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天元覺醒
天元覺醒 連載中

天元覺醒

來源:google 作者:黑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悟童 田阿甲

「波詭雲譎,光影娑婆吞山吐火,善刀而藏」地鬼橫行的異世大陸上,四盟五界紛爭不止,角力稱王,派系傾軋悟雨之下,天元神尊秘卷欽定的救世主,聾啞少年田阿甲出世!8歲時,田阿甲消失,有人說他是瘟神;16歲時,田阿甲一舉驚人,成為了被大家唾棄的存在;少年道窮,舉步維艱,常被萬人敵,竟守心中義24歲時,世界命懸一線,田阿甲能力通天——七聖歸,英傑出,神通現,醒天元!不過真相,僅僅如此而已嗎?展開

《天元覺醒》章節試讀:

郎中剛搭上脈,張天然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沒幾天活頭了。

「要不……」

一分鐘之後,張天然決定打斷郎中不停的摸索。

「我換家醫館問問看?」

「不不不」,老郎中顫巍巍的開口阻止,把張天然手腕攥緊,像是生怕他跑了,「此脈象……要說來……不知當講不當講……小夥子……人生苦短,咳,命途多舛,及時行樂,生活美滿——」

「停」,張天然雖然文化不多,但大概聽明白了。

他放下手裡的扁擔,乾脆的豎起兩個手掌,露出關節處的薄繭。

「我還有幾年?」

老郎中支支吾吾不說話。

「那……幾個月?」

「這個……」

「幾天?」,張天然如墜冰窟。

他才20歲,擔了一年多扁擔,昨天剛把債還清,只是連着幾天早上起來順帶吐了個血,實在不應當。

老郎中猶豫一番,伸手把張天然的指頭摁下去三根,再摁下去三根,思索一番……又下去一根。

「三天?!」,張天然慌了,「這也忒荒唐……」

「千萬別動氣,不然走得更快」,老郎中摁住張天然言辭懇切。後者呆若木雞。

這裡是南拓大陸的詭雲國,國境西南方向是大片的農田,也是扁擔漢張天然的家鄉。

作為南拓大陸五大結界國之一,詭雲國最特別的就屬他的氣候,想必從國家的名字也能猜到一二。幾百年前,詭雲國曾經有個更貼切的稱呼——很黑村。

那時候,南拓大陸上的人類正在地鬼的捕食下苟延殘喘,眼看就要消失。這時,身披金光的八臂天元神尊降臨世間,用他的神力建立起了五大結界,將橫行霸道的地鬼圈在其中,把和平與寧靜還給了人類——

很黑村就是其中之一,這裡的天空上方永遠流動着變幻莫測的黑雲,當一切被黑雲遮蓋的時候,四周比沒有月亮的夜晚還要濃黑。

而隨着時間的流逝,數百年過去,天元的神力逐漸流散,結界隨之擴散削弱,很黑村也從一個小小的結界村落,變成了今天幅員遼闊的詭雲國。

從郎中的醫館離開後,張天然擔著扁擔獨自沿着田埂往家回。

看着沿途此刻難得的寧和風景,張天然安慰起自己:

沒關係,在詭雲國,比自己短命的人多得是。

由於神出鬼沒、五花八門的地鬼,詭雲國人民的人均壽命大概只有三十歲上下。

地鬼——這是人類對那些自己並不了解且很難戰勝的怪物的總稱。

他們有的比豺狼更兇狠更快速,有的比幾千隻毒蜂還要密集陰毒,更恐怖的是,沒有人知道他們究竟從哪裡來,彷彿憑空出現,絕無辦法趕盡殺絕。

可是自己竟然比平均壽命都要少活十年,張天然不能接受自己要做個短命鬼的事情。

說起來,一年前他的父母親先後去世的時候,也不過四十左右光景。辦完雙親體面的葬禮過後,張天然看着一手的債務,決定到田裡當個扁擔漢。

到了熟悉的田邊,張天然卸下扁擔,把買到的貨物分給鄉民。

有幾個鄉民把這個月的例錢付給了他,張天然掂了掂,細心放好,繼續回家。

這是他唯一的積蓄,要記得交給鄰居,好向其拜託自己的葬禮——他還沒有成家,孤家寡人一個。

還有,最後三天該怎麼安排呢?正當張天然神遊天外的時候,詭雲國上空突然黑雲聚攏。

短短几秒之內,墨雲遮天蔽日,竟然生生將白天變成了不見五指的黑夜!

張天然立馬警覺起來,這等勢頭,恐怕是要……

像是為了印證張天然的猜想一般,隨着遠處煙霧升空的響動,一聲尖利的鷹嘯劃破寂靜,從遠處極速衝來——

墨雲,褚煙,鷹嘯。

地鬼來襲!!

