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有一劍如山海
我有一劍如山海 連載中

我有一劍如山海

來源:google 作者:朝歌長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朝歌長樂 李青山

天昭昭,百里烽煙刀殘陽落燼風瀟瀟,黃沙凶灌袍城破如洗路遙遙,崎路無人曉馬踏水影水滔滔,山河兩袖潮槍戟旌旗鼓聲如雷震天起,高歌詞一曲繁華已去情散盡,烈酒溫醉意枯葉涼路兒郎行,忘卻浮生景腌臢潑皮莫妄語,生殺百陣里大漠蒼茫冢遍地,血染英雄衣玉樓關外硝煙盡,魂卒為歸期年少時仗劍江湖,妄言天涯咫尺,然一路行來回頭笑嘆不自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江湖,而這個,是我心中的江湖展開

《我有一劍如山海》章節試讀:

京都,皇城朝歌,許是中原天氣不比那江南溫文爾雅,入秋後刮的人生疼,一場秋雨剛過,這寒意便讓人少不了打幾個寒顫,儘是這深宮大院中也是如此。

一處涼亭中,有二人對坐,從兩人之間翻騰起一股子熱氣,讓得這深宮之中添了少許的人氣兒,二人皆是少年,身後有着三兩丫鬟俏生立在一旁,期間或倒酒,或遞菜,顯得沒那麼冷清。

其中一位身披白色大氅的少年忍不住道:

「他要回來了?」

「已經上路了。」對坐之人似是並不驚訝。

「二哥你說他若是回來,那你?」披白色大氅的少年彷彿有些許擔憂。

「他回與不回,在於父皇,豈是你我二人能夠定奪的?」對坐之人不緊不慢,不咸不淡,彷彿老僧入定,與白色大氅少年對比鮮明。

「別介,二哥,我可是替你急啊,我行四,雖說都是庶出,但我自個兒知自個兒德行,頂天當個王爺就了不得了。老五還小,三姐就更不用提了,這十好幾年沒動靜,轉過天突然來一便宜大哥,你也真能坐得住。」

說話的這位四皇子一邊痛心疾首,一邊還不忘了往嘴裏塞着涮羊肉,含糊不清的道:

「要我說這一趟進京途中上百里路,保不齊哪裡冒出個前朝餘孽假扮山賊,咱那便宜大哥怕是凶多吉少啊。」

白色大氅少年口中的二皇子端起酒杯,眼中深邃轉瞬即逝。

「父皇親旨,影衛盡出,這還只是明面上的。山賊?勸你還是不要有小動作的好。落子前,需洞悉對弈之人心思動向,你個臭棋簍子,憑白添些個不自在,安靜觀瞧吧。」

說罷,品起酒來,不再搭話。

天色漸晚,四皇子酒足飯飽道了聲明兒見後,整了整披掛的白色大氅,大大咧咧跨出門去。轉過身,笑容減收,臉色陰沉。

涼亭處,依舊端着酒杯的二皇子,望着四皇子離去方向,眼神玩味。

....................

大將軍府,池邊少女亭亭玉立,火紅色的襖子遮蓋住其還在發育的身形,少女望着池中魚兒發獃,身側立有兩個乖巧的丫鬟,觀其面容都是上上之選,但比起紅襖少女來說還是略顯遜色。

池邊有長廊,長廊盡頭一位身材修長的漢子迎面走來,少女聞聲望了過去,眼神變得明亮,脆生生的喊了聲:

「爹爹!」

漢子望着迎來的少女,眼中儘是疼愛,旋即開口:

「竹兒啊,陪爹爹走走。」

被叫做竹兒的少女應了聲,隨後跟着並肩往院內走去。

「竹兒,還記得爹爹跟你說過你有一門親事,當時你娘還在懷着你時,我與陛下把酒暢談這天下之勢,恰巧娘娘抱着尚在強保中的皇子,陛下便問我說:

如若將來得一小將軍,便與那皇兒結為兄弟,如你我這般,如若得一郡主,那便親上加親,鸞鳳齊飛可好?

