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連載中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

來源:google 作者:璞玉待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雨柱 許大茂 都市小說

簡介:穿越到禽滿四合院,我竟成悲劇人物傻柱,還好坑人系統傍身,禽獸不能靠近!秦淮茹纏我,坑她!許大茂惹我,坑他!賈張氏叼我,坑她!賈棒梗偷我,坑他!其他人算計我,照坑不誤!反正都是一群禽獸,唯有系統誠不欺我誰惹我,坑哭誰!坑人就能變強,我黑化了,我也變強了!展開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章節試讀:

因為和兩個妹妹搶着吃,棒梗吃得太急了,雞肉都沒有嚼碎就咽下去了,吐出來的污穢里可以明顯地看到雞塊。

這有催吐功能得黃芪紅棗湯,就是傻柱專門為這個吃了誰家飯,砸了誰家鍋的白眼狼準備的。

「棒梗,原來是你小子偷吃了我家的雞!」婁曉娥惡狠狠地看着棒梗說,恨不得把棒梗直接生吞活剝了。

「好你個秦淮茹,秦寡婦,你若是養不起你家的這幾個拖油瓶了,你就找個男人嫁了!別一天唆使你的兒子整天偷雞摸狗的,還以為我是傻柱呢!我可不是好惹的,我今天就拉着他去坐牢!」許大茂一邊咒罵,一邊就要拉着棒梗走。

「許大茂,你幹什麼?放開我兒子!」秦淮茹一把把棒梗扯過來,護在自己的背後,儼然一隻護犢子的老母雞。

棒梗突然感覺肚子一陣絞痛,臉也漲得通紅,他要「兩端開花」了……

棒梗衝出人群就要朝廁所跑去……

「大家攔住他,狗東西偷了我的雞,還要逃跑,沒門!」許大茂說著。

人有三急,水火無情,棒梗跑到廁所就是一通狂轟亂炸……

上吐下瀉,兩端開花!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

【叮,恭喜宿主獲得隨身小空間】

【功能介紹:可以貯藏物品,也可以種植、飼養】

一道一通提示音從何雨柱的腦海里傳了過來。

「系統,如何進入隨身系統?」何雨柱問。

【只需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說「進入隨身空間」就可以進入】

【溫馨提示:宿主可以給隨身小空間取名】

「快活窩窩」何雨柱隨口說。

【宿主獲得名為「快活窩窩」的隨身小空間一個】

何雨柱的耳邊響起了系統提示音,隨後何雨柱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才懶得和那幫子禽獸浪費生命,他要去探索自己的小宇宙,創造屬於自己的輝煌。

「進入快活窩窩」!何雨柱一聲指令。

何雨柱瞬間消失在房裡,當他再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出現在另一個世界裏。

這裡是一片空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土地,一看顏色就知道十分肥沃。

「系統,這怎麼如此荒涼?」何雨柱有點失落,他以為隨身小空間如同陶淵明的桃花源呢!

【叮,隨身空間可以成長】

【收集靈物,宿主可以提出自己訴求】

又是一通一通提示音。

「什麼是靈物?」

【古董、玉器、金子、大齡處女】

「啥?大齡剩女?是靈物?」何雨柱差點笑噴。

這前三樣,他倒是很能理解,畢竟物以稀為貴,能稱的上靈物,只是這大齡處女幾個意思?

果然凡是經得住時間洗禮的都是好東西!

何雨柱突然就悟了!

他默默記下系統升級需要的靈物。

【補充說明:宿主可以通過隨身小空間和其他系統宿主聯誼】

哦嚎!這簡直爽歪歪!

何雨柱還在愁這四合院都是禽獸,沒有一個交心的朋友,自己以後會很孤獨寂寞冷……

沒想到系統竟然有這麼人性化的設置!

「坑人系統誠不欺我!」何雨柱極度興奮地說。

……

四合院內。

「許大茂,我要和你拚命,棒梗可是我們老賈家唯一一個帶把的獨苗,他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和你拚命!」賈張氏一邊在院子里「騰騰」直跳,一邊指着許大茂的鼻子咒罵。

剛才何雨柱進入了自己的「快活窩窩」,但這裡的其他人可一點都不快活。

棒梗上吐下瀉,直接在廁所里虛脫了,如果不是一大爺手快,差點一頭栽進茅坑裡……

整個人都癱軟了……

「就算孩子偷了你的雞,小小年紀被嚇癱軟了,你一個大人沒一點大人樣……」一大媽看着許大茂忿忿不平地說。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以前看電視還沒發現,感覺一大媽話少人賢惠,沒想到是個妥妥的聖母婊,和一大爺那個偽君子真是特么絕配!

許大茂這個時候四處尋找何雨柱,怎麼這傢伙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偷了我家雞還有理了,上吐下瀉昏厥虛脫也不干我許大茂的事!」許大茂嘴上這樣說著,但還是有點害怕,萬一這秦淮茹和賈張氏纏上他,他可就完了!

「棒梗奶奶,你趕快起來,這麼冷的天,把你凍出個毛病可就不好了……你家棒梗明明是喝了傻柱熬的那個湯才上吐下瀉的!」婁曉娥一邊把賈張氏拉起來,一邊說。

許大茂聽了婁曉娥的話,他突然有點興奮。這娘們關鍵時候腦子還挺靈光,不愧是我許大茂的女人!

「我媳婦說的對,這都是傻柱,乾的好事!你看他現在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這就是典型的做賊心虛!」許大茂和婁曉娥對視了一眼說。

其他人聽了許大茂的話,也覺得有點奇怪,這何雨柱人送外號「傻柱」,就是因為太熱心,顯得傻裡傻氣的。

尤其是秦寡婦家的事,他是更加上心,但這會兒卻不見他的蹤影,這的確有點不正常。

「一大爺,你就看吧,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回你可不能偏袒傻柱呀!」許大茂故意假裝可憐巴巴地說。

「柱子……柱子……」一大爺環顧四周,一邊叫何雨柱。

「看來這小子是躲起來了,把我們這院里的三位主事大爺不放在眼裡了!」二大爺惺惺作態地說。

「是呀,這傻柱飄了,剛我給打招呼,理都不理我!」三大爺閻埠貴迎合說。

這三個老東西,也不知道主事的權力是誰賦予他們的,頗有點倚老賣老的意思。

「傻柱,是不是做了虧心事不敢出來,躲在自己家裡了!」婁曉娥說。

賈張氏聽了婁曉娥的話,一下子從地上翻起來,跨到何雨柱家房門口。

「傻柱,你給我出來,你到底剛才給我家棒梗喝的什麼東西,如果棒梗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和你拚命!」賈張氏一邊拍打何雨柱的房門,一邊說著。

房間內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如果不出來,我就死在這裡!」賈張氏威脅說。

她並不會真的死在這裡,她心裏很清楚,許大茂兩口子可不是善類,她可訛不了他們,但傻柱被他們賈家坑蒙拐騙慣了的!

柿子當然是挑軟的捏!

……

何雨柱對系統發出指令,瞬間回到自己家裡,他剛回來就聽到外面鬼哭狼嚎的。

這真特么糟心!

《四合院:誰惹我,坑哭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