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蛇瞳
蛇瞳 連載中

蛇瞳

來源:外網 作者:蘇婉白重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蘇婉白重

八歲那年,父親燒死了老家挖出來的蛇,整個蘇家都遭了報應,子孫凋零,這一脈只有我活到了18歲。奶奶帶我問神婆我該怎麼活命,一條白蛇卻纏上了我,讓我懷蛇胎抵債,還當了他的出馬仙。嬰靈索命,我下了同行的臉面被陷害,打生樁鎮場子,一條惡蛟要挖我雙眼,與我不死不休。我的一雙眼睛背後牽扯出太多我不知道的前塵往事,我是蘇婉,還是其他人的替身?展開

《蛇瞳》章節試讀:

黃婆的頭死死抵着地面。

奶奶連忙按着我也一起跪了下去,雞皮疙瘩起了一身,我忽然心慌的厲害,屋子裡很冷,而黑暗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注視着我。

「蘇家欠債,今日斗膽一問白君,這債,該如何還?」黃婆問道。

只聽見有幾聲輕輕的敲擊,就像有人在用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桌子。

「欠命償命。」聲音清冷而低沉。

奶奶哭道,「蘇家上下的人都要死絕了啊!您收了我老婆子這條命也行,但求您讓這個女孩活下去吧!」

我氣急去拉奶奶,「奶奶!你亂說什麼呢!不許這樣做!」

「不死?可以。」那聲音饒有興緻地說,「但是欠了多少條命,就該還多少回來。你們家死了多少人,就算你們已經抵了多少條蛇。至於剩下的,就讓這個女人孕育蛇胎來償還,當年殺了多少,現在就生多少。」

奶奶當場呆愣住了,隨後顫抖着說,「白君,我孫女……我孫女她已經定親了……這約不能毀,毀了她就活不成了!」

我聽了這話反而一頭霧水,我什麼時候訂過親?

黃婆也抬起頭,一臉震驚地看着我,她似乎在給我和奶奶使眼色,讓我們不要亂說話。

屋內溫度驟降,蛇鱗摩擦在地上的聲音忽然響起,我卻在屋裡看不見一條蛇,心裏不由得發毛。

忽然摩擦聲在我身後停下了,一條冰涼的蛇尾忽然纏繞在我腳腕上,我一動不敢動,卻忽然聽見了鈴鐺聲從我腳腕處傳來。

那聲音在我身後,這一次竟然氣極反笑,一連說了三個「好」,「難怪!難怪蘇家子孫死的死、傷的傷,而你卻能好好地活到十八歲,原來是跟那個狐狸定親了!」

我一臉震驚,「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既然求了別人保你,又為什麼來問我?!」

那條蛇尾驟然發力,勒得我腳腕生疼,語氣狠戾,「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懷蛇胎,抵你們蘇家的債!」

我腦子裡閃過密密麻麻的蛇交織在一起的模樣,八歲那年的蛇窩景象好像又重新出現在我眼前,一陣噁心的感覺直衝心口,於是我脫口而出:「不可能!人怎麼能生蛇!」

黃婆猛地又開始磕頭,顫聲道,「白君息怒!白君息怒啊!」

「呵——」

陰冷的笑聲過後,死死勒住我腳腕的蛇尾消失,屋內的溫度似乎也回升了,但是之前熄滅的那根香居然從中間斷成了兩截。

黃婆跌坐在地上,「完了……完了完了……」

我剛把奶奶扶起來,她就指着我說道,「你們兩個快走,趕緊離開我這兒!我可不想跟你們一起遭災!」

我和奶奶幾乎是被轟出來的,回到家後,奶奶整個人彷彿更加蒼老了。

我忍了一路的話終於問出了口,「奶奶,什麼叫我跟狐狸定了親?」

奶奶的視線落在我腳腕上的那串紅鈴上,「婉婉,你腳上的這串鈴鐺,叫紅麝古銅鈴,是當年你爺爺從一位狐仙那兒求來的。」

我不知道這鈴鐺居然還有這種來歷,十分震驚,「那不就是說,爺爺求了狐仙保我?那咱們還去找黃婆幹什麼,這位狐仙他……」

奶奶打斷了我的話,「婉婉,沒有這串紅鈴,你早就跟蘇家其他孩子一樣夭折了,可這鈴鐺也只能保你到十八歲。」

我急了,「奶奶!這麼大的事兒,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啊!」

奶奶看着我,苦笑道,「奶奶更想讓你開開心心長大啊……至於你跟狐仙定親的事兒,我也不清楚,只有你爺爺知道。我只知道,咱們不能跟仙家毀約,否則你小命不保。」

問不出個答案,我只能一邊扶奶奶進屋,一邊安慰說,「奶奶,別多想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就是我生日了,您要開開心心的。」

奶媽沒說話,當晚卻堅持要跟我睡同一個房間。我拗不過她,只好兩個人躺在同一個炕上。

也許是身邊多了個奶奶,我睡得並不是很熟。午夜十二點剛過,我就聽到好像有什麼窸窸窣窣的聲音。

「咚咚——」

我忽然又聽見了有人敲我窗戶,可是當我坐起來,發現窗戶外面什麼影子都沒有。

我掀開被子,用手機光照了一下,猛然驚覺剛剛地上好像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

聯想起白天的種種,我心中一慌,翻身下了床。

我穿鞋下地,用手機又照了一圈,地上什麼都沒有。我鬆了一口氣,剛剛應該是我的錯覺,而窗戶估計也是風聲。我又輕手輕腳往床邊走。

「咚咚——」

這一次,我聽的更真切,不是風聲,真的有東西在敲我的窗戶。我看向窗戶時,一雙紅色的眼睛就在那兒盯着我。

我一邊尖叫一邊往床上跳想喊醒奶奶,可是被子掀開,我摸到了冰涼的蛇鱗。

「奶奶,屋裡進了蛇!」

我手忙腳亂地去開燈,可當燈亮起時,我發現房門口已經盤了更多的蛇,它們不斷湧入屋子,鋪滿了地面。

我尖叫着跳回床上,把床上那些蛇扔下去,可是越來越多的蛇開始往床上爬,我和奶奶奮力用枕頭不停地把他們拍打下去,但是蛇怎麼拍都拍不完,張着血盆大口瘋狂朝我們撲過來。

奶奶最先體力不支,一個不留神,一條蛇竄到了她的面前,對着她的手背狠狠咬了一口。

「奶奶!」我發了瘋似的想把那些蛇趕走,把奶奶護在最里側。她被咬的地方已經開始泛黑,我明白這些蛇居然還是帶毒的,立刻紅了眼眶。

奶奶苦笑着跌坐回床上,臉上逐漸褪去血色,「到底…還是躲不過去……」

看着密密麻麻的蛇潮,我對着門口哭道,「我知道你今晚來了!我答應你!答應懷蛇胎還不行嗎!」

《蛇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