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沈昭昭蕭熠
沈昭昭蕭熠 連載中

沈昭昭蕭熠

來源:google 作者:蕭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昭昭 蕭熠

沈昭昭作為新娘,嫁進定安候府三年,蕭熠都沒有碰她今晚,她趁着夜色悄悄摸進了蕭熠的衾被不料,沈昭昭剛觸碰對方的肩膀——「誰?!」人猛地坐起身,將沈昭昭狠狠拽住...展開

《沈昭昭蕭熠》章節試讀:

小說名叫《沈昭昭蕭熠》,是為主角的一部現代都市情感類型小說,《沈昭昭蕭熠》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
簡介:「誰讓你進來的?!」說罷,他將沈昭昭的手狠狠一甩,面露嫌惡。
沈昭昭低着頭,緊咬着嘴唇,被蕭熠斥責的面色蒼白。
「阿熠,我們成親也有三年了,蕭家需要一個孩子,阿熠,我也需要一個孩子……」...沈昭昭作為新娘,嫁進定安候府三年,蕭熠都沒有碰她。
今晚,她趁着夜色悄悄摸進了蕭熠的衾被。
不料,沈昭昭剛觸碰對方的肩膀——「誰?!」人猛地坐起身,將沈昭昭狠狠拽住。
「阿熠,是我,你弄疼我了。」
沈昭昭疼的抽氣。
月光透窗而入,蕭熠清晰看見沈昭昭身上的薄紗。
「誰讓你進來的?!」說罷,他將沈昭昭的手狠狠一甩,面露嫌惡。
沈昭昭低着頭,緊咬着嘴唇,被蕭熠斥責的面色蒼白。
「阿熠,我們成親也有三年了,蕭家需要一個孩子,阿熠,我也需要一個孩子……」沈昭昭緊緊扣着手,連指尖都發白。
聞言,蕭熠卻嘲諷斥道:「沈昭昭,成親的那晚我就說過,你一介村姑,不配誕下我蕭熠的子嗣!」說罷,他越過沈昭昭下了塌,撈起一旁懸掛着的衣衫披在身上,走出了房門。
明明屋內的暖爐燒得正旺,沈昭昭卻感覺到了一陣周身冰冷,似是深陷冰窟。
從成親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蕭熠不愛她。
蕭熠願意娶她,也不過是因為當初蕭老太君覺得她的八字與蕭熠合,想藉著成親,給重病卧床的蕭熠加喜氣罷了。
可縱然是這種荒唐的理由,她依然願意嫁給蕭熠。
後來,蕭熠果然挺了過來,卻始終沒給她一個好臉色。
儘管如此,她依舊愛他,也始終覺得,總有一天蕭熠這塊石頭會被捂熱。
有一天他也會愛上她。
可惜三年過去,蕭熠依舊厭惡她。
……三更天,府里的下人匆匆跑來扣響沈昭昭的房門。
「夫人,世子和友人在酒樓吃醉了酒,嚷着要您過去呢!」沈昭昭聽聞,連忙下床拉開了房門:「當真?夫君在哪?」猶記得,上一次蕭熠喝醉酒,將酒樓砸了個爛,被侯爺動了家法,如今傷才剛好,可不要再生事端。
沈昭昭顧不上梳洗,連襖子都沒披,跟着報信的小廝一路去了酒樓。
兩刻鐘後。
沈昭昭抵達酒樓廂房,剛要推門,卻聽見裏面傳出一句。
「你們是不知道,阿熠娶的那妻子,那叫一個蠢,整日跟他在身後『阿熠,阿熠』的叫着,恨不得黏在他身上。」
「我已經讓阿熠的小廝回去傳話了,你們等着吧,不出半柱香的功夫啊,准跟過來了!」話落,身側的小廝推開門,沈昭昭望去,正好和蕭熠冷漠的眼相對。
眾人瞧見了門口的沈昭昭,嘲諷得更加劇烈。
「這是哪來的鄉野村婦,臉上塗的脂粉還沒我們家洗衣的老婆子畫的好呢!」「喲,這還不到半刻鐘,人就來了,這鄉野村婦果然愛慘了世子,蕭世子,要不然,你就從了她?沈昭昭羞愧低頭,方才自己擔心蕭熠,哪還顧得上梳洗打扮?卻見蕭熠伸手撈過一旁的酒盞懸在唇邊,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
「從了?憑她也配。」

《沈昭昭蕭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