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吊的一批
我吊的一批 連載中

我吊的一批

來源:google 作者:杜小姐不吃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杜小姐不吃魚 江妄

無敵搞笑無厘頭)江妄剛死穿越又要死,急的叫出爹來,好大爹救他一命後開始擺爛,無奈掏出豆豆鞋,與好兄弟一戰.....結果晚上把酒言歡.....江妄:「來兄弟,還差一刀就能砍死我了......」展開

《我吊的一批》章節試讀:

眾所周知,境界分為六大境界,

分別是:

晚睡境!

通宵境!

連夜境!

體虛境!

猝死境!

猝死境大佬,其身軀留在凡間,靈魂早已去往仙界,享天倫之樂。更有甚者,得以打破虛空,穿梭異界,並有系統伴身.吾等始終達不到如此境界。

啊!

鄙人不才,今日剛剛到達猝死境!

......

故事要從連續通宵一個月想上大分的我說起。

某窟某滄海:「艹,落地金闊我不把你當瓜切,小日子過的不錯的某田,來solo啊!」

「左a接右a,接無敵磐石,接我嫖。」

「艹,長話短說,龜田!我日你仙人。」

直接一個後仰,氣的渾身抽搐,亂擺起來。

哪有什麼怒火焚身的炎神季滄海,不過是個被奪了刀被反殺,在電腦前渡過猝死境的大學社畜的幻想罷了。

......

來不及多想,社畜突然捂住頭,神情痛苦,他感覺好像有人在把什麼東西往自己腦袋裡塞一樣。

痛!太痛痛了!

一股陌生又熟悉的記憶湧現出來。

我叫江妄,是個小偷,也是個苦命人,父母雙亡,沒車沒房,也沒有對象,唯一的親人妹妹,也消失不見,我便開始擺爛,幹些小偷小摸的事,那知那天運氣不好。

碰到縣長夫人和村長搞些不該搞的,然後把莫須有的罪名按我腦殼上午,安排吃花生米。

雖然說是江妄繼承了這些記憶,但不過更感覺自己就像在看一部電影,而不是親身經歷一樣。

可這捆着在這跪着也是真的。

「艹,什麼玩意兒,剛入猝死境,又要吃花生米。」

「大腿!腿哥!系統!爹!大爹!親爹!救救孩兒吧!」

「嗯,嗯嗯,嗯啊,我滴個親娘誒,這日子沒法過了,我還沒摸過呢,還是個純情處處啊。」

江妄鼻涕泡甩的飛起,不抱穿越大腿的希望了。

「兄弟,我謝謝你全家,你能不能早點死啊,非要我死了你才死,你說你是個妹妹我還可以理解,倆老爺們用同一個身體死,真的晦氣,

呸,不過你倒是比我慘,妹妹還沒找到,哥們莫的法了,幫不到你,害」

......

「該經歷的都沒經歷,不該經歷的倒是經歷了,該承受的沒承受了,不該承受的承受了,命中注定,驀然回首,我已無所畏懼,還有什麼可怕的呢,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死亡如風,常伴吾身,奧利給!奧利給給!嗚嗚嗚。」

