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彈劾相對弱勢的左相這位
彈劾相對弱勢的左相這位 連載中

彈劾相對弱勢的左相這位

來源:google 作者:霍靈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升 現代言情 褚郁

城裡的孩童在街頭巷角傳唱:「天雨血,佞人祿,功人僇!君不親下,不出三年無其宗」這則讖緯出自京房《易傳》褚郁蹲在書房草擬奏疏我叩門「請進」展開

《彈劾相對弱勢的左相這位》章節試讀:


城裡的孩童在街頭巷角傳唱:「天雨血,佞人祿,功人僇!
君不親下,不出三年無其宗。」
這則讖緯出自京房《易傳》。
褚郁蹲在書房草擬奏疏。
我叩門。
「請進。」
褚郁的聲音緊繃。
我自顧自去躺在窗邊的軟榻上吃桃,渾然不顧某人望來的一眼又一眼。
「公主。」
他終於啟齒。
褚郁一臉視死如歸地走過來。
他緩緩蹲在我面前仰視我,眼睛裏帶着一點惶恐的信任,像是死局中凝視着獵人的鹿。
澄澈的哀求,看得我心尖發癢。
褚郁把奏疏遞到我眼前,「殿下,您覺得這封奏疏我該遞嗎?」
「你敢信任我?」
我勾起他的下巴。
他把下巴輕搭在我指尖,脖頸彎出溫順的弧度。
「只有殿下可以幫我。」
他抬起眼睛,睫毛像撲閃的蝶翼,「我只有您。」
他坦然地承認:「殿下,我在賭。」
長進了,短短几日學會了利用自己的優勢。
我看都沒看奏疏一眼,冷漠道:「不該。」
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但是我可以教你別的。」
我把一顆桃遞在他唇邊。
褚郁識相地張嘴咬住。
「真乖。」
我親了親他。
乖孩子應該獲得獎勵。
褚郁很聰明。
可寒門考上來的貴子,缺乏揣測上意和在各方勢力中生存的經驗。
而我自幼在這種環境長大。
在我的授意下,褚郁將原本奏疏中被參的左相替換成了吏部一個看似不起眼的小官。
這人是左相的爪牙,為左相清除了好些個不聽話的青年才俊。
殺虎,得從殺倀鬼開始。
上朝前,褚郁緊張得來回踱步。
我被吵醒,困得連眼皮都睜不開,不耐煩道:「多大點事,快滾。」
褚郁鬆快地笑了聲。
他火速伸出手捏住我的鼻子,「多謝殿下,下官這就滾去上朝。」
被憋醒的我:?
狗東西。
七事情不像想像的那樣順利。
褚郁下朝後臉色陰沉。
他急步走向我,「殿下,楊兄下獄了。」
他看我一臉不在意,補充描述:「楊升,來吃過我們喜酒還寫了賀詩的那位。」
這我能不知道嗎。
不得不說,不愧是褚郁的摯友。
褚郁原先好歹還只是打算彈劾相對弱勢的左相,這位直接扛着棺材去死諫了。
對象是當...

《彈劾相對弱勢的左相這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