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古獨行
太古獨行 連載中

太古獨行

來源:google 作者:願望水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願望水杯 王澈

遠古世家火種傳承,門派道教尋求長生光怪陸離的大地上,神獸聖禽遍地走大道爭鳴顯化,迷濛混沌重現歲月如刀斬天驕歷史洪流滾滾碾過,神秘的太古時代,俱塵封埋葬遺迹中嘆凡人之一生,如蜉蝣朝生而暮死少年從另一個世界而來,擊碎枷鎖,掙脫束縛,於亂流中崛起腳踩星辰體,掌滅成仙軀展開

《太古獨行》章節試讀:

「噗噗」

兩刀落下,金色血液噴洒,金翅大鵬鳥失去神識以後不再有生命波動,王澈如屠雞仔,手起刀落,毫不猶疑,巨爪被斬下。

王澈驚異看着手裡的柴刀,真是神兵利器,連這樣神話傳說中的聖獸後裔血脈都能屠宰,一定來歷不凡。

當然,他也沒有如先前所說真的將金翅大鵬鳥千刀萬剮,只是斬斷雙足與兩根巨翅,使之四肢盡去,像個「人彘」一般,讓它喪失行動能力,以便無法追趕自己。

黑色小樹中傳音出來,一聲凄厲尖叫後,金翅大鵬鳥語氣冰冷,如十月寒冬。

「你以為斬去我的雙足就高枕無憂了,等我將你奪舍後,我照樣可以分出神識入主原來肉身,血肉亦可再生,而你…我決定將你神識拘留一世,日日讓你燃燒,生不如死」

到達了一定的境界,神識不滅,肉身不死,斷骨可以再續,血肉亦可重生。

但被一個初入通脈境小修士如此折辱,以它的修為來說,真是難以想像的遭遇。

王澈站在崖邊,想了想走上前去,將巨翅一手托住,扛在肩膀上,嘀咕說著道:「那我拿回去嘗嘗烤雞翅,你不介意吧」

「反正你也能再長出來」

王澈說這話完全為了氣人,嘴上占點上風,作為二十一世紀青年,嘴炮功夫是最基本的技能。

山崖上突然寂靜,空氣都微微凝固了幾分,如他所料,黑色小樹雖然神異,但卻有限制,現在正在恢復當中,無法出手。

金翅大鵬鳥也並沒有完全控制邪樹,更是無法全力施為,否則也不會任由王澈嘲弄。

王澈扛着金翅,血肉飄香。雖然他也很是覬覦那棵神異的黑色小樹,能散發控制神識的能力,是罕見聖物,但他實力有限,無法得到。

一躍從懸崖落下,再沒遭到阻擋,王澈感覺身軀輕盈,起落間踩在青松岩石上,如蜻蜓點水,像一隻靈活的猿猴跳躍。

「幸好不是那種絕壁,否則我修成了通脈境也難以從這裡下來」

要說此刻與先前最大的不同,那就是體力好了太多,平時砍柴跳水的活都十分疲憊,此時折騰了一天,卻步履輕盈,神采奕奕。

中脈里一縷神力閃爍光輝,像是身體本源,給予能量。

「呵呵…珍惜你僅有的日子吧」

王澈已經落地,踩到鬆軟的土壤讓他安心,陰冷的氣息卻還沒有散去。

「要不然點把火燒了這裡?」

傳音微微一滯,不再說話,怕王澈真的衝動做出這種事來。但其實,金翅大鵬鳥肉身非凡,黑色小樹更是神異,這凡塵間的火焰根本就無法觸及到。

但黑色小樹陷入沉寂,它也失去神力遭受重創,無力去應對這樣的局面,一旦火勢真的燒起來,說不定引來人的注目,那才是得不償失。

猶豫了一番,王澈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他既擔心金翅大鵬鳥的報復,也認為火焰恐怕根本傷害不了對方,反而給自己惹下麻煩。

