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贖物
贖物 連載中

贖物

來源:google 作者:簡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柏松 現代言情 簡瓷

他是陸洵宴?!錦儷忽然大聲喊了一下嗯?簡瓷完全不知道錦儷在激動些什麼大學畢業後,她就嫁給了柏松,爾後一直在家裡做.........展開

《贖物》章節試讀:

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小說《贖物》,小說《贖物》講述了主角簡瓷景小妖陸洵宴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簡瓷文筆精深。
值得閱讀,簡介:...對,我是把維生素片換成了避孕藥。
簡瓷,你還不清楚嗎,我一直愛的人是秀秀,要不因為你背後有簡家,你看我願不願意搭理你。
還和你生孩子?
做夢去吧!
這些年在你簡家做上門贅婿的窩囊日子,我受夠了,柏松步步緊逼,字字珠璣,絲毫不顧簡瓷絕望恐懼到深淵裏的眼神,所以,作為簡家人,你怎麼還不去死?
密集而成的雨簾像是一雙大手扼住簡瓷脖頸,胸腔悶得厲害,她只好緊緊掐住喉嚨蹲在地上。
雨水順着髮絲滑下,簡瓷被灌得狼狽不堪。
柏松你這個禽獸。
禽獸?
簡大小姐罵得好柏松半句不言,輕蔑一笑,抬手啪啪鼓了鼓掌,站在黑色雨傘下,神色倨傲注視跌在草叢裡的簡瓷,烏黑晶亮眸孔中滿是漠然。
良久,才繼續徐緩開口。
或者也可以這樣,我們好聚好散,你只要像以前一樣聽話,乖乖按照我的安排做,不哭不鬧,我可以念你這四年里無數次拉我一把的份兒上,考慮不讓你過得太慘。
好聚好散?
這些年,因為他柏松,簡家企業瀕臨破產,爸爸急火攻心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死亡,哥哥聽了他的鬼話南下去談生意,至今也下落不明簡家都毀了,如今他一句好聚好散,卻可以說得這麼雲淡風輕?
哈哈哈!
簡瓷迎着雨水笑了好久。
柏松的反骨,早該被察覺的。
只怪自己豬油蒙心太傻,害了所有她愛的人片刻,簡瓷擦乾臉上淚水雨水凌然起身,神色陰沉看着他,我連家都沒了,你覺得,我還不夠慘嗎?
簡大小姐看清現實吧。
柏松無所謂地挑眉冷笑。
柏松,我恨你話音才落,簡瓷猝然舉起從草叢裡胡亂抓起的一塊石頭,朝着他狠狠砸去。
鼻樑上的鏡片猝然碎成幾塊,柏松捂住鮮血橫流的臉慘叫一聲,鬆開手,左眼已經血肉模糊。
他厲聲叱喝,賤女人,我是給你臉了!
柏松幾步衝來,單手掄起簡瓷,抬手悶出兩耳光,抓住簡瓷肩膀,端起自己的膝蓋狠狠往她肚子上猛頂幾十下,直到簡瓷氣息奄奄被他扔在泥水坑裡。
婊子,你別給我裝死,柏松拽住簡瓷頭髮,強行讓她起身看着自己猙獰可怖的臉,老子這隻眼睛要是沒了,就將你關起來凌遲!
說完狠狠往後懟。
他的力氣很大,簡瓷腳下完全站不穩,只感覺有一股力氣把自己往後壓去,接着整個人便毫無支撐地摔下了身後斷崖!
柏松怔了許久,迅速爬到斷崖邊,愣愣看着雨霧纏繞的崖底,神色僵住,良久沒法說出一個詞來他很慶幸自己已經把簡家大權握在了手中。
憑藉這份勢力,所有想要打聽簡瓷去向的消息,都可以被他壓斷。
柏松低聲獰笑了一下。
從此,他也是業界高嶺花了。
口鼻間氤氳不散濃濃消毒水味,半夢半醒間,簡瓷在一片寂靜中,聽到了耳旁生命監視器儀器在有條不紊地發出滴滴聲好疼啊。
簡瓷想要翻個身,卻發現自己渾身上下都被纏滿醫藥紗布,稍微一動,五臟六腑便牽着全身,疼得她冷汗直冒。
怎麼回事,這裡是醫院重症監護室吧,她怎麼來這了,全身還疼得這麼厲害,像被撞斷了幾十百塊骨頭陸先生,病人現在生命體征還不穩定,在初步診斷治療的這段時間裏,是不容許任何人探視的,希望您能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
陸總?
哪個陸總?
安靜半瞬後,簡瓷在全身的劇烈滾痛中,聽到了一個仿若碎玉般清晰,卻帶着几絲寡冷寒意的男聲,我晚點再來。
片刻,一陣腳步離去聲。
隨着腳步聲遠去,簡瓷痛得抽出口冷氣,暈暈沉沉地再次睡了過去。
紛雜混亂的夢境里,她看到了柏松那張扭曲可惡的臉,一直都存在的第三者徐秀秀親密抱着他,睥睨雙眸看着她,臉上掛滿勝利者的微笑渣男賤女,一丘之貉!
柏松,徐秀秀,你們這對狗男女,我和你們拼了!
簡瓷氣到炸裂,跑着撲上去,卻被柏松一把拽住肩膀,直接扔出了身後幾十層樓的天台啊!
窒息失重感再次襲來時,簡瓷猛地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不再是監護室里黑漆漆一片的冰冷儀器,而是乾淨到發亮的純白天花板。
醒了?
男音低啞磁性,不帶一絲柔緩。
誰在給她說話?
簡瓷想要側首,被護頸儀固定着的腦袋卻絲毫沒法動彈。
她只好試着開口,你是誰?
對方發出几絲輕微合上書的聲音和腳步聲。
幾秒後,一名身穿深藍色高定西服,身材高大,容貌俊美到不可方物的年輕男人,緩沉立在了她的病床頭。
男人有着健康小麥膚,每一根頭髮都理得乾淨清爽,眼窩深邃,眼尾微微挑起的狹長瑞鳳眼裡,透着几絲讓人捉摸不定的淡然和冷靜,鷹鉤般挺拔的鼻樑下,淺紅薄唇性感又精緻簡瓷看得有些發愣,全然忘記了自己要說什麼。
最後,還是對方率先開口回答了她的問題,陸洵宴。
陸洵宴?
這名字好熟悉。
是在哪本雜誌上看到過?
還是在哪個節目里聽到過就在簡瓷悶着腦袋回憶陸洵宴這三個字時,男人忽地低聲開口,景小姐,車禍的事,我很抱歉。



景小姐?
車禍?

簡瓷轉了一圈自己渾身上下僅能動的眼珠,迷茫看着他。
我撞了你。
陸洵宴意簡言賅,同樣看着她。
任憑簡瓷怎麼不信,事實的確也已經發生了。
被柏松推下山崖絕對必死無疑,可誰料,她竟然意外重生到了一個叫景小妖的外賣女孩身體里,慢慢接收着原身的記憶!
比如,原身來自一個小鎮上的底層工薪家庭,有一個還在讀研的男朋友,以及一堆遠房親戚簡直像在做夢。

《贖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