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上!妖精之月
太上!妖精之月 連載中

太上!妖精之月

來源:google 作者:月嵐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月嵐珊 現代言情 胡天霸

【changdu】胡、黃二位洞主於萬年前拜師當時的千沉山山主吳金花為徒後吳金花遠遊不知所蹤,臨走前將千沉山脈一分為二贈予二徒,各自做了洞主兩位洞主以入門先後,強弱之分,以胡天霸為首此時二者並肩而來,身後還跟着...展開

《太上!妖精之月》章節試讀:


除胡黃兩家毗鄰而居外,千沉山脈內還有其他種族,大家互不打擾,關係卻又比外界妖族更親近。

碧河分割出上乾洞龍龜領地,再者就是更遠些的溪葉灣,和一些零散種族。

其中屬龍龜多性格溫和,得知月嵐珊交了一個龍龜朋友後,大家都很放心,齊鬆了口氣,打算叫她和朋友玩,也省得他們費心哄孩子。其中最滿意的非黃快跑莫屬,因為很快輪到他看孩子了,他雖愛玩,卻只愛自己玩,沒耐心,也沒興趣帶這個剛長出尖尖小牙,話還說不全的小累贅,那太耽誤他吃酒了。

於是待到第二日一早,黃快跑尾巴一卷,攜着月嵐珊一陣風似得跑到碧河旁,見小龍龜早早在此等候,便眉開眼笑,不負責的把月嵐珊丟在這讓他們自己玩,自己拍拍屁股跑了。

他們玩的開心,碧河接連胡黃,龍龜。是最安全不過的。因此偷懶不帶孩子的都把月嵐珊放在這裡,晚上再接回去。

期間還知曉了小龍龜的名字,叫青尋。

兩個小妖做在一起並排啊啊說話,疊聲叫對方「青青」「月月」。時常能在森林裏聽到他們大聲呼喚,定是一起調皮搗蛋去了。

小妖好玩,也不知道害怕。玩着玩着聞到香甜氣息便尋覓而去,抽抽鼻子,月嵐珊向上飛去,在樹上尋到一個黃色滿是小口的巢穴,甜膩味道就是從裏面傳來。

月嵐珊不知道那是什麼,落下問叢青尋,他也搖頭。那味道令妖垂涎欲滴,月嵐珊忍不住飛上去細細觀察,底下上不去的小龍龜急得伸長了脖子。

巢穴外也嗡嗡飛着小小的黃色生物,月嵐珊見他們也生有雙翅,便心生親近好奇,伸指去碰。

那些小生物依舊忙碌飛來飛去,沒有理她。那巢穴上有粘稠欲滴的黃色液體,見此,月嵐珊直接在那上抹了一把,飛快送入口中。

香甜口感使她享受眯起眼,還對下面一臉期待的小龍龜道:「青青!好吃!」

見龍龜眼巴巴的吞口水,月嵐珊飛下去給他嘗了一口,兩個小妖都有些意猶未盡,月嵐珊歪頭想了想,再飛上去,雙手扶住兩側巢穴用力掰,還低頭甜甜的笑:「給青青。」

叢青尋開心的往前爬,「月月!」

正高興呢,卻不想這個舉動惹火了那些小生靈,大批從巢穴嗡嗡飛出朝她撲來,月嵐珊不明所以的看它們,卻見其中一個直接落在她還帶着肉窩的的小胖手上,腹部聳動間刺出毒刺,直接牢牢扎入。

月嵐珊手上一痛,下意識甩開,見還有許多黃色一窩蜂湧過來,再顧不得其他,只驚慌連忙躲避。奈何她會飛,蜜蜂也會,甩尾巴也趕不走,反而被蟄得尾巴痛。她身上火辣辣的疼,見那些蜜蜂仍不罷休,心中一急,自體內泛出銀白光芒籠罩全身竟將身旁靠近蜜蜂全部震開,趁它們暈乎乎的倒地,叢青尋飛快爬過,大聲喊道:「走!月月!走!」

月嵐珊趕緊跟着他飛走,剛扇動兩下翅膀,卻又忽然回身,趁那些蜜蜂還暈着時,飛快在蜂巢上掏了兩下,這才急忙飛走。

「青青!吃!」

二妖跑了老遠,見沒有蜜蜂追上這才鬆了口氣,月嵐珊坐在地上把手遞過去,笑眯眯道:「甜!」

叢青尋伸舌舔了一口,也眯起眼睛,忍不住咂咂嘴,「甜!」

兩妖高高興興的你一口我一口把她雙手上的蜂蜜吃光,吃完後月嵐珊才察覺到身上不舒服。

她身上又紅又腫,難受得來回打滾。

叢青尋手足無措,小眼珠水汪汪的也不敢碰她。

「疼!好疼!啊啊啊啊呀!好疼呀!」

月嵐珊扯着嗓子痛呼,整個身體肉眼可見腫大了一圈兒。

見好朋友如此痛苦,小龍龜急得團團轉,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了前幾日剛回來的那位叔叔,高興喊道:「月月不怕!吃果果!不痛!」

