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蛇夫
蛇夫 連載中

蛇夫

來源:google 作者:平分秋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瑜霖君 重明明

下鄉支教,我打死了一條蛇,親身經歷告訴你們,蛇不能隨便打死,要不然、要不然,會生蛇娃的……展開

《蛇夫》章節試讀:

第二章我心裏咯噔一下,這麼快?
眼看着外面太陽都掛起了半邊天了,料想黃皮子也不敢再出來幹什麼。
若是現身,恐怕整個村子都要捅了它的窩。
我想起自家院子里的雞鴨總是少一兩個,該不會早就盯上我們家了。
爺爺,爺爺。」
我拉了拉爺爺的袖子,悄聲的說道,楊卉跟我說它要來找我了,怎麼辦?」
雖然我有陰陽眼整個村子都知道,可是我與楊卉相識這件事也只有爺爺知道,爺爺早就七老八十了,如今還要操心我的事兒。
爺爺臉色驟然大變,楊卉不可能騙我,我既然幫她做了這麼多事兒,加上昨日又是楊卉救了我,如果我死了,楊卉還有心愿沒有人幫她完成。
走。
去找米婆。」
爺爺忽然起身,二話不說進了廚房帶了二鍋頭跟雞蛋,還有燒雞,以及一斗米裝在籃子里。
村長與大伯還有黃二狗看了看爺爺,搖了搖頭。
我跟在爺爺身後,其他三個人回了家。
爺爺帶着我走着小路彎彎繞繞到了個土地廟裡,土地廟有些破舊,自從改革開放封建迷信人人喊打之後,米婆也就只有躲在土地廟裡。
來了,我等你很久了。」
米婆從裏面鑽出來,我身子抖了抖,只見面前的女人佝僂着身子如同侏儒一般,臉上的皺紋斑駁不堪,兩個眼珠子昏黃。
這是我第一次見她,我伸手揮了揮,想試試米婆能不能看見我。
誰知,米婆啪」的一下,將我的手狠狠地打下來。
這是帶給你的一點心意,明明的事兒你也知道,如今……」爺爺話還沒說完,米婆就將爺爺的話打斷了。
哼,黃鼠狼討封本是樁好事兒,如今偏偏被你這不孝孫女斬斷了緣分。」
我抿了抿嘴,不好意思說話,我也不懂這些個東西。
倒是爺爺一把年紀,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米婆,我就這麼一個孫女了,求求你救救她吧。」
爺爺!」
米婆也沒叫我爺爺起來,淡淡的看着我。
我忽然有些氣憤,拉着爺爺要回去,這條命不要也罷,自己本就不該出生。
啪——」爺爺一巴掌打在我臉上,冷着臉說道:你怎麼這麼不懂事,還不快跪下!」我捂着臉,眼裡噙滿淚水,跟爺爺一起跪下。
米婆嘆了口氣,說道:也罷,以後你跟了我,就別回去了。」
好好好,只要你能保住她,怎麼樣都行。」
爺爺連聲答應,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疼了自己十幾年的爺爺,居然就這樣把我送給別人了?
可是我不敢出聲,跪在地上,豆大的淚水往下滾。
米婆轉身從爺爺的籃子里舀了一勺米,念念叨叨的放在桌子上,又點了一柱香,眼睛忽然一睜,整個人都變了一般,清澈的眸子盯着我將香插上。
雖然人沒有變,可是我感覺彷彿有東西上身了一般。
重明明,你需在這跪上三天三夜,三天三夜之後下雨,圍着土地廟轉一圈,再將你荷包中的玉佩拿出來,滴上一滴血,放在這供桌上日夜供奉。」
我聽的一愣一愣的,卻也只點了點頭。
倒是旁邊的爺爺臉色再次變了變,卻也沒說什麼。
我知道爺爺一定是想問我玉佩哪裡來的。
一眼的功夫,米婆恢復了原狀,望着我問道:他跟你說了什麼?」
他?
難到真是請仙上身不成?

我將原話敘述了一遍,米婆的臉色也變了。
我的事兒難到就這麼難解決?
不過是個黃皮子罷了,摸准了窩打死就好了。
我正想着,米婆忽然說道:這是命,起來吧,今天起你就住在我這,我會教你一些東西,你就是我徒弟了。」
你就回去吧,別擔心了,有那位護着,出不了什麼事情。」
爺爺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我頓時淚流滿面,爺爺!
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傻孩子,怎麼會呢,等避開了這陣子爺爺就接你回家。」
我狠狠的點了點頭,期盼着能早日離開這個土地廟。
米婆向我招了招手,只見裏面一堆紙糊的人偶,我看着這些人偶有些後怕,他們都沒有點上眼睛。
把你的生辰八字給我。」
陰曆七月七……」正說著,米婆將我的生辰寫在紅紙上,貼在所有的人偶身上。
我不知道米婆到底要做什麼,米婆看了我一眼拿着人偶出去了。
你去跪着。」
米婆出去以後,我就在土地廟前面跪着,要跪上三天三夜,想想都覺得腿疼。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忽然想起楊卉,她怎麼今天沒跟着我了。
自從拿了骸骨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眼看着就到了下午,我餓得飢腸轆轆,摸了摸肚子,想起身找點吃的。
就在我起身的時候,忽然背後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將我按下來!
我頓時感覺一股寒意油然而生。
這次又是什麼?
難不成是黃鼠狼進來了?
米婆忽然從我面前走過,淡淡的看了我一眼。
沒有我的話,不準起來。」
我頓時鬆了口氣,跪在地上,也許剛剛是米婆把我按下去的。
米婆將飯端過來,遞給我,我二話不說的吃了起來,看着米婆插香的手,萎縮得還沒有我一個未成年的人手大。
剛才怎麼可能是米婆按我下去的,那股大掌的感覺,絕對不是米婆!
我頓時不寒而慄,三下五除二的將碗里的飯吃完了交給米婆。
米婆上完了香看着我,我卻直直的越過米婆看向供桌,那插上的香硬生生的折斷了。
斷,斷,斷了……」我哆哆嗦嗦的說道,指着香,一看就不吉利。
米婆愣了愣,回頭一看,還沒燒到半截的香就倒在桌子上。
米婆陰沉着臉色看着香,又燒了一柱,還是斷了。
米婆瞬間臉色掛不住了,破口大罵:好你這個土地老兒,這人家沒少拿東西供你,你卻不想辦事,若是如此,這姑娘出了什麼事兒,上面算計下來,你也逃不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蛇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