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王,別低頭,皇冠會掉
我的王,別低頭,皇冠會掉 連載中

我的王,別低頭,皇冠會掉

來源:google 作者:岸上水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凱 高立

架空,一個神奇的大陸,那裡充斥着西方魔法,練金術,機械,傀儡,東方巫術......高立,一個天生通靈體,天生的巫師,卻怕鬼陳凱,一個SSS級精神系傀儡師,被家族圈養,為祖上奪舍之用,失敗後,以綁架之名想滅口,被高立所救從此,兩人踏上了變強之路-----------------你攜清風披明月而來,無孔不入地蠻不講理地穿透我黑暗的面具,照進我將死之軀,我願披荊斬棘,踏上成王之路,只因我想清風明月常伴-----------------高立:我的王,別低頭,皇冠會掉展開

《我的王,別低頭,皇冠會掉》章節試讀:

順着水流潛出一百多米後,高立帶着陳凱浮出了水面,不知是被凍的還是被氣的,高立看到陳凱的嘴唇一直在發抖,看了看頭頂被烏雲遮了一半的月亮,八成是凍的。

旱鴨子陳凱並沒有因為不會游泳就緊抱着高立,而是任由高立的手穿過他的胸膛摟着他,兩人順着河水,一直往下,「我們去哪?」仍舊低啞如砂紙的聲音。

高立端詳了一下他的後腦勺,打趣道:「長這麼靚,能賣個好價錢。」

陳凱並沒有掙扎也沒有反駁,安靜地發著呆。

高立看他無意聊天,也沉默地往前劃拉着水,在水流的帶動下,大約半小時後,他觀察了一下兩岸的情況,並沒有發現什麼,帶着人緩緩向岸邊靠近。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實心的陳凱弄上岸,他喵的,這小子比死人還沉。

兩人在岸邊喘了會氣,等休息得差不多了,高立拿腳踢了踢陳凱,看他一直不理他,他就一直踢,一直踢。

陳凱被他煩得深吸了一口氣,無奈地把臉轉向他那邊。

高立看到他那張臉,就直樂,「得走了,這裡不安全,那傢伙沿着河兩下就能找到這了。」說完就起身去拉人要下河。

陳凱黑着臉掙脫自己的手,一臉的抗拒。

高立看他不樂意下河,還是解釋了一下,「靠兩條腿走,不知要走到何時,但如果我們順流而下,天亮我們就能到碼頭,到時你混進碼頭,找找看有沒有你要去的地方。」

「這裡只有這一條河嗎?」等了良久,高立才等來他一句低得跟蚊子叫的話。

「大河只有這一條,你要往外走,要麼走公路要麼走水路,那人有車,肯定守公路方便。」

「你覺得對方想不到嗎?」同樣低。

「嗯?」高立蹙起眉思考了一會,嘆了口氣,「那要不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等你傷好了再做打算。」

不提傷還好,一提傷,陳凱就感覺自己被河水泡得發白的傷口抽搐得厲害。

這次他沒有提出異議,認同了這個方案,高立伸出手避開他手掌上的傷口捉住他的手腕把他從地上拖了起來,拐進一片玉米地。

深入還沒到十幾米,就聽見了汽車熄火的聲音,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由地加快了腳步。

