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的終末
神的終末 連載中

神的終末

來源:google 作者:大事記墾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大事記墾丁 奇幻玄幻 江城

這是一個與現實相似卻不同的世界,放逐者們在黑暗中窺視,時刻準備顛覆這個世界當見到了這個世界的真實,又如何才能拯救這個世界?展開

《神的終末》章節試讀:

林山是廣珀市最近幾年剛被開發出來的一個景點,聽說上面花了大價錢修山建路,可依舊吸引不了多少人氣。

鄧延曾經向莫然吐槽過,說這破地方有什麼吸引人的?有這閑錢不如多多花費在城市建設上,說不定還能挽救一下這個城市的經濟。

莫然當時笑着調侃鄧延以後肯定會成為一個對國家大有作為的人。

月亮高高地掛在空中,從山間吹過來一股微涼的風,樹林里的蟲鳴聲也安靜了下來。

鄧延站在院子里,望着漆黑的山頂怔怔地說道:「如果當時沒帶你上山就好了。」

那是處暑剛過的時節,也是半大的小夥子們剛剛升入高中的第一個月。

剛從閑暇的放假時間邁入緊張的高中生活,幾乎所有人都不太適應。

「莫然,咱倆溜出去玩吧。」下課後,鄧延無聊的碰了碰江楓的胳膊。

莫然懶懶地瞥了他一眼:「過兩天就要月考了,你丫的是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啊?」

鄧延看了眼莫然夾在課本里的漫畫書,嗤了一聲:「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一直呆在教室里多無聊。」

莫然低頭看着漫畫書,翻書的速度不停:「無聊就複習功課去,要是第一個月你就考不及格叔叔絕對會揍死你的。」

「不慌。」鄧延大手一揮,嘿嘿笑道,「我爸出差去了,等他回來我早就把考卷毀屍滅跡了。」

看着莫然依舊不為所動的臉,鄧延拋出了最後的價碼:「我請你去吃孟子家的冰粉。」

莫然唰地一聲合上漫畫書:「走,東門西門還是操場?」

「你丫態度轉變也太快了點吧。」鄧延咂舌。

莫然站起身來,挑了挑眉:「民以食為天,何況不要錢。」他迫不及待地催促道,「快點快點,你想碰到巡邏的老師嗎?」

「知道了,走走走。」鄧延站起身,兩人偷偷溜出了教室。

結果肯定是不能走學校大門,這裡是一個封閉式管理的學校,非放假時間出校都需要老師批的請假條,兩人一番商量,偷偷摸摸地摸到了操場上。

跨過操場,眼前出現了一片空地,聽說學校原本是想在這裡建立一棟實驗樓,可後來由於資金不足,導致工期被無限期地延後,這裡也就閑置了下來,地上也已長出了一片茂盛的雜草。

在空地後面有一個矮牆,矮牆下面破了一個洞,足以讓一個體格較小的人從這裡鑽出去,而茂盛的雜草擋在了洞前,足以掩蓋住洞口的痕迹。

莫然的體型勉強可以過去,但鄧延卻只能從上面翻出去。

莫然鑽出去後順着破洞朝着鄧延擠眉弄眼:「長得矮也是有好處的。」這也是他一直嫉妒鄧延的地方,明明兩人小時候的身高都差不多,但自從上了高中後鄧延的個頭猛地竄了上去,足足高出了他半個頭。

「切,小意思。」鄧延不屑地搓了搓手,兩隻手在牆上一撐,往上一跳,半個身子就高出了牆面。

「喂!你在幹什麼呢?」遠處突然出現了一聲怒吼,嚇得鄧延差點身子一軟摔下去,他回過頭一看,一個巡查老師正怒氣沖沖地朝着這裡衝過來。

「我操,快跑!」鄧延急忙跳了出去,學校建在近郊,牆外就是一條小路,兩人撒丫子順着小路狂奔,一直到看不到學校的影子才停了下來。

「完蛋了,下周的檢討是跑不掉了。」莫然靠着一棵歪脖子樹,嘴裏不斷喘着粗氣。

「你怕什麼,他又沒有看到你,受傷的是我好不好!下個月生活費又沒了!」鄧延蹲在地上,扶住腦袋痛苦地說道。

「我知道啊,我這不是在替你抱怨嘛。」莫然嘿嘿一笑,幸災樂禍的拍了拍鄧誠的肩膀。

「我靠!我要是被抓了第一個就把你賣出去!」鄧延大怒。

「淡定一點,也許他沒看清你的臉呢?」莫然假惺惺地安慰道,「只是可惜了那個狗洞,以後再也不能從那裡溜出來了。」莫然嘆了口氣,有些遺憾地說道。

他把鄧延拉了起來,兩人朝着孟子家開的店裡的方向走去。

廣珀市不過是一個三線小城,年輕人們大多都去了大城市追求更好的生活,留下來的只有一些年過半百的老人和正在讀書的孩子。

午飯剛過,路上也看不到多少人,反而有幾個老大爺坐在街口的榕樹下搖着扇子下象棋。

今天正是個工作日,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所以兩個穿着校服的學生站在那家新開的冰粉店門口就顯得非常顯眼。

