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柔條布葉垂陰
柔條布葉垂陰 連載中

柔條布葉垂陰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墨羽 霄夜靖

替兄從軍,她贏得了冷酷君王的愛……展開

《柔條布葉垂陰》章節試讀:

  花戎跟左清清兩人也都沒想到。
  皇上竟然尋到這來了。
  兩人皆是惶恐,卻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末將參見皇上,皇上萬福金安。」花戎才要跪下,就被秦慎言扶住。
  「不是說病了,就免去這些禮數。你好好休息。」
  那日之別後,也就今日朝堂見過。
  他都後悔今日那般冷漠,沒有留住她好好慶祝。
  結果這一天來,左思右想實屬難受,好不容易找了個借口這才見到思念之人。
  光是看到就讓他好生歡喜了,奈何現在人太多,他也不太好表現的太明顯。
  「謝聖上。」
  「臣女左清清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左清清也行了禮。
  但是這次,秦慎言卻沒讓她起來。
  他冷着眼,看着地上跪着的人,聲音不淡不咸,「看來花將軍和左丞相相處甚好啊。」
  那晚義正言辭跟他表決心,現在又開始兒女私情。
  好啊,真是好的很啊!
  「末將與清清是青梅竹馬。」花戎說道,「又是有婚期在身。」
  花戎在盡量學妹妹的口吻了。
  他如實回應,但秦慎言卻一陣沉默了。
  看來真的是病了,不僅聲音變得沙啞了,就連臉色也憔悴了,最重要的是腦子還燒壞了。
  幾日前跟他說與這左清清從未見過,現在又成了青梅竹馬了。
  「都起來吧,你們在門外等候,朕有事要與花將軍聊。」秦慎言說道。
  花戎看了老將軍一眼,老將軍正想上前詢問,卻聽到身後傳來一陣歡快的聲音。
  「爹爹,哥哥,娘親,我換好了,你們瞧好不好看~」
  才泡完澡的花陌離靈動的從後院鑽了出來。
  那如同黃鸝鳥般清脆的聲音格外的動人,但是聽得人卻是震驚惶恐。
  花老將軍更是領先一步搶在花陌離面前將她擋住,「皇上親臨,還不快跪下。驚了聖駕拿你是問!」
  皇上親臨?
  花陌離一驚,立馬跪在地上,更是將頭埋在地上。
  「老將軍也不必如此惶恐,聖上這次是為了少將軍來的,皇上和少將軍進去了,你們也免了這些禮數吧。」太監走了過來說道。
  「謝蘇公公,女兒魯莽,爹爹,女兒先行告退了。」
  花陌離抬起袖子遮着臉卻不想轉身的時候撞上了一個丫鬟,慌亂中,太監看到了花陌離的臉。
  「花,花將軍!」
  太監以為自己見鬼了,他朝着屋內那個方向看去,又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膚若白雪美若天仙,模樣與花將軍一模一樣,只是穿着女裝,絕艷驚人。
  花陌離心中大叫不好,她看了花老將軍一眼,花老將軍示意她先走,然後把想要追的太監攔了下來。
  「蘇公公見笑了,我這女兒從小性子就頑皮,她不知聖上親臨,驚擾了聖駕。是老臣的不對。還請蘇公公不要見怪。」花老將軍說道。
  太監指着離開的花陌離問道:「怎麼會如此像,這,這……」
  「實不相瞞,我育有一兒一女,他們是龍鳳胎,但是出生的時候女兒身體嬌弱,就一直放在鄉下養着,養着養着性子也養野了。」
  「龍鳳胎啊?我就說,我起初一見我還以為是花將軍呢。」太監調侃着笑道,「不過花將軍又怎麼能是個女子呢。這要真是女子是將軍,那不是欺君之罪了嘛。」
  花老將軍心中大寒,卻只能頭皮發麻的笑着,附和着,「蘇公公說的是。」
  因為,他們還就是犯了欺君之罪,也不知道剛剛樂兒貿然跑來,聖上看到了沒有……

《柔條布葉垂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