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汝乃天驕
汝乃天驕 連載中

汝乃天驕

來源:google 作者:沈嘉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季臨淵 長公主

她已經挽起了發,露出雪白頸項,一圈都是紅艷艷的吮痕,她又把手裡的發一摔,重又落了下來,蓋住那些斑駁的痕迹,她望向他,「你好像是後天成親?」季臨淵停下擺弄手中的盒子,眼尾那梢紅很瀲灧,他也望着她,「怎麼,長公主賞臉,來吃杯酒?」她咯咯笑起來,笑得肩頭直顫,「你不怕嗎?萬一我醋意大發,把你夫人的臉劃花了,你會殺了我嗎?」...展開

《汝乃天驕》章節試讀:

太后、小皇帝宣見長公主,問她是否願意替國家分憂,嫁到東吾和親。
長公主坐在下座,拿起茶來,啜了一口,抬眼環顧,太后信佛,一旁桌架尊着金佛像,點着香燭,太后微笑着,在這裊裊娜娜的煙霧中,慈眉善目,也像一座慈悲為懷的泥像。
再看小的那個,怕長公主,瑟縮着,躲在太后身後。
長公主的親生母親,並非如今的太后、過去的皇后,而是江貴妃,她死在長公主十歲的時候。
那時候,長公主還很天真爛漫,皇后叫她帶父皇去找江貴妃,說這樣江貴妃才會多疼疼她,她信以為真,拉着父皇,去找藏在一個小閣樓里的江貴妃。
可在小閣樓的,不止江貴妃,還有在她身上起伏的野男人。
江貴妃死的時候,對着長公主,恨聲道: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生了你這樣一個魔煞星。
她還要長公主發誓,不管付出多少代價,保護好阿年,扶持他當皇帝。
阿年是長公主的親弟弟。
長公主答應了,只是還沒做到而已。
皇后的兒子阿允當了小皇帝,可阿年還只是個小王爺。
那時候的皇后,就是佯裝如今這副親厚溫和的模樣,哄長公主的。
長公主拿金色指甲套尾勾在桌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划著,隱約笑着,母后,弟弟,幾時我們西陵,淪落到要靠賣公主來維持了?
她眼波一轉,看了眼小皇帝,可憐的孩子已經煞白了臉。
太后仍不為所動,淡淡一笑:嘉懿,食君之祿為君分憂,你既是長公主,就該做出表率......長公主彷彿聽見天大笑話,握着嘴咯咯笑起來,笑着笑着,忽然哐當一聲。
她砸了茶盞,滾燙的水濺在手背上,紅紅燒一片。
太后臉色變了,長公主瘋了,捏住一片尖銳的碎瓷片,逼在小皇帝前,按在他纖細的脖上,只要稍微一用力,小皇帝的血管就會迸裂,血就會嘩啦啦湧出來,小皇帝嘴唇都在抖。
別,別......嘉懿,有什麼話,你好好說。
太后又氣又怕,渾身發抖,可她只能好言相勸。
畢竟,沒有人知道瘋子下一刻會怎麼做。
長公主轉過臉來,那張臉帶着無辜的純凈笑容,母后,我不嫁東吾君主,我要自己挑駙馬。
太后連忙疊聲說好,長公主眉眼和順了,將瓷片往地上一擲,高興道:母后,好好過日子,風平浪靜的,不是很好嗎?
您啊,總是忘了,最後鬧得不愉快,誰也討不着好,瞧,弟弟尿褲子了。
長公主從太后寢宮出來,日頭正烈,她低頭看手心,握碎片的時候太用力了,把自己的手心也戳破了,她掏出一方帕子,細細擦了一會兒,疼倒是不疼的,只是心情不是很好。
長公主有千百般讓自己高興的法子。
比如,找情人廝混,可找誰呢?
長公主擺駕到梨園。
長公主和一位清秀戲子單獨歇在一間房裡。
房裡隱約有人唱艷詞:轉過這芍藥欄前,緊靠着湖山石邊。
和你把領扣松,衣帶寬,袖稍兒搵著牙兒苫也,則待你忍耐溫存一晌眠。
半晌,房內拉鈴,下人端着銅盆熱水進去,又過了會,長公主出來了,唇上的口脂都沒了,只剩下素淡的顏色。
長公主仍然不高興,去了一趟綢緞莊,又出來了,隨從捧着一摞白緞,緊隨其後。
長公主突發奇想,去曹將軍府上拜訪。
曹府上下的人,如臨大敵。
長公主拿柴刀劈死大少爺的畫面,歷歷在目。
見過的人,從此對白色、紅色有了陰影,大少爺被劈成了一汪血泊,長公主一襲白裙染成了紅裙,可長公主的臉,那樣的白,比雪還白上幾分。
她持着柴刀,笑吟吟對着聞聲而來的眾人道:他想**我,我是正當護衛。
沒有半分慌亂,任誰都不信她的話。
今天,長公主又來了,誰不害怕。
曹將軍不在府上,長公主長驅直入,找季臨淵明天的新娘,曹夕霧。
夕霧坐在池塘邊餵魚,她也穿着一襲白裙,淡淡的眉,淡淡的眼,面容恬靜。
像水仙花一樣的姑娘,冰清玉潔。
這就是季臨淵心心念念的人,好看是好看的,就是太寡淡了些,未免無趣。
可惜,她的看法不是季臨淵的看法。
長公主的出現,驚嚇了夕霧。
她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長公主毫不自覺,也走到池塘邊,挨着夕霧坐下來,從她手裡撿了魚餌,扔到水裡,起了漣漪,一圈一圈往外打旋盪去。
長公主偏頭問夕霧:你冷嗎?
夕霧只是搖頭,說不出來話。
她又問:那你為什麼在抖?
夕霧咬着唇,聲音跟蚊子一樣微不可聞:民女,沒有抖......長公主嗤笑道:你怕我?
放心,我不會動你的,我是來給你送禮物的。
她說著,手一揮,隨從把一摞白緞擱在夕霧面前,長公主又道:你穿白色很好看,我特意給你買的料子,要不,明天你就拿這個做嫁衣?
夕霧膽子實在是小,直接暈倒了。
差點,就掉進池塘里了。
季臨淵來得很是時候,伸手撈住了,打橫一抱,夕霧穩穩噹噹掛在他身上,只是還暈着。
季臨淵冷着臉,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長公主絲毫不懷疑,如果此時他分得出一隻手來,一定會用那隻手扼住她的脖子,把她掐死。
首輔大人,我是無辜的。
她那雙眼,彷彿揉碎了所有日光,有璀璨光澤浮動。
不知道她的人,會被她的眼睛騙了。
可季臨淵深知她的把戲。
他寒聲道:沈嘉懿,你給我滾。
長公主還嬉笑道:首輔大人,一下床就翻臉了。
季臨淵冷笑道:你再多費一句話,我就叫人停了阿年的葯。
她的臉色變了,慘白慘白的。
長公主被掃地出門,那摞白緞也跟着她一起被扔在門口。
長公主更不高興了,撿了個台階坐下,隨便拿了一捧白緞,撕了起來。
偌大的宮殿,靜得可怕,偶然風吹過窗,有些聲響。
恍惚間,似乎誰翻窗而來。

《汝乃天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