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文弱如我,可我老婆有點彪
文弱如我,可我老婆有點彪 連載中

文弱如我,可我老婆有點彪

來源:google 作者:夢行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秋葉 奇幻玄幻 自漁

表面看上去文文靜靜,一副靦腆模樣,可實則是個瘋子,自創功法,拿自己做實驗,還不修鍊靈力可他卻發現他老婆有點彪展開

《文弱如我,可我老婆有點彪》章節試讀:

日子一天天過去,自漁慢慢地靜下來了,不再吵着要修鍊了,也不嚷着要改伙食了,漸漸的書院里看不到自漁的身影了,也聽不見喊老師的聲音了。

書庫里,案桌後,一個稚嫩的身影被玉簡竹簡包圍着,案桌上,放着幾本藍皮白縫線的紙皮書,自漁手裡拿着一個皮質的圖紙,看起來有些老舊,有些年代了。

「空間的力量嗎?好神奇。我們存在的空間叫主空間,被人為或自然開闢出來的獨立空間叫子空間,重疊於主空間又非空間力量不可進入的空間叫亞空間。好神奇,兩個空間疊在一起。」

自漁看的入神,突然他想到「這大山好像就是子空間,單獨於主空間之外。這空間之力太神奇了。」

空間之力不屬於物質,是非物質的範疇,非物質法則永遠要比物質法則難呀!自漁癱在椅子上,想到。我才堪堪明白了物質法則。

「遙遙無期呀,為什麼沒看到時間呢?時間法則呢?」自漁想不明白,站起來溜了溜,突然他腿劇烈的疼了起來,毫無徵兆,像抽筋了一樣。

他倒在地上,抱着腿,眼角疼出了兩滴淚水。大喊道「老師,老師。」

突然間,老師憑空出現在自漁身邊,蹲下身,摸了摸自漁的腿。自漁感覺不到疼了,坐在地上,眼睛發紅,有些抽噎「老師,我是不是有絕症,要死了。」

自漁忍不住瞎想起來。老師聽了一愣,笑了笑,道「小漁這是在長大呀。」

「我除了疼,沒感覺出別的呀。」自漁漸漸停止了抽噎,這是這段時間來他第二次腿疼了。

「你看看自己多高了。」

自漁伸了伸手,好像確實是,現在能摸到老師的白鬍子了,密密的,很光滑。

老師看着自漁的動作忍不住笑了笑。「而且你沒發現,你現在不嚷着要改伙食了嗎?」

「好像是呀。我今年好像七歲了。嘿嘿」

老師深深看了眼自漁,是呀,他才七歲,這悟性是他見過的除夢機外,絕無僅有的了。就是心智還不成熟。

學習總是讓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兩年過去了,這期間五師姐回來過一次,給自漁帶了點禮物。

「老師,我為什麼沒看見時間的法則呀?」自漁想起之前的問題,問了問老師。

「因為自古以來,人們對時間的理解就各不相同,有人認為時間並不真實存在,只是為了描述物體變化過程引入的詞,也有人認為世界是構建在時間長河上的。每個人想法都不一樣,又證明不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統一不起來,所以沒有收錄。」

「奧,這樣呀。」

「學的怎麼樣了?」這兩年里老師從未關注過自漁的學習。一直是靠的自漁自助學習。自漁偶然會問老師一些問題。

「我已經學完了關於物質方面的知識了,馬上要學非物質了,嘿嘿」自漁驕傲的說道。

「嗯,快結束了這一類,非物質雖難,但好在少。」老師點了點頭,道。

「耶!」自漁聽後面色一喜。

「不要死學,融會貫通,學習要扎紮實實,要舉一反三。」老師提醒了一下。

「知道了,嘿嘿。那我出去溜溜。」

「小心點。」

……人間,一座裝修華麗,又不庸俗的宛若仙宮般的書堂里,整齊的短腿案桌後,一個個大小各異的小孩兒坐在蒲團上,發出朗朗的讀書聲。

孩子大的有快十歲的,小的有五六歲的。在學堂角落的里,一個小女孩正趴在案桌上睡着,周圍的讀書聲絲毫影響不到她。

嘴角的口水,表示着她睡的很香。一個看起來威嚴的長須老者走了過來,敲了敲她的桌子,沒反應,好多學生扭頭看了過來。

老先生又用力敲了敲桌子,女孩虎軀一震,彈了起來。看了老先生一眼,迷迷糊糊喊了句「先生。」站的鬆鬆垮垮。

「哈哈哈」有學生忍不住笑了起來,老先生和那女孩同時瞪了他一眼,那學生不笑了,眾多學生見狀,紛紛扭回了頭,讀起自己的識字帖。

「唐秋葉。」老先生低聲喝了一句。「到!」唐秋葉瞬間清醒了。「拿着識字帖去後面站着,中午放學後別走!讓陳長老來領你。」

「知道了。」唐秋葉有氣無力道。老先生氣的喘着粗氣。

太陽高照,學生們陸陸續續的走了,漸漸的人走光了,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又過了小半個時辰,陳長老急匆匆趕了過來,看到老先生後,道「劉老,這……」

「哼,你這弟子,我是管不了了,陳長老還是另請高明吧。」陳長老聽後臉色一變,急忙和劉老道歉,說自己管教不嚴,劉老多費費心,之類的話。

唐秋葉在一旁撇了撇嘴。

這劉老雖修為不高,但宗中五歲就招徒了,許多弟子開始並不識字。所以許多弟子都和劉老學過字。甚至包括一些年輕的長老。劉老在宗中地位還是比較高的。

說了半天,劉老的氣終於消了,拂袖而去了。

陳長老嘆了口氣,轉頭看向唐秋葉,沒有說話。

唐秋葉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站姿隨意,像個小地痞子。一雙大眼睛古靈精怪的,很靈動。

「你讓我如何跟你父親交代呀,我和你父親是過命的交情,結果我就把你帶成這樣了!我如何和你父親交代呀!以後你正式修鍊後,連功法上的字都看不懂。」陳長老嘆道。

「陳長老,你別急呀,我雖然睡覺了,但識字帖上的字我基本都認得了。」

「真的?」陳長老半信半疑道。陳長老隨意問了幾個字,還真會。陳長老臉色緩了緩。「還可以。」

「嘿嘿,我現在還可以舉起八十多斤的東西了」唐秋葉驕傲的說道。

「真的?」陳長老看着站的痞里痞氣的唐秋葉疑惑道。說著伸出了右拳,「拿你的拳頭全力頂它。」

「還真的!」頂過之後,陳長老驚訝道。雖然八十斤不算多,但對一個七歲的小女孩就不一樣了。

陳長老深深地看了眼唐秋葉。

她剛剛淬身兩年便有這基礎了,甚至可以直接淬靈了,再等等吧,時間還早,多打打基礎。

「嘿嘿。」唐秋葉驕傲的笑道。「走吧。」說著便帶着唐秋葉往二堂峰走了。

「即便如此,先生的課也要聽,不能睡覺,明白嗎?這是態度,禮貌!」

「明白了,嘿嘿。」

陳長老看了看大明國的方向,心道,唐海呀唐海,你唐家真是出了個怪才。

《文弱如我,可我老婆有點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