草,高立心裏罵了一聲,這麼快就追來了。

跑了幾百米,陳凱喘着粗氣停了下來,有點絕望的看向前面那個仍然矯健的身影,他第一次感覺自己在同齡人里是這麼弱。

再抬頭的時候,前面那人仍然沒有發現掉隊的自己,而且身影已經消失無蹤了,他扯了扯嘴角,想喊,但一聽到後面追來了已經清晰可聞的腳步聲,他緊抿着嘴,拐向了另一邊。

高立跑出玉米地,回頭一看,草,人呢!習慣了後面跟着的是大眼雞,只顧着往前開路,沒想起來後面的是個傷員。

原地等了一會,沒見着人出來,側耳聽了一下,沒有聽到有人穿梭在玉米桿里的聲音,只得一頭扎進了玉米地去找了。

按原路返回,一路找,都沒有看見人,高立自帶微笑的永遠上翹的嘴角不自覺的抿平成了一條直線。

他沒再找人,轉頭拐向了另一個方向,那裡豎著一個四米多高的稻草人。

--

秋哥像貓戲老鼠般,閑庭信步的跟在陳凱身後,不時還發出一聲戲謔的輕笑。

陳凱不時聽到這些輕笑,沉着臉努力往前。

可惜沒有走多遠,腳下一個踉蹌,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

當他想爬起來接着走的時候,秋哥一臉微笑的踩在了他左手上,碾了碾。早已無血可流的傷口重新溢出鮮血。

秋哥用一把有長槍筒的狙擊槍對着他的頭,「跑呀,怎麼不跑了?」

說完就一槍崩在了陳凱大腿上,陳凱一聲悶哼,鮮血從褲腿里滲了出來。

「告訴我,那個臭小子去哪了?」

陳凱面無表情地看着面前這個左右歪了一下脖子的人,沒說話。

秋哥一個槍托砸在他太陽穴上,「別考驗我的耐心。」

陳凱甩了甩被砸得有點迷糊的頭,但是沒什麼作用,眼前的一切似乎越來越模糊,隨後,整個人就歪倒在了地上。

秋哥不悅地蹙眉,抬起腿想把人踹醒,此時,寂靜的夜晚中,微風吹過,玉米地開始簌簌作響,奶聲奶氣的小女孩唱歌的聲音由遠及近。

妹妹背着洋娃娃,

走到花園去看櫻花,

娃娃哭了叫媽媽,

樹上的小鳥在笑哈哈,

娃娃啊娃娃為什麼哭呢?

是不是想起了媽媽的話。

娃娃啊娃娃不要再哭啦,

有什麼心事就對我說吧

……

秋哥頭皮發乍,汗毛豎立,他想起了小時候村裡的一個傳說:高家祖上娶過一個鬼新娘,生下來的孩子全是鬼娃娃,能打通地獄之門,召喚鬼怪為他們所用。

但是他小時候沒少跟高家的人打架,他們一樣會痛一樣會流血,想到這裡,他吊著的心稍安了安。

唱歌的聲音停在了幾米開外。

「叔叔,你能陪我玩嗎?」小女孩的聲音響在了他的右後側。

秋哥瞬間反應,端槍射擊,「卟」的一聲響,是擊中東西的聲響。

這一聲響,讓他堅定就是有人在裝神弄鬼,早把那個傳說拋到九天雲外。

毫不猶豫又朝那邊連射幾槍,槍槍都中,他側耳傾聽,沒再聽到什麼小女孩的聲音,鬆了一口氣,左右歪了脖子,勾起了嘴角。

他朝着右後側走去,想看看是誰在裝神弄鬼。

「叔叔,你為什麼打我?」小女孩的聲音貼着秋哥的右耳邊響起,可憐兮兮的。

但秋哥不覺得可憐,只覺得頭皮發麻,他向後看去,什麼都沒有看到。他快步衝進玉米地,並沒有找到任何被擊中的物體,也沒有看到任何血跡,甚至連彈孔都沒有。

穩如狗的表情終於出現了龜裂。

不信神鬼的信念也出現了動搖。

「叔叔,你在找什麼?」小女孩的聲音換了個地方從左耳邊響起,「我喜歡躲貓貓。我們來玩躲貓貓好不好?」

秋哥一發狠,拔出腰間的匕首,往後劃,鋒利的刀刃切開一個物體。

他往後一退,迅速轉身,地上散落着一個穿着紅裙子的小稻草人,已攔腰而斷,分成了兩半。

沒有五官,頭上戴着一朵小紅花。

此時沒有五官的小稻草人應該是嘴的那個位置發出了刺耳的尖叫,「媽媽,有人欺負娃娃,娃娃好痛。」

遠處,一個物體高速奔來,層層玉米被壓倒,還沒等秋哥做出反應,就被撞出十幾米開外,倒在了地上,沒忍住,一股腥辣直衝喉嚨,「噗嗤」一聲,噴出口帶着暗紅碎末的血。

秋哥抬頭望去,一個比一層樓還高一些的稻草人已經瞬移到了自己跟前,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

強烈的窒息感讓他毫不懷疑這個鬼東西下一秒就會扭斷他的脖子。

他死死的盯着稻草人戴着的白色面具,額頭的中間一滴鮮血凝而不散,散發著絲絲血氣,像被蒸發的血。

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這種神鬼莫測的東西,並不是他能對付的,但他不想死在這裡,咬牙拔出一把銀色的左輪槍,槍/身上布滿繁雜的花紋,他將它串在鏈子里的一顆子彈裝了進去。

強忍着窒息,一槍打在了中間那滴鮮血上。

掐着脖子的手,悄然鬆開了。

他從高空處落地,用力的呼吸。

「呵。」一聲不屑的冷嘲從他嘴裏響起,還以為有多難對付,也不過如此。開始有點心疼那顆銀彈了,這可是當初他聽了隊友一些神神叨叨的話,花大價錢買的。

《我的王,別低頭,皇冠會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