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屍躺半月詭異重歸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 連載中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

來源:google 作者:不願長大的布偶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丁一 三金 懸疑驚悚

簡介:我是醫界(異界)里唯一一個擁有異能血統的人,但很久我都不知道如何激發異能導致我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釘,他們為了得到我的異能,不惜一切代價,僱傭亡命之徒對我各種追殺,常在岸邊走,總有濕鞋日,月圓之夜那晚,我掉進了陰魂村最忌諱的古墓里我在棺材裏躺屍了半個月之久,直到一道金光打到了我的棺材板上,隨後我獲得了重生,身體也發生了變化,自從有了新身體,之後的路上便充滿了詭異、驚悚的事情更是不斷發生,直到有一天…展開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章節試讀:

我叫三金,今年18歲,出生在醫學世家,是家族裡第九代傳人,也是唯一一個有着異能血統的人。

就在半個月前,我不得已需要獨自一人前往(陰魂村),走了半路發現身後有人跟蹤。

他們跟蹤我的原因很簡單,傳言只要在我成年後的第一個月圓之日,如果能得到我頭上的三根金髮,再滴幾滴我的血液,配合狐狸的奶水就可以擁有我的異能血統和神奇醫術。

得到異能就可以稱霸醫界(同異界,可以醫治異類)。

這次追蹤我的一個個都是亡命之徒,他們不惜一切代價,步步緊逼,不是我死就是他亡,招招致命,而陰魂村灰暗無比,加上我第一次踏足,不小心犯了禁忌,掉進了陰魂村最忌諱的古墓里,幸運的是躲過了兇徒的追殺。

在我掉進後的一段時間裏,都處於昏迷狀態,當我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竟躺在了棺材裏。

我用力的伸手拍打,一陣貓叫聲從我頭頂的棺材板一躍而過,隨後棺材板里出現了一道縫隙,透過縫隙我看見了一道白影牽着一隻黑貓消失在了黑暗裡。

第一次見這場景,說不害怕那是假的,我雖有異能,卻還不知如何運用,我甚至連這棺材板都打不開。

我拿出身上的工具,試圖利用縫隙一點點撬開它,無奈這棺材板過於厚重,簡直就是雞蛋碰石頭,不自量力。

此時的我飢餓難忍,我再一次拍打棺材板,希望被人發現,這時頭頂那隻黑貓竟給我叼來了類似屍體般的腐肉,我雖然很想抗拒,但求生欲由不得我清高。

連着吃了幾天黑貓給的食物,都快吃吐了,實在待不下去了,我再一次嘗試去推那棺材板,卻沒想到這一次我居然能徒手打開它。

我不明白黑貓是什麼情況,但好不容易逃出來了,滿身腐味的我,只想抓緊離開這詭異之地。

我使盡全身力氣從古墓里爬了出去,也不知道那些亡命之徒還在不在外面,陰魂村常年霧氣繚繞,夜晚更是黑漆漆一片。

我撿起一根長棍,像個盲人一樣小心翼翼的走着,突然耳邊傳來了一陣奏樂聲,這聲音很是凄慘,聽的人頭皮發麻。

很快聲音響起的地方也逐漸亮了起來,我揉了眼睛向光線的地方看去,竟看見一支送葬隊伍,難怪這聲音哀怨滿滿,可這大半夜的,怎麼會有人送葬?

之前有人提起,陰魂村的人就沒幾個是正常的,我沒當回事,現在細想這村,不僅名字恐怖,氛圍更是詭異。

還沒等我完全反應過來,啊,我被人一棍子敲暈了,等我再次醒來才發現我又一次躺進了棺材裏,這剛出來一個又進入另一個,看來今天是和這棺材杠上了。

我轉了轉身體,不轉不知道,一轉嚇一跳,這棺材裏居然還躺着一個女人,我掏出口袋裡僅有的熒光棒,打量着這個女人。

看樣子應該是剛走不久,皮膚白皙,畫著淡淡的妝容,雖然雙眼緊閉,但眉清目秀,唇紅齒白,不難看出,她生前應該是個很漂亮的女人。

好了,大家快停下,時辰到,準備下葬。

看樣子他們是要將我一起下葬了,迷迷糊糊的我聽見了一段對話,這聲音和我們村的村長一模一樣。

村長,我們為啥要搞這些?雖說那小子醫學過人,可終究是個死人了,我們還花這冤枉錢幹嘛?