躊躇了一番,王澈還是離去。

「他只能神識覆蓋數十里,看來我得離開村子了,去一個無法被觸及到的地方」

「放火燒山,代價還是太大了」

艷陽高照,深林沉靜,整座山脈似乎都變得死寂,毫無生氣,往日的蟲鳴鳥叫都已經消失

「怎麼越來越熱了」

抬頭望去,天上竟有兩輪烈日,炙熱溫度讓樹木自燃了起來,王澈駭然,腳下的土地十分滾燙。

「不對…不是太陽!竟然是一個人!」

天空中,一團烈焰由遠至近,彷彿瞬息從百里之外到了正上方,停留在那裡,仔細看去,竟然是一道人形。

「終於找到了」

人影微微嘆息,恍若太陽之子,高大身軀燃燒着熊熊紅焰,將周圍的空氣扭曲了。

五指修長,從紅光中伸出,虛空輕輕一划,整片山崖頓時「轟隆隆」傾塌,烈火如同海水倒灌,遍布火海,彷彿將一切都要化成灰燼。

碎石崩飛,但在一瞬間被火焰融化,消弭無形,整座巨大山崖只在瞬間被籠罩,而後徹底消失在天地中,只有原地一片焦土,深入地下百米。

滅世之威,恐怖如斯。

古籍上的記載果然為真,天地間有強大存在,神威遮天,彈指滅世。高大身影憑空而立,彷彿將虛空都要壓塌了。

紅焰緩緩散去,露出真容,他眉目如火,黑色髮絲狂舞,如神祇臨世,高大男子彷彿是世間唯一的光明,將太陽都壓了下去,唯我獨尊的氣勢,霸氣絕倫。

王澈十分肯定他被發現了,這一瞬間,他彷彿被盯上,浩瀚之威鋪天蓋地,使他如墜冰窟,根本無法動彈,像是面對這方天地的意志,瞬息就能將他碾為飛灰。

黑暗深處,黑色種子彷彿遭受到生死威脅,自行運轉,流轉光華,輕輕顫動了一下,將所有的禁錮解除,恢復自如。虛空中輕輕「咦」的一聲,像很是驚訝。

威壓如潮水般褪去,那道身影並無殺意,否則王澈可以確信,即便是有黑色種子的存在,也絕對無法阻擋。

那道身影彷彿天地間的主宰,讓人根本無法生起反抗之心,絕代之姿簡直如天上仙人。

黑色種子已經沉寂,王澈內視,它的神異已經超過了想像,居然能在這種威壓下反抗,實在太過神秘,可惜他無法調動迎敵。

不遠處,一片焦土之上,黑色小樹古樸自然,周圍縈繞點點神輝,像是無形壁障隔開了這一切,沒有被波及。

不過除了黑色小樹以外,整片土地已經裂開,金翅大鵬鳥的肉身被炙熱火焰烤得金黃,油光流淌,香味撲鼻。

天空中的高大身影身着黑衣,飄然落下,站立一片焦土之上。他氣勢沉斂,質樸平凡,邁步而行,好像俗世間的普通人,並無不同。

與先前的霸氣絕倫之姿很難聯繫到一塊,簡直判若兩人。

他站在金翅大鵬鳥身前,臉上掛着親切笑容,高大身軀的肩膀突然後探出一個小腦袋「喵喵」兩聲,一對眼珠呈黑藍雙色,竟然是罕見的異瞳貓。

它通體黃白相間還夾雜些許黑色,是一隻凡塵間常見的三花貓,體型肥胖,紅光滿面,如同一個腫脹的大球,可以看得出來,它過得相當滋潤。

紅焰包裹着烤得金黃的鵬翅,飄散着香味,濃郁的生命精氣撲鼻,仔細看上面還有些許道紋交織,那是強大妖獸渾然天成的道與法則。

其中蘊含海量生命精氣,若是用來肉塊來熬湯,一般修士嘗上一口也絕對是收益無窮,延年益壽,增進修為不在話下。

