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深山密窟
深山密窟 連載中

深山密窟

來源:google 作者:丑蕪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丑蕪 懸疑驚悚 羅漢雄

民國烽火亂世,江洋大盜與地方劣紳沉瀣一氣,營造密窟,魚肉鄉里,羅漢雄等有志青年與盜匪、惡棍展開激烈驚險的鬥爭,揭開一樁樁醜惡秘密,在奮勇抗爭中歷經奇險,揭開大盜內幕,保護傳世國寶展開

《深山密窟》章節試讀:

「老子燉過十幾條人膀子吃,不差你一個。」

「那試試看,是你燉了我的膀子,還是老子拆了你個狗日的肋巴骨。」

「黑狗,我手下弟兄一時三刻搗了你的老窩。」

「日你祖的夯豬,老子怕你算逑。有本事三刀六洞。」

沉默了一陣之後,廚子和老黑咬牙切齒地對罵起來,如果不是被綁縛着,就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架勢。

羅漢雄渾身酸痛,有氣無力,他不想知道這倆傢伙為什麼吵起來,也許他們閑極無聊,惡毒詛咒也是打發時光的一種方式。

「混蛋,別吵了,」淡眉毛忽然厲聲喝道:「你們倆要死還是要活?」

老黑陰沉沉地瞪着他,「發你娘的屁威風,好象你能活着出去。」

「你給老子聽着,今天月上東窗口,鉤吊子接魂兒,老樹窟窿里有蟲吃,誰他娘的不想死在水牢里,乖乖聽老子編排,差一個油葫蘆的音兒,全都他娘的成爛蛆。」

淡眉毛說這番話的時候,壓低了聲音,僅屋內幾個人可聞,而且語氣里咬牙切齒,既兇惡又神秘。羅漢雄心裏很詫異,他雖然聽不懂話里那些土匪黑話,但是卻料到這裡肯定有秘密。

他們到底要幹嘛?

「大哥,」廚子忽然恭敬起來,對淡眉毛點頭哈腰說道:「兄弟跟着你,赴湯蹈火。咱們倆到外邊吃香喝辣,讓那頭黑驢爛這兒漚肥吧。」

「小聲點。」

「是,是,」

老黑用陰沉沉的目光盯着淡眉毛,疑惑地問:「咋,你能瓜瓤里透水?怕不是吹牛皮漲大桿兒吧?」

淡眉毛兇巴巴地說:「混蛋,老子沒功夫跟你磨牙,干不幹,一句話,死就死,活就活,磨嘰個屁。」

「干,」

廚子惱怒地說:「大哥,不帶他,這頭黑驢黑心爛肺,蛇肝鼠膽,一上陣凈會拉稀。」

「屁話,眼下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別給老子窩裡反。都聽好了,月老兒上了東窗,柳枝兒撥火,合手字兒的買賣……」

羅漢雄慢慢聽明白了,他們是要越獄。

這仨傢伙悄聲嘀嘀咕咕,正在醞釀一樁非常驚險的行動——晚上要從這座水牢里逃出去。但是羅漢雄非常納悶兒,大家都被綁在柱子上動彈不得,如何逃得出污水坑?又如何逃出宋家大院?

不過,他們都是狡猾的悍匪,沒什麼事干不出來。

「喂,小白臉兒,」淡眉毛扭過頭來,衝著羅漢雄瞪眼擰眉,問道:「你干不幹?」

「干,」

羅漢雄毫不猶豫地回答。

此時他沒有選擇,如果不參與土匪們的越獄,必將死路一條。而且在污水裡泡久了,皮脫骨爛之苦,想想也可怖。

廚子不滿意地說:「大哥,那是個夯貨,狗屁不通的雛兒,帶他做什麼。累贅。」

「眼下大家同舟共濟,他趕上了,就是緣,否則他透了風,誰也走不成。」

「那就摘了他的瓢兒。」

「少廢話。」

「是,是,」

羅漢雄聽得心驚肉跳,雖然不完全懂,但他們的意思卻估摸個大概,心裏對淡眉毛有了感激之心,而對於廚子卻心生厭惡。

這時候,他看見淡眉毛的身子在往水下縮。

胳膊上綁縛的繩索很緊,但是他很頑強,忍着被繩子勒痛,一點點把身子連着繩索一起順着木柱往下蹭。雖然每次只能下移幾毫,但身位越來越低。

他的脖子已經縮進水面了。

羅漢雄甚是奇怪,淡眉毛此舉,無異於自殺,若是口鼻縮至水面之下,豈不片刻間就會淹死?

