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連載中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來源:google 作者:高卧北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雲 蘇晚晴

桃源村的廢物上門女婿林雲,意外得到天機玉上古醫術傳承,一朝逆天改命,懸壺濟世,拯救蒼生,讓所有曾經嘲笑和輕視他的人後悔不已山野桃運神醫,專治各種不服對他不屑一顧的女神嬌妻蘇晚晴,也一步步臣服在他的牛仔褲下展開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章節試讀:

當林雲再度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家徒四壁,八面漏風。

他記不清自己是怎麼回的家,或許是林大海那幫人揍得累了,才放了他。

腦海中,似乎還有那個縹緲的聲音在回蕩。

天機玉?

林雲陡然驚醒,從脖子上解下那枚玉佩。

上面的血光已經消失,散發出瑩潤的光澤。

玉佩分內外雙環,內環可以左右轉動,像是一個精巧的機關。

養父林成梁曾告訴林雲,當年撿到他時,他脖子上就帶着這塊玉,或許跟他的身世有關。

林雲大腦一陣疼痛,不自覺用手扶了扶額頭。

腦海中自動浮現出一行信息:全身多處有擦傷和瘀血,未傷及內臟,系遭人毆打所致,可用天機玉治療或破壞。

林雲記得那縹緲的聲音說過,順者生,逆者亡。

他立即將天機玉內環順時針轉動一格,玉佩迸發出一抹白芒,沖入體內。

剎那間,一股暖流在胸口升起,很快蔓延至全身。

通體百骸,有說不出的舒暢。

林雲低頭看了看手腳,淤青和傷口都已消失不見,疼痛也蕩然無存。

這天機玉,當真是神物。

傷愈以後,林雲的頭腦更加清明起來,他這才感覺到,頭腦中充斥着海量的陌生知識。

針灸、推拿、火罐、湯藥……

這便是上古醫術嗎?

除了醫術,還有武學,還有各種雜學。

簡直是脫胎換骨,乾坤再造。

林雲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出門跨上破爛電動車,直奔鎮上醫院而去。

學會絕世醫術以後,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治好養父的病。

來到病房裡,林成梁正閉目而卧,面色蒼白如紙,嘴唇全無血色。

林雲一陣心疼,用手撫上林成梁刻滿皺紋的額頭。

腦中再度浮現一行字:肝硬化晚期,病入膏肓,營養不良和長時間飲用劣質白酒所致,順轉天機玉七格可治療。

天機玉左右均可轉動八格,剛才林雲自己用了一格,剛好還剩下七格。

沒有任何猶豫,林雲將內環順時針轉到底。

肉眼可見,林成梁的面色紅潤了起來,呼吸也變得均勻綿長。

林雲此時精通醫術,順手搭上了林成梁的脈搏。

脈搏跳動強勁有力,已無病狀。

林雲大喜過望,原本要花二十萬的重症,竟然被自己神奇地治好了。

這個時候,醫生進來查房,一看到林成梁的氣色,頓時愣住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

經過一系列儀器檢查,醫生們難以置信地面面相覷。

他們之前診斷的肝硬化晚期,竟然不藥而癒了。

「醫生,你不是說這病還得花二十萬嗎?」林雲故意笑着發問。

「這個……那個……沒道理呀!」醫生無言以對。

林成梁得知自己病好了,當即吵着要出院,不肯再花冤枉錢。

林雲本打算讓他再調養幾天,最終拗不過他,去辦理了出院手續。

父子二人騎着一輛快散架的電動車,回到桃源村。

剛到村口,一輛銀白色的轎車呼嘯而來,在林雲身邊一腳急剎。

車輪與路面發出刺耳的摩擦聲,留下兩道漆黑的痕迹。

林雲用力把住車龍頭,差點沒被擠下路邊的水溝。

車窗落下,露出林大海油膩的圓臉。

他一手把着方向盤,一手摸着孫小雨雪白的大腿。

「喲,野種,中午沒把你打死,你又出來蹦躂了?」

林雲憤憤道:「林大海,你會不會開車?我爸剛出院,你別嚇着他。」

林大海探出頭,看見電動車后座上的林成梁,冷笑道:「你那病治不好,回村來等死了?」

林雲怒目而視:「你胡說八道什麼?有你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嗎?」

「長輩?我林大海可沒這麼窮酸的長輩。」

「打了一輩子老光棍,撿個野種來當兒子。」

「現在小野種又去給人當上門女婿,真丟死個人。」

林大海肆意嘲諷,孫小雨及車後排的兩人也發出刺耳的笑聲。

林雲從電動車上下來,拍着轎車的引擎蓋大聲說:「林大海,我爸是你二叔,你買這輛車的錢,用的是本屬於他的拆遷款。」

「放你娘的屁,老子的錢跟他個死老頭子有什麼關係?」林大海大罵道:「把你的臟手從老子車上拿開。」

林成梁連忙上前:「林雲,大海,你們倆是兄弟,別在馬路上吵架,惹村裡人笑話。」

「笑話?你們父子倆,就是咱們全村最大的笑話。」林大海鄙夷地看了一眼二叔。

林雲忍無可忍,一腳踹在車門上。

「林大海,你這麼說話,不怕天打雷劈嗎?」

林大海勃然變色,推開車門下來,眼泛凶光道:「我命令你,馬上向我的愛車道歉。」

孫小雨和後排兩個狗腿子也下車,饒有興緻地看着熱鬧。

林成梁看到這個架勢,生怕林雲吃虧,連忙用衣袖去擦車門上的臟污。

「大海,林雲不懂事,你別跟他計較。」

「死老頭,別弄髒老子的車。」林大海一把將林成梁推開。

林成梁大病初癒,身體還很虛弱,被推得一個趔趄,還好被林雲扶住,才沒有摔倒。

林大海面目猙獰:「林雲,馬上跪下來道歉,不然老子拆了你這把窮骨頭。」

說著話,他將手指的骨節捏得噼啪亂響。

「林雲,趕緊向大海道歉,你跟他作對沒好處。」孫小雨淡淡道。

她看向林雲的眼神,如同在看一隻螻蟻,卑微到塵埃。

後悔年輕不懂事,跟這個窩囊廢有過一段情。

林雲除了有點小帥,其餘一無是處,怎麼跟財大器粗的林大海相比?

「大海哥如此英明神武,怎麼會有這種廢物堂弟?」

「狗屁堂弟,一個不知哪來的野種罷了。」

兩個狗腿子也開始嘲諷。

林成梁連忙掙紮起身:「大海,我代林雲向你道歉,你原諒他吧!」

「死老頭,滾一邊去,別把病傳染給老子,不然連你一起收拾。」林大海滿臉橫肉不停跳動,還作勢揮了揮拳頭。

林成梁下意識伸手擋在面前。

「啪」的一聲巨響,一個肥胖的身體重重摔倒在地,激起一陣煙塵。

眾人定睛一看,竟然是林大海。

他的臉頰高高腫起,口角流出涎水。

「怎麼回事?」孫小雨疑惑地看向狗腿子。

那兩人對視一眼,茫然地搖了搖頭。

剛才的一切都發生得太快,沒人看清。

林雲一腳踩上林大海的腦袋,凜然道:「你要再敢用這種語氣跟我爸說話,我弄死你。」

林大海心中大駭,斜着眼向上看着林雲。

只見他面色威嚴,如神明在上。

怎麼會這樣?

這個死廢物上門女婿,哪裡來的力量?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