但很多人都無法承受這種精氣衝擊,若是不能煉化為自身所用,反倒為毒藥,毒害自身,輕則肉身盡毀,重則喪失根基。

而在一些強大修士眼中,這是無價之寶,妙用無窮。

「這塊肉你拿去磨磨牙正好」

黑衣簡樸,自然空靈,男子彷彿與天地融入到一起,他眉目清明,聲音輕柔,與剛剛那股霸氣姿態完全相反

「只可惜肉質有點老了,沒有多少營養價值」

高大的身軀好像能撐起這片天地,男子皺了皺眉,有些嫌棄的開口。

而他肩膀上的貓突然一躍而起,臃腫的身軀有半個人大小,但動作卻很輕盈,對着烤鵬翅直接撲了上去。

胖貓雖然看着可愛,黑藍眼珠深邃,蘊藏着詭異的微光,但吃相卻無比殘暴,一口能咽下一大塊肉,眨眼就吃掉了大半個鵬翅,,這裡香味四溢,能飄出數里開外。

「嗝」

整個鵬翅被吃完,胖貓用爪子剔剔牙,將剩下的骨頭扒拉很遠,像是很嫌棄。

吃了比它身軀還大上許多的食物,它體型卻沒有絲毫變化,大小依舊,只是紅光滿面,看起來有些油膩。

舔了舔爪子,它的目光突然看向一片焦土之中,金光耀眼,蓮葉晶瑩,澎湃的生命精氣彷彿被火焰激發,霞光點點,神輝縈繞。

正是先前唯一得以殘存的「九葉金蓮」,這種千年級別的靈藥,世所罕見,是絕世至寶,先前王澈想一把抓入嘴裏,卻被控制了神識,沒有得逞。

黑衣男子邁步向前,行走在焦土之中但衣袂卻纖塵不染,高大身軀如同凡間行走的神靈,輕輕摘取下來。

「是你!竟然是你」

「你居然從那地方走出來了」

金翅大鵬鳥神識傳音,聲音顫抖,驚訝過後,彷彿有無盡恐懼,就連它的肉身被吞食也不敢多言,雖然再修十數年亦可恢復,但這種恥辱是一般人絕對難以忍受的。

「我在那地方,只是守望,並不是被困其中,與你們不同,當然進退自如」

黑衣男色面色平淡,彷彿與金翅大鵬鳥早就相識。

他凝視黑色小樹,眼中有紅焰一閃而過,片刻後如同一幅幅畫卷展開,裏面有黑色小樹與金翅大鵬鳥來回變幻,彷彿能看穿人的所有經歷一般。

「你們拿走了不該拿走的東西」

「但也遭到了反噬」

金翅大鵬鳥被困於黑色小樹中,本是至寶,卻成為了它的囚籠,不斷削弱它的生命之源,神力也流失殆盡,彷彿受到一種詛咒之力。

「這不過是一把打開門的鑰匙,你們卻將它當成寶貝追求」

男子輕嘆,潔凈如玉的手掌輕觸,黑色小樹前的壁壘如波紋散開,不堪一擊。

而後他如虛幻伸進了樹中,一把拽出來如拇指大小的金翅大鵬鳥神識,放在手心。那顫抖到極致,可憐巴巴的樣子,與先前藐視一切的神威形成巨大反差。

在這個高大男子面前,它根本升不起絲毫反抗之心,只能被對方俯視螻蟻一般,隨意拿捏。

更別說如今修為已與小修士相同,即便是它巔峰時期,面對這個男子時亦感覺螢火對皓月,無法爭輝。

它是遠古流傳下來的金翅大鵬王后裔,即便血脈已經不純凈,但依舊是這方天地的強大所在,如今卻接連受挫,難以想像。

《太古獨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