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是逆天大邪神
我是逆天大邪神 連載中

我是逆天大邪神

來源:google 作者:東京鴨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東京鴨王 奇幻玄幻 陳不夜

滄海橫流,乾坤覆滅,誰在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陳不夜手掌七座詭異大墓,身承無敵之血,一代邪神,君臨天下!展開

《我是逆天大邪神》章節試讀:

屋子裡的氣氛有些凝重,陳不夜內心狠狠的觸動,有什麼堵着般,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情感,雙手枕着自己的頭部,臉上勉強的扯出一抹笑容。

「啊!小夜我們都知道你一時……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但是都已經發生了,一定還會有辦法解決的,你可別瞎想。」陳小然紅腫着眼眶,靠近陳不夜,拉着他的手臂寬慰道。

「額……」心底閃過一陣暖意,陳不夜伸手輕輕敲了敲陳小然的小腦袋殼,內心一番抽搐,這妮子在想些什麼呢!

「呀!你弄疼我了。」陳小然伸手揉了揉腦袋,痛呼一聲。

陳不夜揚起臉來,給予三人一個寬心的笑容:「放心吧,我沒事的,都無需過於擔心。」

這一世,能撿回一條命已是萬幸,這個結果陳不夜早已瞭然,所以,這會他的神色並沒有過多的異常。

「小……」

陳不夜擺擺手打斷陳不在的話,連忙扯開話題,滿臉尷尬的說道:「我這剛重傷蘇醒,還沒來得及出去看看,就讓小然姐隨我四處逛逛吧!」

支開了陳不夜二人,陳不夜長吁一口氣,看着陳小然,淡笑道:「小然姐,咱們出去走走吧,帶我見識見識,說來,這還是我第一次來到這天啟城。」

初晨,陳族的領地內,能從各個方向傳來零星的叫喝之聲,從陳小然的口中得知這是陳族族人年輕一代例常的早會,有年輕一代的子弟正在勤於修鍊,強大實力。

拐過幾個偏遠的院落,才稍稍走出了陳不夜他們的庭院範圍,與他們的院子相比,陳族中心的院落奢華的不是一星半點,到處是琉璃般的磚陳屋瓦,裝潢盡顯奢靡貴氣,哪有一絲他們所住的那般平庸,真要誇張點說偏遠的院落就是破房爛瓦。

陳不夜看到這眉頭大皺,爺爺是這陳族上代大長老的兒子,如今雖然是剛剛從蒼雲城搬回到這天啟城中,但他的父親與上代的族長便是結拜兄弟,他現在也是堂堂的長老之職,怎麼會只有一塊破落的院子?

「喲,這不是小然小姐嗎?好巧啊。」一聲輕挑的聲音在陳小然和陳不夜的前方傳來。

一白衣男子,身後跟着兩個跟班,眯着眼睛,臉色蠟黃,一看就是時常混跡於風月場所的人物,眼底深處暗含淫光,**裸的打量着陳不夜身旁的陳小然,陳不夜在他們眼中就像空氣一般直接無視。

陳不夜眼底發寒,看着來人眼中的神色心底有一絲戾氣閃過。

陳小然看着來人,聲音有些清冷,但還是禮貌道:「天虎堂兄。」

陳天虎絲毫沒有在意陳小然對他的冷淡無視,反倒是看到陳不夜時眼底盪起不曾有的狠冽,張嘴扯出一抹笑意,道:「哦?這位就是陳不夜老弟,久聞陳不夜老弟的大名,你可是知道近日來由於你跟我們天啟城第一明珠的婚事,老弟的大名在這天啟城中可是如雷貫耳啊,不過聽聞老弟的身體似乎藏有暗疾,兄長我是十分的惋惜在意,不過如今看來,似乎老弟的身體已然無礙了。」

陳天虎眉眼開花,臉上揚起笑意,看起來是十分客氣,得體大方的緩緩而談,絲毫沒有架子。

陳不夜的眼神更加的冷冽幾分,有腦子的毒蛇往往更加可怕,一眼他就已經看出陳天虎的故作姿態,可以說是毫無破綻,起碼並不令人厭惡。

「天虎兄客氣了,老弟我也是僥倖方才撿回一條命來,至於我的婚事嗎?我確實是激動萬分,想着即將美人在懷,這幾日老弟我是時常在夜裡輾轉翻車,無法入睡,唉,卻是說來慚愧,萬分難以啟齒。」陳不夜眼泛邪光,露出一個男人都懂的表情,緩緩道。

