個軟件有點像老闆,自己像個打工人,靠勞動換取物品。怎麼看小說是別人直接就是一個空間,裏面要什麼就有什麼,還有個智能的系統幫忙出謀劃策。

唉,又要重歸打工人的生活了。

徐瑾如越想越覺得自己實慘。

既然如此那就擼起袖子幹活,現在種植這條路還走不得,看下做其他任務吧,先試探下能得什麼東西,不然以後忙活半天出個不值錢的。

等下午的時候帶着瑾玉去找李曉曉姐弟玩,順便跟她打探點事情。

整理明白思路後,徐瑾如就放心的去做其他事情了。

比如說讓她娘給她講八卦,她娘雖是府中庶女,不受寵。但因嫡母喜歡講八卦,又不敢讓家裡下人來聽,怕下人多嘴講出去。

於是就把主意打到家裡庶女身上,讓她們來做聽眾。

因她們生母的賣身契都掌握在嫡母手中,所以不用擔心她們會往外亂傳。

她娘嘴巴比較嚴,所以聽到的是最多的。

這事還是徐瑾如偶然聽到她娘跟他爹吐槽,然後追問出來的。

之前因為忌諱前世死亡的原因,一直不敢去問,現在真相大白了,好奇心止不住了,她應該不會那麼倒霉了吧!

「阿娘,你給我講個八卦好不好?」

「怎麼突然間想要聽八卦?」

「那不是現在無聊嗎嘛,而且我們現在已經不在京中,說了也不怕別人知道。」

「阿娘你就說嘛」

顏氏被徐瑾如搖得腦袋疼,只好答應她,還說她學習的時候怎麼沒有那麼勤奮。

這根本就不能比,學習的時候越學越困,聽八卦越聽越精神。

之前徐瑾如上大學的時候,大家在課堂上昏昏欲睡,老師一說要講八卦,個個都坐直了身子,跟打了雞血一樣。

說著說著就臨近下午了,徐瑾如聽得有點意猶未盡,顏氏也是。

她突然覺得給人講的感覺不賴,下次還可以再來,尤其是像徐瑾如這樣的聽眾,她突然就理解了嫡母當初的做法。

——

因為她們講八卦的聲音太瑣碎了,徐父帶瑾玉到了另一個房間里繼續學習。

徐瑾如聽完八卦後,立馬就去找瑾玉,徵得徐父同意後,牽着瑾玉的手走去李曉曉的家。

「阿姐,我們是要去曉明家玩嘛」

「是的,開心嗎?」

「如果不是騙人的話就開心」,以前徐瑾如就經常說要帶他去玩,結果每次臨走都變卦,她已經被瑾玉拉進黑名單了。

徐瑾如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很快他們就走到李曉曉家,敲了敲門,聽到裏面傳來一陣腳步聲,抬頭一看,是一位慈祥的老奶奶。

徐瑾如猜想可能這可能是李曉曉的奶奶。

「請問你們是?」

徐瑾如回道:您好,我們前兩天剛搬來那戶的,我來找曉曉玩,請問她在家嗎?

「原來是你們啊,曉曉這丫頭整天念叨着你們,怕打擾到你們收拾,沒讓她過去」

「我是曉曉阿奶,你們兩個小娃娃也跟她喊我阿奶吧!」

「小丫頭進來吧,她在家裡,我帶你們找她去」

「奶奶您跟曉曉一樣叫我瑾如就可以了,這是我弟弟瑾玉」

瑾玉聽到後,衝著李曉曉的奶奶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

李奶奶摸了摸他的頭,說這娃娃真招人稀罕。說完牽着瑾玉的手進了門

「曉曉,瑾如來找你,快點出來吧」

李曉曉從屋子裏面聞聲出來,看到堂前站着的徐瑾如,高興地喊道你來找我了。

她們兩個才認識了沒有多久,四捨五入那就算一天吧!

