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蜀道修仙
蜀道修仙 連載中

蜀道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拼搏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青 蘇晨

一間縣城當鋪的夥計~本想輕鬆過完一生無意中發現了一枚玉佩~從此踏上一條修仙之路開始了一奇妙的修仙旅行展開

《蜀道修仙》章節試讀:

鵬國452年,蓉州郫縣,5月的晨陽還有點懶洋洋。余記當鋪的躺椅上躺着一個少年,因為蓉州的地理原因,少年雖然看起來穿着樸素,但是略顯稚嫩的小臉掛着一絲笑容手拿一杯茶曬着初升的太陽,看上去好不愜意。

少年名叫蘇晨,一個月前來余記當鋪做了夥計,說是當鋪其實不過是一間門臉很小的典當行,與城裡的李氏典當以及陳氏典當完全沒法比。不過余記也並非城中小戶,余記在郫縣是有名的布商,這個當鋪只是余記給到蘇晨三叔的一點產業而已。說起蘇晨的三叔,其實蘇晨並不熟悉,只是很小的時候聽父母講過還有一個三叔,三叔自小生的秀氣,用周圍鄰居的話來說就是小白臉,18歲的時候就被城中余記的二小姐看上做了上門女婿了。蘇晨原本郫縣外80里處蘇家莊的孩子,自小沒進過城,家中父母本就是農民。蘇晨又是家中老大,還有個8歲的妹妹,和5歲的弟弟。原本蘇晨在家中幫父母砍砍柴,種種地日子過的就很難。但是隨着蘇晨年紀越來越大,家中又並無多少積蓄父母便想到把蘇晨送到城裡的找個手藝活來多賺點零用。

一個月前蘇晨早起砍柴回來,再次在家中看到三叔,還是那個一身綢緞的男人,蘇晨自小生活在蘇家莊沒怎麼見過大戶人家,但是蘇晨看到三叔也不得不在心裏暗暗嘀咕:確實是個美男子。三叔身高七尺皮膚白凈,看上去很有派頭。蘇晨14年來見過最有氣質的就是他們村長了,但是跟三叔確實沒法比。其實蘇晨自小在蘇家莊,說是一個庄不過10多戶人家,家家都是農民沒見過這些也算正常。看到父親跟三叔坐在桌子蘇晨默默的站在旁邊偷偷的打量着三叔,也許心裏在想長大了想做三叔那樣的人吧。

然後就聽見父親:「老三啊,叫你回來時在是沒辦法了,孩子越來越大,家裡的情況你也了解,你看如果可以的話把孩子帶去城裡安排份事情做吧,哪怕每月領少許的錢都是可以的。」蘇父是家裡的老大,兄弟本有三個,老二前些年打仗的時候死在了戰場,如今也就三叔一個兄弟了。三叔雖然常年不回家,但是大哥家裡的情況也是了解的,雖然三叔看似穿着華貴,但是具體什麼情況蘇父也不了解。只是聽說余記是城中的大戶,想來三叔過的還是不錯的。三叔回頭看了眼蘇晨,蘇晨雖然從小都在幹活,但是卻是不是很黑的那種,雖然算不上白白凈凈但是眉清目秀也還算的上,尤其是一雙眼睛特別明亮。但是有點黝黑和粗糙的雙手確實證明也是幹了不少活的。三叔低頭躊躇了一會問道:「小晨啊,願意去城裡干點活嗎?」蘇晨抬起頭看了眼三叔說道:「願意的三叔,啥活我都能幹,能為家裡減輕點負擔就好。」

三叔沒有再和蘇晨說話,只是站起來跟蘇父說了一句:「大哥我回去安排下,最多三天我過來接小晨,你也知道雖然我再城中但是上門女婿也沒有那麼好當,不然也不會這麼多年跟你們聯繫這麼少了,我這邊就先回去安排了。」蘇父表示理解,輕聲說道: "謝謝,吃口東西再走吧雖然都是粗茶淡飯,。 "三叔拜拜手:「不了大哥,你跟嫂嫂準備點衣服之類的過兩天我來接小晨。」說完三叔便走了。

三叔走了後,蘇母走了出來,臉上明顯有過哭過的痕迹,看了看兒子。蘇晨看着母親:「媽沒事,我這不是去大地方了還能賺錢補貼家用,一會您跟我爹都能輕鬆點,說不定等我賺錢弟弟妹妹都還能上學呢。」蘇母伸手摸摸了蘇晨的臉沒有說話,父親也是蹲在門口看看了天空,一時間家裡的充滿了離別的傷感。蘇晨看了眼父母輕聲說道:「我去挑水了。」便走開了,他也不想面對這個即將離別的氛圍。蘇父蘇母本就是老老實實的庄稼人,如果不是家中實在過不去下,確實也不想兒子離這麼遠,但是確實是沒辦法。而且村裡同樣大的孩子,有好幾都去城裡學了手藝,尤其村長的兒子蘇天聽說在城裡的打鐵鋪找了個學徒的身份,每月足足有200文錢,想到這裡蘇父好像是想通了,站起來告訴蘇母:「去做飯吧然後幫小晨準備幾件衣服吧,過幾天他就要走了。」蘇母聽完,轉身默默的離開了。