他要幹嘛?

此時老黑問道:「大哥,你把柱子底腳踹爛了?」

「嗯,」

羅漢雄大驚,這……有點不可思議,這些土匪當真堅忍,令人驚嘆,淡眉毛為了脫困,用腳把埋於水坑裡的木柱底部給踹爛了,從而想出這個「縮身而出」的法子。可是,如果他縮至水下後不能在一分鐘里脫出身來,那隻能活活淹死在污水裡。

夠狠!

淡眉毛臉上的皮肉輕輕抽動着,一副毅然兇悍之色,下巴碰觸着污水,惡狠狠地說:「咱們黑道營生,命都是撿的,豁得出成龍,豁不出來成蟲,有沒有運,就得賭一把……我有件事,先跟你們倆賊崽子講清楚。」

他的目光像錐子似的盯在老黑身上。

「老黑,咱們若是逃得出去,你手裡那個『連字輩兒』寶貝,得給我。」

老黑咧咧嘴,一臉苦笑,「連字輩兒的寶貝,不在我這兒呀,我發誓,天打雷劈……大哥,兄弟拿命賭在這兒,若有連字輩兒的丁點消息,赴湯蹈火,也幫大哥搶過來,就算天王老子,也一刀殺了。」

廚子在旁邊嘀咕,「大哥,我看,那寶貝就在他那兒,這小子一個屁倆謊兒……」

「你放屁!」老黑厲聲喝道。

「別嚷,」淡眉毛輕聲喝止,「反正我把話撂這兒了,走哪路條子,你們倆看着辦,我可沒閑心磨牙放空炮。」

「大哥,兄弟三刀六洞,絕無二話。」

「大哥,若是那小子坑你,我嚼了他的腸子。」

「好了,我要動手了,逃得脫,咱們一起走,逃不脫,閻王殿前報上名。」

「大哥,你一定行。」

「大哥,小心。」

屋內三雙眼睛,都屏住了呼吸,緊緊盯着淡眉毛。

淡眉毛深深吸了一口氣,目光中透着兇狠,繼續搖晃着身子往下縮,他的口鼻已經沒入水下。

「嘩啦啦,」污水在翻卷。

淡眉毛的頭頂完全沒入水裡。

羅漢雄大張着嘴巴,眼睛瞪得銅鈴大。

十秒……十五秒……

水花仍在翻,污水渾濁,誰也看不到淡眉毛是否順利,如果繩索脫不出來,那他就永遠從水裡起不來了。

三十秒……五十秒……

嘩啦……水花猛地一翻,只見淡眉毛的腦袋從水裡拱出來。

屋內的三個人,同時發出驚喜的叫聲,但是很快便抑制住了。

淡眉毛大口喘着氣。

他背後的繩索已經脫開了,手腕上往下淌着血。

喘了幾口氣,淡眉毛趟着污水走到羅漢雄身旁,伸手去解他背後的綁繩,羅漢雄激動得簡直說不出話來了,身子微微有些顫抖,對他感激地點頭,「謝……謝謝。」

淡眉毛沒理他,挨個給廚子、老黑將繩索都解開。

幾個人都從水坑裡爬出來,濕淋淋地縮在窗沿下。因為被綁得過久,腿腳身子都僵直,大家慢慢揉搓着腰腿,做着熱身活動。

淡眉毛小聲叮囑道:「天一黑就下手,老黑登梁子,廚子掃盤子,你……」他扭過頭來對羅漢雄說:「你負責斷後,遇到有人追,不許慌亂,見一個殺一個,手軟不得。」

「行,」羅漢雄咬了咬牙。

沒錯,此刻手軟不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深山密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