當時在去村長家路上的時候,她們互相的聊了一些,發現兩個人意外的合拍。

合拍其實就是兩人都十分喜歡聽八卦。

徐瑾如貼心聰慧,李曉曉熱情善良,兩個都是十分真實的人,都覺得雙方是一個可以交往的人。

因為村裏面的小女孩,每天基本上要幫家裡幹活,李曉曉也不好找她們玩,所以平時積攢了很多八卦無路可說。

現在遇到同道中人了,那不得趕緊牢牢的抓住,況且徐瑾如在聽的時候還會提出疑問,更加刺激李曉曉的「鬥志」。

「瑾如你們來了,快進來快進來,我想去找你來着,但是我阿奶不讓我去」

李奶奶看着這個亂講的孫女,沒好氣的說:「是是是,是我攔着你了」

李曉曉立馬狗腿的討好道:「阿奶你最好了」

說著就拉着徐瑾如進屋子裏面,李奶奶轉身進了廚房,給徐瑾如姐弟倒了兩碗水出來。

起初徐瑾如還以為是普通的開水,喝進嘴裏後才發現是糖水。

李奶奶問了徐瑾如一些家裡的事情,以及需不要幫忙這些,叫她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就過來喊他們,然後就走開,

因為提煉技術存在缺陷,提煉得出的糖不多,而且糖的顏色也不好看,質地比較粗糙。

雖然如此,但糖在這個時代還是很精貴的,一般人家沒有什麼事情,是不會輕易買糖的,買了也捨不得吃,也沒有人像徐瑾如一樣買來炒菜。

因此到別人家做客,主人家給你上糖水是一個很高的待客禮儀,也說明了主人家對客人的重視。

一旁的瑾玉喝完糖水後,李曉明就說要給瑾玉展示他的寶貝,於是兩人手拉手踏着快樂地步伐走了出去。

李曉曉也拉着徐瑾如回她房間講悄悄話,因為李家人口較少,就一家五口,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房間。

徐瑾如心想,得趕緊再買一些用具,然後自己一個房間,這樣做自己的事情也會方便一些。

還是趕緊做正事吧!

「曉曉,我想問你點事情,可以嗎?」

「什麼事,你問吧」

於是徐瑾如問了她一些村裡的情況,以及周邊村等問題。

在李曉曉的講述,她得知村裏面共有56戶人家,因為村子沒有能夠增進收入的產業,所以很多人不願意來這裡落戶。

村子裏的青壯年,農忙過後基本都去了鄰村、鎮上或者是更遠的地方做工,用以補貼家用。

這個時代的稻穀,不像前世那樣經過品種改良,所以產量很少。

家裡的所種田地,在交完稅後,基本上只是剛剛好吃得飽而已,一年到頭存不下幾個錢,生病了也不敢去看病。

雖然國家富裕繁榮,但總會有地方貧困。

所以大家都選擇去外面做工,為的就是以後要用到錢的時候,不至於砸鍋賣鐵、賣地。

徐瑾如不由感嘆,無論是在那個時代,最辛苦的永遠是底層人民,一輩子都面朝黃土背朝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這就很好的解釋了,為什麼有的農戶舉全家之力,也要供一個讀書人出來的原因,沒有人會想一輩子都在田間。

且在談話中,徐瑾如了解到了這裡只有白菜、葵菜和韭菜,其餘就是一些野菜,就稍微顯得有點單一。

難怪以前餐桌上總是反反覆復的青菜,原來是只有這一些能吃。

希望以後能掉落一些菜種,她可不想一直吃這些到老。

講完這些後,就是隔壁村子了,隔壁村子叫桃花村,村如其名,因為種有很多桃樹,等到桃花盛開的時節,整個村子都被桃花圍住。

吸引了不少的人前來觀賞,因此桃花村的人每年都能靠這個創收,且桃樹還會結果。

不知道是不是土壤的原因,結出來的桃子又大又甜,所以每年都不愁銷量,桃花村的人靠着桃花跟桃子慢慢富裕起來。

雖然比不上其他的富裕人家,但是相對於徐瑾如所在的村,算是比較好的了。

徐瑾如也問了,為什麼別人的村子能夠靠種果樹賺錢,怎麼我們這裡不種點呢?

「聽我阿奶說,之前村長有組織種過,但是不行,結出果實很小,而且很澀,最後那些樹全被砍了」

「那有沒有嘗試過種其他的」

「有種過橘子樹,種出來了,但是光開花不結果」

「這真的有這麼邪乎嗎?,怎麼種什麼都不行」徐瑾如心想,等有時間她得去山上看看?

這種田收成不好,種其他經濟作物也不行。

她家發生變故來到這個村子,然後再給一個打工軟件,難道這是要她改變這裡的狀況?

帶大家共同富裕?這不可能吧?

她只是一個想做鹹魚的人,掙夠錢了就躺就行了,上輩子活得太累這輩子想悠閑一點。

而且帶大家一起富裕是一件大事情,得謹慎點。

從李曉曉的講述中,徐瑾如對這個時代又有了新的了解。

這個國家,雖然吃上面不豐富,甚至可以說有點單一。

但是詔國的織布、染織及木工技術是很出色的。

詔國能繁榮富強的原因離不開它們,這些精湛的手工品為詔國打下了經濟基礎。最終支撐詔國完成對周邊小國的統一。

徐瑾如本來想問,既然織布等技術如此出色,為何村中無人做這些呢?

這種學好了不就是一門安身立命之本嗎?

後來想想,才發現自己想太簡單了。

人家有這種技術,早就藏着掖着,還會拿出來跟別人一起學習嗎?

就像是你家有很多銀子,但是你會拿出來分給與自己毫無相關之人嗎?答案是當然不會。

就算是學了,也只是學得一些表面的東西,核心秘密還掌握真正有權有勢的人手上。

——

關於徐瑾如問的這些,李曉曉也沒想太多,就當作是八卦講。總不能徐瑾如是敵國探子吧!

講完這個後,李曉曉又拉着徐瑾如繼續講其他事情,兩個人在房間裏面足足講了一下午。

中間李奶奶還給她們送過一次水,自家孫女自家了解。

只要一開口,就要講過癮,他們一家實在是聽怕了。

也不知小丫頭片子哪裡來的這麼多話講。

坐在榕樹底下的大娘們都沒一個像她一樣。

徐瑾如抬眼看了下窗外,看見天色差不多了,於是起身說要回去了。

此時這頭還玩得不亦樂乎,等到徐瑾如過去找他的時候,兩個孩正在玩草編的螞蚱。

看着趴在地上的兩個臟小孩,徐瑾如有點說不出話。

心想徐瑾玉你就等着回家挨打吧!

現在家裡的衣服都是顏氏洗的,徐瑾如提出要幫忙,顏氏卻不願意。

說是她已經包了廚房的事了,外面的事就讓大人來操心。

這兩天看着自家娘洗不怎麼髒的衣服都很費力,更別說現在這種情況了。

「瑾玉我們該回家了」

「阿姐讓我再玩一會嘛,就一會」

「如果你不怕阿娘的話,那你就繼續玩吧」

瑾玉聽到立馬起身,轉頭跟李曉明說下次再來玩。

「那你下次還來找我玩哦,我帶你拿彈弓去打麻雀。」

李曉曉的奶奶看到他們要回去了,抬頭說:「瑾如你跟瑾玉第一次來家裡,吃了飯再回去」

「謝謝李奶奶,今天我們就先回去了,等下次再過來玩的時候,我一定要在您家蹭一頓飯。」

「以後常來家裡玩」,李曉曉奶奶目送他們說道。

徐瑾如姐弟倆回到家後,果然如徐瑾如想的那樣。

顏氏看到一身髒兮兮的瑾玉,立馬變了臉色。

瑾玉看着顏氏嚴肅的表情,立馬乖巧的走到顏氏前面,還不忘帶上徐瑾如一起。

「阿玉,你這一身是怎麼回事,怎麼髒兮兮的」

瑾玉老實的交代,最後顏氏叫他自己洗自己那套臟衣服。

洗不幹凈的話,下次還穿這套出門。

瑾玉不敢反抗,只好委屈巴巴的看着瑾如。

徐瑾如轉身就走,留下瑾玉一個人站在原地。

死道友不死貧道。

等到晚上的時候,果真看到瑾玉坐在井邊洗衣服,而徐瑾玉站在一邊監工,其實就是看熱鬧。

一邊洗一邊哭,哭是因為自己沒有力氣擰衣服,而徐瑾如又不幫他。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