眨眼兩天時間轉瞬即過,當初三叔說的是昨晚三天,如果沒意外的話明天早上應該就回來了。晚間飯桌上,一家五口默默的吃着稀飯,臨吃完前,蘇母抬起頭淚眼婆娑的看着蘇晨:「去了城裡萬事要小心,千萬要聽你三叔的話,娘知道你聰明,雖然你話少,但是您懂事早,跟村裡其他的小孩也不一樣,娘希望你以後能過上還日子。」蘇晨被蘇母一說,也是有點感動,他強忍情緒告訴母親:「娘您放心,我會的。」夜晚回到房間的蘇晨,看着已經熟睡的弟弟,輕手輕腳的上了床,弟弟妹妹還小他們還不明白80里的距離對他們這樣的家庭來說有多遠。躺在床上的蘇晨,並無要離去的緊張,反而有些許的期待,或許在是幻象城裡的繁榮,也或許是在想以後是否能成為三叔的那樣可以穿着綢緞坐着馬車的人,因為對現在的蘇晨來說三叔也許就是最成功的人了吧。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要走的道路遠不是三叔這樣的人可以走的,而是一條充滿刺激的修仙之路..........

「夥計你這裡都可以典當什麼啊。」突然一聲呼喊喚醒了蘇晨的回憶。聽到呼喊的蘇晨,馬上從躺椅站了起來對着眼前的男子一臉笑意的說道,「客官這裡什麼都可以典當,只要您的東西有價值,完全沒有問題,您放心。」如果蘇晨父母,在這裡看到這樣的蘇晨,估計會驚掉下巴,這還是那個在家中不怎麼說話的蘇晨嗎?這明顯是一個做了很多年的夥計啊。其實在三叔帶蘇晨回來的當天,三叔帶蘇晨到當鋪門口後只說了聲:「有事找當鋪的老趙,每月300文會按時發給你,之後蘇晨就在也沒見過三叔。」反而是大概50歲左右的老趙一直在帶着蘇晨做事。而之所以蘇晨會突然這麼活躍,是因為蘇晨本來就是頭腦活泛之人,只是在村子裏與人交流的時間甚少,而且同齡蘇晨也感覺和他們交流不到一起,所以蘇晨在村子裏的時候話語很少。而當鋪的老趙,蘇晨管他叫做趙叔,在這個行業整整做了30年,聽趙叔說好像三叔是救過他孩子的命,要不早就去大當鋪做了,三叔給他不少月錢,他也樂得在此休閑做事。就這樣蘇晨在一個月的時間裏跟着這個有三十年經驗的趙叔,確實學到不少東西尤其是典當行業本來就是三教九流之人,確實不是之前蘇晨的性格可以做的。就這樣蘇晨跟着這位客官到了裡屋,他拿出來了一個玉簪,看起來成色不錯的樣子。蘇晨拿着看了下,趕緊對着裡屋喊了聲:「趙叔,有生意上門了。」裡屋內,不緊不慢不走出一個有點駝背的半老頭子,看着蘇晨手裡的玉簪,接過去只是摸了一下便問道:「客官想當多少錢呢?」男子說道:「只是有點急用,是家裡為數不多的東西,10兩銀子,一個月後會來贖的。」

老趙看了眼蘇晨說:「開票據」。蘇晨連忙拿出紙填寫好了,金額以及相應的歸還時間,並告知需要按時歸還銀子,過期不候,便拿出了銀子給了男子,而後男子便腳步匆忙的離開了。蘇晨看了眼老趙說道:「趙叔這筆生意如何,這簪子成色怎麼樣啊。」「還可以,不過也不是什麼挺好的東西,一會你會慢慢懂得,你三叔讓你過來幫忙,你就多學多看就好了,該教你的慢慢的都會教你的別心急,我去裏面躺會有事叫我。」老趙不慌不忙的說道,然後便又進了裡屋。蘇晨則是又去了門口的躺椅,繼續躺着了。其實蘇晨剛來的時候,是很拘謹的因為趙叔雖然人看起來不錯,但是對於蘇晨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來說,做工不就應該規規矩矩的接待客人,伺候好師傅。但是半個月前老趙跟他說:「這裡是當鋪,不就客棧的店小二,你呢也不用太過拘謹,當鋪這行靠的主要是活泛的腦子,腦子只要靈活比你做哪些形式主義要強的多。」然後這個月的時間,蘇晨跟着老趙確實見到了不少形形**的人,慢慢的也就放開了,而且老趙本來就是個除了工作外話不多的老頭,每天除了來客人之外,就在裡屋睡覺,蘇晨也不知道,他那麼大年紀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瞌睡。

晚間,忙碌一天的蘇晨做好了飯菜和老趙在桌子慢慢吃了起來,期間蘇晨問過老趙,怎麼三叔一個月了都沒來過當鋪,因為之前蘇晨聽老趙說過這個鋪子是三叔的,興許是老趙今天心情不錯,從老趙口中得知三叔基本一月才會來一次收賬,這個當鋪雖然是余記的但也是給到了三叔在打理,但是基本他都還有別的事情在忙,所以很少來。吃完飯後蘇晨早早的睡下了,而老趙則是出去了,對此蘇晨也沒有多問,因為每隔兩三天老趙晚上都會出去一次,一個月來蘇晨已經習慣了。在想着明天就可以拿着300文的月錢給父母寄回去的時候,蘇晨臉上掛着滿意的笑容沉沉睡去了。

《蜀道修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