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在霍格沃茲的學習生涯
我在霍格沃茲的學習生涯 連載中

我在霍格沃茲的學習生涯

來源:google 作者:聿淮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洺柏 遊戲動漫 聿淮

作為一個看過《哈利波特》原著的神仙,我在霍格沃茨的學習生涯順風順水……這年,我499歲,還有幾天就可以正式從學校畢業,學校的老院長問我:「要不要去1992年的霍格沃茨當交換生?」我一下答應了……卻不理解交換生?1992年?「我們這裡有幾百個妖怪通過時間輪,穿越到1992年,然後逃到倫敦去了」「這個名額是我為你爭取來的,而且你似乎對魔法學校很感興趣,所以就你去吧」雖然院長很草率,但他畢竟是師傅的師傅,先生的先生,我答應了他,並且會在7年之內收服逃跑的300隻妖怪……展開

《我在霍格沃茲的學習生涯》章節試讀:

晚上我要和費爾奇去巡邏,一是熟悉路線,二是為了明天不遲到,當然我來這裡還有任務就是要消滅逃到魔法世界的100多隻妖怪,在7年的時間裏。

雖然不知道現在霍格沃茨里藏了多少只妖怪,我大多只能用晚上的時間去抓捕它們,所以我需要比任何人都了解這裡的費爾奇的幫助。我只和鄧布利多說過,這個事這種事情要保密,而且我和他保證那些妖怪不會對學生造成生命危險,如果有風險,我會承擔一切。

所以校長和費爾奇說派我去給他當助手,是為了賺取小費,我對費爾奇的了解一般般,他是一個啞炮,沒有魔法天賦,要是我能教他法術的話,他應該會是個不錯的幫手。

我從天庭國際書局購買了一本書,叫《新生必學的100種法術》國際版,這裏面的每一種法術都有中文和英文,還有中文發音,施法手勢是不會動的圖片,我們的圖片雖然不會動,但它是有顏色的。而且基礎的法術不需要學習太複雜的手勢。

我到他辦公室時,他並不在,於是我坐在他位子上翻起了書,思考第一次教他什麼法術。我看得正認真,費爾奇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了,他提着兩盞未燃的燈,惡狠狠地盯着我,厲聲說道:「小鬼,別忘了你的任務。」

看着他的燈,我手指一揮,點燃了一盞,說:「我教你這個燃火術吧,它可以點着一些東西。」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收了你的書和我去尋找那些不愛睡覺的小鬼。」他顯然不明白我在說什麼,我於是又給他演示了一遍,把口訣念出來,手勢做一遍,兩隻燈芯都燃了。

費爾奇有些驚訝,仔細盯着我的手,我向他解釋了這是法術,他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我就用法術把兩盞燈都撲滅,又點燃了一遍給他看。

我開始教他手勢,教他中文發音,還把書上的口訣給他看。他練習了幾遍口訣加上手勢,使燈芯燃了起來,但立馬滅掉。即使如此還是勾起了他的興趣,他有些不可置信又把火吹滅,再試了一次成功了。

「很神奇吧,法術和魔法是不一樣的。」我笑着說,「我雖然來學習魔法,但並不代表我不能不使用法術。」

「你對口訣熟記於心之後,其實可以選擇默念的方式,不喊出來會好很多,因為一喊出來別人立馬聽得見,我會認為很尷尬。」

我在耐心給他講解。

「這本書給你,你可以自己練發音,不準找我,這法術都很基礎,也很簡單。」

他發愣地看着我,眼睛裏充滿不解:「你為什麼要教我……」他雖然這麼問,卻已經把桌上的書拿去看了。

「因為我是神仙,我的簡介就沒有騙人。」

神仙的任務就是普渡眾生,可我不是深明大義的神仙,我的普渡有私心,我要選擇性普渡,他是我最好的選擇。

「走吧,去巡邏。」我提起了燈就要走。

他又被我說得一愣一愣的,直到我把燈舉到他面前,他才恢復了往常的樣子。

洛麗絲夫人走在我們面前,我難得沒有戴耳機,而是豎著耳朵去聽周圍的動靜,有兩個高年級生偷偷跑出來夜遊,紅頭髮,雙胞胎,滿臉雀斑,一看就是韋斯萊雙子。費爾奇抱怨說如果鄧布利多允許的話,他一定會先把他們兩個綁起來吊在天花板上。

我找了個借口返回,他沒有多問,他繼續往前走,雙子這時正躲在牆面上,我不知道他們用什麼魔法飛上去的,本來我無法發現他們,直到我的頭髮被他們用會爆炸的綵帶球炸得頭髮上掛滿了亂七八糟的綵帶。今天我特地洗了頭,這一次我是忍不了了,我直接用白綾把他們從牆上拉下來。

「喬治這個小蛇不一般,我們被發現了。」站在右邊的弗雷德首先開口。

「你們很厲害,現在幫我把綵帶都拿出來,我就原諒你們。」

他們同意了。

於是我開始在他們背後看着他們對分身的頭髮上抹各種各樣的顏料,我操控分身慢慢轉過頭來,面無表情地看着他們,隨後伴隨着極其詭異的笑,兩顆眼珠掉下來,頭也跟着滾落到他們腳下。

