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十里紅妝終不負
十里紅妝終不負 連載中

十里紅妝終不負

來源:google 作者:火焰兮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傾憐 北玥流雲 古代言情

第一嫁,十里紅妝,一夜凄涼,夫君和姘頭全都慘死,她不僅克夫還克姘頭第二嫁,為了不禍害良家男人,她和新娘掉包,竟又遇他,她求饒:「那夜的事情我向你道歉……」男人笑的魅惑眾生:「如果道歉有用,我用得着費盡心思騙你過來?」陰謀啊陰謀,她倉皇逃跑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三年後,他扯起反旗,禍亂天下,只為找到她展開

《十里紅妝終不負》章節試讀:

銀雪郡王府。

傾憐任丫鬟們為她沐浴更衣,然後便坐在床上,等待皇后所說的「圓房」。

其實她心裏很矛盾,雖然對北玥流雲很有好感,可是成親的夜裡,他那樣冷落她,還說要滅掉她的國家,她心裏便一直存着一股惱意。

但是為了在這帝國活下去,也為了給鬼戎爭取時間,她必須依附皇后。

她不是一個人嫁過來,她還肩負着融洽兩國關係的使命。

皇后說明天一早帶人驗房,所以今夜如果銀雪郡王來她房裡,她便認命了,如果他不來……她也不想去迎合他。

正在思索間,門被人打開,北玥流雲踏入房中,臉上是一貫的漠然。

鳳傾憐有些緊張,可是下一刻她臉上的表情便僵住了。

與他同時進入的,還有一個身穿碧綠裙子的女孩。

北玥流雲指着女人,目光一直盯着虛空的一個點,淡漠地道:「這是錦娘。我新納的側妃。」

鳳傾憐一愣。

雖然做足準備迎接他的怠慢,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納了側妃。

不僅納了側妃,連敬茶的禮節都沒有,直接就告訴她一聲,讓她知悉?

睇着男人波瀾不驚臉頰上一閃而過的挑釁表情,鳳傾憐蹙了下眉。

藏於秉性的倔強讓鳳傾憐不想坐以待斃。

目光在錦娘臉上逡巡,冷冷扯起唇角,不咸不淡地道:「突然就送我一個妹妹,夫君真是看得起我這個蠻荒之地的女人……」

銀雪郡王似乎一刻都不想在她這裡多待,拉着錦娘的衣袖便要轉身。

「慢着。」鳳傾憐低喝道:「母后知道您納妾么?」

北玥流雲直到這時才正式看了一眼鳳傾憐,正看到她微冷的眼神,眼底多了一絲不耐,並不搭理她。

「母后想必還不知道吧。假若母后知道,必然不會允許她進門。」

北玥流雲終於低聲喝道:「王妃先自求多福吧。」

鳳傾憐笑笑:「郡王說笑呢。我並不像母后反感你納妾。我同意你納妾。但是她要為我敬茶,行跪拜禮。」鳳傾憐睇了一眼錦娘,冷聲道:「否則我絕不接受這個女人進入王府!」

她絕對不接受自己的丈夫納妾。這在他們結親之前就說好了的。

但是如果他執意納妾,她也並非不讓。錦娘進來,她走!

北玥流雲睨着鳳傾憐,削薄的唇角勾勒出一道冷笑:「誰給你的資格去違拗我的決斷。你嫁過來之前,沒人告訴過你,要忍着點?」

一個戰敗國的公主,送來和親而已,卻如此囂張驕傲。

誰給她撐腰?

鳳傾憐依舊淡淡笑着:「姨娘疼我,不忍我受一點委屈而已。殿下如果非要納妾,就請進宮請示您的母后,我的姨娘。」

北玥流雲薄唇譏誚,一字一字道:「呵!母后疼你。本王倒要看看鬼戎被滅之後,還有誰願意疼你一個無主的累贅!」

她是累贅么?這個男人真是太毒辣,字字誅心。

假如她失去了鬼戎和東北慕雲世家的扶持,真的可能低入塵埃,連嫁給他都是奢想。

鳳傾憐身子微微顫抖。不過,她強迫自己忍住,不與他計較。

錦娘忽然笑起來,那笑聲有些瘋狂,鳳傾憐聽着這瘋狂的笑聲,心底不知道為何,竟然有些不安:「你笑什麼?!」

「讓我行跪拜禮?你配么?」錦娘的聲音尖利,彷彿對她充滿了仇恨:「你雖然是公主,但是是一個戰敗國的公主,你配得上郡王么?你用你的國家做賭注,非要嫁給一個不愛你的男人,你最終又會得到什麼?無非是夜夜獨守空房,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么?你的地位連你的夫君都不認可,就請你不要再自找沒趣了。」

錦娘高昂着頭,語氣里都是諷刺,彷彿她面前的並不是郡王妃,也不是尊貴的公主,而是一個可笑的小丑。

鳳傾憐握緊拳頭,強忍住扇這女人一巴掌的衝動。

如果是以前,她絕對不會給錦娘還嘴的機會。

可是現在,她並不受銀雪郡王待見,少不得忍住忍住強忍住。

她並非一定要嫁給北玥流雲,而是皇后和母親要用她的婚姻來換取鬼戎國的安全。

她本來就是假公主,正想離開鬼戎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知道要嫁的男人是他,而且她並不討厭,便決定奔赴千里,向他而來。

如果她早知道他並不喜歡她,絕不同意嫁給他!

鳳傾憐很想解釋,可是最終,卻覺得可笑……

他們不值得她去解釋什麼。

緊握的拳頭慢慢地鬆開。

本以為北玥流雲也會和錦娘一併笑話她,侮辱她。

卻聽到北玥流雲低喝道:「錦娘,你閉嘴。輪不到你說話。」

《十里紅妝終不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