爹爹與你娘親應下了這門親事,轉眼你出生了,陛下金口玉言交換了信物,可適逢十幾年前那場變故,皇子流落民間,再無音訊,我與你娘便沒有再多去與你說起,只是偶然間提過這麼一事。」

漢子講述着這段恍若發生在昨日的往事。

少女沒有開口,只是抬頭望向父親,示意其繼續敘述下去。

漢子開口:「現今流離在民間的皇子已尋到,正在行往京都的路上。陛下今日早朝後與我探討此事,待皇子歸京後,便擇吉日將此事編排妥當,你們年歲尚未及冠,暫且先訂婚,皇子在外顛沛已久,可想而知朝中並無半點勢力,如若將其與這碩大的將軍府捆綁在一起,那爹爹我便可名正言順的替他在朝堂中擋下那些個明爭暗鬥,讓他慢慢成長。然待得皇子及冠後,你與他再完婚。」

身材修長的漢子言罷並沒急着做聲,似是在給少女一個消化其內容的時間,二人繼續並排走着。

少女並沒消化太久,彷彿腦袋瓜里除了吃食便再裝不下什麼其他的東西,抬起頭盯着漢子道:

「那皇子哥哥會給我買糖葫蘆嗎?」

漢子爽朗的笑聲響起:

「哈哈,都多大了還想着吃,小殿下不止會給你買糖葫蘆,還會買好多好多好吃的給你,爹爹有多疼你,他就會比爹爹更疼你。」

少女聞言急忙道:

「騙人,才不會有人比爹爹對我好呢。不過爹爹既然說了,那想必皇子哥哥也是個頂頂好的人,既然是頂頂好的人,又願意買糖葫蘆,那竹兒便沒有什麼了。」

少女想了想,又開口問道:

「只是,皇子哥哥是什麼姓名,竹兒想知道。」

漢子寵溺的望着紅襖少女,笑着開口:

「傾山,李傾山。」

....................

青石板路,街頭巷尾,一位穿着樸素卻看似不平凡的少年望着眼前的茶碗,陽光照在少年的身上卻感受不到什麼溫度,風打在臉上,長發被吹得無法自然垂下,地上影子拉的並不長,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冷風蕭瑟的午後。

少年身旁坐着一位雄壯的大漢與一位心不在焉叼着草根的男子,桌上擺放着幾碗清茶、一壺烈酒還有幾盤醬牛肉。

穿着樸素的少年盯着眼前的茶碗,好半晌回過神對身旁人說了聲:

「嘖,城裡的大碗茶嘿,說不出哪裡好,但喝着就是得勁兒,你說這是怎麼回事這是。」

身旁雄壯的漢子撇了撇少年,見怪不怪,這一路上類似此類事情應是發生過不少,白了一眼少年後,開口道:

「出息!」

雄壯大漢便是此次迎接流落在民間大皇子歸京的禁軍十二衛統領吳惑。

少年便是那便宜大皇子。

一旁弔兒郎當叼着草根的男子是禁軍十二衛之一的影衛統領窮奇。

也不知為何禁軍十二衛中但凡有些名頭的都要以山海經里的上古凶獸命名,大抵是與敵交手自報家門時能有些英雄氣,少年總是這麼想的,也琢磨着將來給自己取個什麼名號會響亮一些,這樣在人前顯聖的時候,臉上倍兒有光。

算算日子,離少年一行人出發已過數月有餘,路上走走停停行程也過去了大半,距離京都已不足一月路程,可能是越近皇權中心就越發熱鬧,街上叫賣聲、茶館裏說書人的驚堂木、飛鳳樓鶯鶯燕燕琴瑟和鳴此起彼伏,好不熱鬧。

眾人酒足飯飽嘬了嘬牙,合計着是先趕路奔着京都去還是先找個店住下,畢竟一行幾十上百號人也不能總擱荒郊野嶺的地界過夜,影衛們皮實倒是無所謂,關鍵還有個便宜大皇子。

雖說他自己還沒緩過勁兒來,但好歹身份顯赫,總得找個像樣的地方安置着。

正當眾人犯愁的時候,遠處酒樓那邊開始熱鬧起來,百姓們一窩蜂的往酒樓跟前兒跑,邊跑還不忘吆喝:

「青峰劍周飛跟五尺銀刀何聞桂杠上了嘿!」

少年聽後「噗」地一聲噴了對面漢子一臉的大碗茶,好死不死那位吆喝的百姓還是個大舌頭,兩位俠客的名號在他嘴裏變成了抽飛跟何聞棍。

漢子也蒙了,這正琢磨着事兒呢怎麼憑的還下上雨了。

再轉過頭來看向端着碗,被那一句「無恥銀刀」嗆的好懸喘不過氣的少年,又望了望酒樓的方向。

心中大定,剛剛琢磨的事兒有門兒了,雙手一拍喝到:

「走!瞧熱鬧去!」

《我有一劍如山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