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 連載中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

來源:google 作者:吹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吹綠 奇幻玄幻 廖雲

【軍校比賽機甲蟲族群像】聯邦大將軍廖雲,手底下帶兵無數,立下赫赫戰功誰料一朝穿越,她竟成了一個受人欺辱、被學生當成沙包踢的軍校教官G班學生桀驁不馴?她以雷霆手段把他們收拾得服服帖帖,乖巧聽話,帶領他們參加一個又一個比賽,拿獎拿到手軟人類實力下降,敵不過蟲族?沒關係,她身披馬甲,四處傳授失傳功法,卻一不小心成為了聯邦、帝國的座上賓,受千萬人尊敬正當她要退休環遊星際時,某個男人跟了上來,把她圈在懷裡,低聲在她耳邊道:「我可是你的私人機甲師,你要丟下我嗎?」展開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章節試讀:

意識慢慢回籠,廖雲感受到全身火辣辣的疼,微微一動還有骨頭碎裂的聲音。

她還沒來得及睜眼,一陣疾風刮過,一個拳頭就砸在了她的臉上。

鮮血從她嘴裏噴涌而出,人也被力道衝擊倒在了地上。

廖雲手指動了動,嘗試起身,可是無濟於事。

她身為聯邦大將軍,哪個不要命的敢對她動手?

還沒來得及細想,一片陰影遮擋住了廖雲的視線,活動關節的聲響傳來,帶着壓迫感。

「怎麼還不死?」

那人低聲喃喃,手上的動作不減分毫,對着她的面門又是一拳。

說時遲那時快,廖雲身體爆發出無限的潛力,側頭躲了過去,又伸出拳頭反擊。

不過她的拳頭砸在那人身上就像毛毛雨,對方絲毫未動,倒是她的拳頭以扭曲的狀態抽搐着。

眼見情勢不妙,她連忙滾到一旁思考對策。

耳邊傳來嘈雜的聲音,讓人心生煩躁。

她頭痛欲裂,腦海中兩個記憶充斥着,像是要把神經撕碎。

「我就說她不行吧,方岩成在地下拳場是出了名的狠辣,打不過也正常。」

「嘖嘖,這女孩真倒霉,上來就碰上了硬茬子。」

「不過有點殘忍了吧,要不要那麼血腥……」

「你新來的吧?這是方岩成特色,要是怕的話就別來比試啊?直接回家抱奶瓶得了。」

廖雲血氣翻湧,心臟跳得厲害,她努力壓抑住煩躁的情緒,強迫自己冷靜思考。

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漬,眯着眼看着方岩成一點點靠近。

他身高體大,肌肉要把衣服撐破,每走一步,地都在顫抖。

角度、方位、距離確認完畢後,廖雲猛地向前一衝,專攻方岩成右腿,招式新奇,一時唬住了對方。

廖雲依據短暫的交手、多年的作戰經驗,判斷出方岩成右腿有舊傷,走路姿勢有些奇怪,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她又趁對方愣神之際,雙手作鷹鉤狀,衝著方岩成的眼睛攻去,靈活運用清波術,氣息散開,讓人無法辨別她的方向。

