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宋泠泠江逐
宋泠泠江逐 連載中

宋泠泠江逐

來源:google 作者:宋泠泠江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泠泠 江逐 現代言情

氤氳熱氣讓她思緒有些凌亂,彷彿將她拉回了那營中一晚他說,「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事到臨頭,這一刻,她只是突然清楚的知道——她沒有挽留的資格江逐對她乾脆的回答,微皺了眉卻只是道:「那好,等我有空,我們找個時間,把婚離了」...展開

《宋泠泠江逐》章節試讀:

《宋泠泠江逐》是都市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是宋泠泠江逐,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精彩節選:噁心痛苦的感覺又一次上涌,宋泠泠痛得打着顫,不明顯的佝僂着。
「沒關係的……」她又說。
「因為我喜歡他。」
宋泠泠身後樓梯拐角,江逐頓住腳步,聽得清清楚楚。
...彭嬌只看了一眼,便被宋泠泠奪了回去。
她面色僵硬的捏着單子說:「沒什麼的,只是有些感冒……」江逐並不在意她的解釋,他看了看錶,只留下一句:「你拿了葯就回去吧。」
說完,他便沒在看宋泠泠,帶着彭嬌匆匆離開了。
宋泠泠緊繃的肩膀松下來。
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單子,默默地轉身到藥房排隊。
癌症,是說起來很可憐的病,但她不想讓江逐同情她。
通往手術室的路上。
江逐走得飛快,彭嬌要大步往前才能跟上他。
走到手術準備室,兩人正用酒精凝膠消毒,江逐卻突然問道:「她剛剛拿了什麼葯?」
他神情沒什麼變化,彭嬌消毒的動作卻一頓,隨即若無其事道:「一些消炎藥吧,不是說感冒了?」
吉非替尼,治療腫瘤的靶向葯,也算消炎藥的一種吧,她想着,又笑着跟江逐說:「你離婚了,什麼時候娶我?」
江逐沒回答,表情嚴肅的戴上手套:「要做手術了,專心點。」
另一邊,宋泠泠拿了葯。
小小几盒,是幾千塊的重量。
回到家已經快日落,餘暉泛着酡紅。
路過小區外的超市,宋泠泠想了想,走了進去。
——明天就要做化療了,今天做點好吃的打打氣。
臉上揚起微笑,她走進超市。
經過進口生鮮冷櫃,她的視線被一箱鮮艷飽滿的橙子吸引。
宋泠泠最喜歡吃的水果就是橙子。
正準備稱一點,她一看價錢標,一斤竟然要28.9!
她心裏倒抽一口冷氣,伸向橙子的手又頓住了。
想到包里那張四千八的繳費單,她怔然站了一會兒,轉向了普通區的橘子。
九毛八一斤,也挺好。
回到家,宋泠泠剝開橘子塞在嘴裏,酸酸甜甜。
橘子和橙子,也差不多,她含着橘子滿足的笑了笑。
吃了葯,宋泠泠這一晚終於睡著了。
又靜又黑的屋子,好像比以往更冷了,她蜷縮着,睡夢裡眼角濕潤。
第二日,是個好天氣。
雖然沒有太陽,但是也沒有雨。
宋泠泠一個人來做化療。
她躺在醫院的床上,閉上眼睛,冰冷的針頭刺入靜脈,隨着藥水進入身體,沒一會兒,她就滿頭大汗。
反應是從沒想過的噁心疼痛,血管里好像爬滿了螞蟻,卻也只能忍受下去,任由螞蟻啃噬全身。
做完化療,周圍的病人都被家人接走了。
宋泠泠一個人蜷在床上緩了很久,青白唇色讓她看起來幾乎不像個活人了。
直到晚上,她才勉強爬起來,蹣跚着出了門。
她本想繞着江逐所在的急診部走,卻還是在一樓走廊遇見了彭嬌。
走廊盡頭是看不見的黑,頭頂燈光白得嚇人。
彭嬌笑着打招呼:「夏小姐怎麼了?
來找阿城嗎?」
「沒有……」宋泠泠一瞬緊張,見江逐不在,才倚着牆艱難道,「我來看病……」彭嬌看着她慘白臉色,若有所思:「是感冒嗎?
要多喝水哦。」
「好,謝謝。」
宋泠泠勉強一笑,正準備離開。
彭嬌卻突然說:「其實,阿城是我的前男友。」
宋泠泠的腳步猛然頓住。
又聽得彭嬌說:「碩士畢業的時候,我想出國深造,和他鬧了彆扭。
他會和你結婚,恐怕太生我的氣了。」
彭嬌眼裡冰冷,聲音輕柔:「我替他說聲對不起。」
走廊一片死寂。
許久,一陣冷風吹過,宋泠泠壓着嗓子忍不住咳了兩聲。
「沒關係。」
她說。
噁心痛苦的感覺又一次上涌,宋泠泠痛得打着顫,不明顯的佝僂着。
「沒關係的……」她又說。
「因為我喜歡他。」
宋泠泠身後樓梯拐角,江逐頓住腳步,聽得清清楚楚。

《宋泠泠江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