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王爍
王爍 連載中

王爍

來源:google 作者:王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鋒劍 王爍

【yw】參天大樹林立,四周荊棘雜草橫生「噗!」一把匕首將一條小蛇釘在了地上,隨後一位身着迷彩服的男子快步走出,動作熟練的將蛇膽挖出,扔到了口中「該死……」王爍吧唧了一下嘴,環眼四顧這已經是…...展開

《王爍》章節試讀:

王爍虛心受教,越聽越是震驚。

原來修鍊還有這麼多門門道道,佛修佛心,道修道心,神修神心,彼此之間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要凝聚了道心,那就算是道宗的信徒了。

「現在,我會幫助你凝聚道心,也同樣的幫你運轉破空決一周天。」

小老頭神色越發嚴厲起來,「在這個過程,你什麼都不要做,只需要認真感受。如果你的道心散了,那就一輩子都別想修鍊了。」

王爍連忙點頭,就地盤腿而坐。

小老頭吐出一口濁氣,伸手按在了王爍的頭頂,隨即一股『道元』自百會穴湧入王爍體內。

小老頭冷喝一聲,道元分走四方,強行沖開奇經八脈。

王爍冷汗淋漓,渾身都在顫抖個不停,眼前陣陣發黑,他知道小老頭有些不耐煩,只是想儘快結束這個進程。

足足一個時辰的時間,沖向四肢百骸的『道元』開始匯流,並於胸前的膻中穴聚集。

王爍緊閉雙眼,牙齒咬的咔咔響,他感受到那些道元開始化為了一股渦流,自主的旋轉,與此同時,四周的空氣好像都開始從皮膚中滲入進去,從而被吸收,淬鍊,再將雜質排出。

又過了片刻,小老頭抬手,那一股道元已經全數被收回。

此刻,只有寥寥無幾的『道氣』在膻中穴處徘徊,隨時都會潰散。

道元是比道氣更高一個層次的力量,那是不屬於王爍的力量。

小老頭面色微白,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可見這樣的事情對他也很難。「年齡太大了,開闢經脈都這麼麻煩。接下來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能不能維持道心變的強大,全看你的運氣了。」

「不過,說實話,你這個年齡修鍊,真的只是在浪費生命。」

小老頭看了一眼緊閉雙眼的王爍,「隨便換個資質再普通的孩子,以這種方法,道心都可以凝聚成功,比你這種強個三四倍都不止。」

話落,見王爍不說話,不悅的拂袖而去。

也不是王爍不說話,實在是他說不了話。

小老頭懶的在他的身上浪費時間,可以說整個過程起碼提前了一倍的速度完成的。如此一來,王爍的經脈全部受損,雖然可休養的過來,但是箇中滋味,簡直是非人的折磨,不亞於酷刑加身。

渾身上下,就沒有一處地方是不疼的。

王爍緊咬牙關,渾身顫慄,他現在還可以感受到隨時都會散掉的『道心』,這一刻,他正在強行運轉破空決。

不能散,絕對不能散,他就這一次的機會!

天地元氣開始在王爍身周聚攏,通過他的呼吸,通過皮膚流入體內,進入經脈,再匯聚到道心中。

每一縷天地元氣的進入,都是一場酷刑。

王爍口鼻開始有鮮血流出,到了最後,耳朵雙眼也有鮮血滴出。小老頭令他的經脈受損,他現在這麼做,更是加重了傷勢。

『道心』搖搖欲墜,每一次快散掉的時候,就又聚集在了一起。

軍人的性格,就是堅韌不拔,越挫越勇!

一刻鐘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

臉上的鮮血早就凝固。

天色開始亮了起來,王爍的神色終於輕鬆了幾分,『道心』穩固,開始自主旋轉,破空決他也終於可以正常行功了。而且,受損的經脈也在『道氣』的蘊養下,開始痊癒。

門外,小老頭皺眉,眼中多少有些歉疚。

他真不想教,這種人教了也沒用,傳出去都鬧笑話。

而這一刻,小老頭的面色卻變了,王爍的確很弱,這成就也是真比不上一些孩子。可是這性格,卻讓他有些喜歡了。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小老頭喃喃自語,修鍊一途太艱苦了,很多人都是吃不了苦,在最後懈怠了,故此難登巔峰,這是常理,每一個人都知道,但是卻不是誰都可以克服的。

「要是早二十年,就算資質再差,只要有這種性格……」

小老頭皺眉,搖頭轉身離開。

如果早二十年,就沖這性格,他也想試試。

只可惜,晚了二十年,即便可以修鍊又能夠如何?終歸無法和其他人相比。

「呼!」

王爍吐出一口濁氣,氣中帶血,但是他卻滿眼喜色。

道心已成,接下來,他只需要讓道心變的更加強大就可以了。只要他可以令『道氣』外放,那麼他就是氣師了。

王爍伸手摸了一下臉頰,眼下、耳朵下包括胸前,都是凝固的血塊。

王爍連忙起身洗漱,天亮了,他需要去做飯了。

時光如梭,王爍和這些人也越來越熟悉了。每一天的日子過的平淡卻也驚奇,平淡是這種修鍊的歲月,驚奇的是自身『道心』不斷壯大。

而且王爍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四人在兩年後要參加比斗大會,所謂的比斗大會就是三宗每十年舉行的一次活動。

