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溫念席景
溫念席景 連載中

溫念席景

來源:外網 作者: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少奶奶制霸九零年代 都市言情

上輩子溫念被親生父母花式吸血。 家裡蓋新房子需要她出錢,哥哥結婚需要她出錢,弟弟找工作需要她在婆家賣臉討好幫忙。 就連每月丈夫給的家用,父母那邊都要想法設法的借走。 娘家不爭氣,婆家自然也瞧不起她,丈夫…… 受夠了窩囊氣! 這輩子,溫念重生回到了九六年。 這一年,她二十六歲,有個一歲半的兒子。 及時止損,為時不晚。 她拒絕被娘家人壓榨,拒絕當只會伸手要錢的家庭主婦。 她開始干餐飲,開連鎖,用超強第六感做投資,步步高升,名利雙收! 某紡織界的大佬含淚,捧着小本本記錄:今天是老婆不稀罕用我錢的第一千零一天……嚶嚶。展開

《溫念席景》章節試讀:

「哎呦,抱歉我走錯了。」

門外的小男生一看到她就紅了臉,點着頭連連道歉。

溫念把着門把手:「小趙,你沒走錯。」

「啊?」男生恍恍惚惚的抬起頭,定睛看着溫念幾秒,瞠目結舌:「嫂子?!」

溫念點頭,側身讓他進屋。

趙進是席景的助理兼司機。

他走進屋內,眼睛還在停留在溫念身上:「嫂子你要出門啊?」

前幾天晚上他送席總回來的時候見過溫念,那時候的溫念穿着肥大的滿是污漬的麻布衣裙,眼底發青,頭髮造的比鳥窩還精彩……

和眼前衣着得體,面如桃花的溫念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嗯,等會兒要出去。」溫念說:「你吃了嗎?」

「吃了吃了。」

溫念微笑着點點頭。

趙進撓了撓腦袋,席總的妻子一直都是唯唯諾諾的樣子,鮮少跟他說話,此刻,就算他是個巧舌如簧的人,對着溫念也是真的沒什麼話聊……

好在尷尬沒有持續太久。

席景換好衣服出來,手裡還提溜着一摞現金。

他拍在溫念手上,留下一句:「拿去花吧。」便離開了,絲毫不顧趙進異樣的打量。

房門關合。

溫念捧着沉甸甸的三萬塊錢站在門口,臉上火燒火燎的疼。

看看。

這就是主婦的悲哀。

沒任何尊嚴可言。

上輩子她是怎麼忍下來的?回想起來,她都佩服她自己。

……

七月份的景城像個蒸爐。

一點風都沒有,悶得人透不過氣。

溫念推着嬰兒車,走進商場。

商場內有空調,涼爽迎面,驅散了一身的潮熱。

一樓是賣化妝品的。

像什麼羽西口紅,美人魚氣墊,百雀羚,大寶等都很受歡迎。

旁邊還有各種裝飾品的小玩意和小孩子最愛的糖果與巧克力。

放眼望去,在這層逛的大都是女性。

「哇嗚嗚嗚嗚——」

嬰兒車裡的席一澄有點怕人,當即鬧騰了起來。

哭聲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溫念瞧着冒着鼻涕泡蹬着小腳丫的兒子,忍俊不禁的蹲下身,先用嬰兒紙巾給他擦了擦鼻涕,而後戳了戳他肉嘟嘟的臉蛋。

被這一戳,席一澄止住了哭聲,用黑葡萄般的眼睛,濕漉漉的瞧着她。

溫念心都化了。

上輩子到底是做了什麼,居然把這麼可愛的小萌娃養成了個無法無天的小霸王。

「想讓媽媽抱嗎?」

席一澄聽懂般的張開手手,奶聲奶氣的道:「抱~」

溫念把兒子抱了出來。

席一澄從來沒有聞過這麼香香的媽媽。

向來愛哭愛鬧的他,一改本性,腦袋貼着溫念肩膀,手抓着溫念裙子上的珍珠玩,安靜又乖巧。

「欸,你是……倩之的兒媳吧?」

跟她打招呼的是個五十幾歲的婦人,打扮的很靚麗,脖子上帶着跟小手指一般粗的金項鏈。

溫念腦子轉了轉彎,笑着說:「您是姜姨吧?經常聽媽提起過您,說您麻將打的特別好。」

姜美蘭家裡做房產生意。

她們現在住的平江小區,就是她家的。

小區里討好姜美蘭的人特別多,打牌的時候還會故意讓牌。

趙倩之每次輸錢回來,都會罵姜美蘭,說她牌打的那麼臭心裏沒點數,還到處炫耀她的手氣,天天戴個大粗項鏈各處招搖,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家有錢似得!

