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肆意淪陷
肆意淪陷 連載中

肆意淪陷

來源:google 作者:顧小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晉 現代言情 許言

「小爺,我不是有意頂撞你的」聿執眼神變了,「頂、撞,我是有意的,你喜歡嗎?」展開

《肆意淪陷》章節試讀:

她意識到聿執往後退了步,也想起身,男人抬手在她腰上輕拍,「聽話。」

許言傾只好趴了回去。

聿執拿着球杆走到旁邊,他埋下身時,她一眼望進男人綿延至褲腰內的結實肌肉。

許言傾不甘心,孤注一擲也要搏到底。

「聿家跟趙家是聯姻,如果這些照片經過了輿論的發酵,就算小爺不在乎,可走在路上總要顧忌別人的眼光吧?」

聿執沒讓她起身,許言傾乖乖地趴着,他一個用力猛擊,紅色的桌球快速滾過來。

這一下要是撞許言傾腦袋上,肯定疼,她握緊手掌,更有一種恥辱感從她的骨頭縫裡竄出。

球正好撞在許言傾胸前。

她聽到聿執笑了聲,「真不錯。」

許言傾臉漲得通紅,聿執走上前幾步。

聲音冷了,表情也冷了。「威脅我?」

「小爺,只是幾盒葯而已,等到它正式上市後,我就不會再麻煩您了。」

可聿執就是不願意給。

「你最好別再打照片的主意,這要真曝光了,趙家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許言傾撐起身,雙目沉寂,「我做好了最壞打算的。」

「那你還敢來找我?」

這個男人,是這樣的鋒利和冷漠,他直勾勾盯着她,許言傾唇瓣發白,一張臉像是用白紙糊出來的。

她扯了下嘴角,但笑得很難看。

「如果不試試,我就只能等着給我妹妹收屍了。」

她聲音有些發顫。

可聿執這人,何等冷血。

旁人的生離死別,拆不開他那顆堅硬的心臟,「我要你,多簡單的事,把你給我,就能救你妹妹。」

他說得輕巧。

可許言傾一年前被撕裂的那道口子,從未癒合過。

她聲音都變得蒼白起來,「那我,就只能給我自己收屍了。」

聿執望進許言傾的眼裡,那裡沒有一絲光。

他抬腿搭坐在旁邊的球桌上,他隨手拿起一顆球放在掌心內。

男人五指張開,修長的手指一根根握緊手裡的球,鬆開,再狠狠捏緊。

許言傾呼吸微緊,某處的記憶被點醒,這是恨不得將她釘死在恥辱柱上。

聿執輕嘖出聲,「有點硬。」

他揉了一把後,將球丟回桌上。

他嘴裏的滾字還沒說出口,就看到江懷匆匆上樓來了。

「小爺,宋晉衝進來了,保鏢都攔不住。」

許言傾腦子裡還在盤算着怎麼繼續談判,卻沒想到要在這面對宋晉。

她望向聿執的眼神總算有了波動,「別讓他上來。」

她沒法面對他,就算長十張嘴都解釋不清楚。

但許言傾已經聽到了腳步聲正在逼近,已經到了二樓,「姓聿的,你在哪?」

聿執看見許言傾緊張地望向四周,這兒沒有能躲藏的地兒,他好心地朝着一扇門指了指。

許言傾不疑有他,快步走了過去。

她進了屋內,才發現這是間卧室,許言傾轉身要走,卻被跟進來的聿執給拽住了手臂。

「去哪,這麼迫不及待,是想跟他打個招呼?」

聿執將她拖進了浴室,許言傾掙扎的動作很大,「你幹什麼?」

他連門都沒關,徑自來到按摩浴缸前,將水打開。

「幫你。」

宋晉徑自衝上三樓時,被江懷給攔住了,「宋公子,小爺不在。」

「你少糊弄我。」

宋晉豎起耳朵,聽到了水聲,他快步往卧室里走。

許言傾此時就像即將被人捉姦一樣,緊靠在牆壁上,滿面緊張。

宋晉一隻腳跨進了浴室,屋內寬敞無比,一眼並不能望到浴室那頭的風光。

聿執朝門口方向看了眼。

「我洗澡,你也要看?」

許言傾屏住呼吸,生怕宋晉再往裡走,那她就無所遁形了。

宋晉站住了腳步,「你知道我是為什麼而來的。」

聿執見水即將漫出來,他手一抬關了水龍頭。

「我給不了。」

「大爺的,我們這麼多年朋友,你這點面子都不給?」宋晉氣得在外面破口大罵,「我吃了你多少閉門羹,不就幾盒破葯嗎?」

許言傾聽着一字一語傳入她的耳中,宋晉儘管沒有拿到葯,但並不代表他沒在幫她。

聿執看着許言傾起伏的胸口,他摘了花灑下來,打開水後衝到她的臉上。

許言傾毫無防備被灌了一口水,差點嗆出聲來。

聿執手掌捂住了她的嘴,薄唇貼到她耳朵上。

「別叫,你不怕宋晉看到你這幅樣子嗎?」

他話語帶着一絲癢意,花灑里噴出來的水弄**許言傾的上衣,她的臉像是綻放過後的嬌蕊……

聿執呼吸緊了緊,宋晉聽到裏面好像有聲音。

「聿執,你不會藏了人在這吧?」

聿執唇線一挑,「是啊,藏了個女人,你要看嗎?」

許言傾懷疑聿執這是想玩死她,她沖男人搖了頭。

就算眼裡有祈求,聿執也不會同情她。

拿着照片就敢來跟他談判,能是什麼善類?

「你真藏人了?」

聿執貼着許言傾的耳朵,張口就咬住了,她痛得差點叫出來,身子縮成一團,手掌下意識撕扯他的上衣。

宋晉聽出了不對,抬腳往裡走了兩步,聿執鬆了口,許言傾低下身,將臉埋在他身前。

她整個人都被聿執擋住了,浴室里氤氳滿水汽,他頭也沒回地出聲。

「誰讓你進來的?」

宋晉沒看到女人,又退回去幾步,「我跟你說正事,你把葯給我,我現在就走,不會壞了你的好事。」

聿執手掌貼向許言傾的後頸,手指鑽進了她的衣領內。

「看來你對那個女人,動真格的了。」

許言傾在他懷裡哆嗦着,她沒等到宋晉的答案,卻是聽到聿執繼續道。

「葯,我是不會給你的,還沒正式上市,出了問題你負責?」他聲音帶着循循冷意。

「宋晉,那女人為了救她妹妹,死馬當成活馬醫也無妨。可你呢?值得么?」

宋晉聽得頭皮有些發麻,「什麼意思啊?」

「這葯若是沒用呢,或者說,她妹妹吃了這葯,死了,你說她會恨誰?」

許言傾大氣不敢出,瀰漫的水汽下,溫度也在節節攀升。

她不信這話能動搖得了宋晉,他最清楚,保心安寧對她來說有多重要。

許久後,外面都沒了說話聲。

聿執是個一流的高手,拿捏人性方面,從不手軟。

「還要嗎?」

《肆意淪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