先是同宗的人相比,決出前三十名,從而再三宗一起比斗。

比如驚風門,同宗如果可以進入前一百名,那將會得到來自『道宗』的獎勵,那等獎勵甚至可以讓這個宗派名聲大噪,以後做起事情來,也會更加簡單。即便之後沒他們什麼事情了,也會因此被很多人熟悉。

如果能夠在三宗比斗中獲得第一,那就會被直接允許進入三宗之地進行修鍊。

神佛道三宗,那是真正的修鍊聖地,是世間修士夢寐以求想要進入的地方。

也因為這個原因,莫延昌等人才勤奮修鍊,一刻也不敢放鬆。

而這種事情,對於王爍來說,也僅僅只是聽聽而已。

從那一天之後,小老頭就再也沒有教過他,甚至也懶的和他說話。典籍,王爍沒資格看,招數他也學不了,每天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修鍊破空決。

時光如水,眨眼便是半年的時間過去了。

「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王爍震驚的看着眼前一棵剛剛被他一掌拍斷的一棵碗口粗細的樹木,現在的他已經是信徒三重天的境界了,得虧他毅力驚人才有了現在的成就。

而這樣的成就,放在以前,他連想都不敢想。

但是現在,他真的可以做到了。試想那些大氣師,宗師,又會是什麼樣的實力?

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真的帶給他太多意外,太多驚喜了。

「哇,小師弟厲害咯。」

莫媛媛悄然出現,喜滋滋的到了王爍身邊。

王爍哈哈笑道:「哪裡能夠和你相比啊,你都快宗師了吧?」

信徒,氣師,大氣師,之後才是宗師。

這差距可不是一般大。

莫媛媛嬌笑道;「因為我五歲的時候就開始修鍊了,雖然我比你小,但是我可比你多修鍊了十年呢。不過,想要成為宗師還很早呢,我現在才大氣師六重天。」

修鍊一途,到了最後那更是艱難無比,便是一重天,都足以讓人耗費很久,甚至是一輩子的時間。

王爍笑道:「那也是很厲害的不是嗎?」

話落,又向驚風門那邊看了一眼,低聲道:「你怎麼出來了?不怕你師父看到啊?」

雖然平時莫媛媛會叫他師弟,但是小老頭可是嚴厲交代過,他是絕對不能夠叫一句師父的,也更加不能夠認為自己是驚風門的人。

莫媛媛嘟嘴道:「天天修鍊,都無聊死了。對了,你這是要去打獵了嗎?」

王爍點頭道:「是啊,因為我沒錢了。」

半年來,王爍還了解到另外一個殘酷的事實。

這驚風門,那是真窮啊,窮的都快他娘的吃不起飯了。這半年來,全指望着王爍之前那點銀兩,最後還把那匹馬給吃了。

現在不打獵,那是真吃不起飯了。以前他們還自給自足,可從自己來了之後,他們就把那點時間也用來修鍊了。

莫媛媛遲疑,輕語道:「其實師父他……」

王爍笑道:「我明白的,我既然在這裡,那總要有點價值不是嗎?我不會多想的,你儘管放心吧。」

如果按照尋常人家的吃法,他那些錢是足夠吃起碼十年的。

可這小老頭……

還喝酒呢!

莫媛媛咯咯笑了起來,「為什麼你脾氣會那麼好啊?也不生氣?」

生氣?

王爍微笑搖頭,也許是目的不同吧。他只想修鍊,從而找到辦法回去。再則,自己是有求於人,生氣這種情緒不屬於自己。

莫媛媛眨眼笑道:「我今天幫你啊。」

指望一位信徒打獵?莫媛媛雖然年齡小,但是卻沒那麼大的心。

「不用了吧,你還是去修鍊吧。萬一被看到……」

王爍遲疑,可莫媛媛已經拉着王爍往前走去,嬌笑道:「我就幫你一次。」

王爍無奈,只好與莫媛媛向前走去。

今天他是帶着衝鋒槍的,自從在古荒森林遇到的兩隻野獸後,就讓他驚醒了,這個世界的動物不在他的認知範疇內。

槍械雖強,卻已經有些處於下乘了。

小老頭又不給他武器,他今天完完全全是很無奈的舉動。

越過了封丘山這邊,前方是一處森林,這個區域,也是靠近古荒森林外邊的。

兩人進入其中,莫媛媛也小心謹慎起來。

「噓。」

莫媛媛打了個噤聲的手勢,側耳傾聽。

王爍幾乎是本能的蹲在了一處灌木叢內,衝鋒槍指着其中一個方向,他也聽到了野獸的吼聲。

陡然間,一股腥風撲面而來。

前方的叢林中,一隻體形碩大,獠牙猙獰的狼緩緩走出,每一根毛髮都彷彿是在血液里浸泡過一樣,那一雙眼睛彷彿來自地獄一般,透着嗜殺的光芒。

「天哪,是嗜血狂狼!」

莫媛媛驚呼,「這東西可不能吃。」

「吼!」

就在這個時候,嗜血狂狼猛地飛衝過來,凌空飛撲,威勢駭人。

莫媛媛雖驚卻不至於慌亂,手中迅速拔劍,道氣如流水一般在身周環繞,快速一劍將嗜血狂狼震開。

與此同時,王爍已經抱着衝鋒槍進行攻擊。

子彈殼不斷飛濺,可王爍的心卻沉了下來。

毫髮無傷!

《王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