溫念看着姜美蘭標準的大金鏈子,又想起趙倩之那些出神入化的形容詞,她臉上笑容不由自主的擴大。

她的左臉有個小酒窩,笑起來特別甜,仿若滿世界的花都開了。

姜美蘭被實打實的驚艷到。

大家同住一個小區,她沒見過溫念幾次,卻也有聽街坊鄰里說過,趙家的兒媳是個特別邋遢上不了檯面的村姑娘。

認出來,完全是因為席一澄。

趙倩之總抱着她這個大孫子在她面前炫耀!

姜美蘭堪堪回過神:「啊……那個你叫什麼啊?」

「溫念。」

「溫念?」姜美蘭熱情的道:「我那邊還有幾個姐妹,大家都是同小區的,看你鮮少出門,應該都不認識她們吧?走,我帶你過去打個招呼。」

這個商場就在家附近。

溫念過來這邊,除了想調查市場情況,也確實存了碰到小區里人的小心思。

像早上席景說的那樣,做生意需要人脈,資源。

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太久。

在街坊鄰居面前多露露臉是第一步,慢慢的還要擴展出屬於自己的人際交往圈子!

「呦,好水靈的姑娘,美蘭這誰呀?你親戚嗎?」

「不是,這是咱們小區倩之家的兒媳,叫溫念。」

本來對她還充滿好奇的婦人,聽到她的身份,各個像是被塞了苦瓜,沒了想繼續了解的興趣。

姜美蘭拍了拍溫念的胳膊,圓場道:「沒事,以後大家多見幾次面就熟悉了。」

溫念絲毫沒有放在心上,微笑着說:「嗯,姜姨你們逛着,我去那邊看看。」

等她走了,幾個婦人才湊在一起,小聲討論了起來。

「她就是溫念?看着好像也沒有那麼不堪。」

「要不是抱着孩子,以為她是剛出校門的學生。」

「聽說是個靦腆怯懦的性子,剛才看她好像還挺活潑的哈。」

姜美蘭擰開一管口紅在手背上試了試顏色,打笑着道:「你說你們,剛才人在這不搭理,人走遠了,倒是八卦起來了。」

「嘖,你不知道嗎?」

「什麼?」

「哎呀,就是……她家裡當初是用那種手段猜吧她嫁到席家的。」

姜美蘭皺了皺眉頭:「是嗎?」

「是的呀,要不是她這胎生的是兒子,趙倩之那性子,能讓她繼續待在趙家嗎?早趕出去了!」

溫念抱着席一澄慢悠悠的把整個商場逛了個遍。

這是目前景城最大的商場,每天人流量特別多。

有三層樓。

無論是家用電器,還是床上用品,服裝鞋子,都能滿足人們基本的需求。

唯一不便的地方就是逛下來,溫念想買杯冷飲都要折回一樓,想要吃點小吃更麻煩了,要出門左拐走好長一段路。

溫念昨天晚上就有做餐飲的想法,現在更堅定了。

她找到了商場銷售員,打聽了店面租金問題。

對方說管事的剛下班,告訴了她地址讓她要有想法,明天可以早點過去跟經理談。

溫念記下地址後,又去附近轉了轉。

帶着孩子走不遠。

她就專挑附近未來兩年會有好發展的街道,尋着出售商鋪記下了聯繫方式,決定等明天再打車去遠地方看看,綜合進行對比。

忙完回家,天已經黑了。

「好傢夥,你還知道回來啊!!」

屋內很黑,還沒等溫念開燈,就聽到了道涼颼颼的聲音。

溫念在心中盤算着創業的事情想的入神,沒有設防被嚇心肝一顫。

她「啪」地按開了燈。

只見,趙倩之苦大仇深的坐在椅子上,怒視着她!

《溫念席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