【「叮,系統檢測宿主雖然放棄生的希望,但是那怎麼著都要裝一下的性格,非常得本系統的心。」】

【「系統綁定成功,系統檢測中,請宿主稍等片刻。」】

「爹,親爹!你看我這情況能等嗎?」江妄喊的那叫個聲嘶力竭喲。

【檢查完畢。】

【姓名:江妄】

【實力:廢物】

【壽命;0.01天】

「壽命0.01???」

「大爹,怎麼回事,我都有了你怎麼還是要無了啊。」

【格局打開ok?】

【看你大爹如何救你。】

「轟!!」

天空猛的一聲巨響。

緊接着便看見一道光門在半空中出現,無盡的光芒釋放,像極了5毛錢的特效。

周圍的人紛紛抬頭望去同時震驚的下巴都掉地上,慌亂的東奔西跑起來。

緊接着一個光之巨人從光門中走出,伸出一隻手把跪在地上鼻涕泡狂冒的江妄夾起來;「走你。」

「艹,這他喵的是迪迦?你擱這拍電影呢?栓Q了,我真的謝謝你。」江妄無奈道。

突然江妄昏死過去。

………

臉上一濕,「誰!」

江妄驚醒,看着眼前多撈的光頭,頓時冷靜道:「大哥,你媽沒教你禮貌嗎?」

光頭摳着鼻子不屑地說:「我叫只強,他人又叫我光頭強。」

「???,你說什麼,我不李姐。」

「你知道我為什麼叫光頭強嗎?因為我每殺一個人就要自薅一根頭髮。」

江妄拍拍屁股站起來:「差點死了現在又遇到個250,真的晦氣。馬了個隔壁的。」問問系統是啥個情況。

「此地乃夜妖之森,乃禁地,吾受故人之託守護此處,只要進入皆要與吾決鬥,生進死躺,」光頭強緩緩道。

「桀桀桀。」

「大鍋,你沒看到我躺着進來的嘛,我躺着出去行不行?」江妄掐媚道。

「要不是沒有對手,誰會願意隱居山林,好不容易來個客,豈有說走就走的道理是吧。」

江妄強裝冷靜:「我日你仙人,稍等片刻,我想你這樣有頭有臉的人物,也不好弄我這個受傷的人,我捋捋,我恢復恢復。」心裏默喊:「系統查看個人資料。」

【姓名:江妄】

【實力:廢物】

【壽命;0.01天】

「系統大鍋,你看我這怎麼辦,我這他喵的才出虎穴又入狼窩的, 你好大爹救兒到底,把我救到底,好不好?」

.......

「這gb系統怕不是個妙男,這就沒了???讓我苟活一下又去死???」

「艹,救*馬,我他喵不活了,光頭強,是兄弟就來砍我。」

「閣下的實力,甚至不如我在森林裏養的倆只猴子一隻強,還不足以讓我用斧子,我就用坨子來打爆你吧,害。」只強無奈的搖搖頭。

江妄隨手脫下自己的豆豆鞋,拿上那只有着英雄刺繡的鞋子指着對面的只強搖搖頭:

「我 日 你 仙人板板,侮辱我可以,但請不要侮辱我人格!鄙視的正義凜然,閣下也只能欺軟怕惡罷了。」

頓時江妄氣場大變。

「當我拿起斧子的時候,我也要全力以赴了。」只強。

「扣腦殼。??啊這?什麼東西。先吃老子一發豆豆鞋。」

因為窮所以沒有啥特效,只見豆豆鞋慢慢悠悠的飛向只強,

只強表情凝重面色通紅,在蓄力拉*一樣,可到頭來卻直接被砸腦門倒飛出去。

只強嘴角滲出鮮血強撐着地面:「閣下,原來是在藏拙,是我敗了,閣下身手的確不錯,可以進入深林感悟吾那兩位摯友的氣息,值得你去一探究竟,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狗叫?九折水瓶?」

這搞什麼飛機,擱這拍電影呢?

人死吊朝天,怕個蛋蛋,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只強是吧,你看我像弒殺的人嗎,你先帶我去你住處吧,我調養一下。」

「閣下這邊請,還沒請教您尊姓大名呢」

「江妄。外地人。」

「江前輩,我這樣喊沒問題吧,你剛才鞋子一脫,那氣質直接變了,」

江妄看了看自己的蓋世英雄豆豆鞋,剛才脫的是英雄吧, 這還有關係?「什麼樣的氣質?」

「玄唧唧的,全身發光,看不懂,形容不了。」只強摸摸自己的光頭,

摸摸下巴喃喃:「難道是賽羅?賽羅穿豆豆鞋?不是膠衣?難道是黃猿?」

「嘿嘿,天機不可泄露,你懂的,你把哥哥我伺候好我帶你飛。」江妄滿臉淫笑。

談笑間就來到森林深處,看到一小木屋。

「強子,那就是你的屋是吧。」

只強一愣喃喃道:「好久嗎沒有聽到強子這個稱呼了,只有在團結屯的親人才會這樣叫。」眼睛被風吹了一下婆娑起來。

江妄:「......,那你為啥不回去看看。」

「已經漸行漸遠了,過去我們在一起很快樂,可後來的我也要與生活對線呀,沒辦法,我也想回去啊!可,這就是人生,人生!懂嗎?」

「啊這,沒事啊,我有個妹妹,我找不到她了,要不我們結為異姓兄弟吧,我當你大哥。」

「好!」

........

「我江妄願與只強於日結為兄弟,雖非親骨肉,但比骨肉親,從此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黃天厚土為證,如有違背,不得好死,一同找回三妹!」

「二弟!」

「大鍋!」

倆人相擁而泣畫面太美自行腦補。

「我的好弟弟,話說咱這有吃的沒,大哥餓安逸了。」

「有的哥哥,這還有猴兒酒試試?」

「好酒好肉,豈不快哉,酒是糧**越喝越年輕啊!」

「猴大猴二,酒來!」

「二弟咱今日也是不打不相識,不醉不歸..........。」

PS:新手上路,內容絕對搞笑!!

大家放心五星好評!

不好看,你提大b闊或太刀來聚洲窟砍我!!

另外新書起航,各位晏祖們,加個書架,五星好評,萬分感謝!!!

《我吊的一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