「這店看起來特別不符合咱們市的風格。」鄧延看着眼前裝修得富麗堂皇的冰粉店,忍不住感慨道。

莫然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從門外裝飾華麗的店面上來看,誰都不會想到內里卻僅僅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冰粉店。

「這大概就是為了吸引那些喜歡臭顯擺的小女孩了,比如說李孟熙。」鄧延撞了撞莫然的胳膊,「唉,你之前不是挺喜歡她的嗎?」

「別提了,」莫然撇撇嘴,「剛開學的時候送了她那麼多東西,她一臉為難地表示自己要好好學習不想談戀愛,結果沒過一周就聽說她和隔壁班的周松好上了。」

「哈哈,誰叫你沒人家有錢呢?」鄧延擠了擠眼。

「哎哎哎,我都聽着呢,你倆不好好上課偷偷跑出來在我家店門口說人家女生的壞話。」孟子撩開門帘,一臉揶揄的說道。

「我靠,你在店裡呢?」倆人一臉驚訝的走上前去,鄧延勾住了他的脖子,「跟我們一樣溜出來的?」

他推開了門,店裡一股冷氣撲面而來,鄧延陶醉地大喊一聲:「爽!」

「你以為誰都跟你們一樣不務正業?」孟子嫌棄地拍掉了他的手,露出了手背上輸完液後貼上的敷貼,「看到沒有,我可是病號,光明正大從學校請了假的。」

「都一樣都一樣,」莫然嬉笑道,「我倆也是光明正大的從學校裡邊溜出來的。」

「這句話就跟光明正大沒有一點關係,」孟子趕忙關上了門,防止冷氣跑出去,「空調費很貴的!」

「你媽呢?」店裡沒多少人,三三兩兩地坐在角落裡,鄧延找了張大桌子坐下,看着空無一人的櫃檯,好奇的問道。

「進貨去了,一會兒就回來。」孟子從櫃檯後面拿了菜單過來,「想吃什麼?」

莫然接過了菜單:「加大份招牌冰粉,把你們家菜單上的所有配料都加一遍。」說罷指了指鄧延,「他付錢。」

「嘶……」鄧延氣得肝疼,他難以置信地看着莫然,「你還有沒有點人性?」

「我真是感動,你竟然還覺得我有那種東西。」莫然興奮地搓了搓自己的手,舔了舔乾裂的嘴唇,「快點快點,我午飯都還沒吃呢。」

「知道了。」鄧延隨意點了個東西,孟子應了一聲,拿着菜單進了後廚。

鄧延把整張臉緊貼在桌子上,感受着透過肌膚傳來的涼意,舒服的叫出了聲。

「你別叫的這麼浪蕩好不好?」莫然摸了摸自己身上起的雞皮疙瘩,「說起來,我們下午要去哪?」

「去遊戲廳唄。」鄧延眯着眼睛,懶懶地答道。

「我是不建議你倆這麼做啦

「我是不建議你倆這麼做啦。」孟子端出兩大盆加料滿滿的冰粉,放在了桌子上。

隔壁桌上的客人看了看自己面前一小份的冰粉,遞過來一個疑惑的視線。

「自己人啦。」孟子朝他擺了擺手。

「等我媽回來就肯定知道你倆逃課了,到時候向你爸一告密,用腳趾頭想都能想到你倆肯定去了遊戲廳,到時候不是一抓一個準?」他對着兩人擺了擺手。

「說得有道理。」想到被當場抓獲的後果,鄧延痛苦地蒙住了腦袋。

「對了,我家後邊的山這兩天不是在進行開發嗎,咱去那兒逛逛?」鄧延突然想到了什麼。

「那不是還沒修好嗎?何況這麼熱的天。」莫然皺了皺眉,有些不情願。

「聽說那兒建了一個觀景台,景色還不錯的樣子。」鄧延提議道,「反正沒事做,就去那看看唄。」

「也成。」莫然思索了一下,也沒想到什麼更好的去處,「不過等晚一點再去吧,現在實在太熱了。」莫然吞下了一口冰粉,感受着冰涼的感覺從喉間一直傳遞到了胃裡。

他滿足的嘆了一口氣,看着孟子問道:「你不跟我們一塊去?」

「我還得看店呢。」孟子撇了撇嘴,「好不容易生了個病以為能休息一天,沒想到居然還要被抓過來看店。」

「好慘一男的。」鄧延點評道。

「少廢話,吃完了就快滾,別耽誤我店的生意。」孟子白了他一眼。

「也別這麼說嘛,我把錢給你。」鄧延裝模作樣地從兜里掏出了錢包。

「得了吧你,你那錢包比你的臉還乾淨。」孟子嫌棄道,「你倆打定主意來這裡不就是想蹭免費食物嗎?」

「知我倆者,小孟也。」莫然嘿嘿一笑,推了推被吃得空蕩蕩的大碗,「再來一份!」

「滾吧你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神的終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