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比煙花寂寞
他比煙花寂寞 連載中

他比煙花寂寞

來源:google 作者:珍珠少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眠 現代言情 程璟琛

帝都花邊新聞製造者程璟琛突然收心了,只不過他並不是因為自己的太太,而是那個起死回生突然從國外回來的男人程璟琛之所以突然顧家,理由很簡單,他每天都在懷疑自己的太太和那個男人會廝混在一起,時時刻刻的看着她,想要「捉姦在床」某天夏眠:程璟琛,別總對我疑神疑鬼程璟琛:我怕你給我戴綠帽子夏眠:我還不會像你一樣沒品程璟琛: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會出軌?夏眠: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真的喜歡別人,會光明正大程璟琛:光明正大的出軌?夏眠:……展開

《他比煙花寂寞》章節試讀:

  她突然的出聲嚇得司機猛地一腳踩下剎車,程璟琛毫無防備的身子朝前一個趔趄,他一臉微怒的看向身旁的女人,夏眠卻沒有理會他的直接打開車門朝着街邊跑去。

  她追上一個腳步匆忙的男人,踮起腳尖就去拍那人的肩膀。「斯年!」

  那個男人隨着她的聲音轉身,卻是一個夏眠完全陌生的面龐,「小姐,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不好意思。」夏眠輕輕呼出一口氣,一臉的難堪。

  程璟琛看着車輛後車鏡倒映出剛剛的那一慕,手掌暗暗的攥緊,他打開車門,大步跨下車,緊咬牙根的朝着夏眠的方向而去。

  那個背影像陳斯年的男人一瞧見程璟琛朝着夏眠方向而來,頓時皺眉轉身離開。

  「夏眠!你到底要我告訴你幾遍!陳斯年已經死了!他不可能活過來的!」夏眠聽着程璟琛怒吼一般的話語,眸中複雜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一句話,準備直接越過他身側回到車裡。

  程璟琛卻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背對着她出聲,他的聲音很淡,「你是不是還在怪我。」

  「沒有。」夏眠用力掙脫開他的手,逃離一般的回到了車裡。

  程璟琛站在原地一臉自嘲的笑出聲來,只不過他的眼底卻是一片苦澀。

  陳斯年是誰,他甚至比夏眠都要了解。

  他們三人原本就是一同長大,夏眠從小就和程璟琛兩家定有婚約,但程璟琛自始至終都知道,她一直喜歡的都是陳斯年。

  當年也是因為陳斯年他們三人一同相約的時候,程璟琛在學校門口被家族企業的對家盯上,陳斯年為了救他,幫他生擋了一槍。

  擦中心臟。

  這件事當時轟動了整個帝都,他欠了陳斯年一條命,也欠了夏眠一個陳斯年。

  可是也只有陳斯年知道,當初最先喜歡夏眠的人,明明是程璟琛。

  呵,多麼諷刺。

  陳斯年從他們的生活中消失後,夏眠一直都像失了魂的木偶一般,沒有拒絕家中的任何安排,甚至是嫁給程璟琛。

  可在程璟淮看來,夏眠看似正常循規蹈矩的生活着,實際上卻早已沒了心。

  甚至他有時候都覺得,她淡薄的好似做好了隨時離開這個世界的準備......

  「程璟琛,你還走不走?」夏眠的聲音從車裡傳出,聲音清淡的好似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程璟琛舌尖頂了頂臉頰,深深呼出一口氣,甩手怒吼出聲,「走!」

  他回到車裡的時候,一瞧見夏眠現在這幅淡然的樣子,心中就越發的不痛快,突然一臉不爽的朝着夏眠怒吼。

  「我寧願當初中槍的那個人是我!」他的脾氣一向如此,什麼事想到了,便也藏不住。

  夏眠輕嘆一口氣,眸光很輕的落在程璟琛的面龐上,「阿琛,你別這麼想。」

  從當初事發之後,她已經很久沒有用過這個稱呼叫他了,如果換做是旁人,聽見她帶着勸慰的語氣可能會有短暫的鬆懈。

  可程璟琛不一樣。

  他越是看見夏眠這「聖母」的樣子,他心裏就越憋屈,他倒是寧願夏眠能朝着自己發泄,哪怕是吵他罵他。

  程璟琛狠狠的一拳打在前座靠背上,從車裡拿出一盒煙捲點着,現在彷彿只有尼古丁才能幫他壓下心中的狂躁。

  夏眠是有鼻炎的,所以對各種氣味都格外的敏感,聞着程璟琛處散發而來的煙味,她沒有勸阻,只是拿出自己隨身帶的鼻炎噴霧,緩解着自己的不適。

  程璟琛瞥見她的動作,再次狠狠的抽了一口煙,然後將煙頭按滅,頭朝着窗外將口中的煙氣吐出。

  接下來的兩人,只有沉默,夏眠只能聽見汽車的嗡鳴和程璟琛粗重的呼吸聲,而程璟琛連她的呼吸聲都感受不到。

《他比煙花寂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