「哈哈,老弟真乃性情中人也,在此就提前恭賀老弟即將如願抱的美人歸了。」陳天虎爽朗一笑,大聲道。

陳不夜面色不變,回應一聲:「天虎兄客氣了!」

說罷不再言語,帶着陳小然緩緩離開。

看着陳不夜二人遠去的身影,陳天虎面上的笑容消失,以往前的彬彬有禮,得體自然的形象全無,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猙獰煞氣,伸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身旁的狗腿子臉上,這才有點撒氣,冰冷的質問道:「陳天史,你來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陳天史面如死灰,嘭的一聲在陳天虎的身前跪下,猛地磕頭,極為惶恐的說道:「少族長,屬下真的……真的不知,你交給我的毒霧我都按照吩咐定時的噴入陳不夜的房中,他怎麼會醒來,我是真的不知,真的不知。」

「哼!量你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騙我。」

頓了頓,陳天虎殺意畢露,眼底深處是深寒般的妒意,猙獰扭曲的臉上忍着極深的恨意,咬牙切齒道:「陳不夜,你這個全身盡廢的殘廢,沐冰月那種天姿國色的仙子美人豈是你這種人可以染指的,她一定是我的,我的!」

陳天虎的氣勢大變,全身的源氣瘋狂湧出,升起一股冰冷的殺意,皮膚包括面色這一刻都變成了岩石般剛硬的黑黃之色,對着在地上一陣哆嗦的陳天史冷聲道:「我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這次我要的……是陳不夜的命,懂嗎!」

「是……是……我一定加大劑量,保證神不知鬼不覺的送陳不夜上路。」陳天史連忙保證道。

陳天虎兩人的對話,走在一起的陳不夜和陳小然自然是不知曉。

「小然,以後一定要離那陳天虎遠一點,知道嗎?」陳不夜對着陳小然說道。

陳小然臉上神色迷糊,但還是嗅到了陳不夜的意思,道:「知道了!」

注視着遠處陳天虎的遠去的背影,陳不夜眼中有寒芒閃過。

「陳族族長陳從山的兒子——陳天虎,在天啟城,他是我們陳族內有名的天才,修鍊土屬性的功法,一身的玄力強橫無比,就算放眼天啟城也是有一定的名氣,據說已經是天人境五級的實力了。」陳小然淡淡道。

陳不夜咧嘴一笑,喃聲道:「倒是有點意思。」

歪着腦袋看着陳不夜,陳小然握着小拳頭,繼續道:「哼,不過這人討厭死了,以往老是色眯眯的在我身上亂看。」

陳不夜目露殺光,心中驀然升起一股子怒火,點了點陳小然的腦袋:「此人不是善茬,我們以後盡量避開。」

隨即沉吟片刻,隨即咧嘴冷笑一聲:「主修土屬性功法,全身防禦力驚人,倒是挺怕死啊!不過……還挺有意思!」

「哼!自從沐家沐冰月的美名傳開後,這個人就整天往沐家的大門跑,聽說啊,他想去求親的次數,已經不下於百次了呢!真是不要臉!」陳小然氣狠狠的說道。

「額,這個人是不是每次都是一臉笑意的想進去,然而每次都會被沐家拒絕,但,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人每次被趕出來的時候,臉上都沒有常人所預料的失落,反而是滿臉笑開花的樣子,並且,雖然每一次他連沐冰月的臉都見不到,但過後每逢碰見沐家的人,他都是笑臉相迎,若是碰上沐冰月的父親沐天海,那更加不得了,儼然一個小狗一樣跟人家點頭哈腰,處處奉承?」

陳不夜一臉不知道什麼模樣的表情,落在陳小然的眼中,讓她的櫻唇小嘴微張,莫名奇妙的驚訝道:「唔!小夜,你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陳小然的回應讓陳不夜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內心一陣陣的冷笑和鄙夷!

尼瑪……這不就是典型的舔狗模樣嗎!

陳不夜笑了!

《我是逆天大邪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