而且這陰魂村,聽說髒東西很多,我們大半夜這樣會不會出什麼事?

你知道個屁,現在多少人想抓他,一個比一個價錢出的高,我們這麼多人怕啥?你知不知道縣長老樊的女兒前幾天剛過世,這不,我們也能近水樓台先得月嘛?

他可是出了大手筆,說無論如何都要找個完好無缺的屍體,給他女兒陰配呢,我們剛好能賺他一筆不香嘛?我可要警告你,這事決不允許說出去,否則我們兩個都不會有好下場。

什麼?這人果然是我們村那賊眉鼠眼的村長,陰婚?村長賺死人的錢就算了,可我還沒死呢?就惦記上了,虧我當年還那麼用心的救他老婆一命,太過分了!

我現在氣的恨不得馬上從這棺材裏跳出去,掐死他,正當我想破口大罵的時候,突然又傳來了奶奶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奶奶和村長在一起?

三金真是命苦啊,出生時便遇到天災,後來又染上了天花,好不容易活了下來,怎麼又死了呢?

我不相信,除非你們把棺材給我打開,我要親眼看看是不是我孫子。

哎呀,我說劉大娘啊,這三金都死了多少天了?怎麼打開?發臭的不成樣了,如果影響到村裡的風水你承擔的起嗎?

而且現在大半夜的,萬一驚動了靈魂,延誤你孫子投胎轉世的時辰怎麼辦?

太無恥了,為了賺這錢,村長居然光明正大的忽悠我奶奶,我忍不了了,必須推開這棺材板。

三金,你等着,千萬不要想我和奶奶啊,我一定會來看你的,你就安心的走吧!

說這話的正是我的好兄弟丁一,難道奶奶是被人控制了?所以他才故意強調讓我安心走,不然以他的個性,無論如何都要打開這棺材板的。

無奈,我只能靜觀其變,隨着時間一點點過去,我聽見了泥土蓋上來的聲音,看着棺材裏的女人,心裏五味雜糧,我還從沒有和一個女人這麼近距離的在一起,何況還是個屍體。

一層又一層的土幾乎全部掩蓋了上來,光線越來越暗,直到再也看不見,在這狹窄的棺材裏,我動也不能動彈,畢竟身邊還躺着一個。

我現在倒也不怕詐屍,更怕的是我真的會死,我還有好多事沒有做,好多恩怨沒有了結,不能這樣稀里糊塗的死去。

後來的我斷片了,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一道金光穿透了棺材板打在了我身上,夢見了黃泉路上的黑白無常。

啊…呼…一陣急促的呼吸聲,從我嘴裏發了出來,我蘇醒了。

不知道自己死了還是昏迷了,現在渾身提不起一點力氣,但所有的記憶都還在,我轉頭看去,身邊的女屍居然不見了,我嘗試着去打開棺材板。

三金,是你嗎?你可別嚇我啊,我是你的好兄弟丁一,你現在是人是鬼啊?吱一聲行不?

難道村長已經走了?我索性回了句,少廢話,臭小子,快給我打開這棺材板,再不開,我就真成鬼了。

三金真的是你嗎?太好了,你終於醒了,丁一帶着喜悅又哭泣的表情叫着我的名字。

我從棺材裏走了出來,他第一時間過來抱了抱我,拍了拍肩膀,隨後哭着說:「三金,我還以為真的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沒辦法接受你死了的消息,不敢相信你會死去,還好蒼天有眼,你總算挺過來了。」

別難過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嗎?對了奶奶去哪了?還有這是哪裡?我不是被下葬了嗎?

村長那奸賊,這兩天輪番在你墳墓那裡守着,我都快急死了,還好被我逮住了機會,偷偷在他們菜里下了點猛葯,才把你救出來的。

這不我剛和幾個靠得住的兄弟又把那邊的樣子還原了,免得村長發現異常。

好樣的,兄弟,那我現在回來了,怎麼還是躺在棺材裏呢?

這個棺材,原本是奶奶留給自己的,奶奶在棺材裏放了很多種藥物,說只有你在這藥物上躺上三個時辰,才能活下來,這真得慶幸你出生在醫藥世家,否則奶奶也救不了你。

丁一說的這些也不排除,但我覺得我能重生和那白影、金光應該有着密切的關係。

《屍躺半月詭異重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