讓月嵐珊爬在自己背上,飛奔朝更遠方向跑去。

月嵐珊又疼又癢,覺得過了很久叢青尋才停下來,伸長脖子夠了一會兒,才叼着什麼轉過頭遞給她。

「什麼?」月嵐珊費力睜開腫脹的雙眼,隱約看到面前是非常鮮嫩漂亮的紅色,看起來就是個果子。

嘴裏叼着東西不能說話,叢青尋從嗓子里擠出聲音,「次。不痛。」說話時不免口水流下來,他趕緊吸了吸。

月嵐珊伸手接過,直接塞進嘴裏,那果子入口即化,清甜美味。

她咂咂嘴,回味無窮,眯眼道:「好吃,青青也吃。」

叢青尋也好奇那味道,便又摘了一個,果然美妙。

月嵐珊覺得好吃的她都不疼了,正待開口叫他多摘些時,忽覺身上暖洋洋無比舒適,渾身通透。

「咦?咦?」

月嵐珊驚訝睜大眼,發現身體恢復正常,疼痛消失。還不待高興時,又覺腹部飽漲,又什麼向著下腹匯聚而去,她的丹不受控制在體內大放光芒。

「一樣!月月和青青的一樣!白色!」叢青尋把她放下,盯着白丹位置興奮說道。

可是,它怎麼忽然亮起來了呢?

兩個小妖一臉迷茫,眼見白丹越來越亮,隱隱有發紅趨勢,月嵐珊忽然彎腰捂着肚子,一臉痛楚:「疼疼疼!」

這是又怎麼啦?

「哎呦!疼死了!」

像是要爆炸一樣,比被蜜蜂蟄要疼百倍。月嵐珊疼得哇哇大叫,委屈得直哭。

怎麼會這樣呢?昨日他見白玉叔叔吃過這個果子後都好好的呀!

叢青尋茫然又害怕,也跟着大哭了起來,然哭着哭着也覺得無比疼痛,兩顆白丹一齊漲大放光。

控制不住的,一個胡亂滾來滾去,一邊甩着尾巴拍打。一個在地上爬來爬去,大口咬着面前東西發泄。

喧鬧聲終於吵醒了附近大妖,巨大身體划過草叢,蜿蜒盤旋的身體生有斑斕花紋,卻是層層疊加。

他速度奇快,須臾就從洞中爬出,遊走纏繞於洞外樹榦上,俯身向下,豎瞳冰冷暴躁,蛇信嘶嘶。

待看到那飽漲的丹時,他低頭向下看去,見底下一顆似花似樹的小小幼苗卻是偏墜着唯一一顆果實,葉上還被啃出了牙齒痕迹,頓時緊繃蛇身,毒牙若隱若現。

兩個小妖沒發現他,哭的眼睛紅紅。

蛇嫌他們吵,見果子已然被吃,只好壓下怒氣暫時作罷,尾巴無聲靠近,在叢青尋揉着眼睛好奇看過來時,直接一尾巴拍在兩妖丹外位置。

「呀!」

都被嚇了一跳,來不及說什麼,卻見那丹被一擊後平息下來,定格在白中帶紅顏色,逐漸恢復平靜,二妖也不再呼痛,月嵐珊一骨碌坐起來,高興拍手,叢青尋圍着她轉圈圈。

見他們高興,樹上巨大蟒蛇低頭湊近,一雙冷凝豎瞳陰森森瞧着。

月嵐珊笑容頓在臉上,悄悄移到叢青尋身後,試圖擋住自己。

本就是敵對的種族,那蛇修為又太高,月嵐珊難免會害怕,只敢露出一隻眼睛打量。

「一隻龍龜,一隻……月輪羽?」

大蛇忽然開口,聲音倒是挺好聽的。

他探出身體仔細看了一遍,看得月嵐珊不受控制炸起羽毛,尾巴緊繃。

「嘖。」

他看起來有些暴躁不耐煩,陰冷問道:「這麼兩個小妖,竟敢來偷我的東西?」

蛇身簌簌自樹榦滑下,這個非常大,非常大,大得他直起身體時兩個小妖仰頭才勉強能看見他的頭的蛇移動蛇尾,輕易將二妖捲起,緩緩收緊。

「離開這裡。」巨大的眼睛直直看着他們,離得近了,能清楚看見他的眼睛是淺灰色剔透的重瞳,望之只覺陰冷森寒。

「不偷!」小龍龜伸長脖子認真道:「叔父,吃。月月,吃。」

最近唯有叢白玉與他換過果子。大蛇轉念一想明了,嗤了一聲道,「叢君的確食過。卻是與我交換。你們呢?」

伸出蛇信,咧嘴朝月嵐珊道:「不如用你的肉來換……」

見她歪頭懵懂思考,大蛇又道:「讓我吃了你,如何?」

「不!不給吃肉!大壞蛋!壞蛋!」

月嵐珊一怔,隨後劇烈掙紮起來,伴隨尖銳喊叫,吵得大蛇上半身後退離遠了些。

「不要吃月月肉——哇——」

「月月不好吃——」

煩躁的磨蹭了新舊替換的蛇皮,大蛇恨自己多嘴,終於不耐煩直接甩尾巴把兩個小妖甩了出去,同時道:「把洞內之物取出來就放你們離開。」

言罷,簌簌離去。

待到日落夕沉,遍尋不到自家孩子的兩方匆匆尋來。

都是尋着氣息而來,卻沒想到走到了溪葉灣,且還是秦姓領地。

對視一眼,前來尋找的二妖無奈硬着頭就要上前,卻見附近爬過一條斑斕彩蛇,對着二妖道:「月輪羽與龍龜幼崽偷食領主靈果,作為交換,需得三葉,二位不必擔心,得後自可離開。」

三葉生長於地下特殊地帶,那地方對於大妖或有困難,但對小妖卻毫無危險。

小妖頑皮做錯了事,自然要自己補償。二妖精只好各自離開,回去稟告此事。


《太上!妖精之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