「啊!」痛苦的慘叫聲從對方嘴裏發出。

廖雲一個過肩摔把人重重摔倒在地,報了剛才的仇。

此時她額頭上汗珠滾滾,順着她的臉頰滑落在領口深處。

裁判此時吹了一聲口哨開始計時,如果方岩成在十秒內還沒起身就判定廖雲勝利。

「十。」

廖雲睜開眼,意識恍惚。

「九。」

她也沒好到哪裡去,渾身沒有一處不疼的,關節錯位,手臂不正常垂下,筋脈破裂,肋骨也斷掉了幾根。

腦海中的記憶也沒消化完,只知道她好像穿到了幾百年後,成為了一個軍校教官。

「八。」

原身軟弱可欺,在學校被學生當出氣筒,在校外打黑賽被人陰,丟了一條命,根本來不及喊出『我認輸』這三個字。

地下拳場是黑色產業,裏面生死不論。觀眾們可以隨意下注賭誰贏,裏面的選手幾乎都是亡命之徒,為了錢連命都可以不要。

方岩成招招狠辣,剛開始享受逗人的樂趣,像貓抓老鼠那樣戲弄原身。後來沒了興趣就鼓足力氣拳拳到肉,專門往身體脆弱處攻擊。

裁判已經要喊到三了,廖雲在一旁默默歇息,等待最後的結果。

方岩成掙扎半響,在裁判宣布廖雲勝利時,從懷中掏出管藍色藥劑,低着頭努力向它靠近。

終於他嘴巴碰上了藥劑,方岩成牙關緊緊鎖住藥瓶,把液體慢慢送入口中。

藥劑生猛,他瞬間恢復戰鬥狀態,把外套扔在一邊,眼底帶着瘋狂,無視裁判的警告聲直衝廖雲而來,身影迅速,把所有力氣凝聚在拳頭上,一揮而下。

「轟——」

巨大的聲響出現在拳場上,觀眾席的人膽小的已經閉上了眼睛。

有些膽大的已經吹起了口哨,想像廖雲被爆頭,溢出紅白一片。

好戰狂熱分子大聲喊出方岩成的名字,激烈地應援。

沒錯,地下拳場視生命如草芥,實力為尊,哪怕裁判已經喊完倒計時,發出了警告。

塵煙散去,觀眾們沒有看到想像中的場景。

廖雲人已經躲遠,留下方岩成的手緊緊卡在地板上。

「有意思。」

方言成不顧手上的傷,直接從地板里把手拽出來,眼神鋒利地看向廖雲。

廖雲倚靠在圍欄處,喘着粗氣,心情十分糟糕。

她什麼時候這麼被動過?

要不是剛才她憑藉著敏銳的感知,匆忙避開滾到了一旁,不然她早就成了一灘肉泥,將再次面臨死亡。

還是大意了,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放鬆警惕。

此人喝的應該是短時間內讓實力增強的藥劑,情況十分不妙。

硬碰硬是不行,她只能以技巧取勝。

方岩成如同取命的殺神,實力更勝從前。

觀眾席上的人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錯過了什麼。

就當所有人認為廖雲如籠中之獸逃不掉時,她動了。

廖雲向方岩成衝過去,死死抱住他,然後雙手緊握,身體旋轉一圈,借力把他撂倒。

方岩成被撂倒後就起身,突然他發現看不見廖雲了。

正當他四處搜尋的時候,廖雲從他頭頂出現,雙腳踩着他的肩膀。

「她是怎麼做到的?」

「步伐鬼魅輕巧,完美與方岩成視線錯開,好厲害!」

「呵,小伎倆罷了,在絕對實力面前都是浮雲。」

方岩成伸手要抓住廖雲的腳,可一下子撲了個空。

廖雲跳了起來,此時她的目標不再是肩膀,而是方岩成的頭。

兩隻腳狠狠固定在他的脖子上,身體隨後倒去,倒掛在他的身上。

方岩成被絞得臉色發紫,他心知這樣不是辦法,於是雙手狠狠掐住廖雲的腿開始旋轉,然後狠狠向圍欄一撞。

幾乎是同歸於盡的姿態,廖雲被撞得胸腔震痛,但依舊沒有放腳。

她雙手放在方岩成背上,借用精神力,空氣漸漸扭曲,然後狠狠一拍。

沒人注意到空氣中的變化。

方岩成感受到背部肌肉像是被人活生生撕裂一樣,血管神經猛地收縮。

他怒了,不要命般往後倒,把廖雲摔入地下。

廖雲也不繼續纏着了,一個後空翻起了身。

現在她已經筋疲力盡,好不容易恢復的力氣也將消耗殆盡。

這樣下去不行,只能速戰速決。

她抬手抵擋方岩成襲來的拳頭,在力量的差距下,她的手腕發麻,骨頭咔擦作響。

另一個拳頭也在耳邊襲來,廖雲堪堪躲過,抬腳踢上他的腦袋,又接連不斷地出招,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廖雲的招式快而不亂,有條不紊,起初方岩成還能對上幾招,後來逐漸亂了陣腳被她一個斬月掌拍遠。

觀眾們被場上的反轉而震住,隨後又熱鬧起來,議論紛紛。

「這場戰局沒白來,還有反轉,總之兩字:精彩!」

「她用的什麼招式,好厲害的樣子,我好像從來都沒見過!」

「嗚嗚嗚,我把零用錢都壓給方岩成了,嗚嗚嗚要輸了。」

「靠!你要不說我都忘了,方岩成你起來啊!」

觀眾九成人都壓在了方岩成身上,經過剛才那人的提醒,全都嚷嚷着讓方岩成起身繼續應戰。

誰也不想賠錢不是?

廖雲聽着觀眾席齊齊支持着方岩成的聲音,嘴巴抿成一個弧度,下手的力道更重了。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