黑,黑,到處都是黑。

張天然像個瞎子一樣,兩眼一抹,看到的還是一片黑,他只能憑藉本能迅速的拆下扁擔上的長棍,拿在手中作為防禦。

只是不知道,這次來的,又是哪種妖魔鬼怪啊!

隨着嘯叫越來越近,接受過詭雲軍嚴格訓練的冉鷹們用利翅奮力地穿行在墨雲之間,努力劃開一道缺口,隨着陽光通過缺口急迫的照射進來,扁擔漢終於迎來了一絲希望!

只見陽光照到的天空上,一隻冉鷹松爪,層層疊疊數百張雲箋像雪片一樣飛下,扁擔漢瞅准一張,一個箭步衝過接在手裡,藉著短暫的熒光飛速閱讀:

【奇箋雲!甲子區上,地鬼犬形,以鼻為口,食人,略畏火燭,其名孚離。】

這東西怕火!扁擔漢在光亮消失前抓住了唯一重點。

奇箋是詭雲國用來通報最新地鬼信息的書箋,上面記載有地鬼出現的區域,形態,特點,制服方式,以及名稱代號。不過由於地鬼出現後,留給警備隊的時間很短,加上倖存者一般哆哆嗦嗦描述不清,奇箋的描述通常和正主會有或大或小的差異。

這都是後話,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火源!

可火源豈是說有就有的,現在能看到自己是站在哪兒的就不錯了。

張天然顧不得許多,低頭摸索着周圍的石塊,嘗試打火。

試了四五次,都沒有合適的硬石,周圍全都是一碰就碎的土坷垃。

「用這塊試試」。

一個聲音出現在張天然面前。

是個女人的聲音,又細又尖。張天然忙着打火。

「妹子,你也在這附近啊」,張天然打個招呼,伸手去接石頭。

然後他順着石頭的來源,摸到了一手毛。

死寂。

「啊!」,張天然大叫一聲,不忘將石頭用力一碰,幾顆火星轉瞬即無。

這時,遠處有村民開了屋內的燈,微弱的亮光幽幽的從張天然面前照射過來。

藉著這抹光,張天然看清了眼前的來物。

一隻山羊。

人呢?張天然又覺得膽量來了。他拍拍衣服站起身來,四處打量,怪物許是已經跑遠,自己也先走為妙……

然而,張天然剛走一步,聲音就從背後傳來。

「你到哪兒去?」

還是剛才的聲音。張天然瞬間汗毛炸起。他不想回身,他不敢回身。

但求生欲告訴他,越跑死得越快。

於是他像個殭屍一樣,緩緩轉過身。

還是那隻山羊。

「你出來!」,張天然舉着木板向周圍喊道。

下一秒,山羊的鼻子微微抽動兩下,然後頂着一團模糊的血肉翻到面上,拼出一張嘴來。

「我不就在這兒嗎」,山羊說道。

「我祖宗親娘天元神啊!!」

張天然頭皮炸裂,回身邊跑,邊跑邊怒吼道:

「說好長得像狗呢————」

而名為孚離的地鬼身形矯健,急躍兩步就把張天然頂倒在地,閃身躲過劈來的長板,露出獠牙直衝張天然面部而去。

「啊!」,張天然咬緊牙關,此時擋在臉前面的手臂已經是血肉模糊。

顧不了太多,張天然繼續忍痛將竹木板往孚離身上劈,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隨着張天然的揮動,濺開的血腥氣似乎給孚離增施了誘惑,它動作更快更猛,一口咬斷木板,踩着木板猛地一衝,羊角頂上胸口,張天然徹底悶倒在地。

一口鮮血噴出。張天然模糊的視線里,孚離一步步向自己走進。

就這樣了么?

享年二十歲又半天,比長命百歲少了八十年,比自己的打算少了五十年,比上午的噩耗還少了三天……

這就是他張天然,一個短命鬼的一生了……么?

孚離帶着人血腥味的嘴巴湊上來,衝著張天然的臉緩緩伸出——

「呃啊——」

千鈞一髮之際,一聲女人的痛呼突然傳來。張天然一動不動,緊緊盯着孚離的動作,而面前的孚離竟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停下了攻擊。

就現在!張天然猛地抓住這萬分之一秒,使出全部力氣將竹木狠狠的抽向孚離面門。

這一擊用上了張天然做扁擔漢一年以來積攢的所有力氣,加上瀕死的爆發力,竟然將孚離生生抽暈,橫飛了出去。

張天然不敢多留,連滾帶爬往遠處跑去。

《天元覺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