「啊——」喬治和弗雷德被嚇得立馬往前跑,然後就撞到了費爾奇,兩個人夜遊被抓了正着。

我裝作絲毫不知情的樣子,跑到他們面前問發生了什麼,看到他們震驚不可置信的樣子令我愉悅,他們彷彿還沒從剛才的斷頭女中緩過來,「我們剛才肯定是看過了,除了尼克,沒有別人了,你怎麼可能?」

我說:「你說什麼?費爾奇心情好,今天不罰你們,他會送你們回休息室,別再惹他生氣了。」

「我們剛才沒有見過,對吧?」

「你說呢。」我對他露出剛才那副詭異的笑容,兩個人才喘了口氣,我拿出一堆綵帶,綵帶上還沾着顏料,「你們的東西不拿走?」他們兩個嚇壞了。

「不要去先生,你剛才看見他們兩個表情了嗎?笑死我了。」

他並沒有什麼反應,冷冷說道:「我送你回休息室睡覺吧。」

「什麼?不是要查到12點嗎?」我不解地問。

「不用查了,你要休息。」

「……」

我和寢室里的其他人顯然都不是健談的人,至今我和他們說過的話,用手指頭都掰得過來,因為以前我和寢室里的其他人花了足足兩個星期磨合。

第一節變形課上哈利和羅恩姍姍來遲被麥格教授扣了分,我念了幾遍咒語,就完成了這節課的任務。因為我坐在角落,我的同桌是西奧多,麥格教授並沒有注意到我。當我認真翻看課本時,麥格教授不知何時走到了我的旁邊,身邊的西奧多推了我一下,不過她看到我完成了任務,也就沒有說什麼。

我和西奧多一直跟在馬爾福的小團隊里,我們很少發言,大多保持沉默。德拉科有時候好奇我的事情會在我耳邊問個不停,我不勝其煩地講給他,講的內容大多參假參半。

第三節草藥課上完,我大老遠就看到韋斯萊雙子,他們把羅恩困在中間,兩個人不懷好意地看着我笑,就好像我下一秒會遭到他們的報復。走出他們的視線沒幾秒,我被自動飛來的香蕉皮滑倒,那一刻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戴上帽子立刻沖向盥洗室。

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額頭上只有一小片紅腫,我覺得這不夠嚴重。我又用石頭在腦袋上使勁的砸了幾下,滿頭鮮血直流,但是我並沒有什麼痛覺,我又在手臂上划了幾道傷痕。現在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個摔的相當慘烈的人,我在盥洗室里一直呆到吃晚飯,他們肯定都會在禮堂。去禮堂的路上,我還特地去找了下午絆倒我的香蕉皮。

走進禮堂,我第一下就往格蘭芬多長桌看去,為了尋找雙子的身影。我向他們緩緩走去,把香蕉皮扔到他們手裡,在他們得逞的笑容下,我把帽子摘了下來,他們的笑容瞬間凝固,可能他們也想不到會這麼嚴重。

在現場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我慢慢走回斯萊特林長桌,手抖得切了幾下烤雞,最後扔掉了小刀拿了兩片麵包離開了。我裝模作樣地流着淚,邊走邊吃,恍然間撞到了一個人,抬頭一看是伍德學長,下一秒我就暈在了他懷裡。

不出所料,他把我送到了醫療翼,龐弗雷女士很震驚,在我頭上纏了厚厚的繃帶。半夜我留了個分身躺在病床上,我要去抓妖,因為我感覺到了強烈的妖氣,但我無功而返,隨後我陷入了深度睡眠。

我再次醒來是被吵醒的,因為我看到霍琦夫人把納威送到了醫療翼,他在飛行課上出了意外。

我和納威開始一言一語地聊天,納威說因為我的事情麥格教授非常生氣,直接到休息室里當著所有格蘭芬多的面,教訓喬治和弗雷德,而且扣50分,他們還要被關兩天禁閉。費爾奇讓他們去洗一到四樓的盥洗室。因為麥格教授認為這件事情的性質非常惡劣,羅恩還幸災樂禍地說這是他兩個哥哥第一次做壞事後這麼後悔。

「納威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撞到我的學長就不會有事了,我應該自己一個人來的。」我一邊抹淚一邊哭泣。

納威說:「這不是你的錯,我們沒有怪你。」

「真的嗎?」我停止了擦眼淚的動作。

我桌子上有朋友送來的零食,還有韋斯萊雙子的道歉信,他們給了我一整籃的水果,其中沒有香蕉。我分給了納威一盒巧克力怪味豆。他吃到了一顆青草味的,他看起來很高興,因為之前吃到的是臭襪子和耳屎味的令他此生難忘。

他高興地又吃了一顆,是青蘋果味的。我們一開始聊天還有些尷尬,但是用了一下午的時間閑談,他和我說話不再磕絆。

《我在霍格沃茲的學習生涯》章節目錄: