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聽此戩心
聽此戩心 連載中

聽此戩心

來源:google 作者:約伯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敖聽心 楊戩

好嗑敖聽心和楊戩,寶蓮燈後來二哥看敖聽心的眼神真的有不一樣!戩四值得,寫個同人,劇情都改了,但大致不變不喜勿噴嘻嘻展開

《聽此戩心》章節試讀:

此時的落雨,被聽心特有的內力停滯,

「是公主,她定是在這海里,」

只是這痕迹散的很遠,沒有蹤跡可循,四處飄散極為混亂。落雨換回真身,銀亮的海蝶在海中與青藍纏繞,觸鬚感受到了大致的方向。之後,便又換回人形,向那方向尋去。

「看樣子,天兵應該是離開了。」二人站在幻境的通口處,感知外面的動靜。

此時,應是暗夜了,水裡開始看不到任何的光亮。原本溶洞里照亮的那層岩壁也開始變得暗淡起來。

楊戩想在溶洞生起火,可被聽心制止。

「溶洞若生火,會破壞此地的境象,海水也會受影響。」

「為何?」楊戩疑惑着收了功法。

「很多人都不知道,溶洞是海的能量源。溶洞不毀,海水便會常藍,我不信你沒發現此片海域極其透亮。」說著便觸碰了幻境,原本這幻境就像一層水柱將里外包裹起來只能有些許的微光照進來,可聽心修長的五指輕柔一撫,這化境便換了顏色成了透明。水柱緩慢的流着,源源不斷,生生不息。聽心好像默念了什麼,周圍逐漸亮了起來!光在慢慢的逼近,楊戩被眼前景象震撼,那些閃着微光的生命體,在這水柱旁圍繞。

這洞內,比白日還要亮。而聽心轉身,從那光亮中走來,好像也在散發著微弱的柔光。

「你,是鮫人嗎?」楊戩目不轉睛的看着她走向自己,

聽心搖搖頭,「不是,我只是海里的過客。」

楊戩反應過來自己有些失禮,尷尬的轉開視線,撓了撓頭、

「呃,謝謝你幫我恢復。」兩個人坐在石床上,看着水柱外的景象。

「不必客氣,只是,看到你覺得有些同病相憐罷了。」是啊,楊戩的不甘和青澀,就是現如今對姐妹之情恍然大悟的自己。

「我家中兄長弟妹多,我雖母親雖是正妻,可我那時完全不知道我那兩個姨娘生的妹妹對我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此次天劫,我還不知道他們想瞞過父親母親殺了我。」

她眼中倒是沒有恨,就是很多的無奈和心痛。

「算了,不說這些了,反正天劫已過。明日,我們便可以出去了。」

楊戩沒再多問,就是向後躺在了石床上。心中又想起了母親,還有三妹。

「你不舒服嗎?」看着楊戩眉眼中泛起紅,淚水好像在打圈,聽心以為他身體又不舒服了。

「不是,只是聽了你的話,有些想家。」

那滴淚從好看的眼角滴落到石床上,濃密的睫毛被打濕,整個人看似漫不經心的一笑,可卻是那般的疼痛。

「對不起。」坐在石床上看着他的聽心,開口打破了沉寂。

「不必說對不起,你不知情。」不知道是聽心的人格魅力,還是二郎太需要傾訴,他竟然莫名其妙的和她說起了自己的那些痛苦。

聽心是一個很好的聽眾,坐在一旁,就只是聽他說著。

「我母親家族規矩雜亂繁多不許她和族外人通婚。只是,她愛上了凡人生了我們兄妹幾人。後來我們的事情敗露,母親被抓,父親和哥哥被殺......」說至此,楊戩恨不得立刻再衝上天庭將王母娘娘碎屍萬段。

「只剩下我和妹妹,可我現如今也和妹妹失聯了。」

聽心又聽他說了很多,她能體會他的憤怒,就一直聽他說下去。直到最後,二人都累了,便一個靠在石床下,一個在石床上睡著了。只剩下水柱外依舊生意盎然的微光,將這裡照成了一片安穩。

第二日,聽心和楊戩是被外面的動靜吵醒的,是天兵又回來了。

聽心好像隱約感受到了落雨的呼喚,明白再不回去,那幾個賤人就要給她辦葬禮了。

楊戩要衝出去,可被聽心攔下。

「你待在這裡別動,他們打不過我。」主要是,他們不敢對聽心動手。

可楊戩拉住她,「你出去,遇到危險怎麼辦?」

看着被他緊攥着的右手,聽心輕挪開他的手,笑靨又帶着不舍看着他

「等會兒,我引開他們。應當不用半個時辰就好,你便出去,速速離開。切記,不可告知他人,溶洞的秘密。」

楊戩只覺得,這一鬆手,便是漫長的分離。她好像有種魔力,讓他不願意放手,可他終究還是惦記着復仇救母。

「聽魚!」聽心才要走,便聽見這麼急促的呼喚,

「我該去哪兒找你?」楊戩走上前,眼神告訴聽心,他對她的不一樣。

「如若有緣,待你有空,東海西南岸邊一聚。」

沒了聽心,溶洞便開始變得冰冷,聽心是龍族所以可以剋制溶洞的溫度。也是因為聽心的離開,楊戩的法力恢復了,他奮力的和這低溫對抗撐了半個時辰。

聽心現於水面,天兵見了聽心便都慌了分寸。

「私自調遣我的水兵,你們好大的官威。」聽心雖是一身素衣,頭髮簡單的用一步搖盤起,但依舊讓眾天兵斗膽。

「四,四公主。」

「這片水域沒你們要找的人,就算是掉進去了,多半也被本公主養的海狼吞了。識相就給本公主滾遠點兒!」

「是,小的告退!」那些天兵怒罵小道傳來的消息,誰說東海四公主死於天劫的,真是差點兒丟了小命。

聽心還沒耍夠威風,拍拍手裡的腥閑,

「公主。」

聽心一回頭便看見落雨冷着臉看着自己,聽心瞬間有些心虛,

「嘿?你怎麼來了?」

「那個男人是誰?」

落雨滿臉都寫着,我找你五日,還要給你擺平龍宮裡那幾個嬌公主的破事。你在這裡廝混,還找了個男人!

聽心笑着拉了一下她的袖子,「就是個過客。」

落雨:你看我信嗎?

後來,楊戩從溶洞出去後,便開始發燒。等玉鼎將他喚醒,他便忘了溶洞的一切,只記得那個紅色身影,那個叫什麼魚的姑娘。

《聽此戩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