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在斗羅我靠系統作威作福
人在斗羅我靠系統作威作福 連載中

人在斗羅我靠系統作威作福

來源:google 作者:清如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清如醉 白墨澤

白墨澤,性別男愛好女,一次偶然穿越斗羅,獲得坑爹系統,且看他如何在斗羅之中坑蒙拐騙,玩轉這斗羅大陸展開

《人在斗羅我靠系統作威作福》章節試讀:

在白墨澤入學後的第三天便是開始了上課,白墨澤就在這宿舍食堂七舍這幾點有序的刷新着,很快這一學期的課程快結束了,隨後迎來的則是幾個月的悠閑的假期。

此刻的白墨澤正在七舍幫着唐三哥小舞整理被褥和亂七八糟的零雜品。

唐三看着幫他和小舞收拾雜物的白墨澤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墨哥,今年你和我們一起回村子裏嗎?」

白墨澤聽見唐三問這個問題倒是一愣「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記起來來了,墨大叔前幾天給我來信讓我這次放假去宗門一趟,你們先回去吧,我過幾天就會聖魂村了。」

一時辰之後白墨澤和唐三分開後獨自來到了和墨大叔約定的地點。

在哪等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吧,遠處一個大叔的身影向著白墨澤緩緩走來。

「墨小子好久不見了想沒想我」

墨元子看見白墨澤那標準冷漠臉笑嘻嘻的對他說道。

「不是墨大叔,你找我來宗門不會就是來敘舊的吧?那直接回聖魂村不更好嗎?」

白墨澤看見墨元子那中年油膩大叔臉無語的對他說道。

看見那對自己投來的關懷毫不所動的臉,墨元子也不逗白墨澤了說起了正事。

「之前宗門暫時穩定下來後你不是說把軍械和戰爭魂導器的消息先隱匿起來,只向七寶琉璃宗透露一點消息,昨天那個七寶琉璃宗派人來找我商討合作的事宜,並且說寧風致還想來見見你這個所謂的宗門少宗主。」

白墨澤聽見墨元子的話那是滿臉的疑惑啊?

不是自己這個宗主怎麼就少宗主了墨叔?那宗主是誰?

「害,誰會相信一個七歲的孩子可以說服一個封號斗羅當保鏢,我也只好在宗門弟子和外面編造一個老宗主過世的消息了。」

墨元子好似看出了白墨澤的疑惑解釋道。

聽見這話的白墨澤也只能無奈解釋了這個解釋,沒辦法年齡他怎麼都是個硬傷。

「行了墨大叔,我知道了事不宜遲,我們前往七寶琉璃宗吧,早點辦完事早點回村子擺爛。」

七寶琉璃宗門中心的大殿里坐着三個人,一位中年男子兩位老人,不用猜正是劍斗古斗羅寧宗主三人。

「劍叔骨叔你們對新冒出來的那個華夏宗和他們那個所謂軍械和戰爭魂導器的東西有什麼看法嗎?我總感覺這個宗門不簡單。」

寧風致朝着坐在他兩側的兩位封號斗羅緩緩說道。

「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七寶琉璃宗需要和這個叫華夏的宗門交好,畢竟那個墨元子帶來的東西你也看過,可能對戰魂師沒什麼興趣,但是對七寶琉璃宗這種輔助系是巨大的誘惑,保不准他們還會有威力更大的東西。只是這華夏宗的出現有些太突然了,就連七寶琉璃宗的情報網都找不出這個宗門的主地址在哪恐怕,,,」

白墨澤如果此時能聽見劍斗羅的話,他只能是可憐七寶琉璃宗的情報小弟了,自己宗門的地址在一片距離斗羅大陸有幾千公里的一個島上,別說七寶琉璃宗了,就連自己去宗門時不靠系統他也要迷路。

「這個老劍你倒是不要有這方面擔心,我在大陸時,也聽聞過這大陸上還有許許多多的隱世家族,我想這個華夏應該也是這隱世家族的一個了,只不過出於什麼原因出山了而已,對於這件事讓我更好起的是墨元子口中的那位少宗主,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七歲就可以控制一個擁有者一位超級斗羅的宗門。

沒等到劍斗羅把話說完骨斗羅的一句話倒是讓劍斗羅放心了不少。

正在三人還想繼續往下交談時,宗門弟子的到來打斷了他們三人。

「寧宗主外面來了兩位華夏宗的人說是要見你」

聽見宗門弟子的話寧風致帶着一臉儒雅隨和的微笑道「哈哈,這位少宗主還真是不經念叨,快快快請他們進來。」

宗門弟子聽見宗主這麼說,連忙的跑到了門前接引白墨澤二人。

我們的白墨澤在朝着七寶琉璃宗主殿走時,他隨手從系統商城中買了一個半框眼鏡,倒是顯得他一副斯文敗類的樣子。

待白墨澤和墨元子走進大殿,他先是朝着主位上的三人微微行禮便被寧風致請上了座位。

「哈哈早就從墨斗羅口中聽見聽聞小友的名聲了,今日一見果然是年少有為啊!」

「哈哈寧叔叔過獎了,其實宗門內的主要事物還是要交給墨叔處理的」聽見寧風致的恭維白墨澤連忙的推辭開來。他這話倒是沒什麼問題,自己只是告訴墨元子一條華夏發展的總體思路其他全讓墨元子自由發揮了,這不僅僅是他對系統的信任,更是他對墨元子的信任。

在二人商業互吹了幾句之後寧風致也是進入了正題。

「那個墨小友這次請你來七寶琉璃宗做客主要還是聊聊這軍械的事情,不知咋倆是否可以單獨聊聊」寧風致說完他身旁的兩位斗羅也是秒懂了他的意思分分離開了大殿。

白墨澤要是一個眼神讓墨元子陪那兩個老頭玩去了。

白墨澤如果現在真是七歲,他還可能真看不懂寧風致的招數,但是奈何自己是穿越者啊!雖然穿越時候年齡不大吧,但畢竟也是在這社會上混了兩年。

寧風致的這番做為,一是表明七寶琉璃宗對自己絕對沒有惡意,於是讓兩位斗羅出去了,二他是想看看白墨澤這個少宗主他真是控制着宗門的一切權利還是只是墨元子的提線木偶,只能說不虧是老狐狸高實在太高兩千。

《人在斗羅我靠系統作威作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